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十九章 生死逃亡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5349 2021-08-30 21:08:17

  “原来穹顶上密密麻麻的小洞是这么个作用,看来接下来的战斗不会持续太久了。”青子说到这里浅浅一笑,“不过比起等待二位被烧死,还是死在我的手上更让人放心!”

  说罢她和机关人不孤同时起步,一左一右朝着狄仁杰和麦克飞奔而来,在两人之间,几缕银丝若隐若现。

  “当心,他们手中有线!”麦克也察觉到了对方的算盘,“还是一人一个?”

  “老方法!”狄仁杰大喝一声,朝着青子甩出三道红色令牌。

  “没有用的,我已经识破你的招数了!”青子用唯一能动的左手甩出一片碎石,目标正是那些飞来的令牌。只要能提前一两丈引爆这些会爆炸的暗器,它的威力便不足以造成威胁!为了应对大理寺卿的投掷物,她在离开通道前特意往兜里装了几把石桥的碎屑,这样一来,对方最强的攻击招数便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果然,在一连串爆炸声中,三道天雷令被相继引爆,腾起一片浓密的烟雾来。

  好机会,这正是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的绝佳时机!

  青子冲进烟雾,想要利用这短暂的盲区逼近狄仁杰,然而迎接她的却是麦克的一记抬腿横扫。

  青子只觉得腹部如遭锤击,胃里一股酸液涌上喉头。

  她被踹飞出去后连滚几圈才站稳身子,“咳咳……咳,你们——”

  不是说好的一人一个吗?

  “不好意思,我很少欺骗女士,但你是个例外。”麦克握着匕首紧跟过来,显然没打算给她缓气的机会,“既然丝线需要两头绷紧,那么先集中对付一个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就在他准备直取对方胸口之际,机关人忽然从烟雾中杀出——它几乎是腾空跳起,头颅像炮弹一般撞在麦克腰间。

  海都商人顿时露出痛苦的神色,嘴中咳出一口鲜血来。

  原来早在在他踢飞青子的那一刹那,不孤就已经放弃了左右夹击,转头全速奔向青子,并赶在最后一刻撞飞了他。

  第二圈火焰也在此时喷出,房间里的亮度更胜之前一筹!

  中间还能活动的范围只剩下三十丈不到,不孤的身上已经冒出白烟来——那是水汽正在蒸发的迹象。

  “见鬼,这家伙太沉了,我推不开它!”麦克发现自己被机关人死死擒抱住,一时间竟难以脱身。

  “就这样按住他,无论如何都不要松手!”青子使出全部力气向后拉扯晶化的手臂,试图用细线将海都商人直接勒死。

  但狄仁杰已经赶到,一道金色令牌直接射向青子。

  这种时候大家的体能皆已濒临底线,一招一式都没有了起初的威力,谁能咬牙坚持下来,谁就能成为最后的胜者。

  青子亦清楚这一点,金色令牌大理寺卿之前只用过一次,对付不孤毫无作用,应该是用来专门针对人体的。因此她索性不闪不避,单靠晶化的手臂去格挡这枚令牌,如此一来,她就能节省下躲避的力气,继续拉紧绳索,彻底了结海都人的性命。

  然而这也是一块混色符。

  它实际上是枚天雷令!

  碰触到结晶手臂的刹那,令牌轰然炸开,直接将青子的右臂炸成两截!

  蔚蓝色的晶石碎片四分五裂,连带着崩断了缠绕其上的金铁细丝。由于青子一直在维持在拉扯姿态,手臂的脱落导致她瞬间失衡,人在巨大的惯性下向后仰倒,翻滚几圈后落在了火焰墙边缘。

  “不要管我!杀掉那两个人——”她趴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大喊道。

  可青子的话还未说完,机关人已经甩开麦克,跌跌撞撞的朝她跑去。

  就在不孤俯身抱起已无法动弹的青子时,第三圈的火焰陡然喷发!

  而两人恰好位于火圈范围之内。

  他们霎时燃烧起来,变成了焰柱的一部分!但在熊熊火焰之中,两人竟没有任何挣扎的意思,而是伫立在原地,用最平静的姿态迎接注定的命运。

  正如青子所说,死亡对于他们而言,仅仅是种解脱罢了。

  就在这时,狄仁杰隐约听到了一声低语。

  “狄大人,我会在另一边等你的……”

  凝望着被火焰吞没的身影片刻,大理寺卿转身回到麦克身边,“你还能动吧?”

  “呃……应该没什么大碍。”麦克取下身上的细线,摇摇晃晃从地面爬起,“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经无关紧要了吧?”

  喷涌的火焰已经将他们限制在二十丈的范围内,最多再来两轮喷发,房间就会被这些焰柱完全覆盖。两人的头顶——或者说房间底部又全是交错的齿轮与机关装置,粗大的石柱落在上面都能碾得粉碎,更别提血肉凡躯了。

  “不,相当重要。案件还没结束,我们必须得回去。”狄仁杰摇摇头。

  “可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压根就没有一个像出口的地方。”

  狄仁杰打量着头顶的景象,心中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浮现……他究竟在哪儿见过此地的模样?抓紧时间……快好好想想!

  忽然,一道电光闪过他的脑海。

  “三重铜门——”他忍不住低呼出声。

  “什么?”麦克皱眉问道。

  “没时间解释了,我们得去房间底部!”

  “去底部?你不会想说,比起被火焰活活烤死,由齿轮碾成齑粉的死法没那么痛苦吧?”麦克苦着脸道,“可那些玩意似乎也是架在一座火盆之上,老实说我不觉得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你想活下来的话就按我说的做!”狄仁杰打断了他的话。现在的情况已万分紧迫,容不得他们再有任何拖延。问题是想要接近房间底部,他们便要面临一个实质性的问题:如何过去。

  最直观的方法便是沿着穹顶一路往下,但此条路径已经被层层火焰所阻隔,想要冲过去绝无可能。

  另一个方法便是改变视角和方位,令自身脱离穹顶,朝着底部自然坠落。

  可在不借助外部环境的情况下,想要硬生生扭转自己的感知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刚才狄仁杰便已经默默在脑海中多次尝试颠倒视角,想象自己像石柱一样被“拉向”底层,结果都以失败而告终。

  明明他们离房间底部只有百尺不到的距离,却被自己的意识与感知牢牢锁死在拱顶上。即便用力跳起来,也会立刻落回到顶面。

  麦克叹了口气,“好吧好吧……如果你非想去那里的话,估计只能靠洞口落下去的废弃残渣了。不过这些东西的坠落速度比石柱要快得多,想搭便车的话很可能会被撞个半死。”

  确实,狄仁杰也注意到了这点——石柱大概是尺寸刚好和洞口吻合的缘故,一路摩擦着滑落下来并不算太快,但之后的碎石、机关残骸与坊胚就不同了,至少比他们的奔跑速度要快上数倍,且没有任何缓冲距离,想要故技重施只怕难上加难。

  忽然,大理寺卿的目光停在了麦克脚下,那里还留着一圈青子用来捆绑他的金铁丝线。

  一个大胆的念头跃入脑海。

  “我们可以用线来当钩锁!”

  麦克怔了下,随后反应过来,“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但……拿什么东西来当握把?我们可不是机关人,也没有晶化肢体,直接拿在手上搞不好会把手掌都切断。”

  狄仁杰扔给他一块蓝色令牌,“用这个吧……再把内衬撕开包在上面,确保它不会断就行。快,我们时间不多了!”

  三十息时间不到,一个简易的“钩锁”便宣告完成。它的长度差不多有八尺左右,为了避免绷断,还对叠了三次。细丝两边系着两块令牌,乍看起来有点像一根特制的跳绳。

  两人分开趴伏在洞口边,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寻找着要“搭乘”的目标。

  “你先说清楚,我们到下面了该怎么办!”麦克冲着他大喊道,“你总不会真的想被齿轮绞死吧?”

  “我们不会真正达到底部!在那之前,就必须找到出口并跳入其中!”狄仁杰突然缩回头去,“注意脑袋!”

  麦克旋即向后仰起脖子。

  一块巨大机关碎屑轰的一声撞在两人所在的边缘,旋转着飞出洞口,直至跌入底部的齿轮之中

  若再晚一息,必然是身首分离的下场。

  麦克再也不敢将视线移开通道,“在那之前?你是说我们得在这短暂的十息时间里调整好方位,并做好跳车的准备?要求也太高了吧!”

  “确实不容易,但这是离开此地的唯一机会!”

  “那出口到底在哪?”

  “看到房间底部那几个像灶台一样的方井了么?”

  麦克按对方的描述看去,只见大片齿轮中央确实分布着八个类似空心方块一样的玩意,但它们压根就不像什么安全出口,倒更像是通往地下熔炉的“送料口”。之前石柱被绞碎时,这些方井里面就喷出过宛如岩浆的烈焰。

  “你说那玩意是出口?”他难以置信道,“你难道看不到里面还盛着红澄澄的熔岩吗?”

  “不要用感知来判断事物,这里是九柱经脉,眼睛并不可靠!”

  “那什么可靠?总不能靠猜吧?”

  嘭——————!

  第四圈孔洞也喷出了高高的焰柱,整个房间里已是明晃晃一片,环境温度更是达到了一个新峰值。而这一圈火焰喷出,两人立刻感到不妙了,过于靠近的焰墙即使没有直接烧到身上,也让他们感到了一阵灼烤般的剧痛。原本满是汗水的脸颊和胸背在高温下已被烘干,眉毛和头发则出现了缩卷现象。

  就连呼吸的空气都因为灼热而变得难以忍受起来。

  此时,通道里也出现了两人等待已久的目标——一座下坠中的未成形坊胚。相比起其他残骸,坊胚外表规整,没有那么多凸起或锐利边缘,更适合攀爬与搭乘。尽管此胚尺寸较小,算不上是最稳妥的选择,但他们已没时间再拖延下去了。

  “就是现在——”狄仁杰大喊道,“抛绳!”

  两人同时将细线扬起,接着紧紧握住了手中的令牌。

  话音刚落,坊胚便从通道口飞出,细线瞬间被绷紧,两人只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手中传来,下一刻,整个人已经“飘”在了半空之中!

  坊胚拽着他们笔直的朝房间底部坠去。

  穹顶终于无法再束缚住两人。

  但留给两人的时间也只剩下最后十息。

  “八个方井,到底往哪里跳?”麦克感到心都快升到了嗓子眼。

  狄仁杰紧紧盯着脚下迅速放大的地面,并与脑海中的铜门图案重叠在一起,“坎位!”

  “坎位又是哪个?我没学过八卦啊!”

  “跟着我跳就行!”狄仁杰曲卷身体,让自己靠近坊胚,直接双脚用力一登,直朝着坎位的井口跳去。

  麦克也只能硬着头皮效仿,跟着狄仁杰跳下。

  离开坊胚的刹那,最后一圈孔洞也终于喷发,海都商人在半空中甚至看到火焰尾随自己而来,当焰尖碰触到他的双脚之际,他也恰好坠入井中!

  意外的是,那些看似灼热的熔岩并没有让感受到焚身之苦,就好像只是视觉上残留的一道薄雾而已。穿透之后,下方赫然是一个螺旋向下的深邃井道,他跟着狄仁杰一同飞速滑行,根本停止不下来。

  “井道尽头就是出去的路吗?”

  “并不是!”狄仁杰头也不回的大声道,“接下来的房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跟水有关!”

  “你说什么——啊——————!”

  说到一半,两人便已滑出井道,经过一段自由坠落后,噗通一声掉进了冰冷的水中。

  ……

  十里香客栈中,春香娘望着里屋的房门,眼中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两位客人的归期早已超过了预定时间,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已经回到客栈大堂,但现在依旧不见踪影。

  难道……那两人路上出了什么岔子?

  “好慢啊。”李元芳趴在桌子上喃喃道,“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了吧,去一趟鬼市需要这么久的吗?”

  “鬼市可大着呢。”蔡飞燕双手抱头仰靠在椅背上,“那里有茶室、有赌坊、有戏台……你能想象得到的作乐之处,那里都有。当然了……美貌出众的女子更是数不胜数,弹琴起舞样样皆通,若是玩累了,还有上好的卧房可供休息过夜。”

  “过夜?怎么可能……”李元芳连连甩头道,“案件未破,狄大人绝不可能顾着享乐而把正事丢到一边。”

  “谁知道呢?俗话说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盛情相邀之下,他或许答应了也说不定。毕竟你的那位狄大人也是年轻人。我听说啊,鬼市里还养着不少异族女子……”

  “呃,你干嘛老谈女子如何?”李元芳露出疑惑的神色,“我们说的不是过夜么?”

  蔡飞燕微微蹙起眉头,“你……真的不懂过夜是什么意思?”

  “睡觉啊。”他理所当然道,“虽说有张床就行,但没床也不是不能睡,以前查案时,狄大人露天席地也没少睡过。”

  “……”蔡飞燕一时语塞。

  “蔡姑娘好像对此有不同理解?”李元芳歪着头道,“说说看,你觉得过夜是指——”

  “没什么!”蔡飞燕的脸颊霎时微红,她瞪了李元芳一眼,随后偏开了头。

  后者一时哑然。

  “不,狄仁杰已经离开了鬼市。”春香娘忽然开口道。

  “诶……是吗?”两人齐齐望向老板娘。

  “自己的客人什么时候抵达,什么时候离开,阴隐客基本要做到心中有数。根据那边的安排,他并不会在鬼市逗留太长时间。”

  李元芳不免松了口气,“那看来不用等上一夜了。”

  蔡飞燕的语气却有些迟疑起来,“离开是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时辰前。”

  女孩顿时愣住,“怎么会!”

  “确实不合常理,按照路线时间来算,他们只需要两刻钟就能从石柱经脉回到客栈里来。”

  李元芳从两人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丝异样,“怎么回事?有哪里出问题了吗?”

  “大理寺卿和那名海都商人超过返回时间了。”蔡飞燕的双肩忽然松了下来,就像是身体失去了力气一般,“而且超过了至少半个时辰……这等于说通道早已经变换,他们被困在了经脉之中。”

  “什么?”李元芳噌得一下站起身来,“那我们赶紧去找他们吧!”

  然而春香娘却没有动,她无言的叹了口气,“找不到的。这些经脉时刻都处于变化之中,进入之路和返回之路并不相同,时辰一过,从客栈出发永远也到不了他们所在的位置。”

  “你的意思是……我们得先去鬼市,再折返回来找?”

  “不,我的意思是,那两人恐怕已经死了。”

  虽然这句话她并不想说出口,但事实就是事实,她不可能一直瞒着这名大理寺探员。春香娘能看得出来,李元芳对狄仁杰忠心耿耿。

  此话一出,连冷面坐在房间一角的司马章也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你说什么?狄寺卿他——”

  “不可能!”李元芳当即反驳道,“经脉变化总有规律可言吧!就算错过了,只要再等到同一时辰不就好了吗?”

  “那种变化绝对称不上风平浪静,不是站在一处不动就能安然度过的情况。如果乱动则更糟,经脉经过这么多年的生长与废弃,已经形成了许多不可涉足的禁区,就算阴隐客落入其中,结果也是十死无生……等下,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他。”李元芳一字一句说道,“老板娘,请带我去鬼市。”

  “那是白费力气,只会把你自己也葬送在那里。”春香娘摇头道,“我说过,经脉通道不同于别的地方,一旦迷失其中,连尸首都不可能找得到——”

  “请带我过去!”李元芳执意道。

  “你……”

  就在气氛急转直下之际,里屋的房门忽然被推开,两个湿漉漉的人影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走了出来。

  正是狄仁杰和麦克。

  尽管他们的模样极其惨烈,神态间已尽显疲惫,但离死还差了好几个层次——至少他们还在大口呼吸。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