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二十四章 陷阱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5376 2021-08-30 21:19:07

  “一层还藏着其他人吗?”狄仁杰问。

  “就他一个。”李元芳冲上去拉了拉铁门,后者纹丝不动,显然已被锁死,“得找人先把锁打开才行……”

  “你让来,我来处理。”麦克掏出转轮枪,对准插销处连射三下。伴随着四溅的火花和轰响声,被击碎的插销哐当一下掉到了地上。接着他一脚将门踹开,“这样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李元芳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你这家伙也挺有一套嘛。”

  “冒险家平时打最多交道的就是各种各样的锁了。”麦克不无得意的收起枪,“开锁的速度有时候不仅关乎战利品的归属,还关系到能不能活下来。”

  “集中精神,不要分神!”狄仁杰叮嘱道,“别忘了对方有好几条命案在身,随时都有可能向我们发难。”

  说完他率先登上楼梯。

  另外两人紧随其后,小心翼翼进入二楼。

  眼前的景象令他们不由得微微一愣。

  如果说一层还放着些家具摆设,二层已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目力所及之处,无不透露着残破与陈旧,外面明明亮堂无比,屋内却显得有些阴暗冷清。

  “那帮人难道把窗户都封死了么?”

  李元芳半蹲着身子探头观望一番,确认没有异常后,才摸出机造堂发明的便携油灯,咔嚓一声打燃,举起灯柱朝四周照了照。走道两边是一排排卧房,不过里面除开几根损坏的床架外什么都没有,在油灯的照射下,他们只能看到无数漂浮在半空中的扬尘。

  “凶犯平时真住在这种地方?”麦克忍不住扇了扇手,似乎想驱散眼前的尘埃,“就算是九柱六道的营地,也比这里更有人味。”

  “这栋住宅……像是荒废有一段时间了。”李元芳压低声音道,“可按照搬运工的说法,包括余天海在内的七八人都住于屋内,他们晚上难道就睡在地板上吗?”

  怀远坊的坊楼年岁颇高不假,但也远没到废弃的地步,修修补补一番都能正常使用,甚至花点心思去装饰的话,住起来并不比其他生活坊群差上多少。如今房里这副模样,只能证明凶手等人搬进来后压根没有打理过。

  “或许他们只在三楼铺了床。”麦克嘀咕道,“这样也能节省一点开支。”

  “元芳,能听到那人的动静吗。”狄仁杰心里忽然涌起了一丝异样感,这栋楼里实在太安静了些。从他们突入大院到进屋搜寻,差不多已过去半刻钟时间,如果余天海手里有什么底牌,此时也应该打出来了——机关陷阱也好、正面突围也罢,目前为止都毫无踪迹。既然无路可退,对方七八人怎么也该奋力一搏才是,他实在想象不出,抱着强烈复仇之心来到长安的余天海及其同党,会在这种时候选择坐以待毙。

  李元芳又静下心倾听了一遍。

  “那人没有继续向上,就藏在走道尽头的房间里。等等……三楼顶上有异常响动。”他单手拢在耳边,反复聆听了数遍,“感觉像是沙粒不断倾泻的声音……”

  “沙粒?”麦克不解道,“你是指沙漏么?”

  “怎么可能,如果那是沙漏的话,只怕个头比你我还高。”李元芳摇摇头。事实上,他在第一层时就已经听到了这个杂音,不过那时候仍十分微弱,他本以为是天花板上蛇虫爬行发出的动静。

  但现在来看,之前的判断并不准确。

  自然之物不可能发出如此连续均匀的声响。

  它必定是有人刻意所为。

  听完下属的陈述,狄仁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三楼有东西正像沙子一样洒下?这莫非跟凶手设下的机关术有关么?如果是某种陷阱的话,那未免也太粗糙了点——想要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就应该在激发前不发出一点响动。他们还没上三楼就能察觉到蹊跷,这手法实在配不上对方的机关师身份。

  除非……这道机关能同时作用到整个坊楼。

  “不管如何,我们先抓住那人再说吧。”李元芳举起油灯,指向走道正对着的房间,“他已经没路可逃了。”

  “不错,只要能得到口供,其余一切都好说,”麦克一马当先来到房间门口,沉肩便往门板上撞去。

  “等一下——”狄仁杰还未说完,房门便已被应声撞开。光线顿时涌出,照亮了昏暗的过道。

  屋子里燃着四个火把,之前看到的逃跑者就站在房间中央。

  麦克刷的一下拔出转轮枪,直指对方,“伙计,你惹到不该惹的人了,现在到了还债的时候——”他说到一半忽然怔住,“天哪……这些都是什么?”

  紧跟过来的狄仁杰和李元芳也看清了屋内的陈设。

  只见四五个巨大的玻璃罐竖立在窗户边,顶部直插入天花板中,竟像是从二楼一直延伸到三楼般。罐子的宽度约莫一尺半,里面装满了红灿灿的石头。这些罐子将窗口堵了个严严实实,只有几率细小的光线能透射进来,细看的话便会发现封装的石头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点点金属般的银色光泽,煞是漂亮。

  那毫无疑问,就是余天海购买的橙红石。

  问题在于,橙红石并不是什么贵重的原料,价格远不及丹砂,相反想要制作这么大一个玻璃罐的难度不小,这也意味着容器的开销绝不会太便宜。一般的橙红石拿麻布袋装足以,就算磨成赤砂粉,寻常木盒便能存放,加上自身又非珠宝原石,根本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的陈列起来。

  狄仁杰心中的警钟猛然响起!

  站在房中的男子全然没了之前的慌张与惊惧,就好像是故意在这儿等他一样。

  “你就是大理寺的狄仁杰吧?”房间里的人并非余天海,他接近四十来岁,和机关师协会名单里的一个人颇为形似……

  “贾……贺明?”狄仁杰凭借记忆念出了那个名字。

  “没想到数十年后,长安城还会有人记得我的姓名。”中年男子笑了笑,随后面色一沉,语气中敌意尽显,“不过我只是无名之辈,叫什么并不重要。狄大人,你的追查就到此为止了。”

  “把手举过头顶,原地趴下,”李元芳一边用飞轮刃直指对方,一边从腰包里掏出铁铐,“你若有妄动,别怪我手下无情——”

  他却不为所动,当着三人的面抓向身边的一根绳索。

  霎时间,狄仁杰的金色令牌与李元芳的飞轮刃齐齐命中了此人,其中旋转的刀刃更是将他的右手整个斩落。

  但他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带着一丝狂热的神情,用牙齿咬住了那根绳索,并借助倒下的惯性拉动了它。

  “去地下冥府给青子姑娘赔罪吧!”

  这根绳索似乎连接着什么——当它被拉下时,房间上下层都发出了隆隆轰响,伴随着一阵酸涩的摩擦声,仿佛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合拢在一起。

  不难分辨,那是闸门滑落的声音。

  “冥顽不灵!”李元芳当即就要扑上前将他制住,而狄仁杰却一把拉住了他。

  “走!现在就离开坊楼!”

  大理寺卿注意到,这间房间的天花板上正有一缕缕的“灰尘”不断散下,几乎在屋子四角形起了一片白色的堆积物。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所谓的尘埃与沙粒,实际上是精磨的面粉。

  “那犯人呢……”李元芳有些不舍,眼看活口就在跟前,如果能抓到一名杨氏机关师,必然能对破案大有帮助。

  “别管他了!”狄仁杰语气里少见的出现了一丝急迫。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面粉并不单单是可以吃的东西,在特殊情况下,它能爆发出比石黄和冰芒晶更可怕的威力!所以对方才要封死窗户,设下闸门——这些手段本质上没多少威胁,但配合上漫天飘扬的粉尘,无疑是最致命的陷阱!

  他甩出四道迅影律令,准确击中房内四角的火把,令坊楼里霎时变得漆黑一片。

  而就在火把熄灭的瞬间,狄仁杰看到天花板上出现了一道裂口,大量面粉正顺着这道缝隙倾斜而下,如瀑布般浇在中年男子身上。

  “走哪里出去?”李元芳也意识到了不妙之处。

  “熄灭油灯,直接破墙!”狄仁杰当机立断道,“一旦飞轮刃打开出口,我们立刻跳下去!”

  男子没料到大理寺卿能第一时间识破余天海的布置,还能在眨眼间扑灭四根火把,一时间有些错愕。不过很快他便回过神来,强忍着剧痛从怀里掏出了火折。

  而另一边,多年配合的默契再次显现出来,李元芳尽管心中存有疑惑,手中却没有任何迟疑,他展开飞轮刃,直接朝坊楼外墙劈去!

  “为什么我们不走窗户?”麦克问道。

  “如果他们能封闭大门,自然也能堵上窗户。”狄仁杰心中已有预料,那些钉在窗上的木板恐怕是另一重陷阱,木板与窗玻璃之间十有八九还隔着一层隐蔽的栅栏,如果想破窗而出,到最后发现不成无疑会浪费大量时间。

  而时间此刻就是生命!

  坊楼外壁的坚硬程度比传统木墙稍高一些,不过在飞轮刃面前依旧难以成为阻碍,仅仅四刀就在墙上劈开了一个方形豁口。接着李元芳抬脚猛踹,将松动的墙面整个踢出,外面明亮的光线又赫然涌入了室内。

  “就是现在,跳!”狄仁杰大喊道。

  李元芳率先穿过墙壁豁口,纵身跃出房屋。

  接着是麦克。

  狄仁杰则留在了最后一个。

  三人穿越外墙的前后空档也不到两息时间,当他向空中迈出脚的那一刻,一团火光在房间中央无声乍现。

  这道微弱的红光犹如吞噬黑暗的源头,几乎是一瞬之间便点燃了漫天粉末!

  它不断扩大着身躯,穿透下方的地板,朝着每一个角落推进。急剧升高的温度带动周边的空气加速膨胀,进一步提高了它的扩张速度。相比起火焰迅猛的势头,跳出坊楼的三人简直跟静止住了一般。

  墙上的破口处成了火焰宣泄的方向,它一边将更多粉尘纳入自身,一边朝狄仁杰猛地席卷而去——

  “轰隆————————!”

  只听到一声巨响,大地仿佛颤抖起来。坊楼顶层犹如升起了一个小型太阳,剧烈的爆炸风在空中掀起了一道明显的激波,将整个三层拦腰截断!接着火焰以惊雷之势从顶楼贯穿到底部,从封死的门窗生生轰开,一路喷涌进大院之内。不光是院子里的两寺探员,就连怀远坊内的大半居民,都目睹到了这一奇景。

  顶部火球的光芒迅速暗淡,由白转红,再由红转黑,自身轮廓也扩大了数十倍。当它完全化作浓烟时,已基本和住宅大院相当。黑烟滚滚升起的同时,也如阴云一般笼罩在众人头顶。此时空气中尽是灼热的焦炭味,被炸碎的房屋残片稀里哗啦落下,宛如一场灰烬之雨。

  爆炸的轰鸣声让在场众人双耳发胀,脑袋嗡嗡作响,一时间连站稳身都困难无比。不幸中的万幸是,起爆点位于坊楼顶层,大部分能量都宣泄于半空中,除了房屋本体遭受重创外,院子周边基本保持完好。探员们亦逃过一劫,除开少数人被落下的碎片击中外,剩下的基本没有大碍。

  “糟了!狄大人和元芳呢?”这时才有人想起大理寺卿刚好进屋探查,“你们有谁看到狄大人吗?”

  大伙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三层的坊楼整整消失了一层,而二楼和底层同样好不到哪里去,透过歪歪斜斜的门窗和布满裂口的墙壁,可以看到屋子内部正在熊熊燃烧。烈焰带起的烟尘不仅没有消散,反倒比之前更浓郁了几分。

  就算是大理寺探员们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寺卿大人,也不大可能在这样的爆炸中幸存下来。

  “哈哈……哈哈哈……”被押在一旁的搬运工忍不住低笑出声来,“这便是天罚之火啊……”

  马俊顿时瞪圆了眼睛,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对方身边,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道,“混账东西,你竟敢欺骗老子?”

  到了这地步,他哪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群所谓的雇工,根本就是跟余天海一伙的!之前的惊愕和胆怯,全都是为了迷惑他们所进行的伪装!

  而对方眼中毫无畏惧之意,只是自顾自的笑着,似乎全然不在乎自己的下场。

  马俊心中怒火中烧,鸿胪寺和大理寺再怎么看不对眼,那也是长安城内部的执法机构之争,如今被区区一介凶犯踩到头上来了,岂有忍耐无视之理?

  他捏紧拳头,正待一拳砸在对方脸上,搬工的笑容忽然戛然而止,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马俊回头望去,正见狄仁杰、李元芳和那位海都人相互搀扶着,缓缓从房屋背后走出。

  “这——怎么可能?”搬工喃喃道。

  马捕头乐了,“我就知道这家伙没那么容易遭殃。”他拎起一脸愕然的犯人,快步朝三人走去。

  而大理寺探员更快一步,已将自己的上司和同僚团团围拢起来。

  “狄大人,您还好吧?”

  “你们有哪里受伤吗?”

  “我这就去通知太医署。”

  狄仁杰摆了摆手,“放心,我和元芳都没什么大碍,不必叫太医过来了。倒是赶紧通知城防司,让他们派人过来灭火,以免波及到坊内其他居民。”

  李元芳则担心的瞅了自己上司一眼,落地的瞬间,他亲眼看到狄大人咳出一口血来。虽然面色如常,但略显苍白的嘴唇明显不像是毫无问题的样子。

  只是这种时候上司已经发话,他自然不可能当着大家的面主动去揭穿。

  狄仁杰见大家领命散开后,才缓缓吐出口气来——跳出洞口的刹那,火焰已夹杂着狂暴的气浪席卷而至,他几乎能看到流翻滚的火擦着背脊掠过,颈脖后方传来的灼烧感仿佛令他重回经脉熔炉之中。若再晚上一瞬,被那股气浪当面击中的话,只怕五脏六腑都会当场破裂。

  即使避开了火焰直击,可震耳欲聋的轰响和冲击余波依旧让他像被人狠狠踹了一脚,胸腔时不时传来一阵刺痛,鼻子与喉咙里也弥漫着一股甜腥味。

  好在这些伤势并没有影响到行动,对他而言只要不是当场无法动弹,查案追凶就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事情。

  “狄大人,这些雇工根本不是什么被牵连者,他们对余天海干的事情一清二楚!”马俊此时将手中的人按倒在狄仁杰面前,“笑啊,现在你怎么不继续笑了?”

  “呸,一群皇权的走狗!”对方吐出一口唾沫,盯着狄仁杰冷声说道,“没把你炸死真是可惜了。”

  “怎么,阻止你们滥杀无辜还有错了?”李元芳气得耳朵上的毛都竖了起来,“打着复仇的幌子行残暴之事,你难道以为自己在伸张正义?”

  “血债血偿,天经地义。当初长安驱逐我等离开,就该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嘴巴倒挺硬。”马俊冷笑一声,“我倒想看看你骨头是不是一样硬。”说罢他抵着对方的肩膀用力压下,同时将他的一支胳膊向上抬起。剧烈的疼痛瞬间让雇工脸上变了色,他咬牙坚持数息,最终还是忍不住惨叫出声。不过即使额头上布满汗珠,此人也没有开口求饶。

  “行了,先松开他吧,我有话要问。”狄仁杰示意马捕头无需如此,“余天海呢?他知道我会来?”

  “这座城市到处都有我们的眼线,你想做什么他都一清二楚。”雇工喘着粗气道,“相反你对我们的计划一无所知,单凭你们几个休想阻止余大人!”

  该回答等于变相承认了余天海已经不在宅院之中。

  “不好,他把货物运出去了!”狄仁杰招来一名探员,“去怀远坊的三处坊关,我要今天所有的出入坊记录!”

  哪怕他通宵彻查名单,以最快的速度确定嫌疑人范围,也依旧慢了半拍。

  “货?什么货?”马俊不解的问。

  “镜子、橙红石……还有面粉,我现在知道他们的目的所在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