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二十五章 复仇大幕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3898 2021-08-30 21:20:25

  “难道这些东西跟刚才的爆炸有关?”他将雇工扔给手下拖走,朝狄仁杰拱拱手道,“能否请狄大人说得更详细点?”

  毕竟大理寺卿所说的这几样东西实在过于常见,属于谁都能买的货物。要是此招被滥用,鸿胪寺却连缘由都弄不清楚,被朝堂追责下来岂不是算严重过失?因此哪怕平时和大理寺互相看不对眼,这种时候马俊也得放低姿态,老老实实向对方请教。

  狄仁杰倒没有私藏的意思,“不光是面粉,只要是粉尘状的物体在密闭空间内扩散开来,都有可能引发爆炸。这点在《奇案录》里有过记载……李氏时期粮库曾发生过数次意外爆燃,事后调查表明罪魁祸首就是粮食本身。”

  “还有这等事?”马俊听得目瞪口呆。

  “知道这几起意外内情的人,可谓少之又少,何况爆炸的条件也十分苛刻,理应不可能被复刻出来。”狄仁杰缓缓说道。它既需要密闭环境,又需要让粉尘扬起来,充满整个空间,这也是为什么粮库的爆炸意外都发生在搬运存粮时期。此点换成行凶手段就十分苛刻了,如果事先弄得满屋浮尘,很容易提前被人发现异样,所以余天海的做法是提前在三层堆放面粉,等到他们的注意力全被留下来的人吸引后,再开启天花板,使得大量面粉瞬间倾泻而下,形成扬尘。

  不过这一扩散速度仍旧太慢,大部分洒下的面粉都会直落地面,只有少量会漂浮起来——等到达到爆燃发生的条件时,说不定半刻钟都过去了,因此仅仅用这一招的话,对他们三人根本构不成威胁。

  “可当时的爆炸似乎来得十分突然,最多也就二十来息左右,如果不是您判断得及时,我们都会死在当场。”李元芳不解道,“为什么余天海能让陷阱生效得如此迅速?”

  “啊——我知道了!”麦克猛地一拍手道,“肯定跟装在玻璃罐里的红色石头有关!”

  “不错。”狄仁杰点点头。

  “这你也知道?”李元芳惊讶道,“说来听听?”

  “具体的原因我就不大清楚了。”麦克摊开手。

  “哈?”元芳眼睛一瞪,“你的意思是你根本就是靠猜的?”

  “探险家的直觉嘛。”麦克摆出无辜的样子,“如果那东西没用,犯人也没必要大费周章的把它们摆在房间四周。”

  “可橙红石能有什么用?”马俊冥思苦想,“你要说那是冰芒晶也就罢了,赤砂和朱砂脾性温和,全是扔进火里也烧不起来的玩意,怎么可能助长爆炸?”

  “其实你之前已经提到过。”狄仁杰说道,“它除开炼丹外,还有醒脑功能。”

  众人皆是一脸迷惑,“这两者有任何联系吗?”

  “据丹书所记,有许多炼丹师都深入研究过橙红石的提神效果,最后发现它源于自身蕴含的一种气。在炼丹师提炼水银时,它会自动溢出,人若在困顿憋闷时嗅到,便会觉得精神振作。”狄仁杰一字一句说道,“不过我所读过的相关书籍中,有一个极为偏门的丹方提到,说这些无形之气同样也有激化燃烧的效果,可以使即将熄灭的火星瞬间变成旺盛的火焰。换而言之,它确实不能燃烧,但它能令原本缓慢的燃烧变得极为迅速凶猛!”

  他一开始并未联想起丹方秘术上的内容,毕竟丹药本身就存在许多疑问,古往今来有多少人渴望通过炼制仙丹获得长生,到头来都是白忙一场。而现在丹药更多的成了上层阀门弟子贪图享乐用的助兴之物,这使得炼丹本身都被拉低了评价。

  可当他看到窗户边伫立着的橙红石时,刹那间便记起了这个偏方。

  “不过……橙红石只是装在了罐子里,并没有人在提炼它啊?”李元芳捂着脑袋来回晃动,一直听到这里,他依然没能理出清晰的头绪来,虽然立志要成为像狄大人那样出色的探员,但他发现自己和上司的差距实在大得惊人。

  “可以靠太阳来提炼。”狄仁杰一语道出关键之处,“这也是余天海为什么要打磨镜子的原因。”

  利用镜子聚焦阳光,将温度尽可能集中起来投射到罐体内部,这才是整个陷阱的核心!一开始大家都在防备对方利用机关物布下杀招,但余天海恰恰没有走这一条路,反而把它当做一个盲点,以迷惑他们的认知。

  机关物等同于危险,没有看到机关便意味着安全——这一点确实容易令人放松警惕。真正的陷阱反倒没有用到多少机关术,更像是炼丹技巧与杂学的结合,只要罐体温度不断升高,内部的橙红石受热就会一点点被炼化成水银。而那些提神之气也会聚集于三楼之上,无处逃离。

  待到时机成熟,只要打开三楼与二楼的阻隔,面粉便会随气一同充满下层房间。这时哪怕粉尘浓度未达到爆发点,依旧能引发猛烈的燃烧,而这些燃烧又会进一步带动扬尘,最终形成爆炸。

  “所以一开始在屋顶出现的闪光,是镜子造成的?”李元芳恍然道。

  “应该便是了,为了能获取到足够的光线,这些镜子十有八九会被放在可以活动的台架上,以跟随太阳的变化来调整位置。”狄仁杰接着说道,“当然还有更直观的证据。进入屋子的那一刻,你应该看到了玻璃罐中闪烁着的银色光泽吧?”

  元芳点点头。

  尽管只有一瞬间,但被封装在玻璃罐内、通体赤红中点缀着丝丝银光的石头,确实让人印象深刻。

  “那实际上就是还未完全消散的水银,在背光一面留存下来——而还未炼化的橙红石上,通常看不到这种金属般的光泽。”

  玻璃镜的聚光,炼化中的橙红石,事先铺好的面粉……这一切设置可谓一环扣一环,才让引发条件极为苛刻的爆炸成为必定复现的犯罪手段。

  “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麦克感慨道,这就是长安最神奇的地方了……在漫长的岁月中,此地留下过无数传承,只要稍加发掘、改进,就能拼接出一副全新的图景,机关术是如此,其他行当也是如此。

  在底蕴厚重方面,再无城市能像长安这样令他着迷。

  然而对狄仁杰来说,他最担心的不是对方的手段有多么离奇巧妙,真正让他忧心不已的是这帮复仇者悍不畏死的决心。青子也好,坊楼中甘愿充当诱饵的贾贺明也罢,还有冒充成雇工的众人……他们早就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如果在战场上,这样的人无疑会成为骁勇的战士,可当他们把目标对准手无寸铁的百姓时,那绝对是最可怕的凶犯。

  不顾一切的决心,以及高超的行凶手段,这群人的确有可能对长安造成无法挽回的破坏!

  他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追上余天海的步伐,然后抢在对方行动前阻止他们!

  “大人,坊关的记录都抽出来了。”这时,探员拿着一叠文书跑过来报告道,“今早一共有三十四辆奚车离开怀远坊,其中十五辆是西市的巡游车,两辆是官府用车,剩下的则是私人车辆。”

  狄仁杰当即拿过文书,一张张翻看——奚车在长安城算是最常见的交通工具,由于万象天工的经脉四通八达,它几乎可以沿着经脉墙上的轨道抵达城内任何一个地方。因为十分方便,基本上商行、世家和家底颇丰的官员都会购买,在有些场合奚车的华丽程度还代表着主人的财力与身份。但即便都是奚车的使用者,也能从一些细节上看出差异来。

  例如数量和型号。

  那些单独出行的奚车,跟此案有关的概率最小——无论是装载面粉、橙红石、还是玻璃镜,都需要奚车来运输。另外如果对方买奚车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拖货,那么型号上绝对会选最为廉价的那种。

  划掉不符合条件的几组奚车,狄仁杰的目光落在了最后两条记录上。这两支奚车都属于商队,一个登记名为“云中玉”,一个登记名为“五谷”,分别有三辆和五辆奚车,从数量上都满足运载大批货物的需求。

  “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两批车了,”狄仁杰将文书挑出来摆到马俊面前,“马捕头,你觉得呢?”

  马俊哪还能不明白大理寺卿的意思——坊关只负责登记出入,而商队本身的信息则记录在各个坊区的鸿胪司分局中。“我这就联系此区负责人。”

  若是平时大理寺鸿胪寺办事,他少不得要推诿一番,但如今马俊隐隐察觉到,大理寺所办案件非同小可,棘手程度绝不是寻常凶案所能比拟的。何况和这位寺卿大人接触几次后,他发现对方也没那么难相处。即便不谈平时作风如何,能力和眼界也是顶尖水平。

  为了不耽搁事情,他甚至决定亲自跑上一趟。

  ……

  与此同时,长乐坊内。

  余天海操控着五辆奚车排成一列,徐徐穿过坊关大门。

  彰显着长安盛世的娱乐坊群赫然呈现于车队面前。

  它包含着多个坊区,其中长乐坊是其中的标志性代表——五六座大小不一的坊块围成一圈并依次上升,宛若山峦的侧峰。这些侧峰之间连接着许多亭廊走道,走在上面便可俯瞰整个坊群,而它的“顶点”便是长乐坊。

  至于这些坊区所围绕的中央,则是一截凸出地表的经脉。它的地势比长乐坊稍低,宛若一个盆地,内部有数里长宽,顶部生长出百余根立柱,每到夜晚便会绽放出明亮的橙光来,足够映亮周边林立的坊楼。

  也正因为如此,此坊区被称为长安的不夜之地,无论是对长安民众还是外地来客来说,都是消解乏味的最好去处。

  很快,宽敞的街道一分为二。供行人观光的步道正常延伸进坊内,而奚车轨道则沿着墙面向上攀升,直指长乐坊顶层。

  车队在碰到墙壁之后,滑动轮从车厢底部移动到了正前方,接着开始进入垂直攀爬状态。

  余天海走到车厢边,望着西边的怀远坊一语不发——隔着大半个长安城,他依然能看到坊群上空飘荡的一缕黑烟。

  “余叔,你说那家伙死了吗?”铁山低声问道。

  “不知道。不过既然机关被引爆,就说明他们确实查到了我们的下落。”余天海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贾兄的使命已经达成,这场爆炸足够为我们争取到最后的时间了。”

  “你说得是。不过俺还是想让那家伙死在那里,为告慰青子的在天之灵……”

  余天海忽然摇摇头,“老实说,我现在反倒有些不希望他就那么死了。”

  “……余叔?”

  “他追查了我们这么久,也算是唯一一个有机会目睹我们整个计划的人,这种时候死只是便宜了他。”余天海的声音宛如凛冽寒风,“事已至此,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们的复仇。在接下来的半天里,这座城市将彻底沸腾,所有人的目光都将集中在我们身上,并被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中。大理寺卿不是觉得自己能保护长安吗?当他发现一切努力都毫无作用时,那种绝望岂不是比简单的死更令人感到心情舒畅?”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很快,长乐坊便会拉开这场复仇行动的最终大幕。

  而长安民众以为的惊天灾难,只不过是又一场噩梦的开始——没人可以猜到他为毁灭长安准备了一份怎样的厚礼。等真正的底牌揭露出来时,世人方能切身体会到他们作为被放逐者时的无助与痛苦。

  并且它将永世延绵下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