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二十九章 最好的探员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5271 2021-08-30 21:27:24

  此话一出,顿时让众人的挣扎缓和了许多。

  大家心中依旧害怕,但大名鼎鼎的大理寺已经介入,并且还说一定要救他们——这消息无疑是一记定心丸,瞬间便给予了众人不少希望。

  “李元芳。”

  “我在!”李元芳的语气完全不复之前的低沉,重新变得精神奕奕起来,“有什么任务您尽管交给我!”

  “看住令史大人,别让他乱来。”狄仁杰说道,“我去下面夹层走一趟。

  通过洞口进入昏暗的封闭密室,烈酒的味道已变得相当冲鼻。圆盘下方正是地面开凿处,凶犯们在坊楼内挖出了一条五尺见方的通道,而通道底部则是安置管道的沟渠。涌出的酒水不仅填满了渠道,还顺着它向低处、也就是靠近经脉的蒸酒区倒灌,形成了一条天然的点火源。

  大理寺卿一眼便看到了下属口中的“启动机关”。它形如铁盒,被钉死在圆盘底面,周围有上百条细线牵引过来,汇入到机关之中。从这些丝线折射出的幽幽冷光来看,只怕它们全是用铜丝或铁丝缠绕而成,具有极高的强度与韧性,短时间内很难全部破坏掉。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对机关装置动手,用暴力方式将其破坏。

  但这样做也有明显坏处,从一部分线束的走势便可看出,它与楼顶的机关装置紧密相连,或者说正因为它的存在,才让那块石板没有立刻砸下来。

  同时,李元芳提到的气囊也已膨胀到一个极为饱满的状态——这些用动物筋膜缝合出来的容器又大又薄,端部有皮管与玻璃罐相连,一些挂在墙上,一些藏在梁后,远远望去像极了噩梦里才会出现的巨型虫卵。或许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这些随时间流逝而改变形态的部件,正适合用来当作机关的启动扳机。

  整个爆炸装置随时都有可能开启,也许他们现在连一刻钟时间都没有了。

  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一困境?

  常规手段无非有两种,一是从人入手,二是从机关入手。前者是将人质替换成人偶后再破坏机关启动装置;后者则是点亮整个密室,让专业机关师摸清楚机关的所有构造与绳索连接处后,再从最薄弱的地方一举瘫痪掉它。

  然而这两者都需要大量时间。

  狄仁杰知道自己必须想出一个新的方法,既能在极短时间内中止密室里的机关扬尘点火,又要让上面的机关完全失效。

  这样的方法真的存在么?

  冷静……他告诉自己,越是濒临绝境,就越要冷静。思考是破除一切难题的最有效手段,任何时候都不能停止思考!

  狄仁杰闭上双眼,令脑海成为无数条件与线索的演算场——

  细绳、橙红石、人质、圆盘、机关术、平衡、粉尘……数十个思路浮出水面,又相继暗淡下去。他意识到,余天海的二选一陷阱是没有万全解的,按照对方的思路去做选择,必然会出现牺牲者。

  但那不代表整个事件没有万全解。

  只要跳出二选一的框架……

  只要把目光焦点从防止机关装置启动上移开……

  此事就有了另一种解法!

  狄仁杰猛地睁眼,他已经找到了对策!

  从地板洞口钻出后,他快步走到李元芳面前,俯身在其耳边将自己的方案低声说出。

  “诶,您当真要这么做?”李元芳惊讶道。

  “相信我,这是救下所有人的唯一方法!”

  李元芳想了想,重重点头道,“那好,我会尽我所能去完成。”说完他展开飞轮刃,重新跳入了下层密室。

  接着狄仁杰看向麦克,“能帮我个忙吗?”

  “狄大人你太见外了,我们不早已是朋友了么?”麦克扶正礼帽,行了个抚胸礼,“探险家乐意为朋友效劳。”

  “谢了。像天外楼这样的大店,一定有能直达仓库层的搬运奚车。我需要你找到它们,并把它们开到这里来,能驮上货物就更好了。”

  “一辆?”

  “不,越多越好。”

  麦克忍不住苦笑,“你可真会出难题,我终归只有一双手,一双脚。”

  “办不到吗?”狄仁杰反问。

  “怎么会,探险家可是专业的问题处理人。”麦克摆摆手,转身跑出了库房。

  “你是认真的?”司马章难以置信的盯着大理寺卿,“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如果你依旧抱着之前的想法,那么可以撤出此地了,这里将由大理寺全权负责。”狄仁杰寸步不让道。

  “……我以为四五十人和四五千人应该是很好选择的才对。”对方沉默片刻,迈步朝门外走去,“你这样做只会害了所有人的性命。机关卫队听令,立刻撤离天外楼!”

  但守在门口的卫队成员却没几个人挪动脚步。

  “你们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抱歉,司侍郎大人只让我们听从您的指示抓捕犯人,没说撤退也要听您的命令。”其中一人拉下面罩,转向狄仁杰道,“狄寺卿,我觉得您的做法虽然冒了极大风险,却是正确的选择,这里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地方吗?”

  “你们——”司马章的面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我也愿意帮忙。”

  “两寺虽然常有分歧,但都是为了保护长安嘛。”

  越来越多的队员站出来表示支持之意,并打算坚守到最后一刻。

  狄仁杰感到心里涌起了一股暖流。

  他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帮我驾驶奚车吧。”

  司马章眼见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知道自己已无力再改变什么,只得一个人走出了天外楼大院。

  不一会儿,八辆奚车便沿着内部轨道缓缓开到了库房门前。

  “这些就是我能找到的全部车辆了。”麦克潇洒的跳下车道,“怎么样,狄大人可还满意?”

  “开到这里就行了吗?”

  “说好的十两银子,快给钱吧!”

  “外面还在喊着疏散呢!赶紧。”

  其他驾驶者也跟着纷纷跳下,将海都商人围了个严实,仿佛生怕他跑了一般。

  “放心放心,我说话一贯算数,”麦克只能收起摆到一半的姿势,拿出腰包,挨个付款,“拿到钱就马上离开这里啊,别在楼里逗留了!”

  见到此阵仗,狄仁杰哪还能不明白他是如何把一众奚车开到这里来的。这家伙的“探险家式解决方法”就是掏钱,十两银子的高额赏金足够让那些准备撤离的天外楼雇员跑回来替他驾车了。

  这八辆奚车里只有三辆堆满了货箱,大概是机关卫队冲进主楼时一些库房正在装卸货物,工作的意外中断才使得箱子原封不动的留在了车上。尽管并非每辆车都如此,但狄仁杰也知道不能要求太多——如此紧急的情况下,海都人亦不敢把时间浪费在重装货物上。

  “现在你总可以说说自己的计划了吧?”麦克双手抱胸道,“为什么破解机关要用到奚车?”

  这个问题可谓问到了点子上,卫队成员也把目光投向了大理寺卿。

  “不,”狄仁杰摇摇头,“我并没打算破解机关。”

  “你说……什么?”麦克愣在当场,“狄大人,你这是在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玩笑。”他简短的回答道,“我要做的是启动它。”

  ……

  下层密室里,李元芳正挥舞着飞轮刃,削切着天花横梁。

  短短半刻钟不到,他已是汗流浃背——支撑着仓库地板的构筑物一共有有两条主梁以及四根立柱,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削出足以折断的切口。这种切口通常需要达到梁柱直径的四分之三,一旦完成,结构的稳定性也就随之破坏。但它们又不会立刻崩塌,而是保持在摇摇欲坠的状态,刚好可以防止提前引发上下两层的机关。

  不过说起来简单,付诸行动却需要消耗大量体力,加上精神极度紧张,更是加剧了李元芳身体的负担。

  然而不管手腕再酸麻,他也没有停下的意思。李元芳知道得很清楚,只有自己能实现狄大人的计划——小巧的身材在遍布着各种绳索与机关装置的密室里无疑是种优势,而能高速旋转的飞轮刃亦是切割梁柱的最优选择。换做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在一刻钟里切开所有支撑物。

  就在还剩两根柱子时,圆盘下方的机关装置突然发出一声嗡鸣。

  紧接着,那上百根与之相连的金属丝也跟着颤动起来。在细丝的牵引下,密室里到处都响起了齿轮咬合的咔咔声!

  李元芳忽然感到一股冷风迎面吹来。

  借助昏暗的光芒,他看到风中满是雪白的粉末!

  机关被启动了。

  他的心猛然沉到了底——显然比起怀远坊宅院里从天花板上倾斜而下的设计,此地的手法要更高明一些。面粉不再依靠洒落来扩散,而是直接用风去吹开,这样一来,粉尘填充室内的速度将大幅提升,也不用担心下方的酒水也造成大量面粉失效。

  从启动到爆炸会有多长时间?六十息?还是三十息?

  但不管如何,灾难已经近在眼前!

  李元芳扬起头,用尽全力大喊道,“狄大人,机关启动了!”

  这声警告穿过地板后已变得十分轻微,不过仍被狄仁杰第一时间捕捉到,他连忙跑到洞口俯身问道,“支撑还剩多少?”

  “两根。别等我了,按您的想法去做吧!”李元芳继续埋头完成自己的任务,“我一定会赶在最后时刻出来,您放心好了。”

  说完他朝上司扬起笑脸,“我啊……可是大理寺最好的探员。”

  狄仁杰深吸口气,这个计划一开始便没有回头箭可言,“我知道了,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我保证。”

  听到对方的许诺后,大理寺卿抬起头,“是时候了各位,把所有奚车都开进来,围绕圆盘靠拢,这里马上就会坍塌!”

  “坍塌?”麦克讶异道,“你是指上面还是下面?”

  “两边一起。”狄仁杰掷地有声的回道,“停好车后,各位一定要离开驾驶位,找奚车最坚固的部位靠拢。”

  “我懂了……我懂了!”海都商人忽然猛一拍手道,“所谓的爆炸机关破解,根本不用在意机关本身!”

  或者说,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机关,它要求在特定环境下才能起到效果,一旦外部环境消失,它便会失去应有的作用。换而言之,坊楼也是该机关的一部分,只不过大多数人身处房屋之中,很难意识到这是一个可以去改变的东西。

  但狄仁杰想到了。

  他只要抢先一步改变坊楼的结构,就能让全部机关瞬间失效。放到天外楼主楼里来说,就是让仓库地板直接塌陷,霎时将粉尘的扩散空间缩减到零。一个充斥着细微粉尘的宽敞区域对于爆炸来说是必须的,没有面粉的充分燃烧,爆炸就不会发生!

  不过这也意味着圆盘会跟着下降五到六尺,牵动的绳索将彻底触动房顶上的另一套机关,使得石板猛地坠落,将滞留于房中的人砸成肉酱。

  而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就是奚车。

  奚车本身具备金属框架,强度比人要高得多,同时它还很重,用来压塌楼板再合适不过。面对块头同样惊人的石板,一辆或许无济于事,但五辆、甚至八辆呢?当这些奚车围成一个圈时,就形成了一道天然的矮柱。石板砸落在奚车上,或许会将其完全毁坏,但绝不至于将它压成一张薄纸!

  这也是为什么狄仁杰要求奚车上最好搭载货物的原因,因为这些厚实的货物同样能分担坠落带来的冲击力!

  脑海里宛如无数电光闪过,麦克刹那间想明了一切前因后果。

  对方说得没错,他压根就没有按余天海设计的路线走,而是跳出了机关术的框架,将整个二选一难题的牢笼都撕得粉碎!

  想明白后,麦克甚至忍不住轻笑出声来。

  真有你的啊,狄仁杰!

  他钻上一辆奚车,率先朝库房全速开去。

  奚车的速度总体来说并不快,也就跟一般人小步慢跑差不多,同时能量由经脉轨道提供,离开轨道后就会失去动力。好在从门口到圆盘这点路程足够接近,靠着惯性也足够让奚车“滑行”到终点。

  沉重的奚车开上仓库地板的一刻,下方顿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压裂声。麦克稳稳把控住操纵杆,让车身溜到圆盘一侧才压下制动杆。

  “快,就像这样,把所有车都开进来!”他跳下车大声招呼道,“只要将人质围在中间,大家便都有机会生还!”

  狄仁杰则在竭力安抚被捆住的众人,告诉他们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惊慌,一切马上就会结束。同时他的眼睛时不时望向洞口方向,希望能看到下属的身影,但十多息时间过去,对方依旧没有露头。

  李元芳正在切割最后一根立柱,它也是这块区域里最厚实的一根主支撑柱,把它放到末尾来解决,正是考虑到楼上房间的稳定性,以免还在行车过程中就导致地板不完全塌陷。

  他能感受到楼板的承重正在快速增加。

  那些没有切割的细支梁开始发出令人牙酸的裂响,天花上的灰尘如雨般洒落,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塌。放在平时这绝不是什么好征兆,但此时此刻,李元芳只希望这一切能尽快发生。

  大量飞扬的粉尘已他有些难以呼吸,玻璃罐周边的气囊也纷纷瘪了下去,显然机关已运行至最后一步。

  李元芳计算了下,洞口离主柱差不多有十来尺距离,中间有一根横梁相接,如果顺着梁爬过去,只需眨眼功夫。然而这根梁是头一个被切出豁口的支撑物,若是它先折断的话,就得从支梁绕过去,那样至少得花费三倍以上的时间。

  他真的有机会赶上地板坠落前的那一刻么?

  这个念头只在脑海中闪过一瞬,便被他抛在脑后。

  李元芳对柱子仅剩的一点连接处发起了进攻。

  他承诺过会爬上去,但前提是完成自己担负的任务——若是整个计划因为一根柱子功亏一篑,之后的爆炸将再也无人能阻止。

  也就在这时,一支侧梁似乎再也承受不住上部的压力,砰的一声从中间断成两截!这记变化像是某种信号一般,瞬间传遍了整个密室。数十根支梁依次崩断,接着是跨越屋面的横梁,之后轮到了四根立柱。

  几乎是同时,余天海设下的机关亦运行至尽头。李元芳看到墙板上伸出一对喷嘴,其内部能依稀瞧见一抹跃动的红光。

  轰———哐———

  伴随一连串震耳欲聋的闷响,地板猛地向下陷落,压倒了柱子的同时,也将李元芳一并盖在身下!

  库房内,最后一辆奚车甚至来不及行驶至预定位置,当它刚刚滑过大门的那一刻,地板终于再无力维持自己的稳定。

  四周传来噼里啪啦的炸响,那是楼板连接处断裂的声音。

  “所有人都蹲下,双手抱住头顶!”狄仁杰大声喊道。

  但他的声音更快被更刺耳的摩擦声所掩盖。

  地板下沉的刹那,压力机关也一并被触发,头顶的石板如山般朝所有人坠来!

  有那么片刻,狄仁杰感到自己的身体变轻了些许。

  那是脚下地面塌落所带来的失重。

  时间在此刻仿佛变得无比缓慢——他看到一些较轻的东西、如汗珠、衣角、头发等物向上逆飞而起,迎着石板撞去,而所有人的身体则在不由自主的下沉。麦克和卫队成员紧紧抓住车厢外缘扶手,竭力保证着自己的重心处在低点。

  人质则没那么多东西可抓,他们甚至不知道房屋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突如其来的坠落让恐惧提升到了顶点,哪怕是蒙着口罩,也能听到他们声嘶力竭的喊叫声。哪怕再来一百个大理寺卿,都没可能再安抚住这些人的情绪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