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三十八章 战争机关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4881 2021-08-30 21:40:45

  地下居民正等待着自己的节日到来。

  或者说,这是专属于外圈营地居民的好日子。废坊塌落总会给地下带来大量资源,比起那些被人搜刮过一遍又一遍的废墟残渣,当然是每个季节的新货更值得期待。

  当穹顶被打开时,就好像漆黑的夜空中裂开了一道天渊,而从上方洒落的无数废坊碎块在阳光的映照下会折射出银白色的光芒,乍看上去宛若一道又宽又长的瀑布。长安城中的名人曾作诗道“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虽不知描写的是不是废坊坠落的情景,但用在此处简直再恰当不过。

  因此地底居民也将抛洒中的废坊称为银川,而他们为了捡取最丰厚资源所展开的争斗叫做赶海。

  九柱六道营地也不例外。

  “所有人继续驻守原地,伏低身子!现在还不是争抢的时候!”蔡飞燕大声喊话道,“无论有什么好东西,能活着拿回来才算数,大家明白了吗?”

  她虽然个头小,声音脆,但举手投足的气势却已经有了几分营地管事的模样。

  “明白!”

  其他人也异口同声的应和道。

  这是无数鲜血铸就的经验,废坊塌落时极为危险,崩裂的碎石甚至能砸死数百步之外的拾荒人。另外即便清理结束、穹顶合拢,也不代表着万无一失,刚坠落的坊堆中存在很多空隙,在搜寻过程中极容易发生二次塌陷,营地中残疾者数量众多,大部分都是拜这些防不胜防的塌方所赐。

  蔡老太给出的对策就是“不争头名”。可以先让其他赶海的营地居民先进入坊堆搜索,他们挤在第二批进去——尽管收获可能不及前者,但安全性会大幅提高,和其他营地的竞争也不会太过激烈。

  然而这一次,银川似乎发生了点变化。

  “喂,飞燕小姐,你看那儿!”有人大喊道——在坠落过程中,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可谓不绝于耳,每一句话都要扯着嗓子才能听见,“上面好像掉下来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蔡飞燕也注意到了此点。

  波光粼粼的银川之中,有好几块造型各异的玩意,它们整体呈橙黄色,有点像是铁器锈蚀的表面,因此在光线照射下显得格外醒目。这些不寻常的坠落物有的似长条状,有的似方块,还有一尊仿佛宝塔模样的尖锥,无论从哪点看,都不像废坊的组成部分。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些东西并非随意洒落,可以看到它们身上系着许多根绳索,虽然在下坠过程中接连崩断,但也极大的减缓了下坠冲击力。落在废墟中时发出的沉闷轰响,表明它们的重量不轻,密实程度要远高于老旧坊楼。

  “那玩意绝对是稀罕之物!”

  “飞燕小姐,这次我们也冲第一批吧!”

  “没错,说不定能从里面搞到什么宝贝!”

  大家七嘴八舌道。

  蔡飞燕也有些动了心,那几样东西能在坠落时不散架,就说明它们有着较高的整体性,加上形状类似某种机关物,诱惑力着实不同一般。万一能从里面挖出个机关核心,换来的钱足以抵得上营地一整年的开销了。

  她回头望向真正的管事,蔡夫人。

  后者却一语不发。

  这是她第一次带领九柱六道营地参与赶海,蔡夫人显然将决断权交到了她手中。

  沉思片刻后,蔡飞燕做出了决定,“计划不变,我们还是冲第二批!”

  她想把所有人都安全的带回去。

  “银川”慢慢的变细,最终停止流动,天上的裂缝也开始逐渐合拢——这正是赶海发起的信号。

  不远处,两拨人马争先恐后的冲向仍未完全恢复平静的坠落区,生怕对方抢在前面。

  “那是三柱和四柱的人吧。他们每次都喜欢争头名。”

  “瞧瞧他们的队伍,都没几个老家伙了。”有人虽然在讥讽,可话语里仍带着一丝酸意。

  “你想去可以去啊,飞燕小姐不会拦着你的。”

  “你说什么哪,我可是飞燕姑娘的忠实拥戴者!”

  蔡飞燕无奈的摇摇头,脑海里却浮现出了一个长耳朵的家伙。

  “啊——————!”

  忽然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废墟坠落区域,也令蔡飞燕猛地回过神来。

  她循声朝前方望去,紧接着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只见那些古怪的机关物自行移动起来!

  它们伸出许多“小足”,如爬虫一般相互靠拢,并且互相伸出钩锁、铰链等连接机构,开始一点点并拢。

  惨叫声来自于第一批进入废墟的移山者。

  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玩意居然会动起来,许多人当场被机关碾过,要不只剩下双腿,要不就是下半身化为一滩肉泥,喷涌的血液在废墟中滑过了一道道鲜明的痕迹。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家都感到背后冒气了一股寒意。

  合拢起来的部件越来越多,机关物的体型也越来越大,那些宛若元宝相串的长条组成了它的四足,尖锥则构成了它的头部。当它缓缓从废墟中站起来时,所有人不约而同吸了口凉气!

  这机关造物的轮廓大得实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它的高度已接近二十丈,这比长安城的城墙还要高。光是一只脚就需要数十人的合抱才能围满,普通人在它下方简直跟蚂蚁一般渺小,哪怕比起贯穿地底的九柱,它也丝毫不逊色多少。

  这样的庞然巨物让大家一时间呆若木鸡。

  直到它完全站直身躯,并朝着九柱六道居民聚集的地方踏来!

  这头机关怪物的每一步,都可以横跨百步距离,落地的瞬间甚至会引来大地震颤,同时发出闷雷般的拍击声。

  那些正好位于它路径上的移山者成了最绝望的一批人——他们无论如何躲避,皆难以逃出巨脚落下的区域。每当它抬起四足时,地面都会留下一个布满血肉的陷坑。

  “飞燕姑娘!”有人大喊道。

  蔡飞燕这才梦如初醒,“跑,所有人都快跑!”

  也就在此刻,又有一个阴影坠下,落在了离他们数十步的地方。

  她不由得一怔,掉下来的东西……似乎是个人,而且衣着还颇为眼熟……

  “飞燕,你还愣在那里干嘛!?”蔡夫人催促道。

  “你们先走!我马上会跟过来!”她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快步朝着人影坠落的方向跑去。

  混乱与恐惧在此地蔓延开来,到处都是人的惨叫与惊呼声,面对如此可怖的怪物,人们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拼了命的逃。

  在逃亡者中,她成为了唯一的逆行者。

  好不容易蔡飞燕才来到掉落之人的身旁——她俯身扫开对方身上的石屑,发现果然是大理寺卿狄仁杰!

  “喂,醒醒,狄大人!”她拍了拍对方脸颊,“您能听到我说话吗?”

  此时一片阴影笼罩住了两人周边。

  蔡飞燕抬起头来,只见机关怪兽已经缓慢行至他们头顶,一只巨脚正朝他们落来!

  小姑娘咬紧牙关,死命拖着狄仁杰朝一旁挪动,但从巨足践踏的范围来看,以这种速度根本逃不到足够安全的地方。

  “你快醒醒啊——”蔡飞燕坚持不放手道。

  狄仁杰陡然睁开了眼。

  他翻身而起,单手搂住蔡飞燕,纵身向外跃去——

  只听到轰隆一声,巨足几乎是擦着两人的身子落地,气浪直接将他们掀了个跟头。

  “咳咳……咳……”狄仁杰剧烈咳嗽起来,短暂中断的意识也在此刻完全恢复。坠落的后半程里,他不断用锁链挂住纵横交错的经脉来减速,并得手了四五次左右。每一次成功,都让他的坠落放缓些许,直到最终落地阶段,他再也没有任何经脉可以依赖,只能靠身体抗下坠落带来的冲击。

  尽管浑身都如散架了般的疼痛,但从这么高的地方坠下,还活着就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狄大人,您怎么会跟废坊一同坠下来?”蔡飞燕关切的问道。此人虽是地上官员,却和她见过的绝大多数官员都不同,他为营地所做的那些事情,她都看在眼里。“那怪物又是什么,入侵长安城的外敌吗?”

  “咳咳……来不及解释了。”狄仁杰深吸两口气,“你快去通知九柱之主,让他调动所有人能调动的人手,拿出一切可以派得上用场的武器,来阻止这台机关巨兽!咳咳……它是古代的战争机器,足以对九柱造成威胁。一旦经脉石柱坍塌,整个长安都将不复存在!”

  这已不单是三寺或城卫军需要面对的问题,所有可能帮得上忙的人都必须参与进来,因为多一份力量,便多一分希望。

  “那您呢?”蔡飞燕露出迟疑之色,“您已经受了伤,而且伤势还不轻……”

  “无需担心我,你只管去就行——没时间犹豫了!”

  见狄仁杰的神情如此凝重,蔡飞燕也领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点点头,将腰间的水袋和包裹都放在狄仁杰身边,说完一句“里面有绷带、镇痛丸和止血药”后,转身朝内环跑去。想要第一时间通知九柱之主,找春香娘托话是最快捷的方法。

  狄仁杰拿起水袋灌了两口,清洗掉嘴里的血渍,又打开蔡姑娘的包裹,给自己的肩膀简单包扎一番,随后尾随机关兽的背影追了过去。

  既然是机关武器,就必定搭载着操纵者。不管武器本身有多么可怕,只要能解决掉控制核心的司马章,就能阻止毁灭的发生!

  狄仁杰一路奔行,半刻钟后便追上了机关兽——或者准确的说,追上了它的后足。

  虽然巨兽迈一步的距离足够抵得上人跑上百步,但过于庞大的体型也限制了它的灵活程度,差不多每隔数十息时间,它才能完成一次跨步行进,接着又要间隔同样多的时间,来积蓄下一次迈步的驱动能量。

  每次行动之前,它背部两排烟囱般的“脊骨”都会喷出阵阵白烟,相当于计时器一样。

  这给了狄仁杰一个近身攀爬的极好机会。

  他趁着机关兽蓄力的空隙,纵身一跃爬上了对方的右脚。

  这根由无数关节串起来的长足约莫有十几层楼那么高,每个关节都如一个正放的银元宝,每往上爬一层,就有一个可供休息的狭小平台。危险之处在于脚是随时会动的,当它前后迈步时,平台的倾斜度也会发生变化,原本还是可以喘气的平地随时可能变成倾斜的滑落面,他必须一边观察机关兽头顶的喷烟情况,一边把握攀爬时机。

  如果是一般人,别说爬上足顶了,光是不被甩下来都要竭尽全力。可大理寺卿不是一般人,蔡姑娘的麻药已经起效,肩头新伤与旧伤的阵痛都在消退,他感到状态恢复回来不少。巨足一旦抬起,狄仁杰便会立刻靠近中心位置,并根据平台的倾斜变化来调整站位,让自己始终保持在翘起的那一头;而当它落定之际,他则一口气连续爬上四五层,直到下一次摆动到来。

  如此反复之下,狄仁杰总算抵达了机关兽的尾段,此时整个地面已离他有百来尺高,想要回头再无可能。同时,宏伟的第九柱也离机关巨兽越来越近,虽然不知道这台战争机关拥有什么样的能力,但让它贴近到九柱旁边显然不是个好主意。

  他必须得再快一点!

  右后足与机关兽驱赶相连的地方,有一条用来观察的瞭望台,台子中央上还有一个直通室内的舱门。门是锁住的,不过这难不倒狄仁杰,一发天雷律直接炸开门锁,他踹开舱门,大步走进了机关兽体内。

  司马章所在的控制室里,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

  “少爷,机关兽内部遭人入侵!”立刻有人汇报道,“具体入侵位置不明,机关总体运行无碍!”

  同时另一人也发现了异常情况,“申时方向,有大量人群正在向我方靠近!确认身份……并非逃难者。”

  “巳时方向,亦有动静!”

  “该死,他们怎么来得这么快?”

  “难道余大人没能吸引三寺的注意吗?”

  控制室里一时响起了略显焦躁的议论声。

  “都给我闭嘴!”司马章大喝一声,“别忘了你们操控的是战争机关饕餮,就算对方来再多人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他走到巨大的弧形玻璃幕墙前,俯视下方的景象——可以看到左右两个方向确实有一片人影正在朝九柱赶来。从那些人的装扮来看,十有八九是地底帮派份子与雇佣士兵,只不过他们手中的破铜烂铁拿来威胁营地居民或许有用,想阻挠一座攻城巨兽无疑是痴人说梦。

  不过有一点确实在计划之外。

  那就是地底世界反应的速度比父亲预期的要快上许多。

  按照原本的推算,九柱势力有所反应估计得到两三根立柱倒塌后,地上的反应则会更慢一些。然而现在,对首根立柱的攻击还未正式展开,下面的人就已经做出了应对,这显然有人提前警告过他们,并将消息传达给了九柱之主。

  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一盘散沙的地底势力汇聚得如此迅速。

  那个人是谁,答案毫无疑问。

  “狄仁杰……你倒是给我们添了不少麻烦啊,”司马章冷笑一声,“早知如此,铲除那帮叛徒时把你也顺手宰掉就好了。不过你以为拉拢起一帮乌合之众,就能阻挡得了饕餮吗?”

  他转头望向一名部下,“启动机关兽的自动防卫装置,消灭内外来犯之敌。”

  “是,装置锁定解除。”

  “防卫机关已开启!”

  随着指令下达,机关兽的腹部突然打开,空投下了许多小型机关兽。这些机关兽宛如一个个方块,落地时才伸出四足,掉头转向人潮涌来的方向。当双方距离接近到二三十步时,这些机关兽突然射出无数旋转的暗器,瞬间便击倒了一大片人!

  “那是什么玩意!?”前来迎敌的佣兵惊叫道。

  “啊——我的脚!

  “小心,它们会远距离攻击,快散开!”

  人群一时大乱。

  目睹这一切的司马章扬起了嘴角,没错,这就是朝歌时期战争机关的威力——它不仅仅是一台攻城器械,本身也是最强的作战单位,一架足以顶得上一支军队。

  就凭这帮货色,也想威胁到饕餮?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他们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

  见到下方的敌人被小型机关兽群杀得溃不成军,其他人也放心下来。

  “少爷,第九柱已进入攻击范围!饕餮随时可以转入攻城模式!”

  “很好。”司马章回到控制台前,双手虚握漂浮在台上古代机关核,“能量倾注——攻城模式转化开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