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四十章 相左的信念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4604 2021-08-30 21:44:45

  “老板……我们真要待在这里观看您所谓的大戏吗?”

  百器堂的掌柜抱着身后的石柱瑟瑟发抖,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家老板会选择在第九柱顶端的石笼转运平台俯瞰这场长安城危机。

  先前的撞击用天崩地裂来形容也不为过,剧烈的震动让他一屁股摔在地上,半天都站不起来。还好第二下仅仅是从侧面擦过,没有造成太多伤害,才让他捡回了一条性命。

  不过即使如此,也让掌柜吓出了一声冷汗

  一旦石柱折断,待在这里的下场可想而知。

  “放心啦放心啦,要对狄大人有信心。”麦克迎风而立,正了正自己的黑色礼帽道,“就算他撑不住了,周围的经脉网也足够让我们提前一步离开。”

  “可去三柱四柱不好么……那里的视野同样开阔,还可以少提心吊胆一点。”掌柜咽了口唾沫,“我年纪大了,实在受不住太多惊吓。”

  麦克眉毛一挑:“当然是前排才看得清楚……”

  “……我还是免了。”掌柜长出口气,他小心翼翼挪到平台边缘,“那您看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了吗?”

  “当然。你看那儿。”麦克指向地下世界西北边的区域,一支身穿银色盔甲的队伍正不断从地下冒出,他们似乎完全没有支援九柱的意思,反倒以陷坑深渊为据点,分散驻扎下来。

  掌柜揉了揉眼睛,才意识到这些人是从地下陷坑里冒出来的!

  从盔甲样式来看,他们显然不属于地上长安的任何一支部队。

  “这就是我要的东西。”麦克一字一句说到。

  任何一个外来机关师,都会对“万象天工”一词深感着迷,麦克也不例外。那是长安一切机关术的源头,是造就天下第一城的关键,作为探险家,他怎么可能不想一探究竟?

  可惜好几年打听下来,他唯一可以确认的消息便是万象天工在地下世界的底层,唯有执掌长安之人,才能知晓它的确切位置。

  而流放机关师展开的报复行动让他看到了一线破解秘密的希望。

  一旦地下世界陷入危机当中,当权者最看重的必然是万象天工的安危,调动特殊部队进行防守也是再正常不过之事。

  只是在专业人士眼中,这种调动本身便包含着极为丰富的情报。

  通过纵览全局的视角,麦克便能将搜寻范围进一步缩小,并分析出万象天工的大致方位。

  对于一名探险家而言,发现秘密的滋味总是无比甘甜。

  哪怕有时候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可是……”掌柜犹豫了下才接着说道,“这么做真的值得么?您好不容易才结交上狄大人和李大人这样的朋友,现在这么一闹,双方的交情恐怕是不可能再有了。”

  “哈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哪……”麦克仰天大笑道,“我只是利用了他们而已,就像他们也在利用我一样。这样的关系比起万象天工的秘密,哪个轻哪个重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哈哈哈……你啊,还是太天真了!”

  “哎……”掌柜叹了口气,“老板您每次撒大谎时,都会以大笑开头。”

  “呃——”麦克一时被呛住,“咳咳,你会不会说话?”

  “实话实说罢了。”掌柜嘟囔道,“也许您没有察觉,自从参与破案之后,您唠叨的话都比以前多了许多。再说了,您要真不在乎,又何须帮他们提前送出警告?”

  麦克忽然陷入了沉默之中。

  半晌之后,他才笑着摇摇头,用家乡的话说道,“追寻秘密的路注定孤独。”

  “老板?”掌柜撇了他一眼。

  “没什么,”麦克扶着风中摇摆的帽檐道,“或许身为探险家,就不配拥有一位真正的朋友吧。”

  ……

  耳中的嗡鸣渐渐退去,司马章踉跄着扑向控制台,一把抓住狄仁杰的衣领,将他生生提了起来。

  “你以为这样做有用吗?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一发不中又如何?我可以发动十发、百发,直到长安城彻底化为乌有!”司马章转头吼道,“继续倾注能量,预备第三次打击!”

  “可是少爷,机关内部舱室发现更多入侵警告,连续发射撞槌会影响到防卫装置的运行……饕餮散布出去的小型机关兽数量目前已显不足!”

  “你没听到我说什么吗?继续给攻城锤充能!”他咬牙切齿道,“只要九柱一垮塌,下面的乌合之众必定会作鸟兽散,他们根本就够不成威胁!”

  “是,我明白了。”机关师连忙回到座位上按命令行事。

  “至于你,狄仁杰——”司马章望向手中的大理寺卿,“我本想让你亲眼目睹长安的坠落,但现在我的耐心已经耗尽了。所以……你还是死在这里比较好。”

  说罢他进一步扼住狄仁杰的脖子,打算直接将其当场掐死。

  后者如今只有一条胳膊能用,理论上根本不可能掰开他的机关铁手,可意外的是,狄仁杰却没有露出丝毫惧意,嘴巴微微张合,似乎在说着什么——

  「我在等部下,你又在等什么?」

  也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控制室窗外传来,“放开狄大人!”

  随着声音一同现身的,是一个小巧而灵活的身影。

  来者正是李元芳!

  他穿过早已碎裂的玻璃窗,从空中直扑司马章面门。只见飞轮刃一闪,锋锐的刀刃从令史脸颊处划过,而后者在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一斩直接削去了一只眼睛和半边鼻梁!

  司马章发出惨痛的呼声,下意识松开了扼住狄仁杰咽喉的手掌。

  李元芳毫不犹豫的收起武器,双手接住自己的上司,两个撤步便退到了一旁。

  “抱歉,属下来迟了……”望着满身是伤的狄仁杰,李元芳感到心都揪了起来。

  “不……咳咳……你来得正好。”狄仁杰拄着元芳缓缓站起,“不过你是怎么飞进来的?”

  控制飞行翼从高处滑下,不偏不倚的扎进控制室内,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

  “我正在想着怎么爬上机关兽的时候,老板娘看到了我,随后她找来一个兔耳姑娘,用伞就把我带到了空中……”李元芳指向窗外,但很快一愣,因为那里已空无一人,“啊,我还没问她名字来着。”

  “估计也是春香娘的朋友吧。”狄仁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麦克呢?”

  “对了!您不说我还忘了——”李元芳的语气突然激动起来,“就是那家伙,暗地里背叛了我们!如果不是他打晕了我,我早就该赶到这里了!那个卑鄙的海都人没来袭击您吗?”

  “背叛?不……我没有看见他。”大理寺卿略有些意外道,“算了,此事以后再说,先把重点放在这台战争机关身上吧。”

  “狄大人,司马章明明是虞衡司令史,为什么却要做这样的事?”李元芳戒备的盯着敌人,口中沉声问道。

  “司马章并非本名,余天海实际上才是他真正的生父。”

  “什么?”元芳愣住,“他也是流放机关师的一员?”

  “又是你们——”司马章此刻的表情已有些癫狂,再也不复最初的冷漠模样。他满脸都被鲜血浸透,仅剩的那只眼睛则死死盯着两人,“父亲,原谅孩儿没办法达成既定目标,不过胆敢阻挠我们的人……一个也别想活!”

  “少爷,难道您想——”仅存的三位机关师神色凝重道。

  “不过是把步骤提前了而已,在这里引爆核心的话,至少也能摧毁两三根石柱吧?”司马章深吸口气,“动手吧!”

  “是,我等愿追随少爷到最后。”

  “能量逆转注入启动,引导密钥为口令。”

  “不好,他打算让机关核自毁!”狄仁杰咬紧牙关,一边向那三人甩出追魂律,一边拖着疲惫至极的身躯冲向司马章,“不能让他得逞!”

  “可惜晚了!”司马章一边高声念出口令,一边挥拳朝狄仁杰轰去。

  哪怕被削去一只眼睛,他依旧具备一战之力,留存的体力也远比对手要多。可惜如今的大理寺卿不再是孤身作战,配合默契的李元芳早已绕至司马章的视野盲区,从侧面发起了夹击。

  刀光闪过,司马章的机关手臂旋转着飞上半空。

  而狄仁杰的拳头狠狠砸在了他的脸上。

  后者闷哼一声摔倒在地。

  狄仁杰趁势追击,俯身压住对方,用唯一能动的手插入背后的机关盒中,竭力将装备核心拔出,解除了司马章的反击能力。接着他对准凶徒的面门一顿猛击,直到司马章脸部变成一团血肉模糊的烂泥。

  “这一拳是为了那些被你所害的无辜者而挥。”狄仁杰喘着气放下拳头道。

  “在我眼里,他们都是罪有应得。”司马章咧开残破的嘴角,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何况……你也改变不了行凶者覆灭的命运。我是如此,他们亦是如此。”

  “能量已过载,饕餮即将自毁。”忽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回响在控制室上方,“感谢各位为朝歌奋战至今,你们的英名将永被铭记。”

  “没想到吧……咳……所谓的口令仅仅只有几个简单的古文字而已。这种战争机关从踏上战场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不会再有归来之日。”

  “快阻止它!”狄仁杰大吼道。

  “可惜……自毁是不可逆的。和我一起去幽冥地府吧,狄仁杰!”司马章咳着血道。

  然而他话音未落,原本漂浮在半空中的机关核忽然迸射出几簇火花,周身闪耀的红色光芒也明显暗淡下来。

  “狄大人,机关核好像出了问题!”眼尖的李元芳第一时间嚷道。

  狄仁杰转头望去,只见机关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老化,刚还如同一颗生机勃勃的心脏,转瞬间便已布满岁月蚀刻的痕迹。没有听到第二声警告,它便掉落在控制台上,摔碎成了好几块部件。

  “能量不足……这怎么可能?”司马章用通红的独眼盯着控制台,难以置信道,“它原本就是大型战争机关的核心,为什么会提前耗尽能量?虞衡司分明也验证过这点,不可能出现这种纰漏才对!”

  就在此时,控制室猛地向下一沉,原本水平的地面突然变得极为陡峭,房屋内的人体和物品都沿着倾斜面向下滑去,从破损的窗口处直坠大地。

  失去能源供给的饕餮已成为一桩死物,它的四足无力再支撑起自身庞大的体型,轰隆一声跪倒在地。不过这显然只是一个开端,无处不在的断裂声和摇晃不断的控制室都表明,机关兽即将解体,彻底回归到组合前的零部件状态。

  这时还留在机关兽上无异于自杀,那些攻入饕餮腹地的佣兵也纷纷悬挂绳梯逃离,生怕自己被崩解的机关装置活埋。

  司马章也跟着滑落下去。

  不过就在他即将越过窗户边缘时,一只手紧紧的扣住了他!

  令史讶异的微微抬头,发现抓住他的竟是狄仁杰!

  而狄仁杰身后,则是死死抱住他双腿的李元芳。

  “你这是……什么意思?”惊讶过后,司马章忍不住露出讥讽的笑容——尽管他的脸早已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莫非狄大人还想救我这个穷凶极恶的犯人不成?”

  “这是两码事!”狄仁杰咬着牙道,“你必然要为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说是十恶不赦也不为过。但最终惩治你的不是我,而是长安律法,我要把你带回去,接受大理寺的审判!”

  “两者有区别吗?”司马章冷哼一声,“不过是白费力气罢了。”

  “当然有区别。”狄仁杰毫不犹豫道,“一个是为一己之欲,一个是为律法正名。无论何时,大理寺都只有一个职责,那就是维系世间正确的秩序。”

  “……”司马章罕见的缄默了小会,忽然自嘲的笑了笑,随后仰起头道,“你要是早三十年成为大理寺卿,事情或许会变得不一样吧。”

  说罢他抬起另一只手,主动掰开狄仁杰的手指。

  “不,停下!”

  “你别想永远如愿……这一次,是我赢了……”

  失去拉扯的瞬间,司马章闭上眼睛,让自己像石头一样坠向地面。

  风沙卷过,他的身影很快变成了黑褐色大地上的一块红斑。

  “狄大人,我们得赶紧离开这儿,机关兽马上就要塌了!”李元芳催促道。

  大理寺卿收回手,无言的点了点头。

  后者立刻重新展开飞行翼,从背后抱住狄仁杰,两人跨过窗口一跃而出,迎着深渊陷坑腾起的热风滑翔落下。

  在他们身后,饕餮发出了最后的“啼鸣”。伴随着一片震耳欲聋的轰响声,巨大的机关兽彻底瓦解,先是最外面的四肢,接下来是停止旋转的中轴和躯干。各个部位如雪崩一般层层垮塌,掀起的沙浪足有七八丈高。

  见不可一世的敌人在转眼间倾覆,前来支援的地底居民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狄大人,您做到了。”李元芳扶起上司,“您拯救了整个长安城!”

  狄仁杰笑了笑,用虚弱的语气回道,“拯救它的不是我,而是每一个敢直面灾难的长安人。”

  “咦,蔡姑娘和老板娘好像往这边跑过来了,要不我先送您去十里香客栈歇息,然后再联系医疗院派人来接您。”

  “不,还没到休息的时候……这个案子尚未真正完结。”

  “诶?”李元芳不由得愣住,“案子还未结束?可是余天海和司马章都已经死了啊……”

  “如果只是这样,流放机关师们根本不可能在长安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来。”狄仁杰沉声说道,“我们必须立刻赶回地上——那里才是一切的终点。”

  “我知道了。”李元芳见状也不再多问,当即架住上司的胳膊,快步朝九柱升降台走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