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第四十一章 何为太平

妙笔计划:机关迷影 二目 5308 2021-08-30 21:45:59

  乘坐石笼抵达经脉之柱顶端后,狄仁杰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暗渠,而是在平台口停下了脚步。

  “狄大人,怎么了?”李元芳问道。

  “你在这儿等我一会。”狄仁杰离开他的搀扶,独自走向平台南端。

  绕过一段石柱后,大理寺卿看到了站在台子边缘处的海都商人。

  风将他的衣角吹起,宛若即将乘风而起的飞鸟。

  麦克转过身,朝狄仁杰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找过来。”

  “如果你没有在门口边缘留下百器堂徽记的话,我也不会想到你竟然还未逃出长安。”狄仁杰摸向腰间的腕扣,“你是准备自首,还是顽抗到底?”

  “别这样,狄大人……”麦克苦笑的摆摆手,“我既不想和你为敌,也不想失去自由。长安一直都是个让人心驰向往的地方,我绝对没有一丝破坏它的想法。”

  狄仁杰的手并未放下,却也没有继续向前逼近,“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司马章有问题的?”

  “其实我一开始就怀疑过,特别是当青子能准确洞悉我俩的动向,提前在经脉通道中设伏时。不过等到完全确认,则是你忽然决定不去太平广场的那一刻。”麦克坦然道,“当然,我怀疑的人不止一个,所以也算不上洞察先机,只是干探险家这一行,难免会多留几个心眼。”

  “那你打晕李元芳后,又去做了什么?”

  “抱歉……这个请恕我没法详说。”麦克的语气有些为难,“我想去寻找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必须在特定时间才会出现。但我可以保证,它不会危害到长安百姓,至少在我的掌控里不会。”

  “承诺永远是最不可靠的东西。”狄仁杰凝声道,“果然还是将你抓起来比较稳妥。”

  “你现在受伤不轻,想抓我恐怕不那么容易。何况……狄大人接下来还有真正要对付的人吧?在一个无威胁者身上浪费那么多时间,是否有些本末倒置?”

  听到「真正要对付的人」时,大理寺卿身子微微一顿。

  沉默小会后,他皱起眉头,“所以你留在这地见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不,我主要是想跟你和元芳倒个歉。因为无论找什么理由,欺骗都是事实。”麦克张开双手,“所以之后我会准备一份赔罪礼给二位,还希望狄大人不要介怀。那么,我也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有缘的话再见……”他忽然打住,将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不,还是不见了吧。”

  “那么狄大人,别了。”说完他向后仰倒,坠下平台边缘——

  “喂!”狄仁杰踉跄的走到他掉落的位置,俯身朝下方望去,然而除了狂涌的热风外与尚未落尽的沙尘外,他什么也没看到。

  “真是的……跑得还是一如既往的快。”

  大理寺卿摇摇头,他本想再说上一句谢谢来着。

  若没有对方提前示警,让地底援军赶到的时机大幅提前,最后对付司马章和饕餮机关兽恐怕会要棘手得多。

  大理寺卿缓缓站直,最后凝望大地一眼,转身返回到李元芳身旁,简短的说道,“走吧。”

  “嗯。”李元芳应道。

  ……

  两人回到地面,搭乘奚车来到了鹿野坊。

  看到眼前的府邸名牌,李元芳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狄大人,您要找的……是袁老先生?”

  狄仁杰点点头,面色极为凝重,“不要放松警惕,对方可能比司马章还难对付。”说完他上前敲了敲门扉,接着静静等待。

  接下来的“对付”不是指与凶徒对战厮杀,而是将干涉长安朝堂的事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后者要更加复杂得多。

  开门的还是那名侍从,他打量了两人一眼,让开身子,“请进,老爷正在会客堂歇息。”

  房间仍旧是先前的房间,袁焕正坐在一张矮几旁,不紧不慢的泡着茶水——那也是空荡荡的屋子里唯一的家具。

  “请坐。”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语气中满是慈祥,“没想到都到了临行前,还能再见你们一次。怎么,案件已经解决了吗?”

  李元芳忍不住看了自己的上司一眼,他实在没办法把眼前的人跟幕后主使联系在一起。

  狄仁杰在车上时已经换上了一套整洁的新衣服,一举一动似乎跟完全没有受过伤一般,他稳稳的坐下,朝对方点了点头,“可以说解决了,但又不能说完全解决。”

  “哦?”袁焕饶有兴趣的看了他一眼,“怎么说?”

  狄仁杰将司马章的事情详细讲述了一遍,“此人是余天海的儿子,进入虞衡司的目的压根就是为了里应外合,虞衡司难道一点情况都不知晓吗?”

  “原来如此……没想到案件里还有这样的隐情。”袁焕大为感慨道,“不过虞衡司招人是通过机关师协会的考核名单逐优挑选。加上他跟随余天海离开长安时应该才五六岁,作为寒门机关师,确实难以被发觉。”

  “我承认这点。不过仅凭一个令史就能将朝歌机关兽的所有部件运进长安城,并藏在废坊堆放区里瞒天过海,未免有些太说不过去了点。”狄仁杰不依不饶,“虞衡司那么多探员每天巡视,还有您这样的重臣坐镇,怎么可能连一丝破绽都看不出来?”

  袁焕摸了摸胡子,“听狄大人的意思……是指虞衡司里还存在其他内应?”

  这话一出,现场的气氛顿时凝固起来。

  狄仁杰面不改色道,“不错,而且我认为此人官位颇高,如此在幕后操纵全局。”

  “就凭这两个猜测?”

  “当然不止,最让我怀疑的是在和机关兽战斗时。”狄仁杰紧盯着对方的眼眸,“先不说为什么虞衡司里存储着刚好能启动朝歌战争机关的古代机关核,光是那枚机关核运行一半时突然失去能源,就足够让人在意了。”

  “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它真是一个残次品,或是存在某些缺陷,那么以司马章的官职,不应该毫不知情才对。毕竟令史已经能调动虞衡司的内部资源,其中便包括收容和检验古代机关的部门。但从司马章当时的反应来看,他显得大为惊讶,甚至有种被欺骗的愤怒。现在想来,不觉得很奇怪吗?有谁能在古代机关核上动手脚,还可以越过检验部门将一名令史骗得团团转?袁老先生,我记得您之前,似乎是虞衡司的主事吧?”

  袁焕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阵,他才开口回道,“狄大人,你的所闻所见,可当不了证据。”

  “确实我没有一锤定音的证据。”狄仁杰身子微微前倾,“不过仅凭怀疑,我就能进一步展开调查,包括且不限于审问、追踪关系网,以及对您所做过的事情进行地毯式搜寻。不得不先说一声,我很抱歉,但您的归乡行程可能要延后了。”

  李元芳望着对峙的两人,不禁咽了口唾沫。

  哪怕是和全副武装的机关兽作战时,都没有这样的压迫感。

  袁焕注视着狄仁杰半晌,忽然笑了起来,“不愧是年轻一代里最杰出的官员,狄大人,你的表现着实让老夫感到由衷的欣喜。”

  李元芳愕然,“那个……您这是承认了?”

  “老夫还什么都没说呢。”袁焕将温好的茶水倒入杯中,自顾自喝了一口,“不过事情终究在按轨迹发展,承不承认也已不重要了。”

  “你早就认识余天海一伙人。”狄仁杰一字一句说道。

  “可以这么认为。但把他名字和生平经历提交给虞衡司的,是项卫城。”

  项卫城——这人正是窃取流放机关师功绩、并将前朝罪责嫁祸给他们的主导者。

  狄仁杰感到一股寒意从心底冒起。

  这个案件牵扯的东西恐怕远比他预想的还深。

  二十多年前的那场嫁祸,到底是因为利益相争,还是一个早就布下的局?

  “所以他们报复长安的计划,也是虞衡司……”

  “这倒没有。”袁焕摆手打断道,“我们仅仅是提供了一点线索,以确保那枚机关核能派上用场。”

  “为什么?您不是很喜欢长安吗?”李元芳难以置信道。

  “正因为喜欢,才不得不做出一些选择来。”袁焕望向两人,“你们觉得,朝歌时期的战争机关威力如何?”

  尽管不明白他为何要提这个,但狄仁杰还是极力压下心中的情绪回道,“可怕至极。”

  “是了。机关术永远是最好的武器,当它落在敌人手中时无疑是灾难,可反过来若被自己所掌控,那将是长安城最好的坚盾。”袁焕缓缓道,“女皇陛下入主长安后,机关术变得兴旺而发达,人人都可以享受它们带来的舒适与便利,可惜它也渐渐偏离了原本的方向。”

  “您是指——武器?”

  “不错。机关人偶、机关奚车、机关城市……这一切构成了辉煌壮丽的长安城,却唯独没有武器。不光如此,机关师连在这方面的研究都陷入了停滞,直至现在,我们都无法复刻朝歌时期的战争机关,那可是千百年前的东西啊。”

  “就一定要让机关承担杀戮之责吗?”李元芳喃喃道,“长安现在这样不挺好的?”

  “世界在飞速进步,你们应该能感受到。海都的机关术正在不断成长,云中则将朝歌遗迹同自己的机关术结合在一起,还有玄雍、云梦、扶桑……长安机关术的确天下无双,但在机关武器上,我们并没有远远领先于世间。”袁焕慢条斯理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一个舒适的安乐乡会让人们沉迷其中,从而放松对那些外来威胁的警惕。因此长安需要有人告诉他们,危险从未远离,并且它就潜伏在所有人身边。狄大人既然能看出那枚机关核有问题,就应该知道我等的意图。所谓良药苦口,一个受控的危机,正是唤醒世人的种子,它或许不会马上显现出结果,但总有一天能深入人心。”

  “但此事还是有可能造数百名无辜者的牺牲!”狄仁杰握紧拳头,“您这和流放机关师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在于初衷。”袁焕不以为意道,“数百人和整个长安百万人孰轻孰重?老夫历经三次改朝换代,指挥过军队,也曾亲自在战场上厮杀过……在真正的战争面前,即便是天灾也不过如此。当它找上门来,长安又无力自保时,那才是真正的末日。狄仁杰啊……”他长叹一口气,“你很强大,但那是有极限的。真正的强大,是让所有人都变得强大,机关术被发明出来,也正是为了这一目的。”

  “……”狄仁杰缄默片刻,“说说当然无所谓,可如果被牺牲者换做是您呢?”

  袁焕笑了起来,“那又何妨?如果能用一己牺牲,换取长安永世太平,吾心甚慰。”

  随后他看了看窗外的太阳,“时间不早了,老夫再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吧。”

  “何事?”

  “余天海的橙红石并没有全部用在长乐坊,还有一部分就在这里,”他指了指脚下的地板,“它也会作为流放机关师谋害虞衡司致仕官员的一大罪证,纳入结案陈词中。”

  狄仁杰面色一变,“您要做什么?”

  “消除证据。虞衡司不能在此案中沾染污点,而证据的最后一环就是老夫。”袁焕按下矮几一角,地板顿时冒出了滚滚青烟!

  狄仁杰大惊,伸手就想去抓袁焕,但眨眼间,青烟就变成了一簇簇火焰,将他和对方分隔开来!

  在灼热的高温前,大理寺卿寸步难行,只能节节后退。

  这种不自然的快速燃烧,显然不是因为失火,而是某种机关被启动的效果。他猛然意识到,之前看到的房间之所以空空荡荡,不是因为要归乡所以特意整理打扫过,而是为了方便在地板下布置点火机关!

  “狄大人,会客堂外面的房子也烧起来了!”李元芳大声道。

  “我们走!”狄仁杰只能选择先离开袁府。

  出门的刹那,一声轰隆巨响从身后传来——只见鲜红的火球夹杂着黑色浓烟冲破房顶,直升天空。整个房屋也在接连的爆炸声轰然垮塌,化作了烈焰的燃料。

  偌大的袁府顷刻间变成了一片火海。

  ……

  五天后。

  狄仁杰正在医疗院中做着恢复运动。

  他的伤势仍未痊愈,特别是正面遭遇半截天雷律轰击的手臂,被打上了厚实的石膏绷带不说,还被照顾他的监护多番教育,说绝对要保持静止,在养好伤之前不能有一丝移动。因此他闲得无聊时,只能在院子里来回渡步,也算是提前适应一下有些生疏的身体。

  在大理寺卿的记忆中,还没有经历过如此长的“假期”。

  朝歌机关兽袭击地底一事的余波在这段时间内不仅没有降温,反而愈演愈烈。越来越的人参与到此事的议论之中,就连在医疗院里,也会时不时有人溜到他的病床边,向他询问那天地下世界发生的事情。

  按照这样的热度,他估摸短时间内传闻是不会消停了。

  与民间的热议相反,宫中却出现了一阵反常的沉寂,无论是朝堂还是牵扯最深的虞衡司,都没人再去提及这场凶案,仿佛它已经尘埃落定,无需继续深究。

  每当想到这里,狄仁杰便会忍不住轻叹一口气。袁焕有一点没有说错,那就是他并未握有对方的切实证据。相反,从杨氏时期的机关师遭背叛流放开始,一直到他们卷土重来、在长安谋划复仇大计,几乎所有证据都环环相扣,确凿得不能再确凿了。所有的罪责最终都归在余天海和司马章身上,包括袁焕的死,也是因为余天海为了铲除拦路者的缘故。

  在如此完整的证据链面前,即使是狄仁杰,也无法轻易去扭转结果。

  当然,他亦把自己的发现如实上报给了陛下,只不过从目前来看,那位手握最高权柄的女子并没有展开进一步行动。

  此事最终会演变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答案。

  “狄大人,狄大人!”

  这时,李元芳忽然如一阵风般跑进了病房的院子里。

  “找到了,户部找到线索了!”

  “哦?拿来我看看。”狄仁杰眉头一挑,连忙回身道。

  李元芳将一叠纸张摊开,依次铺在地上,“我托人把长安近些年登基的海都商客都查找了一遍,最后找到这么个人——您看!”

  只见一张肖像画上描着一个熟悉的头像,而写在头像下方的签名则是马勒科.埃蒙。

  毫无疑问,这十有八九也是一个假名字,但模样不会骗人,无论怎么看,此人都跟麦克极为相似。

  “看来我们逮到他了。”狄仁杰露出一丝笑容。登记商客不光有名字,还有住址等信息。这说明麦克不光在地底活动,长安地上也有他的行踪。

  “我还有一掌之仇未报呢!”李元芳的语气颇为振奋,“今天总算能把这家伙绳之以法了!狄大人,您还要养伤,要不我叫上马俊他们一起,先把此人逮捕起来再说?”

  什么时候大理寺跟鸿胪寺的关系这么好了?

  狄仁杰摇摇头,“不必,你我两人去就行。”说完他左手一拍,就将右臂的固定石膏敲了个粉碎。

  李元芳不禁瞪大了眼睛,“狄大人……您这样做没事吧?”

  “放心,我对自己的身体一清二楚。”狄仁杰果断道,“现在我们就出发!”

  “噢!元芳领命!”

  “等等,不走正门,我们翻墙走。”

  “是……诶!?”

  一刻钟后,监护叫着大理寺卿的名字推开了病房的房门。

  “狄大人,该起来吃药了。狄大人……你还在睡吗?狄大人?”

  她突然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猛地上前掀开床铺上的被单。

  下面只剩下两个孤零零的枕头并列摆放在一起。

  “狄——仁——杰!”监护发出了咬牙切齿的咆哮。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