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One米阳光

One米阳光

风知道我是谁 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1-02-26上架
  • 5102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One米阳光 风知道我是谁 3129 2021-02-25 18:45:10

  “米阳,你想要的是什么?”

  脑海中时不时便会浮现这句话。

  我想要的是什么?我在追求什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我不知道,百无聊赖。

  米阳睁开眼,耳畔传来飞机播报员的提醒声。窗外黄沙遍地。

  米阳背好自己的背包,戴上遮阳帽,面色凝重地盯着窗外的黄沙。

  从小到大她一直按着母亲规划的人生走,这是她第一次违背母亲,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为了激怒母亲?她不知道。

  “既来之则安之。”

  米阳跨出了机舱。

  温热的风卷着碎沙拍打在米阳的脸上,米阳万分后悔当初没在机场买条丝巾,午日的烈阳让米阳感到些许恍惚,却又让她真实地感受到自己身在何处,即将面临什么。

  “米记者,为什么会想到来这是非之地?”军队接应人徐磊问道。

  米阳皱了皱眉,思考了片刻,没回应。

  见谈话对方没什么聊天的欲望和雅致徐磊便没再问下去,毕竟来了的人都知道这儿的危险,不需要他多费口舌。

  “徐队长,你又为什么会来这儿?”米阳望着窗外的烈阳问道。

  徐磊顿了顿,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正在看风景的米阳。

  “因为我觉得这会让我活得有意义。”

  “那你就当我和你的理由一样好了。”

  徐磊虽然觉得她说的话十分无理头,但见她并不想再回答便也没再问下去。

  两个小时的车程让徐磊感觉十分煎熬,像是开了两天两夜似的,这感觉简直比上战场还难受。以至于在他看见基地的时候仿佛看见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米记者,到了。”

  徐磊反过头,发现米阳早就下了车,心中不免对老大感到悲哀,不过又为自己不用负责这位大小姐感到庆幸。

  米阳坐在基地的大厅发呆,脑子里是刚才她和徐磊的对话,她在思考。

  “米阳?”

  一声磁性的声音传入耳畔,米阳的思绪被迫拉回现实,米阳有些无奈。

  “我是。”

  “你好,我是你这段时间的负责人,白希。”

  米阳看着眼前这双眼睛,淡漠,深邃。

  “你眼睛很好看。”

  白希收回了悬在半空无人回应的手,轻咳了一下。

  “米小姐,你应该明白你的任务和当前的局势,请你严肃对待。”

  可米阳的关注点与白希相差胜远。

  “我让你难堪了?”

  白希沉默着,本来他并未在意此事,可她这么大问一声,倒是让他觉得此刻更为难堪。

  米阳看着眉头微皱的白希,觉得十分搞笑,便动了动歪心思。

  米阳把手中的相机挂在脖子上,伸出小麦色的手,不等白希反应过来便一把握住他的手。

  “你好,你好,我叫米阳,一米阳光的米,一米阳光的阳。”

  “老大,你见着米记者了没?”

  徐磊边嚼着压缩饼干边问道,活像只仓鼠。

  “见着了。”

  白希接了杯水放在徐磊面前,脑子里快速闪过一个画面,米阳介绍时的样子,小麦色的皮肤,雪白的牙以及一头棕褐色微卷的长发,光看外表不像A国人。

  “石头,她是A国人,对吧。”

  徐磊听到这句话笑的把自己给噎着了,白希连忙把水递到徐磊手上,顺带拍了拍他的背。

  “头儿,人家姑娘黄是黄了点,但是是咱纯种的A国人...咳咳...咳...”

  虽然徐磊一开始看见她的时候也怀疑过是不是混血啥的,但是上级给的资料总不可能错吧,而且那一口流利的语言也足以证明她的来源啊。

  一阵敲门声传来。

  白希开了门,徐磊看见门外的人刚喝进去的水又把自己给呛着了。

  “有事?”白希和以往一样淡定,眼神漠然地看着刚才他们讨论的女孩。

  米阳头发湿漉漉的,一看便是刚洗过头发,擦都没擦就跑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两张旧报纸和一把剪刀。

  徐磊见状心里发慌:她不会是刚刚听到了,来报仇吧!

  “白大队长,麻烦你帮我个忙。”米阳面无表情的说,一旁的徐磊更慌了。

  白希让她进了门,但没把门关上,米阳搬了张凳子,把旧报纸铺好,将剪刀放在白希手上,在凳子上乖乖坐好,眼神坚定地望着对面还未晃过神来的徐磊。

  白希拿着剪刀看着那头棕褐色的头发,想起今天早上还没被淋湿的卷发,突然发觉终于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她了,棕褐色的卷毛不就和泰迪没什么两样吗,想到这白希的嘴角向上扬了扬。

  徐磊满脸惊讶,她居然要老大给她剪头?什么情况?老大都没给我剪过!老大居然还笑了?what?

  “为什么要剪头?”

  “太麻烦。”

  听她回答的如此决绝,白希便没再问,他撩起米阳的一缕头发“咔嚓”剪断,看了看镜中米阳的表情,米阳嘴巴抿成一条线,但眼神到处乱瞟,见她反应不大白希便一鼓作气开始了他的创作。

  温暖的风吹过米阳的短发,白希白皙修长的手覆在米阳的头上,米阳的脸上浮上些许红晕。

  白希专注地吹着自己的艺术品,一边在心中赞叹自己的手艺,一边又不免觉得此刻的米阳乖的像个孩子,想到这嘴角又向上翘了翘。

  “米记者,你不生气?老大把你变成假小子了!不过你这自然卷还挺好看的,回头等我退役了我也去跟你剪个同款。”徐磊盯着米阳的头发左看看右看看道,心中不免遗憾军队里只准留寸头。

  米阳淡淡地笑了笑算是回应,这个国家很热,房子里更热,就剪头发这片刻功夫,她的额头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汗,而基地的房间里只有一个老式百叶扇慢悠悠的转着。

  “回去吧,在基地可以换成短袖,短裤,别热中暑了,明早全副武装去你要去的地方。”

  白希用扫帚清理着地上散落的碎发,语淡风轻的说。

  米阳这才发现白大队长的房间地板是水泥直接铺成的,并未上色,房间的陈设极为简陋,和她刚入住的房间分毫不差,只是多了几床被褥罢了。

  “那多谢白大队长了。”

  米阳笑道,把剪刀拿好跨出了门,回房的路上,她摸了摸头发,难免有些不适应,可这也在提醒她她如今面临着什么。

  米阳躺在床上盯着带着些许霉斑的墙壁发呆,耳边是老式挂扇的电流声和部队训练的声音,阳光透过纱窗洒在米阳的发梢上,米阳的眼皮开始下沉,疲惫感席卷了她的全身,她反应过来是因为时差的原因时,眼皮已近不受控制的闭上了。

  一阵敲门声吵醒了正在熟睡的米阳,但米阳并没有起身,因为她的眼皮和意志力正在进行激烈的斗争,敲门声并未停下,反而愈加激烈。

  “米记者。”

  白希喊了一声,屋内没有半点动静。

  “米阳,起床,我们要出发了。”

  屋内依然一片寂静。

  白希按了按太阳穴,敲门的力度下意识加重了不少。

  “米阳!”这句话白希几乎是吼出来的。

  屋内也终于有了点动静,淅淅梭梭一会后,房门开了。

  “白队?早上了?”

  米阳哑着嗓子问道,两眼睡意朦胧,见白希脸色不大好,米阳不免往后退了一步。

  “你还有两分钟的时间。”

  白希皱着眉,撂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开了。

  米阳愣了愣,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便匆忙地收拾东西起来,以至于她去与白希他们会合时帽子都是歪的。

  徐磊手舞足蹈地示意米阳帽子歪了,米阳见状连忙把帽子扶正,尴尬的冲白希笑了笑。

  白希瞥了一眼整理帽子的米阳,眼底泛出了些许笑意,整体表情却颇为严肃,还不忘了批评米阳。

  “米记者,我说两分钟,你迟到了,上车。”

  米阳被他这么一说更是无地自容,恨不得用脚在地上抠出个洞钻进去。

  她跟随的个小队加上她一共六个人,除了徐磊和白希外还有几个外籍的士兵,听白希说有两个是东南亚的地区的,还有个是埃及的,不过他们并不热心介绍自己,所以一路上氛围有些许尴尬。

  还未进入战区空气中的弥漫的硝烟便把清晨的新鲜空气淹没了,米阳的心也随着这汽车的波动颤动着,手心不断冒出的冷汗让米阳举着摄像机的手有些许吃力。

  “做好准备,前方是交战区了。”白希用英文说道。

  士兵们一听立马警惕地举起枪仔细地观察着,车速也由之前的八十码降速到了四十码,空气中一片寂静,大家都不敢发出声音,米阳差点紧张地连呼吸都忘了。

  忽然,远方传来了扫射的声音,但听距离应该在五十米以外,白希他们不知道是否是他们的军队和敌方在交战,只知道战况肯定不容乐观,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白希用无线点电话进行确认,其余队员则继续保持高度紧张状态,米阳则一直将镜头对准传来声音的那个方向,镜头即是她现在的眼睛。

  “白队,快,掉头,刚刚有个人拿着枪,从巷口出来看见我们了之后又躲了起来!”米阳声音略待颤抖的说道,还不忘了拍拍白希。

  “哪个方向?”

  “东北,有枪声的那个方向。”

  白希对队友们做了个手势示意立刻下车,徐磊拉着米阳悄无声息的迅速下车。

  回忆到这便中断了。

  米阳的头疼的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