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奈何王爷眼神不好

第六章 板栗糕

奈何王爷眼神不好 西贝耳 2029 2021-04-09 22:45:33

  有了主意,阮漾也不急了,反正糕点也做好了,就等着时间了。

  和小楠哥吃完午饭后,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这个季节,白昼的时间比起黑夜还是只占了一小半,又正是春乏秋困的时间,阮漾脑子想着休憩一会儿就起来送糕点,没想到一觉睡醒,日暮也快临近余晖西沉了。

  阮漾匆匆忙忙的爬起来,拎起餐盒就往外旁。

  穿过长长的回廊,踏过一路海棠花,绕过两个隔间,就是傅陵的书房了。

  虽然之前在府里的时候,阮漾就经常去父亲的书房骚扰,但这还是第一次去打扰另一个男人的书房,说不紧张是假的。

  而且听管家说这段时间皇上好像心情特别不好,把重要的一些烂摊子全部丢给傅陵了,这两日忙的脚都不能落地就算了,还要时刻提防着朝堂上射来的暗箭。

  难免府里的把控就更严了,书房外都有重兵把守。。

  阮漾抱着餐盒才刚来到书房门口,就看见几个黑衣侍卫向她走了过来。

  还以为是要过来阻止她,把她赶走的,顿时紧张的心跳一下就加快了,连呼吸都微微屏住了。

  没想到人经过她面前,直接擦身而过离开了,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没人拦着了,阮漾轻轻的推开门。

  屋子里杂乱的书籍撒了一地,书桌上堆着凌乱的纸张,偶有几张被笔染上了色彩丢在地上,椅子上空荡荡的并没有坐人。

  傅陵背着光站在窗柩之下,一袭紫色,周身矜贵孤傲,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人不敢轻易靠近,见她进来,一双黑眸薄凉如水,直直的看过来:“手上提的什么?”

  阮漾扬扬手里的食盒,抬眼看向他:“老管家说你没吃午饭,我做了些糕点,你要不要尝尝。”

  他的神情实在是太过冷冽了,阮漾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不让自己显得太过露怯,甜甜的笑着。

  初春的风异常温柔,微风阵阵滑过窗户,拂过她的脸颊,额边细碎的发丝随风舞动。

  傅陵的眸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细致的打量着她的表情,停顿了片刻,他的眼神慢慢柔和下来。

  嘴角含着笑抬起步子朝她走来,高大的身躯遮挡住她的光线,声音温和低沉:“这次是你做的了?”

  “是的。”阮漾绷着小脸,点点头,悄咪咪打量了几眼他的神情,不明白他的情绪怎么变的这么快。

  “不是不会做吗?”

  “刚……刚学的。”

  完蛋,她怎么忘记了昨晚刚说过不会做的借口了,这下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跳。

  见他眼神还有些怀疑。

  阮漾轻咳了两声,挺挺腰,侧过身去,低垂着脑袋:“我第一次做,可能会没有昨晚的好吃,如果不好吃,你就放着。”

  “拿出来看看。”

  “好。”

  桌子上都是乱的,阮漾将就着找了个空一点的区域将餐盒放下,把里面备好的板栗糕拿了出来。

  昨天的板栗糕是买的,所以都是方方方方正正的。

  阮漾不喜欢,她做糕点要么不做,如果做的话不仅对味道要求高,对扮相她也有很高的要求。

  各种形状的板栗糕胖嘟嘟的摆放在碟子里,憨态可掬,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想拿一块尝尝。

  阮漾推到他面前:“你尝尝看。”

  傅陵坐着没动,手指轻轻敲着桌子,笑而不语的看着她。

  顶着这个眼神,阮漾属实扛不住,没一会儿就败下阵来。

  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喂他吃,没什么好尴尬的。

  拾起一块糕点递倒他嘴边。

  傅陵就着她的手指,一口接着一口,将一块板栗糕吃的干干净净。

  一块吃完他还一点没满足,扬了扬唇,示意她继续喂:“味道不错。”

  “谢谢。”

  虽然阮漾也不是第一次听到别人的夸奖了,但是她还是特别开心,连喂食都毫不在意了。

  也不知道是她做的太好吃,还是今天傅陵是真的饿了,一叠子糕点吃的干干净净,连渣都没剩。

  既然第一步圆满结束,那接下来就要进入正题了。

  阮漾将碟子放进餐盒里,“厨房里的食物材料都被我今天用完了,要再做板栗糕估计得要出去一趟买些食材了。”

  “我待会和管家说一下,让他交代人去采买。”

  傅陵知道她的小心思,不想顺着她的话往下说,直接换了个话题,顺带伸出手把地上的书籍都捡了起来归位。

  “不不不,不行的。”

  这不是阮漾想要的答案,赶紧连连摆手,义正言辞的拒绝:“这个板栗糕他们都不会做,也不知道具体需要些什么,我还是亲自出去买才放心。”

  “没事,你列个清单交给他们就行。”

  “清单也说不准确,我正好也没事,跟着过去一趟保险点。”

  阮漾有些着急了,眼看着到手的机会马上就消失了,有些着急的扒拉住了他的衣服。

  傅陵低下头看向她的手,向前两步:“王妃原来这么迫不及待想和我单独相处吗?”

  “嗯?单独相处?不是出去吗还?”两人靠的极近,阮漾都能闻见独属于他身上的浅香,她揪紧了手,一颗心猛然提到了半空中,不太明白他想做些什么。

  傅陵眼神加深,冰凉的手指扣在她腰上,指腹慢慢滑过脸颊落在锁骨处,性感精致:“王妃的要求,本王自当竭尽全力。”

  阮漾被这暧昧的话语吓了一跳不敢动,身体僵硬在原地。

  胳膊松下来,摇摇头:“王爷,真的不用如此麻烦的。”

  她出去可是有事要做的,这要真的跟着傅陵一起出去,那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回趟家了。

  “不是麻烦,是必须去。”

  傅陵勾唇笑笑,转过身,向屋外走去。

  阮漾看着他的背影气的牙痒痒,有什么事非要明天去,就不能换一天,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就是不想要她一个人出去。

  难不成父亲母亲真的出事了,不然若大一个宁国公府,怎么连自己家的嫁出去的女儿,都不能回去探望的。

  反正明天不管怎么样,她是一定要出去的。

  阮漾追上去:“王爷明天真的要一起出去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