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奈何王爷眼神不好

第八章 醉酒

奈何王爷眼神不好 西贝耳 2042 2021-04-11 20:57:23

  “没事的。”

  见他没拒绝,仰着脖子将酒水灌进喉咙里,阮漾也就收回了视线,自己慢悠悠的品尝起酒了。

  她也好久没碰这玩意了,入口的第一下,有些微苦涩不适应,再接着往下,就感受不到了。

  两人喝酒的功夫,音乐也跟着奏上了。

  扬州小调,婉转悠扬,丝丝入耳,听的人昏昏欲睡。

  阮漾的心思逐渐飘远了。

  不得不说青楼里的女子长得都非常好看,五官小巧精致,皮肤白皙光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富贵人家精养的闺女。

  阮漾越看心里越不舒坦,一杯酒灌进嘴里,嘴唇不自觉的咬的通红,手撑着晃悠悠的站起来。

  眼神迷离的落在旁边面色淡漠的男人脸上,磕磕绊绊的跌坐了下去,一双纤细柔软的落在他脖子上,醉红的面颊蹭蹭他的下颚,委屈的嘟囔着小嘴:“骗子。”

  小姑娘柔软的身子贴上来,细腻的香气萦绕在鼻尖,傅陵举杯的动作微顿,黑眸盯在她脸上,没有说话,摆摆手示意旁边的两人音乐停下。

  待两人带上门出去,修长的大手才慢慢覆上她细腻的手背,缓慢而似是挑逗。

  阮漾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不说话,心里的委屈反而更加泛滥了,可怜的吸吸鼻子,小手攥着衣领锲而不舍地黏上去,一下一下的抽泣着,“你一点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给你做板栗糕了。”

  “也不要你当我未婚夫了。”

  傅陵轻笑一声,呼吸略低沉,指尖在她眼角眉梢轻轻碰触,修长冰凉的手指捏着她的面颊,来回摩挲,“就这点酒量,还敢和我一起喝。”

  他的手指冰冰凉凉的,摸着脸上舒服极了,阮漾微微仰着脑袋蹭在上面舍不得离开。

  雪白的脖颈细腻纤细,小脸蛋晕红着,露出一个迷离潋滟的微笑,手指不自觉的伸向他的喉结刮了刮。

  傅陵眼神暗了下来,修长的手指瞬间收紧,将人抱紧站了起来,出了屋子。

  一路上了马车,拍拍她的腰肢对着外面淡声道:“回府。”

  “不喝了吗?”

  阮漾醉的头晕脑胀,被他抱着风一吹,酒也醒了几分,往周围一看,才发现地方换了,蓦的睁大了眼睛,乌黑的眼仁半眯着,眼神懵懵的看着他。

  醉酒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傅陵低垂着眸,嗓音优雅低沉的贴到她耳边:“你还能喝?”

  “能。”阮漾现在脑子里都是闪闪的金星,根本不知道他在问什么,只知道傻愣愣的点着头。

  “既然此,呆会就别哭。”

  傅陵挑着眉,目光一寸寸从她面上略过。

  阮漾还处于茫然的状态,头低着,自然没有看见他眼里的暗欲。

  直到被放到了床上,阮漾的酒依旧没有醒。

  刚才在马车里嫌热,整齐的衣服已经被她扯的有些凌乱,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露出了细腻的肩头和白皙的小腿。

  傅陵就静静的站在床边看着她,冰冷的眸子渐渐染上层层热意。

  鲜红的被套包裹着白嫩的皮肤,将小姑娘美艳娇媚表露的淋漓尽致。

  偏偏她还不自知,完全没考虑到旁边有个男人,像无骨的春水似的,娇娇软软的靠在床上,小脚勾着在眼前一晃一晃的。

  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动她,只是到如今,怕是有些超出预期了。

  压抑着内心的肆虐,傅陵坐下去,长臂搂住她的后腰,将人收拢进怀里,冰凉的手指抚摸着细腻圆滑的肩颈,捻起一缕发丝绕在指间,动作柔和的捏着她的下颚,“睡醒了会哭吗?”

  “呜呜,难受。”

  阮漾侧过头,有些抗拒的躲开他的触碰,胸口闷闷的,浑身都不对劲。

  她好想躺下来闭上眼睛睡觉。

  可惜,事与愿违,傅陵根本就不可能放过她。

  慢条斯理的解开她外衣的结,动作优雅娴熟,声音泛着寒意压近:“难受也忍着。”

  小姑娘的皮肤本就光滑幼嫩,轻轻碰一下,都能磨出红色的痕迹,何况是傅陵这般动作。

  尽管顾忌着,也难免会弄疼。

  “好疼,不要你碰。”

  被他没收敛的动作折腾的够呛,阮漾扭着腰往旁边躲,无力的捶打着他的胸口,想推开点,但那扣在腰间上的力气像是一副极重的枷锁,叫她难以离开。

  过了好一会。

  半醉半醒间,好像听见外面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清脆声,随后身上的力量消失了。

  阮漾已经支撑不住脑袋爬起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没一会就睡死了过去。

  过了好久好久,睡梦里感觉好像有人把她抱住了。

  阮漾这一夜睡的格外不好,她又做梦了,还是接着上次那个梦。

  她拿着玉佩进了丞相府,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了,连那只蹲在花园里的大狼狗也没了踪影,整个府里好像一夜之间人消失了干干净净。

  她站在那里傻傻的哭着,不知所错的喊着傅陵,没有人回答她。

  下着大雨,她在院子里跑着摔了一跤,玉佩掉在了地上碎了,还是大哥走过来把她抱回去的。

  阮漾惊醒了过来,手放在胸口,心跳激烈的跳动着。

  这个梦做的和上次那个梦怎么就那么凑巧的搭在一起,把完整的故事线走了下来。

  阮漾有些无措的愣在了床上,梦里的事情到底是真实在那时候会发生的,还是只是她这几天情绪不稳的臆想。

  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阮漾爬下床,倒了一杯冷水灌下去,脑子才稍微清醒了点。

  她不是在青楼喝酒的吗?怎么会在卧室的床上醒过来?傅陵去哪里了?

  阮漾揉揉有些疼的脑袋,一片懵。

  太阳已经下山了,房间里一片昏暗,月亮悄悄爬上枝丫,几片月光落入了屋内,留在窗户上。

  几个丫鬟推开门走了进来,点上蜡烛。

  “王妃,你要用饭吗?”

  “王爷回来了吗?”阮漾接过脸巾擦拭着脸。

  “王爷还未回,不过小少爷过来了,等王妃您一起用饭。”

  “好,那就过去吧。”

  阮漾其实不饿,但是听小楠哥在,想想还是准备过去一趟。

  让小孩子一个人吃饭未免也太可怜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