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奈何王爷眼神不好

第九章 受伤

奈何王爷眼神不好 西贝耳 2032 2021-04-12 20:05:55

  她这一觉睡的实在久了些,所以和前几日摆饭的时间相比,今天实在太晚了。

  怕已经早早上好菜,就等她过去才能吃,阮漾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才走进院子,一股子药香就扑鼻而来,小楠哥站在椅子边,手里抓着一块纱布,眼睛紧盯着旁边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受伤的右手。

  阮漾抬眼看过去,是昨天遇见的那位修先生。

  依旧是一身素色的青衫,优雅温润,黑发被一根简单的木藤固定着,散落在肩头,眉眼和煦,嘴角含着笑意,柔和的看着小楠哥,似乎怕小家伙担心,未受伤的手指摸着小家伙的脑袋。

  “修先生,这是受伤了吗,严重吗?”阮漾走过去,坐在对面空的椅子上。

  看见她走过来,修先生愣了一下后微微颔首,起身落后一步拱手:“多谢王妃关心,小伤无碍。”

  “不用行礼,坐着就行。”

  阮漾平常最烦的就是这些规矩礼仪,现在见他竟然还特地站起来行礼,忙不迭提的招手示意他坐下。

  见他坐下,才垂眸看向他受伤的右手,“怎么伤的啊?”

  “喂猫的时候,不小心抓伤的。”

  “修先生养猫?”

  阮漾没养过猫,只养过一条狗,她对猫有着轻微的恐惧,明明知道危险性不高,可还是见到就吓的跑。

  久而久之下来,连带着家里人也都没人再敢养过猫了,今天这修先生也算是她碰到的第一个养猫的人。

  “未曾养过,只是路过的一只流浪猫,看着可怜,便上前喂了些事物。”

  修先生低垂着眉眼,清瘦的身子有些晃动,声音淡淡的。

  阮漾本来也就是随口一问,没想多了解他是否真的养猫,现在听他这么说,转过头摸摸鼻子:“修先生不愧是大夫,心地真是善良。”

  两人一言一语说着,小楠哥在旁边估计是站的饿了,几步走过来朝她喊了一声:“王妃娘娘吃饭。”

  “说了几次了,我们小楠哥叫姐姐就好,不用一直喊王妃的。”

  难得小家伙对她熟悉了些,愿意开口和她说话,她实在是不想听这些虚词,显得疏离又空洞。

  这几天相处下来,阮漾对这个软萌聪明的小家伙已经完全没抵抗力了,恨不得这就是自己的亲弟弟,她现在是越发羡慕那位前王妃了。

  “王爷说过要喊王妃的。”小楠哥板正着眼摇摇头,雪白娇嫩的脸颊微微鼓起,神色正经。

  阮漾就爱他这幅小大人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捏捏他的脸:“小楠哥,不喜欢叫姐姐吗?”

  “喜欢。”小楠哥停顿了一下,摇摇头。

  “那我们就叫姐姐好不好?”

  阮漾期待的看着小楠哥,她一点都不喜欢被人硬邦邦的叫着王妃,其他人她拒绝不了,小孩子她还是可以耐心诱哄一下的。

  果然听见她这么一说,小家伙有些犹豫了,小眉头拧的紧紧的。

  还没等阮漾听见他把话说出口,一旁的修先生倒是启唇低声道。

  “听闻王妃爱茶,这边正好有壶刚沏好的,王妃要过来尝尝吗?”

  阮漾顺着他的声音抬眼看过去,修长的手指间正递过来一个茶杯。

  轻嗅一口,是她最爱的那款。

  “好。”

  阮漾伸手接过,微张着口慢慢品尝了一口。

  入口香醇甘甜,味浓而不涩,浅浅回味,有种不一样的清香化在喉间,久久不散。

  阮漾放下杯子,对上他看过来的视线:“想不到修先生不仅医术好,泡茶的技艺也如此优秀。”

  她喝茶非常挑,前前后后能入口的也只有三个人泡的。

  她爹傅陵还有她自己,这修先生泡的茶竟然能完美符合她的口味,真的是没想到的。

  “王妃喜欢就好。”修先生笑笑接过杯子,为她续上一杯。

  两人都不饿,小楠哥吃的也少,所以晚饭很快就结束了。

  修先生带着小楠哥先走了,阮漾散了一圈无聊也回房间了。

  明明是刚睡醒的,一沾上床,阮漾还是打了个哈欠。

  酒真的是不能多喝,全身像散架了一样,提不起任何力气。

  她这娇养了十几年的身子,这才几天,就感觉累的不行了。

  临睡前,阮漾还是不放心把丫鬟叫了上来:“王爷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她今天被他带着莫名其妙的去了一趟青楼,绝对不是简单的去看美女的,肯定是有什么其他的事,她当时脑子被气愤麻痹了,才没有意识到。

  以傅陵的智商和身价,他这几年再混,也不至于去青楼那种地方作贱自己,而且他那人比她还挑,怎么可能会沾染那股风俗气。

  要说他纯粹是为了气她,那阮漾就更加不会相信了

  “奴婢不知,王爷走前没有说。”小丫鬟年纪低眉顺眼立在一边,认真的回答着她的问题。

  “那王爷什么时候走的?”

  她当时醉的太狠了,只隐约知道人把自己抱了回来,至于什么时候走的她真的完全没映象了。

  丫鬟以为她是想王爷了,忙跟着说道:“王爷是看着您睡着了就走了。”

  “你先下去吧。”

  问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阮漾索性把人都赶走了。

  今天这一天算荒废了,没回趟家,见到父母把婚解了,连人都被耍了个底朝天。

  跟傅陵这种千年老妖交手,她真的就像大哥说的手无缚鸡之力,以前是她太大意了,仗着他那时候喜欢她,肆无忌惮。

  就她那吊车尾的智商,分分钟就被解决了。

  接下来的时间她得计划好才能行事了,不能再像今天这么冲动了。

  有可能是今天白天折腾了一天,晚上阮漾清净了不少,傅陵没回来,她一个人睡到了自然醒,什么梦也没做。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阮漾换上衣服打开窗,天已经大亮了。

  院中的海棠花经过一夜的雨打风吹,都凋零了七七八八,散落了一地。

  幸存了几盆被丫鬟抱着放在走廊里,也都蔫了下去,失去了前些天的明媚艳丽。

  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傅陵拿着剑走了进来,月白的衣服被鲜红的血迹染了一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