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奈何王爷眼神不好

第十二章 皇宫

奈何王爷眼神不好 西贝耳 2052 2021-04-15 22:08:42

  阮漾的姑婆是嫁进皇宫做了先皇的妃子的,所以对于皇宫说陌生也谈不上,她之前也随着爹娘来过几次,不过都只是参加皇后或者公主的寿辰,皇上的寿辰还是第一次参加。

  宫里的宴会和普通人家的宴会是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的,盛大而庄严,说错一句话,就有可能直接没了这条命。

  阮漾紧张了一晚上,病都直接好了,早早的就醒了,换上了那件艳色的牡丹花高腰襦裙,这是她昨天无聊翻衣柜发现的,还愁着平常穿是不是太庄重了,今天穿正好合适。

  头上的发髻插着珍珠发簪,垂落的金丝,在阳光下光华流转,配上精致的妆容,美目盼兮,妩媚妖娆。

  傅陵在一旁看了半天,眼里慢慢涌上暗意,随意丢了一副手链在她面前。

  也不看她,转身离开,坐到外面的石桌上无声的喝着茶。

  阮漾低垂着眼,反应了会,终是没抵抗住漂亮物件的诱惑,把手链戴了上去。

  等到她全部弄好走出来,傅陵面前的一壶茶已经见底了。

  阮漾多看了几眼,终是什么也没说跟了上去。

  等坐上了马车,阮漾才小小的拉了拉他的衣角,轻声问道:“呆会到了宴会,我需要注意些什么啊?”

  傅陵抬眼看了她一眼,手轻握成拳放在腿上又松开,把玩着手里的玉扳指,漫不经心道:“王妃那么聪明,我相信我不用多说,王妃也明白我。”

  他还没开口,阮漾看他表情就知道自己问了也白问了,果然如此。

  她明白,她明白个鬼,多说几句会死啊,她要知道还会问问他。

  阮漾现在深深的有些怀疑这几年中间他是不是失忆了,然后被记忆重造了。

  不然怎么会变的这么狗了。

  两人一路无话到了皇宫,托他现在身份的福,阮漾这次没有像以前一样在皇宫门口就被拦住下来了,到了里面才停下,少走了一大段路。

  但这一点也没改变他在她心里的形象,一下马车就自己走了,连句话也没留下,直接把她丢给了一个太监。

  阮漾是个典型的路痴,所以现在的皇宫在她眼里依旧人生地不熟的,只能紧跟在太监身后,任由他带自己往里走着。

  这里是皇宫内院,来参加宴会的人还都远远的落在大门口,没到时间不能入内,阮漾被太监领着,一路走过来,除了见到了宫女,其他什么人也没见着。

  更别提她的父兄娘亲了。

  一路向里,到了一处宫殿的侧门,领路的太监停了下来,“王妃先在这休息,一会人就多了,待宴会开始,会有人过来领着王妃过去的。”

  太监看起来很急的样子,阮漾也不好多问,应了声好就直接进去了。

  这处宫殿位置比较独特,坐落在湖面之上,风吹过杨柳泛起涟漪,椅在栏杆旁向下望,可以远远看见御花园里盛开的花朵,香味扑鼻而来,沁的人心旷神怡。

  闲着也是闲着,阮漾刚想坐下来休息会,看看风景,耳边就传来了惊呼声。

  抬眼看过去,是一位年轻的女孩子,穿着紫色的长裙,面目张扬艳丽,冷着一双凤眼,说话间眸子里含着对她满满的看不起和讨厌。

  “呦,这不是刚刚上任的陵王妃么,瞧瞧这可怜的样子,怎么一个人孤孤单单在这里啊,我们王爷真的是不懂怜香惜玉啊。”

  “你是?”

  阮漾喜欢一切好看的东西和人,这个人虽然态度非常恶劣,但她长的确实也是好看的,这么攻击性的长相,她如果见过是不可能没印象的。

  很显然,这人是她中间跨度的几年认识的,而且还是没处好关系的人。

  “阮漾别给你的颜色就嘚瑟,当了几天续弦的王妃就开始摆架子了装不认识人了,你也不拿镜子看看你自己,恬不知耻,你那爹怪不得都不敢出来露面了,看来是脸都被你丢尽了啊。”

  没得到想要的回应,年轻女子直接撕破了脸皮,高高在上的站在那里拿眼睛斜看着阮漾,一副完全看垃圾的样子。

  阮漾的火,一下被她惹燃了,她是慢性子,但是这只是介于没触碰到她的底线,谁都不可以随意侮辱她的父母。

  站起来,冷眼看向她,手指攥紧:“最后提醒你一次,说话的方式给我注意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我看你能多不客气,是拿你那已经被罢免的宁国公嫡女的身份,还是拿你这被施舍来的王妃位置,我看哪一个都拿不出手吧,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嘉宁郡主说话。”

  年轻女子冷笑一声,说出的话不仅毫无收敛,甚至越发狂妄。

  “嘉宁郡主?”

  “脑子终于正常了啊。”嘉宁郡主朱唇微启,不在意的扫她两眼。

  “宁安郡主呢?”

  南城只有一个郡主,就是宁安,阮漾是不可能记错的,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嘉宁郡主。

  “宁安?”嘉宁郡主嗤笑一声,摸了摸自己染着蔻丹的指甲:“这姐妹情深的还真是另人感动,可惜啊,当事人听不到了,不过也好,听到了也得气死。”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听不到?”她话说的模棱两可,阮漾听的云里雾里。

  嘉宁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眸半含笑意:“阮漾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演技竟然能这么好,装傻都装的让人看不出来了。”

  说着又忍不住站了起来,靠近两步凑到阮漾耳边,低着声音:“哦,我好像想起来了,后天不就是她的祭日了,你作为好姐妹,一定会去的,对吧。”

  说完,就心情甚好的,扭着小腰被宫女扶着往外走。

  阮漾就这么愣在了原地看她走了出去。

  宁安死了,爹的职位被罢免了,宁国公府没了,那她呢,现在又算什么。

  阮漾现在脑子一片混乱,她不相信嘉宁说的,但是她好像也完全找不到任何证据去反驳。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这几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会让这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阮漾呆不住了,她现在急需要回一趟宁国公府,不管还在不在,她总得自己亲眼去看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