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奈何王爷眼神不好

第十五章宁安郡主在哪

奈何王爷眼神不好 西贝耳 2018 2021-04-18 22:28:06

  修先生不语,笑笑站起来,往里面瞧了一眼:“王爷沐浴好了吗?”

  “应该好了。”

  阮漾有些不确定,但是里面的水声已经停了,估摸着时间,傅陵应该把自己处理好了。

  “既然如此,有劳王妃前面带路,我过去给王爷看一下。”

  “好。”阮漾刚想应着进去,脑子里不知怎么想到了刚才的某些画面,脸开始燥热了。

  停住脚步转身。

  “修先生,你先进去吧,我去厨房看看给王爷的醒酒汤好没好。”

  “好,那我先进去。”

  “嗯。”

  修先生能成为王府的府内大夫,医术肯定是非常高的,通过了傅陵的认可的。

  所以现在有修先生过去了,阮漾的担心也少了很多,大的问题她解决不了,小的问题她还是能帮上忙的。

  本来以为修先生得要一会时间才能出来的。

  没想到,阮漾刚从厨房端着醒酒汤回来,就正好碰见修先生从卧房出来了。

  阮漾把食盒交给一旁的丫鬟,心急的迎上去:“王爷没事吧?”

  “没事,王妃不用担心,酒喝的不多,王爷酒量浅。”

  修先生俯身,恭敬的回答道。

  “没事就好。”

  阮漾吁了口气,总算踏实下来:“那我去把醒酒汤送给他喝了,不然明天起来得头疼。”

  “王妃暂时不必过去了,醒酒汤对王爷无用,刚才我已经喂了解酒药丸给王爷,现在王爷应该睡下了。”修先生出声拦住她。

  “王爷睡下了吗?”

  阮漾之前见他二哥喝醉酒,都是大闹一场,折腾到半夜三更才睡下的,没想到傅陵睡那么早。

  “是的。”修先生点点头,宽敞的袍子左右晃荡着,“王妃还有什么事吗,若无事,我就先行告退了。”

  见他要走,阮漾才想起来,她还有事没解决:“有事有事,还有一些事想向先生讨教一二,还请先生留步。”

  “先生可知宁安郡主?”

  阮漾从在皇宫被拦住,就一直在想着该向谁讨求这个问题,才既能有所回应,又不会被傅陵怀疑。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让她想到一个,王府的府医修先生,身份既能接触到这些事,又受王爷重视,知道的消息也就多些。

  这么想着,阮漾也就直接问了,只是她脑子里想着事,没有注意到她说出这句话时,修先生眼里一闪而过的狠厉与痛苦

  “王妃为何如此问?”修先生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不太理解。

  “哦,没事,就是随便问问。”

  阮漾笑嘻嘻别过头,不去对视他眼里的探究之意:“修先生认识吗?”

  “认识。”修先生面容平和儒雅,声音寡淡如水。

  “那先生知道她现在在哪吗?”阮漾有些迫切,难免动作激烈了点,扯到了修先生的衣袖。

  连忙不好意思的道歉:“对不起,修先生。”

  修先生宽慰道:“没事,王妃无需自责,只是不小心而已。”

  “至于王妃的问题,宁安郡主在哪,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听别人偶然提起几次,不曾真正与宁安郡主接触过,她去了哪里,完全不知晓。”

  这一番话说的诚恳真切,把该说的都说了,阮漾也不好再去挑刺拦着了:“好,我了解了,麻烦修先生了。”

  “没事。”修先生温和一笑,眼角含着柔意,淡淡的眼神落了下来。

  阮漾还是有些不死心,盯着他青色的衣领,一句话就直接冒了出来:“修先生知道宁国公府吗?”

  修先生一愣,手指僵硬的按在桌面上,转而恢复了神情,带着些许激动:“这当然知道,宁国公府的大名,在南城估计没有人会不知道,尤其在我们王府。”

  他说话的时候明显情绪相较于之前有些不一样,阮漾在旁边光是看着他的表情就知道这个问题问对眼了,绝对有戏。

  她几次想回家都没能成功,今天应该能突破一下了。

  “那修先生知道现在的宁国公府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想到话音刚落,就见修先生面露难色,手里捻着衣角:“王妃,这事王爷下个命令,不准任何人私下和王妃谈论王府以外的事,如有事,一律找王爷解答。”

  “傅陵他烦不烦啊,我现在连知道自己家的情况都要打报告了吗?”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阮漾彻底暴躁了。

  她是真没想到,几年之后的傅陵能这么墨迹,做事规矩那么多。

  “你先下去吧。”阮漾现在心情特别不好,连带着看修先生的态度也不好了,未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就叫他先下去了。

  手边的醒酒汤已经凉了,阮漾摸着碗呆愣了几秒,交给了丫鬟:“拿下去吧。”

  屋内的蜡烛已经烧了大半了,阮漾走进房间,透过烛火仔细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人。

  红晕已经下去了,脸色又恢复了苍白清冷,拧着眉目,清淡疏离,矜贵孤傲。

  让人忍不住的想亲近,但又吓的只敢远远看一眼。

  阮漾非常不喜欢他现在这幅模样,感觉离她好远好远,完全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把她护在手心里宠,强大的温柔大哥哥。

  现在的他风流肆意,不拘一格,举止自由贴近了,感情却寡淡了,看似在和她亲近,其实就好像无聊的时候,在拿她消遣,逗她玩一样,毫无用心。

  所以尽管每次阮漾被她撩的面红耳赤,心里其实还是平静如水的。

  除了刚才的那一次。

  阮漾细细的用手划过他的眉眼,在摸到那个熟悉的小坑的时候,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

  憋了一整天的泪终于还是哭出来了。

  她该怎么办啊,她一点不想在这个年代呆着,她想回去,她想爹娘了,想哥哥祖母了,想傅陵了。

  在这里一点也不好,每天被一群人监视着,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

  不知道家在哪里,连回都不能回,想知道一些事,也没人敢告诉她,好朋友是死是活,也是一头雾水。

  连傅陵,傅陵也不爱她了。

  他把她忘了,他的记忆里没有她了,他都不知道她最爱吃的就是桃子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