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点苍为聘

002 灵源一宴困金石,冰雪铃音试破局(二)

点苍为聘 杨柳溪 1014 2021-02-28 20:41:57

  男人颀长的身子在地面上透出又瘦又长的影子,他于傅怀音面前站立,微微躬身:“傅先生,久仰大名,恭候多时。”这声音沉如古筝低音,带了些嘶哑,似乎嗓子受了什么伤。

  这个年代能被称以“先生”之名的女性少之又少,皆是才情卓越与贡献突出之辈。

  傅怀音笑了一下:“你称我为‘先生’?好久没听见这个称呼了。你应该不是陈哲,敢问尊姓大名?”

  男人又微微躬身,道:“陈先生还未到,他交待我先来接傅先生。鄙姓苏,单名一个‘隐’字。‘明月隐高树’的‘隐’。”

  傅怀音难得地发起愣来,思绪里有片刻的回转,回转到许多年前,她与那个人尚且年少,她拿了本《全唐诗》分册的石印本问他:“顾云深,你的名字是不是取自贾岛的诗?‘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依我看,等你成年,不如取‘知隐’为字,正合这首诗,也合你的名。”

  顾云深,顾云深。

  这个名字在多少个梦里出现,却终究是她握不住的生离死别。

  傅怀音缓过神来,又笑了一下:“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苏先生,幸会。”

  “傅先生客气。”苏隐再一次躬身,“傅先生,山庄内已备好热茶热饼,请随我来。”

  一阵习习之风吹过,灯笼烛火晃了一晃,连同地面的一双影子也晃动起来。

  傅怀音伸出手去,红光散落在她手掌上,映出掌间茧子。

  苏隐所有神色都隐藏在银色面具之下,傅怀音不晓得他在想什么,为何僵直半天不动,便疑惑地“嗯”了一声。

  苏隐似乎深吸了一口气,伸出他闲置的手来,握住傅怀音的手掌。

  两人皆是一惊。

  冰凉与温热的肌肤相贴,却似乎有更为深刻的感受在两人心间流淌,那不是忽见桃源的惊喜,而是又见春来花开的旧识。

  傅怀音将手抽回去,叹道:“我的意思是……”她顿了一顿,“我的意思是,请把灯笼给我,我不习惯让别人给我提灯引路。”

  苏隐那只手悬在空中僵直了好一会儿,缓缓收回去,将灯笼递给傅怀音:“抱……抱歉,我……”

  “无碍。”傅怀音接了灯笼,反客为主走在前头,苏隐随后跟了上去。

  一直安静站在一边的黄包车夫望着那对浸着红光逐渐远去的身影,揉揉眼睛还以为自己做了梦,挠挠头,嘀咕几声后赶紧拉起车转头奔走。

  *

  灵源山庄中庭早已坐了四位客人,两男两女,有灯火桌椅,亦有茶有饼。只是冷风吹不停,人也就没了吃饼饮茶的兴致。

  夜深星稀,灯火渐浓。通往中庭的大门被人推开,夜风习习吹过,携裹院外海棠花的轻微香气,沉沉脚步声中隐隐带了些别的声音,仔细一听,竟是一串铃音。

  四个人四颗心皆是一提,目光闻声望去,只见傅怀音自灯光映照下走来,她这样的年纪,步履该轻盈如风,此时却是沉沉如石落谷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