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点苍为聘

004 灵源一宴困金石,冰雪铃音试破局(四)

点苍为聘 杨柳溪 1057 2021-03-02 20:34:38

  有人走了进来。

  是个男人。约摸三四十岁,一身墨色西装,一顶宽檐绅士帽,一双漆皮鞋。

  指骨分明的指节摘下绅士帽,来人行至中庭,挂起一脸笑容,面具般的笑容,不带温度:“抱歉,陈某来晚,让诸位才子佳人等候多时,实属不该,当自罚三杯以表歉意。”

  桌上无酒,何来三杯?不过就是场面话。

  齐若飞笑了一声:“想必这位便是陈哲陈先生,我昆城的侄儿被人掳掠,顾大少爷的小儿无故失踪,可都是陈先生的手笔?”

  陈哲还是笑:“那倒不是。”

  正说话间,又有人走了进来,也是个男人,松松垮垮一件衬衣,领口扣子解开来,背头抹了时下最兴的桂花头油,可脸上轮廓硬朗俊挺,一身气质亦是硬朗得很,飘若游云,矫若惊龙,仿佛是那月亮旁最亮的星辰。

  “是小爷干的。”这个抹了桂花头油的男人伸出长腿踢了身侧一把空椅子,长腿一迈坐下去,抬起手撩了撩鬓边碎发:“小爷把话放这了,你们好好配合陈先生,你侄子,你儿子,”他伸出食指指着齐若飞与顾云晖,“我怎么绑走的就怎么送回去。要是你们敢耍花样,我让你们后悔莫……后悔磨叽!”

  他身后的小弟赶紧弯下身子在他耳朵边吹气:“沈少,是后悔莫及。”

  这位正是昆城出了名的小霸王沈洄,沈洄仗着沈家在战争期间囤货高价售卖得的那些不义之财,以及与几个军政要员的往来关系,便在昆城横行霸道,因此臭名远扬。

  沈洄轻咳了一声,翘起二郎腿:“行了,陈先生办你的事情吧,有我在这里,他们不敢不听你的话。”

  陈哲站在一侧,心中还在想方才这几个人的唇枪舌战。他心里倒是觉得好笑,原来南北派净是这么些只会在嘴上耍功夫的闲人,这于他而言大有裨益,如此他想实施他的计划更为容易了。

  陈哲扬手一挥,便有人端了端盘上来,那上面端端正正放了个青铜器,其样式却与目前出土的青铜名器大为不同。

  这一青铜器器身约半米,呈筒形,腰微束,两侧有对称的虎形耳,底部有3只兽爪足,顶上构造已经破损,但依稀可看出其盖上雕出了建筑的模样。

  顾云晖与梅静姝见多了青铜器的样式,从他们手底下画出的青铜器构造图不说几千也有几百了,却唯独没见过这番模样的青铜器。但凡精于某种物事之人,到达一定境界后,皆会对与之相关的物事痴迷不已,此为学而精,精而痴。顾云晖与梅静姝亦是如此。

  两人不由得探出目光去盯着这件青铜器,脑子里却绘不出与此相关的历史渊源与器具表达。

  “在下自小对研究古物兴致颇浓,不久之前,有幸偶得此物,见它的形制、表现手法与目前出土的青铜器大有不同,遍寻古书却不得其解,不知这等物件是哪个朝代、哪些人群所有。不得已,只能求助于各位鉴古高手。望各位不吝赐教。”陈哲朝向几人深深躬身,看似礼貌却有说不出的矫作。

杨柳溪

“器身约半米,呈筒形,腰微束,两侧有对称的虎形耳,底部有3只兽爪足”这段描写对应的是“诅盟场面青铜贮贝器”,西汉时期的文物,现收藏于国家博物馆。   贮贝器是古代云南昆明滇池地域——“古滇国”特有的青铜器,作用是盛装当时的货币——贝壳,所以称为“贮贝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9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