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点苍为聘

005 灵源一宴困金石,冰雪铃音试破局(五)

点苍为聘 杨柳溪 1045 2021-03-08 22:10:43

  “啧,不用问我们了。你瞧顾氏夫妇的眼神,一看便知他们也不得其解。他们是青铜复制的高手,他们都不知道这物件是何来历,南派的乡野村夫更不知道了。”齐若飞只瞥了那青铜器一眼,便抱了双臂在胸前,一副不愿再多做思考的模样。

  许文茵瞪他一眼:“你说谁是乡野村夫?”

  “我,我说我。”齐若飞笑,“这娶鸡随鸡,娶狗随狗,我跟你订了婚,生是南派人,死是南派魂。”

  梅静姝面露愧色,道:“实在抱歉,我与赋阳才疏学浅,看不出这是个什么。”“赋阳”是顾云晖的字,以“阳”应“晖”正是其字与其名的妙处。

  顾云晖还是不说话,许文茵倒是笑起来了:“我们这些才疏学浅的山野村夫自然是不晓得这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我们大名鼎鼎的前掌门不是在这里吗?天底下哪有傅怀音不知道的器物。”

  这话刺得很,众人的目光又一次齐齐落在傅怀音身上。

  傅怀音伸手过去拿了桌面上的茶盏,喝上一口吐了出来,皱起眉毛:“这茶凉了。茶太凉我脑子可转不动。”

  “听到没?”许文茵勾起嘴角,“你们还不赶紧给傅小姐续杯热茶?”

  有人续了热茶,傅怀音喝下去,就着茶吃了口碟子里的鲜花饼,又嫌弃那饼太硬。陈哲耐着性子,让人给她换来了软绵的绿豆糕。傅怀音吃高兴了,取了袖中手帕擦擦嘴角,帕子叠得方方正正地放在桌边,扬起笑意:“我似乎是忘记了一件事,我是因什么事辞了这南北派掌门来着?”

  许文茵接她的话:“因为你错判王羲之《兰亭集序》的字帖,将临摹帖误认为是真迹,使得南北派在中外记者会上丢了脸面,只能辞了掌门之位。”

  傅怀音了然:“原来如此。”她转了目光去看陈哲,“陈先生,你也听见了,我连一幅字帖是临摹帖还是真迹都难以辨别,又怎么会知道你这怪模怪样的东西是个什么玩意~儿?”

  齐若飞听她故用半生不熟京腔说话,来了气,起身朝她冲道:“谁说这世上只有你傅怀音是鉴古奇才?我南北派人才济济,你看不出来的,其他人就一定看不出来?”

  “那倒也是。”傅怀音依旧坐着,“我傅怀音不过就是区区的前任南北派掌门,不过就是13岁鉴别出无人可鉴的青铜人面盉真伪,14岁戳穿《韩熙载夜宴图》赝品,18岁成为最年轻的南北派掌门人,20岁得鉴古界‘国士无双’之名,随便喊一声你们都得震三下。这些都算不得什么,还不是把临摹帖看成了真迹?南北派人才济济,随便拎出一个都比我傅怀音厉害。”

  齐若飞:“……”

  许文茵:“……”

  梅静姝:“……”

  顾云晖:“……”

  陈哲觉得疑惑,这傅怀音怎么与他听闻的大相径庭?这几人一见面便吵得不可开交,他们之间又有什么恩怨?他冷静下来,目光巡过几人,心想这几人如此剑拔弩张,看来不会合起伙来糊弄他,如此甚好。

杨柳溪

断更了几天,给看追文的读者道个歉~   一来这几天在修改,二来觉得应该没人在看就没太在意更新……哈哈给咸鱼点写下去的动力~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