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点苍为聘

014 陈情难表故人缘,探问京云公子否(五)

点苍为聘 杨柳溪 1006 2021-03-19 20:18:56

  “苏先生可曾听过顾云深这个名字?”傅怀音问苏隐。

  苏隐抬手,将面具再次戴上,想了想,道:“从前听过一些。他是北派顾家的次子,是顾云晖的胞弟。顾云深在南北派掌门选举中败给傅小姐,最后傅小姐成了南北派最高领导者,而他成为北派的掌门人。”

  “听说他鉴古才能了得,其才情曾与傅小姐不相上下。顾先生知识渊博,擅引经典古籍辨别器物真伪。因他性格清冷,待人却温和如玉,如谦谦公子,又居于京城,因而有‘京云公子’的美称。可我听说,四年前顾先生前往南京,率队带故宫文物西迁,在途中遭遇日军空袭不幸殒命。年纪轻轻便命结于途,实属遗憾。”

  1933年山海关失陷,故宫博物院理事会决定将部分文物分批运往上海,后又分批迁往南京。1937年卢沟桥事变,8月日军轰炸南京,这批文物便与国立中央博物院筹备处的文物一起,分三路向云南与四川迁移。

  顾云深便在护送其中一批文物到达长沙城之时遇空袭丧命,那一年是民国27年,距今已有四年。

  傅怀音听着苏隐讲述这些故事,她所深爱之人的生死,原来最后不过成为一段故事,旁人怎会体会这生离死别之中的痛楚?

  傅怀音久默不语,苏隐沉了沉情绪,问道:“傅小姐以为我是顾云深?为了试探我不惜让陈先生知道那件青铜器的真伪?”

  傅怀音不语,此事她自然早已考虑周全。她要的就是让陈哲以为那件青铜器为真,那件青铜器是她亲手造赝出来的,她怎会不知真假?她早已设了这个局,等待陈哲入瓮,而这一天已然到来,这场好戏即将开演。

  “大概是我魔怔了,大概是我疯了”傅怀音笑了笑,身子微微转动,腰间的银铃便轻灵作响。那银铃本是一对,后来两人定情,傅怀音便将其中一枚给了顾云深。

  顾云深尸骨运回昆城的那天,她怎么都不肯相信那具面目全非的尸骨是她心爱之人,直到看见他身上的银铃。顾云深曾与她发了誓言,会时时刻刻将银铃带在身边,除非他死了。

  她将那枚银铃放入他的棺中,陪他一同下葬,如今只余一枚,其声依旧清晰灵动。

  “不知他……”苏隐犹疑片刻,“不知他是傅小姐的亲人,还是?”

  傅怀音抬头看苏隐:“顾云深是我丈夫。”

  苏隐有些许诧异:“抱歉,傅小姐请节哀顺变。”他默了片刻又说:“可我听说,傅小姐尚未婚嫁。”

  傅怀音笑:“那些婚俗礼节不过是世俗仪式,没什么重要的。我与他不需要这些繁文缛节,只需要彼此认定便好。”她转过身去,抬起脚步继续向前走去,腰间的铃声又响了起来。苏隐站在原地,望向她纤细的背影,他想她肩上担子大概太重,属她独有的那份期盼又过于绝望。

  苏隐浅浅地叹了口气,也抬步跟了上去。

杨柳溪

谢谢语萱yuxuan的推荐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