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点苍为聘

027 百花楼谈三星堆,滇池一畔忆旧事(二)

点苍为聘 杨柳溪 1017 2021-04-01 20:12:42

  段承思少时家乡遭遇洪涝灾害,他与家人走散,跟着逃荒人流到了昆城,无处谋生险些饿死。当时傅家买粮赈灾,傅家名下产业为拥入昆城的难民提供了许多诸多工作,段承思因为傅家救济得以在昆城生存下来,并最终有了自己的事业,因此对傅家尤为感激。

  傅怀音当选南北派掌门后,段承思曾经因一件宋朝钧洗赝品险些被人误会为盗宝贼,幸得傅怀音辨其真伪,帮他洗清了罪名。此后他更是为傅家马首是瞻,对傅怀音言听计从。

  傅怀音坐下来,抬头看段承思道:“段老板家的菜价不低,如今我也没几个钱,所以便没来了。”

  段承思惊道:“傅小姐来百花楼,谁敢让您付钱?再者,虽说您搬了宅院,但您现在坐的红木椅子,怕是比我整个酒楼都值钱吧?”

  这话说得倒没错,傅怀音房里那把红木椅子是明朝末年的制品,要是当古董卖了,确实能买下整座百花楼。

  傅怀音不再与他说这些,目光略略扫过安静在旁的苏隐,而后又流转回来:“今日是这位苏先生请客,你且问他想吃些什么便好。”

  段承思从刚才便注意到苏隐了,他心中纳闷,傅怀音一向不喜与人亲近,除了顾家那位公子,她从不正眼瞧任何年轻男子,却与这位苏先生同进同出。苏先生也怪得很,大白天戴个面具,跟在傅小姐身边静悄悄的,仿佛是她的护卫一般。段承思再看苏隐与傅怀音,不知怎的竟觉得像是在看一只乖巧小狗与小狗家的大小姐主人……

  段承思不好过问这些事情,便点了头,去问苏隐想吃些什么,他命厨房去做。

  苏隐瞧了眼傅怀音,道:“汽锅鸡好了。”

  段承思脸色变了变,心中的话便脱口而出:“可傅小姐不吃鸡的,她来百花楼吃汽锅鸡,都是为了陪顾少爷……”

  段承思赶紧闭了嘴。谁不知顾云深是傅怀音的痛处,两人的婚事也曾是昆城一段佳话,哪里知道天妒英才,这位顾少爷年纪轻轻失了性命。从那以后,傅怀音仿佛换了个人,她依旧冰雪聪明,多才孤高,却似乎与人更为疏远了。

  傅怀音倒没在意段承思提起顾云深,眉宇间没有不自在的神色,却是看向苏隐道:“顾少爷爱吃的,想必苏先生也爱吃。”

  段承思点头,又向苏隐推荐了百花楼的几样名菜,苏隐从中挑了几样,段承思便吩咐下去。

  苏隐等段承思走远,目光移向傅怀音,想说点什么,却见她似乎看着窗外出身,便不去打扰她,只是静静瞧他,也许他自己都尚未发现,他的目光此刻柔软如云朵,缱绻如月色。

  “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你看这滇池畔来来往往的,皆是看花人。难得平静,难得空闲,出来走走看看,也能捕捉春日些许温存。”傅怀音似是在自语感慨,又似在与苏隐说话。

杨柳溪

谢谢深草忧忧的推荐票。谢谢鹿饮寒涧下打赏的红豆(你豆可真多。。。。)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