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点苍为聘

031 百花楼谈三星堆,滇池一畔忆旧事(六)

点苍为聘 杨柳溪 1109 2021-04-05 21:16:49

  这种拍卖自然比不上正经拍卖行举行的拍卖,出现的东西品质参差不齐,确有新奇之物,但也算不上令人念念不忘。两人看着,只当是看热闹。

  主持拍卖的人亮出了一枚银制梅花簪子,银度纯然,雕工了得,那梅花真是栩栩如生,如同就要落下花瓣来似的。

  傅怀音的瞳孔稍稍收缩,整个人的气场在那一瞬间便浑然一变。

  苏隐似有感知,偏过头来轻声问:“傅小姐见过这枚簪子?”

  “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簪子。”傅怀音脸色很快恢复如常,只是苦笑了一下,似乎并不是很在意。

  当初傅家两位叔叔身陷牢狱之灾,她四处筹钱,最后不得已变卖首饰。傅家虽有许多藏品,但那些都是珍贵的文物,傅家人即便再穷困潦倒,也绝不会买卖那些藏品,只能变卖珠宝首饰。这簪子虽不是文物,却是珍品,是由当时最为有名的制银大师打造而成,世无二枚,价值不菲。

  大堂中已有人认出这枚簪子的价值,纷纷出价,不出多时便将价格抬至五十大洋,全场哗然。

  傅怀音笑笑,心想当初也不知这枚簪子经历了什么,当初她卖出的价格可不止这点。然而物是人非,她早已不是这枚簪子的主人,也没有资格去深究其中之事。

  拍卖价格最终升至一百大洋,出价的是位绸缎披身的富商,就此似乎再无人提价。正当所有人以为物已有主时,有声音穿过人群扬起来:“一百五。”

  那声音的主人就在傅怀音身侧,她提心一颤,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苏隐。

  苏隐的声音不高不低,仿佛是乌云带了雨前的湿气,略显沉沉。所有人皆向苏隐看过来,目露诧异地交头接耳,都不知他是何来头,又为何带了面具故显神秘。

  原本志在必得的富商来了气,扬起声音跟着将价格提到了一百六十大洋。

  苏隐面无表情:“两百。”

  全场再次哗然。

  嘈杂声中富商泄了气,拍卖者走过来与苏隐交流,协定交易的流程。

  可傅怀音有些恍惚,不知苏隐此举何意,更不知他为何要与一枚簪子较劲。

  桌上的菜肴已然凉了,段老板叫人来端走加热。傅怀音坐下来,抬眸时眼中依稀动荡:“你竞拍那枚簪子做什么?”

  苏隐笔直地站着,笑了一下,忽而抬步行至傅怀音身侧,将那枚被他以两百大洋竞拍得来的簪子放置在她手心里:“你不是说,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簪子?”

  傅怀音讶异:“你是为我的缘故?”

  苏隐不语,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目光停驻于傅怀音身上:“既是傅小姐母亲的遗物,想必对傅小姐来说是无价之宝,当初应是迫于无奈才会将它卖出。如今苏某何不做个顺水人情,也好博傅小姐一笑。”

  傅怀音原本惊讶的面容此刻忽如冰雪融开,笑起来:“怎么,苏先生给用两百块袁大头,只是为了博我一笑?看来苏先生为陈哲办事,报酬颇丰。”

  苏隐目光下沉,看着桌面上的纹理也不知在想什么。

  傅怀音又笑:“既然钱已经散出去了,我如今对你笑,你怎么倒不看我了?”

  “……”苏隐抬起头来,与她相会的目光中泛起一层难以言明的色彩。

杨柳溪

谢谢深草忧忧和起点书友的推荐票~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