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血族盛宴

第六章 他必须死

血族盛宴 w笙箫歌落w 3144 2021-03-15 18:12:43

  “可你是吸血鬼,不是人类。”司徒穆礼貌地笑了笑,实话实话,不含一丝其他想法。

  “……”这是什么钢铁直男?一点情趣都不懂!

  虽然他们血族私生活确实很混乱,可她没有呀!

  好吧……其实她也不在乎贞洁这玩意儿,就没有哪只吸血鬼在乎这种东西的。

  她没有和任何生物密切接触过,纯粹是因为她是女王,她很忙,而且,她担心被算计而已。

  “况且,我是戴着手套给你洗的澡,不算真的碰。”他又补充了句。

  “……”没救了,他没救了。她竟然对付不了这个男人,难道是自己魅力还不够?

  怎么可能!

  “躺好,我要开始了。”

  正在自我怀疑的黛西,突然听到这么一句,在十分短暂的愣神过后,内心鄙夷极了。

  呵,男人,这就忍不住了吗,只想上不想负责的样子简直不要太恶劣,还装什么清心寡欲?

  而且地点还是手术台,而不是正常的床,可以啊,居然喜欢玩刺激的Play?

  不过,他能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么不正经的话,倒是挺有意思的。

  有意思到——让她想狠狠地折磨他。

  呵,一会儿看她怎么折腾他。

  这么想着,她酒红色的指尖轻轻点了点嫣红的唇,模样娇羞,吐气如兰:“轻点哦,人家还是第一次呢,会疼的。”

  谁知这狗男人竟然摇了摇头:“我不喜欢力度放轻。”

  “哎呀,你好坏哦!”她害羞捂面,娇嗔道。

  “……”司徒穆突然发现,她好像误会了什么。

  那种觉得她有点可爱的感觉,又涌上来了。

  心也跳的有点快。

  苯基乙胺的分泌量又有点多了?

  但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解释,索性沉默不语,反正她一会儿就会知道了。

  他去取了一支药剂,便走了回来。

  黛西已经躺好了,可是,吸血鬼天生排斥打针,那种银色器物刺入皮肉的感觉,会让他们毛骨悚然。所以,黛西看到他手上的针管时,蹙了蹙眉,问他:“这是什么呀?”

  他笑了笑,说的云淡风轻:“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不嘛,人家不要打针。”她嘟嘴,说话娇声娇气的,像是在同他撒娇。

  好像更可爱了。他想。

  “乖,有奖励的哦。”

  他的语气似乎是在哄小孩,眼神虽然宠溺,但却更像是在看某种可爱的宠物,没有多少感情。

  “什么奖励?”黛西装的就很像了,红玛瑙似的双眸,仿佛有星光流转。

  “你想要什么奖励?”他想,不管她想要什么奖励,等她死了以后,他都能满足她。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黛西忽然跪坐了起来,抱住他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的脸上,说:“这样可以吗?”

  完了,苯基乙胺又开始大量分泌了。

  司徒穆这次也忍了,但忍的是去2H化验室化验大脑激素的冲动,对这只女吸血鬼的冲动倒是没有忍。

  所以,他没有拿药剂的那只手搂住了她的腰,她因为敏感而轻颤,随即软软地趴在他身上。

  司徒穆觉得手上的触感……好软,好细,她整个身子也……好软,好香。

  他看着她眸光中流转的媚色,咽了咽口水,喉结滚动着,说不出的性感。

  紧随着,他微微低头,便含住了她泛着光泽的娇嫩红唇,血族的唇冰冰凉凉的,就像冷藏过的草莓一样。

  真的……好甜。

  一人类一吸血鬼的呼吸都有些紊乱,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对方脸上,仿佛被炎夏的微风吹拂着一般,让他们浑身都热了起来。

  他们都没有闭上眼睛,四目微睁,欣赏着对方脸上的意乱情迷。

  黛西想,果然亲他和被他亲,感觉是不一样的,亲他的时候主动权掌握在她手上,她一点感觉都没有。被他搂着亲的时候,这种燥热的,酥麻的感觉,要强烈很多。

  可吸血鬼——没有心跳,感情也很淡,她不是例外。

  所以,这只是纯粹的欲,而不是爱。

  这时候,真正沉溺其中的,就只有司徒穆一个人,他没有压抑,全然是随心而动。

  但一会儿,当他的苯基乙胺又回到正常浓度,就不一定了。

  至少现在,他觉得,这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新奇极了。

  难怪那么多生物都喜欢谈恋爱……等等,恋爱?

  他只是觉得,自己更想把她收藏在玻璃罐里,让她永远属于他了。

  不知道这个吻持续了多久,他们已经倒在了手术台上,黛西的双唇泛着水光,柔若无骨的双臂软软地抱着他的脖子,媚眼如丝。

  司徒穆盯着她的唇看了一会儿,再次低头吻了上去。

  这次,他没有再迟疑,右手一直拿着的药剂,就要迅速地扎进她的手臂。

  强大如黛西,自然察觉到了,更何况她一直都是绝对清醒的。

  之前给她注射的药物还残留在体内,但她是最高等的纯种吸血鬼,躲过区区一个人类的一招,还是可以的。

  她一个瞬移,在人类根本无法反应过来的瞬间,就已经夺走了他手中针对高等吸血鬼研发的药剂,翻身把他压在身下,眼疾手快地把药剂扎进了他的脖子,并全部注射了进去。

  她跨坐在他的腰上,笑得魅惑妖娆:“小哥哥,既然你不告诉人家这是什么,人家只能自己试咯。”

  “呵……”他忽而轻笑,极淡的一声。

  即使被坐在身下,他仍然眸色淡然,清隽矜贵,那样的清冷脱俗,不食人间烟火。

  其实他刚刚并不是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突然好奇她会做什么,就在那一瞬间,改变了马上解剖她的想法。

  他的内心,对这只女吸血鬼即将做的事情,还隐隐有些期待呢。

  她似乎能给他带来不一样的惊喜哦……真是个别致的小东西。

  “让我猜猜,应该是麻醉剂?”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依然笑着,笑容颠倒众生,只是目光中闪着不加掩饰的森森寒光,像极了古堡里的妖艳鬼魅。

  此时,她才真正恢复了血族最高贵的女王陛下应有的模样,高高在上,睥睨众生。

  可她冷艳漠然的面容下,是一双四处点火的纤纤玉手,莹白如玉的肌肤在他身上滑动着,甚至撕开了他的衣服,故意撩拨着他。

  她的手也是冰冰凉凉的,但触感不可言喻……所以,他虽然面无表情,但眼神越来越幽暗深邃,呼吸也微不可察地乱了。

  “哦……”她了然,眼神愈发危险了,缓缓俯身,红唇贴在他耳畔,呼气道,“原来还是不会让人失去知觉的呀……”

  她复又坐起身,令人心底发寒的眼眸,俯视着他,语调有几分森森然:“所以,你到底想做什么?嗯?”

  她的指尖从他的胸口往上,缓缓抚上他如同精雕细琢而成的脸庞:“是拿我做实验,还是……直接解剖?”

  他偏头吻了吻她的指尖,又望向她,眼里有对美丽的艺术品近乎痴迷的执着。

  他回答:“解剖。”

  “呵……”黛西轻笑着,是那种藐视蝼蚁的笑。

  她的手指诱惑般描摹着他的唇形,语气带着些寒意:“这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呢。”

  “说不定……有。”他温和地笑了。

  黛西听了,颇为不以为意,只是冷笑道:“有?弱小的人类,我登上王位的时候,你祖母都还没有生出来呢。”

  司徒穆优雅绅士地微笑:“我记得有个年纪比我还小的小女孩,曾经来M.R偷过X病毒,她跟你长得挺像的,原来竟是我记错了。”

  温度恰到好处的手术室内,黛西猛然感到脊背一凉,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他,那一瞬间,杀人灭口的心思前所未有地疯长。

  幼时的模糊记忆里,那张朦胧但依然绝色的脸庞,清逸的身姿,缓缓与眼前的人重合起来……

  难道……亲眼目睹她偷盗X病毒的人类,真的是他?

  黛西头皮发麻,浑身颤抖,心底第二次升起了那样令人窒息的恐惧和疯狂……

  那是她最大的秘密!

  ——她亲手埋葬的绝望与挣扎、她无数个白天惊魂不定的噩梦、她漫长的祈祷和自我治愈……

  她站在那人棺木前,虚伪的尊敬与怀念,真实的胆寒与仇视……

  为了完成这件惊世骇俗、令人发指的事情,她亲自,从刚刚建立起来、防守还不够严密的M.R实验室,盗走了X病毒。

  从此她登上了王位,将古堡的一切除旧更新,接受所有血族尊敬而又爱戴的跪拜,和所有种族痴迷而又钦佩的仰望。

  都说吸血鬼野心勃勃,看重的只有权势和力量,可她想要的,不过是这个孤独的、高不可攀的王位所带来的安全感……

  没人知道她曾经有多么崩溃。

  她以为,两百多年了,那几个亲眼目睹她做这件事情的人类,早就已经死光了。

  她以为再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曾经做过多么恶毒的事情了。

  她以为她终于可以放心了。

  可……怎么会?怎么会还有人知道!

  绝对不能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

  不行!他必须死!

  必须死!

  必须死——

  她的手指狠狠一个发力,五指猛地刺入了他的脖颈,他的两侧颈动脉瞬间断裂,鲜血高高喷溅起,飞洒进她迸射着疯狂的眼睛里。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