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争命仙途

第二章 又见道人

争命仙途 被甩23次 2156 2021-03-07 03:33:11

  道人正自沉醉于逃得生机,加上已是身处未知偏僻山林,事先布置了阵法隐藏,又被仇恨迷了心神,不觉间忘了警惕。

  殊不知洞外刚刚道人飞来方向,又是三道人影伴着灵光飞速接近了过来,瞬息间就到了洞府的上空。

  正要从此处激射而过,却听到三人组居中一人的肩上有一灵狐,突然急声叫唤起来,三道人影顿时同时停了下来,悬空而立。

  居中老者还不及寻问灵宠。左手一人急忙就问道:

  “大长老,寻灵狐有感,那清虚子想来便是来过此处。容我先探查一翻!”

  说完,也不等其回答,低头一扫脚下地处,眼神微厉,神识转眼间就铺荡开来,覆盖向周围得角角落落。

  “哼!”

  只听得那人轻哼一声,瞬间,便有了结果,神识锁定了之前那道人落地处的血坑。就见他身形急速落下,在离地半尺地处停下,此时血坑在大雨的冲刷下,已经不见血迹。

  这时,其余二人也跟着降了下来,同是悬空而立。

  刚才身处中间的老者,也开口说道:

  “我的灵狐正是感应到那贼子气息断于此处,此处水坑,定是那清虚子留下无疑了。看来,清虚子,就是藏匿于附近了。”

  来者三人莫不是修道有成的修道中人,心思敏捷,有了线索参照,略一思索便知道了此处定是有了阵法遮掩。所以才未曾看到清虚子的人影。

  最先开口的道人就接了言:

  “哼!这好办,看我手段!”

  说完口中念念有词,不过半息,便停下,并指在其双眼一抹,就见双眼变成了红瞳状,然后看向了四周。

  不过两个呼吸之间,就锁定了右前方的那处山壁,知晓了隐匿阵法的所在,怪笑对另外两人说道:

  “嘿嘿!果然在这,就在这山壁处!有一隐匿阵法覆盖!我们来时收敛了气息,看来清虚子还未曾发现,同我一起出手,破了他阵法,杀他一个出其不意!”

  “好!”

  另外两人齐声答应,纷纷祭出法宝,施全力砸了出去。

  只见三种法宝砸向前方山壁前时,突然一片光罩腾起,犹如盾牌一般挡住了法宝,却哪能挡住三位修士的合力一击,只挡了半息就炸裂开来,让法宝轰了进去,轰碎了巨石,破开了洞府。

  顿时看到了清虚子隐约的盘坐的身形,面带恐惧,似是刚惊醒,慌忙笼起一层灵力挡住飞射近身的碎石。

  而怪道人这时也着实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才刚修复好外伤,还未来得及动手调理体内暗创,就再次随着恐怖威势惊吓,重了一分。

  不稳定的境界随着法力的冲撞,体内气息再次混乱起来。不禁一口黑血喷出。

  道人面色苍白,终于醒过神来,强敌在外,由不得他再大意!只能咬咬牙,迅速运转功法,勉强压下体内肆意祸乱的暴躁法力。

  豁然腾身,浑身法力包裹,撞开了山体,果然看到小山前方凌空虚立的三道人影,其中一个正是自己的师弟。

  与一起同行的便是宗门大长老和四长老,此时正祭着飞剑指向自己,成三角阵势,逼向自己。

  清虚子也眼利,瞬间便看到了其中一个道人肩头的小兽,想来便是此灵兽暴露自己的行踪了。

  又因为刚才大意失了警惕,才让三人占了便利,至此险境。

  清虚子见失去了逃脱机会,忍不住对着刚才施法看破阵法的那人怒声斥道:

  “陈力!枉我平日待你不薄,六年前,你结婴失败,我还力压全派,为你用尽宗门宝库珍宝,换取丹药,救治于你!你为何不知救命之恩!要趁我突破之际害我性命!还死追不放,难不成,真要置于我死地才甘心。师父在天之灵,看到我们师兄弟自相残杀!将来你有何面目与他交代。”

  却见陈力先是怒极而笑,才恨声道:

  “休要胡说!清虚子,你还有脸面提当年之事。还以为我被你蒙于鼓中?当日我突破之日,被你驱使一金丹初期修士闯进我突破之地,让雷劫威力增长,害我结婴失败,如不是老天念我命不该绝,侥幸偷的一线生机,早就已是生死道消了!

  但即便不死,也重伤了灵脉根基,从此以后与元婴大道再无希望!此等血海深仇,我不杀你,将你千刀万剐!!怎能消去我心头之恨!如若不是我这些年来我伤重闭关,近日才得以痊愈,何来时日让你得意偷生这么久!今日你在劫难逃!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免受皮肉之苦!”

  清虚子听闻,怒色消去,却眼睛微眯,转而寒声道: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说完,眼睛横扫向其余二人:

  “不对,这件事不可能会有其他人知晓!你怎会得知?”

  陈力却不答,转首看向最后的那一个老道,行礼道:

  “大长老,清虚子不仁不义,残害同门,又屠杀生灵无辜,罪大恶极,此事还请你老在这里为了做主!”

  大长老微微点头,看向清虚子:

  “哼!清虚子,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家族存亡为由威胁那金丹修士闯入陈师侄突破地界,事后又毁诺灭了人家满门妄想灭口,再对外传言因以仇杀,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那金丹修士不是蠢人,早已做好你可能会翻脸准备,命了一家族中信任的门客,将事情原委置于灵简中交托于他;交代只要家族日后发生变故,就将之灵简承献于陈师侄,揭露你的阴谋,寻一清白!只是陈师侄伤重闭关许久,近日才得出关获知真相。清虚子!你不甘掌门师兄遗志,待陈师侄得证元婴大道,就继承门派,施那毒计加害于他。加害同门,违背门规;又杀心深重,背信灭门他族,残杀无辜,罪无可恕,按门规当剔除宗籍,斩,以正门规!”大长老厉声判道!

  “哈哈,杀我?现在我也乃是元婴期高手,若非你们趁我境界未稳偷袭于我,岂能让你们轻易得逞。大长老,四长老,你们也是老糊涂了,竟然为了一个残废,无望大道之人说法!除了我,还能让谁人继承宗门!让这个残废?哈哈!一个金丹废物?何当此大任!”

  清虚子脸上待着邪笑,猖狂喊道。

  “贼子!休要狂言,给我纳命来……”

  陈力闻言其叫自己残废,又的却失的大道,气急攻心,再好的城府也忍耐不住。

  大怒一声,就要冲上前去拼杀!却被剩下一老者拦下,正是四长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