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争命仙途

第四章 陈叶

争命仙途 被甩23次 2101 2021-03-08 18:51:00

  “陈先生,很不幸的告诉你,经过我们再三检查,已经确诊了你患有肝癌。”

  一名带着金边眼镜的中年医生,从桌上的确诊书上离开视线,脸上带着惋惜的神色,对着面前的一名年轻男子说道。

  “那……还有救么。”

  男子听闻自己患了绝症,面带着丝许期待,盯着医生,首先问出了,最在意的事情。

  “呃……,陈先生,根据检查报告,你已是肝癌晚期转移,能治愈的机会已经很微……当然呐,,如果你愿意接受术后放化疗,还是有……”

  中年医生说完病情,正醒悟语言太过直白准备安慰陈姓男子时。

  却被面前男子低声打断:

  “别的医院,说我还有一年左右好活,是么?”

  “陈先生你……唉,是的,按照症状,你的病情已到了晚期,治疗意义已经不大。但如果你可以接受保守治疗,尝试控制癌症再行扩散速度,或许可以多……活些时日。”

  听到男子的话,医生就知道了这位病人和大多数确诊病人一样,带着丝丝期望,辗转换着医院,再三检查,期待有个医院能检查出,说这结果是假的,这是误诊。

  只是在21世纪,医疗设备的发达先进,和病诊经验的丰富,这种重型病症的误诊却是微乎其微了,一旦确诊,无不是板上钉钉了。

  不过看他这样,虽然还带着些许希望,但也似是已经接受了事实了,挺平静的。

  这样也好,不至于希望破灭,在这里大吵大闹。唉,很多的病人,得知自己患了绝症,没了希望,可是当场就在医院哭丧闹骂,麻烦得不得了!

  中年医生如此想着,脸上却依然带着沉痛的神色,似想再出言宽慰,却见面前男子一声不吭的站立了起来,抓住了医生桌前的诊断书,紧紧的攥着,默默朝着门外走去……

  “陈先生,你……唉!”中年医生忙站起准备说话,却又欲言又止,叹息一声,缓缓坐下,不再表示。

  ゛

  成都市

  六月骄阳似火,高高的悬势在头顶,犹如盯牢狱头,死死的凌视着治下的犯人,盛气凌人的气势,炙烤着行色匆匆的人们,似是要将他们一个个盯得燃烧起来,引得人们无不是哀声载道,如不是重事缠身,想是没人愿意出来承受这份火气。

  医院正大门,走出来一位男子,手中攥着一份诊断书,神色平静,只是手臂上凸起的青筋,暴露出了主人内心的不平静。

  而他,正是刚才那位医生处看病的病人。

  男子名叫陈叶,是川省人,家乡是在有着伟大奇迹水利工程的都江堰市。

  三年前,来到成都市实习,一个人独自打拼至今。本是25岁的大好年纪,人生中最具活力朝气的年纪,心有大展宏图之意,却被前日拿到手的一纸体检报告,破碎的一干二净。

  肝癌晚期,癌细胞扩散,无可救药。……呵!更被告知最多只有一年好活了。

  “好是去见爸妈了……。”陈叶碎碎念道。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川省发生了全球罕见的特大地震灾害,其造成的伤亡是继唐山大地震后最大的一次地震,全国都笼罩沉痛气息下,为震区的受难同胞祈福,也为死去的同胞们哀悼。

  而陈叶的父母就是在那时遇难,独留下了12岁的陈叶躲在墙角,侥幸得生,救出后的陈叶最终被孤儿院收养,直到高中毕业,才独自离开了孤儿院,前来成都闯荡。

  经历过生离死别,虽然那时候陈叶才12岁,却异常独立,比之其他小孩懂事了许多。

  因为他知道,家里只剩自己孤独一人了,他要连带着爸妈的那份,一起好好活下去。

  可这老天,却好像总喜欢对他开玩笑,25岁这年,陈叶居然被检查出得了癌症,并且已经病入膏肓,将要不久于世了。

  陈叶面露苦笑,想到了逝去多年的父母,想到不久后就能够再见到他们了,仰头闭目无声“笑着”。

  只是来到这个世界,他好像还未曾好好出去看看呢。心思一起,就顿时再压制不住了,也懒得去压制了,将死之人,还顾虑那么多作甚,不如就辞职,趁着还有些许时日,出去走走吧!

  由于想着珍惜最后时日,陈叶从医院出来想通后,就马不停蹄的打车冲向了公司。

  陈叶是在一家小广告公司就职,公司规模其实也不算小吧,几个部门的人加起来也有五六十号人。

  陈叶所在的广告策划小组,共有9人,他主要负责文案撰稿;

  文案撰稿主要就是撰写新闻标题、正文、包装、产品书、招商文案啊等等,说简单就是写写写,但实际上手下来,也花了颇多时日才渐渐适应这份工作,也多亏了同事们的友好帮助。

  时隔一日再次踏足他们小组所在的办公室,看着熟悉的同事们,与他同是负责文案撰稿的瘦高个儿李文;负责市场调研,此时应该是刚回来正偷闲闭目养神的中年大叔老王,同时也是本组的小组长;

  长得文文静静的负责广告设计的刘小云,看着文静,实际上啊,可是能干得很,工作能力很强,整个组,设计就她一人,却包揽了全部的设计部分工作,。

  但其实呢,她却也跟大多数女孩子一样,是个十足贪吃鬼,桌上永远不缺零食。

  这不,此时她正忙着工作,眼睛盯着电脑桌面,手上动作不停,却依然能偷出空子。伸手迅速摸到旁边撕开的薯片袋子里,捏出几片薯片,再闪电般缩回塞进嘴里。

  “呵呵,”只不过时隔一日,再次踏足这个房间,陈叶不禁木然站在门口,竟恍如隔世。

  看着刘小云的吃货样子,不禁笑出声来,眼睛却忍不住一涩,想到来的目的,几年相处的点点滴滴,泪水瞬间占满了眼眶。

  “陈叶,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刘小云因为靠近,最先是察觉动静,看向门口,发现陈叶呆呆站在门那,眼睛泪光闪烁,是要哭一般,忙是慌张推开椅子起身走近询问道。

  才刚刚走至跟前,却又突然折身跑回到自己的桌子处,抓起放着的一盒餐巾纸,重新跑了过来,扯了一张,小心准备擦拭陈叶的泪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