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萧太太她千娇百媚

第039章 气势逼人

萧太太她千娇百媚 安岚 2042 2021-04-15 00:00:00

  姚宓太嚣张了!

  男职员都拉不住她。

  梁梦绮幽怨地瞪着姚宓。

  她万万想不到姚宓竟然会这般凶悍,气势逼人。

  是她太小看她了。

  这下,也俨然是捅了马蜂窝一样,“蛰”得她满身狼狈,出丑不堪。

  梁梦绮心里有恨有怨,但是,在事实面前,她也站不住脚。

  她也怕把事情闹大。

  梁梦绮还坐在地上,有员工去扶她,被她甩开了。

  她不要人扶,自己站起来。

  以后还有机会的,她也会整死姚宓的。

  这个仇,肯定要报。

  今天的耻辱,她也牢牢记住了。

  ……

  “你立刻马上给我滚!我永远不想看见你。”

  姚宓不屑,轻蔑鄙夷地瞪着梁梦绮。

  冷不防的,姚宓砸掉梦绮工作室的招财猫,以及富贵竹。

  “还想发财,你做梦去吧!作恶多端,心术不正,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会自食恶果的!记住了,本小姐不好惹,要是发起疯来,逮着谁就咬谁!”

  搁下话,姚宓傲然挺首走了。

  她的漂亮脸蛋依然泛着自信自傲的光彩。

  姚家破产怎么了?

  难道她就不配好好活着吗?

  她也是努力生活的,也是努力奋斗的,也是努力挣扎着命运的,也是努力抗争的,凭什么要她逆来顺受?

  必要时,她就是刺猬,也会扎人的!

  ……

  梁梦绮的脸上还有泪痕。

  她的眼神还是充满了恨意。

  围观的职员不敢乱嚼舌根,自觉散开了。

  前台文员和清洁阿姨正在收拾地上的狼籍。

  这时,合伙人丁敏敏走了进来。

  她非常震惊!

  “发生什么事了?谁砸的?报警了没有?”

  “去办公室再说吧。”

  “梦绮,你的脸……被打了?有清晰的手指印呢,看来打得不轻呀!”

  恼怒成羞,梁梦绮没说话,拉着丁敏敏去办公室。

  还把门关上,把窗帘放下。

  “姚宓刚走,是她砸的。这个死丫头的脾气真不是一般大,真看不出来。”

  “估计她坐另一部电梯,我没碰上她。一个死丫头敢这么嚣张,你应该报警,让她赔礼道歉,岂能随便放过她。”

  “咱们做了什么,不是心知肚明吗?她全部知道了,还威胁我。闹到警察局,我们有什么好处?”

  “那怎么办?”

  “这个死丫头已经放了狠话了,咱们的关系肯定崩了。但是,不能让她闹到学院那边去,梦绮工作室的口碑还是要的。刚才,我也太冲动了,跟她硬杠,败得一塌糊涂。”

  “梦绮,你该不会是要向那个死丫头认错吧?我就不信她有多大能耐。”

  梁梦绮还没接话,忽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先接听电话。

  没想到接连几个电话都是找她的,全部取消合作关系。

  ……

  梁梦绮整个人都懵了,难以置信!

  “天啊!今天撞了邪吗?姚宓一闹,把招财猫和富贵竹都砸掉了,我连续接了几个电话,全部是取消合作关系。”

  丁敏敏轻蹙眉,说:“不会这么邪乎吧?!也许仅是巧合而已。”

  突然,梁梦绮的电话再响。

  也是客户要取消合作。

  这下子,等于她辛苦几年所建立起来的大客户,全部都跟她取消合作关系。

  她特么要吃西北风了。

  “敏敏,我感觉不是一般的邪。”

  “你别自己吓自己了。”

  忽然,秘书敲门。

  梁梦绮说:“请进。”

  “梦绮姐,你赶快出去看看,我也懵掉了。外面……外面……摆了很多花圈。”

  闻言,梁梦绮一阵愕然。

  她不禁害怕了。

  立即出去看个究竟。

  真的,整个梦绮工作室,包括门口,都摆满了很渗人的花圈。

  花圈上面写的就是她的名字。

  “究竟是谁干的?”

  “姚宓是你吗?”

  “贱人!”

  气急败坏,梁梦绮很大声吼。

  她的脸色也不自觉地泛白了。

  ……

  还有人陆续把花圈搬进来,拦都拦不住。

  梁梦绮一把拽住人,质问:“谁让你们送来的?”

  “请问这里有人叫梁梦绮吗?”

  梁梦绮咬牙切齿说:“我就是!”

  搬运工眨眨眼,也愣住了,“梁梦绮不是已经死了吗?这里不是丧礼礼堂吗?”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死了?这里是写字楼,你哪只眼睛看见这里写着丧礼礼堂?”

  “我是按导航走的,看到招牌写着梦绮工作室,以为这里就是丧礼礼堂了。对了,寿衣都送来了,就放在桌面上。抱歉,我们弄错了。”

  梁梦绮看向桌面,看到寿衣了,顿时被吓得双腿发软了。

  丁敏敏也看到了,被吓得脸色惨白。

  要不是员工扶着她们,她们恐怕要摔坐在地上了。

  这些东西太晦气了!

  也太气人了!

  “赶快弄走!”

  “很对不起,我们的车卸了货,赶下一趟送货去了。要搬走这些东西,最快也要到下午。”

  “信不信我们报警!”

  “你报吧,没货车,我也没办法搬走。警察来了,顶多是批评教育我,我也跟你道歉了,况且,我们也不是故意的。可能真有一个叫梁梦绮的死者,只不过巧合了,你们同名同姓。”

  “谁下的单?”

  “只署名梁梦绮的亲属!你要是不愿意看到这些东西,你就自己叫车搬走吧,费用自理。”

  梁梦绮很大声吼,声音都吼得沙哑了,面容也很狰狞,“欺人太甚!”

  “小姐,我还要去别的地方忙,那我先走了。这里是我花店的地址,你要提前搬走的话,就把这些东西送到这。要不然,我下午再过来清理。”

  留下名片,那名男人叫两个工人走了。

  花圈和寿衣都还留在梦绮工作室。

  ……

  整个工作室都摆满了花圈,寿衣就放在前台那里……这是有多大的仇恨呀?!

  别人经过,纷纷议论。

  本来想来谈合作的,客户看到这番情景,都果断离开了。

  丁敏敏着急了,又气又恼,又很无奈。

  “是故意整死我们的吧?那几个混蛋竟然就这么走了!”

  梁梦绮冷静了下来,头脑也相对清晰了。

  “还是请人赶快清理干净吧,这事不简单。横竖,我们都是得罪人了,这个祸大着呢!”

  “梦绮,难不成你要去求姚宓原谅?你要跟她道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