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嫁皇叔

010:元朔最为俊美

嫁皇叔 暗香 1026 2021-03-20 00:00:00

  听说女儿答应了饮水之宴,顾母忙来劝说,“这个当头还是不要出门的好,避一避风头。”

  毕竟刚退了亲,顾母担心女儿被人讥讽嘲笑,倒不如在家的好。

  顾清仪看着阿母,笑了一声轻轻开口,“先帝已经走了,如今新君年幼,咱们家跟皇叔也没过节,哪里还需要像以前一样小心翼翼。再说,跟贺润笙已经结了仇,顾家若是继续蛰伏对上贺润笙也未必就是好事。”

  顾母在家相夫教子恪尽职责,知道自己这个女儿很受丈夫与儿子看重喜欢,且她自幼聪慧,听她这样说就知道打定了主意。

  “阿母只是担心你到时候被人奚落,心中难过罢了。”顾母看着女儿,“定北王大捷而归声势正隆,这杀坯与你退了亲,徒让你成为笑柄。”

  “所以女儿更要出门,这么多年我几乎不参加惠康城的各种诗会宴饮,可现在压在头上的大山没了,也该咱们顾家扬眉吐气了。”

  顾母知道女儿这么多年为了家里受了委屈,想了想说道:“想去就去吧,你阿父那里我会说的。”

  “阿母,阿父知道只会开心,你莫要忧心。”

  顾母被女儿逗笑了,随即又长长的叹口气,她的女儿这么好,偏那贺润笙跟瞎子一样,居然还跟傅家女郎勾搭一起,着实可恨。

  “那傅兰韵肯定也会去,你到时打算如何做?”顾母看着女儿正色问道。

  “自然是问一句顾家的玉瓶好不好看。”

  顾母:……

  ***

  饮水宴设在惠河河畔,祓禊之礼已经过去,但是春色已暖,依旧有不少人出来踏春,欢歌宴饮。

  贫寒百姓多是徒步出游,像是顾家这样的士家却要步帐围屏,部曲开道,声势赫赫。

  顾清仪不想这么麻烦,但是她阿父阿兄非要如此,说她刚被退了亲,出门的气势就更要足。

  明明是安慰的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惠河畔早早地就挂起了彩绢幔帐,风景最好的一段被圈了起来,正是此次宴饮的地方。

  早有女婢家奴在清理河边的枯枝碎石,杂草浮萍,绿茵茵的草地上铺上厚毯,虽不如祓禊之礼时蜀锦为茵那么奢靡,但是这阵仗也足够唬人,平民百姓远远见到就绕路而行。

  今日的宴饮到底为何,其实大家心里都一清二楚,便是洒扫的女婢也忍不住私下低声闲谈起来。

  先是说祓禊之礼时哪家的贵人最为气派,又闲聊惠康城的名士才俊。

  “信陵公子一手琴艺冠绝天下,听说上次在惠河畔弹奏一曲无数女郎为之倾倒,只可惜我未能追随女郎当差,没能亲耳听到。”

  “钟七郎那日射柳百步穿杨,那才叫厉害。”

  “这有什么,你们没看到郗小郎骑马的英姿,那日骑着逐日绕河赛马,在场诸君无人能敌,女郎们的叫好声简直冲破天际。”

  “那能比得上元郎君吗?”

  众人默。

  元家九郎君不论是骑射还是技艺皆是出众,是年青一代的郎君中名声最为显赫一人。

  这些都是其次,最重要的,元朔最为俊美。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