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当太子?

第6章 老李,你道德绑架!

    自个老子跟自个儿子要些种子,这兔崽子居然要钱?

  李世民气的差点没一巴掌呼死他。

  “李牧小子,你知道什么是大义吗?”

  “嘿,我说老李,你别道德绑架哈,我种土豆不用本钱啊?”

  “倘若这土豆真如你所说的,亩产50石,那此等逆天宝物于国家社稷而言,堪称利器,你身为大唐子民,难道不应该为国家而行大义吗?”

  “叼,老李你想用我的土豆去升官发财吧?”

  李世民当时脸就黑了,我特么还能升到哪去?

  “你……你当真不可理喻!”李世民有点生气了。

  “好啦老李,最多我便宜点卖给你们,但想让我白送那是不可能的,你可以去跟朝廷谈一下条件,说不定你还能借此升官发财呢!”

  李牧拍了拍李世民的肩膀,一脸你懂的表情。

  李世民瞬间脸黑的跟尼哥有一拼,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算了,买就买吧。

  “你打算卖多少钱?”

  “这个数。”李牧摆了摆五根手指头。

  “五百?”

  “五百,老李打发乞丐呢?”

  “五千?”

  “一口价,五万!”

  噗!

  李世民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五万是什么概念?

  按照现在大唐贞观年间的物价水平,五万贯够他拉扯起一支近千人骑兵了。

  所以,李世民气呼呼的走了,临走前还骂骂咧咧的。

  ……

  神龙殿。

  “观音婢,你猜朕今天见到了谁?”

  “二郎,臣妾不知,你就直说了吧!”

  “朕今日见到了牧儿。”

  “什么,二郎去见牧儿了?”

  “正是。”

  “二郎快快告诉臣妾,牧儿现在过的好不好?”

  长孙无垢作为母亲,对儿子的感情自然是跟李世民不一样的。

  只是李世民不允许她去探望李牧,主要是怕她露出马脚,所以一直压抑着感情。

  如今咋一听李牧的情况,心中自然是激荡不已。

  “牧儿如今脑疾之症似乎已痊愈,除了些许异样,几乎与常人无二。”

  长孙无垢闻言顿时大喜,“二郎,此乃喜事啊,二郎还不快快接回牧儿?”

  “不妥。”

  “为何不妥?”

  “接回牧儿,那将置承乾于何地?”

  长孙无垢闻言顿时脸色一僵,是啊!接回长子李牧,那李承乾这太子还当不当了?

  李世民拍了拍自个媳妇的手背,安慰道:“观音婢勿忧,朕自有主张,况且牧儿常年在外,恐不能习惯宫中生活,暂且让他在外历练一番。”

  长孙无垢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

  其实李世民心里想说的是,这小子道德品质有瑕疵,让丫在外面继续吃些苦头。

  李世民每次想起李牧这小子一脸贪财的表情,就忍不住肝儿疼。

  安慰完媳妇后,李世民起身去了甘露殿。

  神龙殿是李世民睡觉和啪啪啪的地方。

  甘露殿则是他办公和会见大臣的地方。

  “传长孙无忌和杜如诲来见。”

  “喏!”

  很快长孙无忌和杜如诲就来到了甘露殿。

  “臣长孙无忌参见陛下,陛下圣安!”

  “臣杜如诲参见陛下,陛下圣安!”

  “辅机、克明免礼。”

  “不知陛下传唤吾等,有何圣训?”

  “二卿对河南干旱之事,可有什么建议?”

  “陛下洪福齐天,如今房公已在河南道主持祈雨事项,相信不日便会……”

  李世民摆了摆手,打断了长孙无忌的话,他不想听这些虚的。

  “克明可有见解?”

  杜如诲偷偷看了一眼长孙无忌,知道李老板今天不是要听他们拍马屁,想来是想听点干货。

  所以,杜如诲也就是实话实说了,“陛下,臣以为,干旱之事不宜再拖了,灾情从河东蔓延,如今已至河南,若不及时制止,他日祸及关内,恐生大祸啊!”

  “那克明以为,当如何?”

  “除开仓赈灾外,平抑粮价,也是当务之急。”

  嗯?和李牧小子说的一样。

  “陛下,府库不盈,着实有心无力啊!”长孙无忌突然插嘴道。

  一想起国库的钱,李世民顿时眉头一皱,是啊,国库没钱,又有什么卵用。

  突然,李世民想起李牧的土豆,于是开口道,“二卿,若说有一粮种,可亩产50石,不知可否解燃眉之急?”

  啥?

  长孙无忌和杜如诲两脸懵逼。

  皇帝老大这是脑子抽风了吧?

  亩产50石?

  他怎么不说昊天爸爸直接下大米?

  “二卿不信?”

  长孙无忌和杜如诲同时点了点头。

  “朕也不信。”

  那你说个鸡儿,长孙无忌和杜如诲差点没忍住喷李老板一脸口水。

  “陛下此话从何处听来?”

  “呃……朕昨日微服私访,在一年轻人口中得知。”

  “荒谬,世间怎有如此逆天粮种,黄口小儿之言,不可信之。”

  “朕本不信,但此人信誓旦旦。”

  “哦?不知此人现居何处?”

  “就在长安城外。”

  “陛下莫不是被人诓骗了?”

  “那小郎信誓旦旦说可以,且朕亲口尝过,确实是一道佳肴,据说此物端是神奇,不单能做菜肴,还能酿酒、作面、烤制成干粮等。”

  “嗯?此话当真?”

  “那小郎名唤李牧,现居于长安城外一庄子,二卿若有兴趣,明日可随朕一起前往造访,但切记不可泄露你我之身份。”

  “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