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当太子?

第24章 这难道,不比博人传燃?

  “这罐头真能存放三个月?”李靖再次确认道。

  “陛下说了,此时寒冬,三月绰绰有余。”

  李靖眼中光芒一闪,顿时激动了起来。

  要知道,在古代,能保质三个月的熟食,那绝对是逆天的存在。

  况且里面还有肉。

  虽说在大唐,平时老百姓吃肉不算什么奢侈行为,但在行军过程中,能吃到肉,那可绝对算是奢侈行为了。

  先不说其他,行军一般都是以年月计的,什么肉能保存这么久?

  早特么嗖了。

  所以,一般除了出征之前,或凯旋之后,其他时间,普通士兵基本不可能沾到荤腥的。

  而此刻,眼前这所谓的罐头竟然能保证食物三月之内不变质,这是何等逆天。

  所以,由不得李靖不震惊。

  李靖拿起一个罐头掂了掂。

  不重,很便携。

  但里面的分量却不少。

  一罐至少能抵得上四五斤粗糜子。

  关键是这便携的作用,也是让李靖心中暗爽不已。

  特别是在这茫茫白雪的冬季里。

  有了这玩意儿,分分钟能来个雪夜连行,一夜之间就能端了对方的老巢。

  只要人手几个罐头,轻便又实用。

  那些可恶的突厥佬,仗着天时地利。

  天一冷就跑来南下打秋风,年年捞过界。

  一打吧,人家就跑。

  自己这边又不敢追。

  就算敢追也不敢追远。

  至少是不敢追到草原深处去的。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军粮的问题。

  要知道,中原人打草原人,和草原人打中原人,两者区别是很大的。

  草原人打中原地区,可以就地补给,因为中原地区是农耕国家,只要随便找个小县城抢一波,还怕没有粮食补给吗?

  但中原人进攻草原部落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草原地区,你丫就是走个三天三夜都未必能遇见人烟,更别说临时就地找补给了。

  两者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

  但如果带上足够的军粮的话,那就注定不能搞突击战了,行军速度慢的跟蜗牛一样。

  别说追击了,就算是偷袭也早被人家觉察到了。

  想来一波釜底抽薪偷塔,怎么想都不划算。

  但现在有了这种既便携又耐久保质的军粮,那很多方案就可以操作了。

  所以,这罐头,顶呱呱!

  “李总管,陛下除了让卑下送来罐头外,还有一物。”

  “还有什么?”

  “羊毛衫。”

  羊毛衫?

  特么又是什么鬼?

  李靖感觉今天脑子有点不够用。

  “就是一种能御寒的衣物。”

  “嗯?御寒?尤胜皮毛?”

  “基本与皮毛无差,但有一点,更胜皮毛。”

  “哦?说来听听。”

  粮料官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猛的扯开自己身上的盔甲。

  哗啦一声。

  只见甲衣之内一件白色羊毛衫赫然映入眼帘。

  “李总管请看,羊毛衫内衬衣甲,丝毫不影响甲胄行动,皮毛可否?”

  卧槽!

  李靖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

  嗯?

  这手感?

  好软。

  好滑。

  好白。

  粮料官:“......”

  ......

  三日后。

  马邑。

  一场大战刚刚落幕。

  突厥佬被李靖突然一记战神附体,直接干懵了,丢下大量尸体后,一路朝恶阳岭方向逃窜而去。

  唐军则携大胜之威一路挺进。

  此时天气十分恶劣。

  狂风大雪肆虐。

  原本就冷到冻入骨髓的天气,仿佛还在继续变冷中。

  但唐军似乎对此不甚在意。

  冷是冷,但唐军至今还未曾有一人因寒冷而送命。

  比起突厥佬那边还没正式开战就被冻死了至少上千人的情况来说,唐军无疑是先胜一筹。

  这跟以前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

  以前遇到这种恶劣天气,唐军将士总是要比突厥佬先出现伤亡。

  毕竟中原人的适应能力跟常年处于恶劣天气的草原人比起来,先天上还是查一些的。

  但这次却是反过来。

  事实上却是突厥佬那边都冻死一堆人了,唐军这边愣是没有一个是因为天气而伤亡的。

  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所以,这也唐军此役能轻易战胜的重要原因之一。

  风雪之中,李靖骑着高头大马位于前方首位。

  沉重的马蹄声不断敲打着这片土地。

  干固的血迹染在这片黑白交替的土地上,一切都显得那么苍凉。

  苍凉之中又透露着几分热血。

  因为,唐军,大胜!

  黑色如墨的唐军制式铠甲,咧咧作响的唐军黑龙旌旗,趾高气扬的唐军骑兵。

  这一幕。

  难道不够热血?

  不比博人传燃?

  李靖一脸严肃,带着三千骑兵继续深入恶阳岭。

  身边的副将忍不住问道,“总管,此般冒进,是否不妥?”

  “机不可失,这险必须冒,若是再犹豫,就失了先机。”李靖一脸坚定的表情。

  “可是......”

  副将一脸纠结,他对李靖带着三千骑兵去突袭的行动真的不看好。

  虽说趁他病要他命这个策略是没错。

  但在人家的地盘上,但真的太冒险了,万一玩崩了,这三千人可就是有去无回了。

  副将回头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后勤,丫的连一个押送粮食的兵都没有,这翻车的概率得有多大?搞不好大家都得死翘翘。

  “罐头和羊毛衫都带上了吗?”李靖突然问道。

  “带上了,这羊毛衫确实要得,内衬盔甲之中,既保暖又实用,还不臃肿碍手,真真是好物件啊。”

  副将一提起这羊毛衫,顿时一脸欣喜的表情,这次能首战告捷,此羊毛衫可谓是居功不小。

  只见他一脸爱惜的抚摸了一下身上的羊毛衫,忍不住咧嘴一笑。

  只是这罐头,他到现在还是持怀疑态度,这玩意儿真的能支撑三千骑兵长途奔袭?

  好像有点不科学啊。

  李靖虽然知道副将的顾虑,但他没时间去关心。

  他此刻关心的是如何争分夺秒取得先机,然后直接一波偷塔成功。

  这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首战告捷,可事实上离重创突厥佬还差的远,如果不抓住直接给他们来一记狠,以后估计就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况且他现在有罐头,又有羊毛衫,如此先机在手。

  现在不冒险?

  什么时候冒险?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