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当太子?

第25章 李靖,偷塔成功!

  恶阳岭。

  颉利可汗阿史那咄苾马邑兵败后,退兵至此。

  打算修整一番,然后再召集草原儿郎们回去再干一票。

  他现在在等,等救兵来援,顺便派人去长安找李世民谈判,试图拖延时间。

  本来计划的很美好。

  谁知道半夜突然一声悠长的号角声突然响起。

  阿史那咄苾差点没被吓尿。

  跑出王帐后,赶紧拉住一个亲随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不好了大汗,唐军杀过来了!”

  “不可能,他们怎么敢?”

  但回答他的却是一阵漫天箭雨。

  咻咻咻——

  只见一片带着火光的箭雨倾泻而来。

  突厥士兵猝不及防之下,死伤大片。

  顺便一众营帐物资什么的纷纷燃起大火。

  顿时一片火光冲天,四周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有些年轻的突厥士兵吓得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甚至大哭了起来。

  阿史那咄苾看着周围的乱象,气的哇哇大叫。

  一边大声呵斥,一边提刀狠狠的砍翻了几个士兵,这才堪堪稳住局面。

  “给本汗杀,杀!”

  士兵们握刀的手都在颤抖,一些没什么作战经验的草原骑兵甚至连马都骑不上去了。

  百夫长们强行将士卒们整理成一股股散乱的队形,直到勉强能上阵御敌。

  “大汗,唐军来势凶猛,又挟之前马邑大胜之势前来,我军士气低落,恐不是对手,我等还是撤吧,待回到草原召集人手再来一决雌雄。”

  “混账!临阵脱逃,本汗先杀了你们!”

  亲随无奈的点了点头,跑出去组织士兵列阵迎敌去。

  说是列阵其实大片大片的突厥兵杂乱无章,盔歪甲斜,军心涣散,士气全无根本谈不上任何阵型。

  这时候唐军骑兵已经如同一股黑色的风暴从远处的地平线上闪电般的席卷过来了。

  “放箭!放箭!射弩射弩!!”

  军阵中响起一片惊恐嘈杂的呼喝声。

  唐军的骑兵根本都没有进入弓弩的射程,而惊慌失措的突厥军已经漫无目的,胡乱的开始放箭,射弩。

  这些射出去的箭矢根本就对唐军没有产生任何伤害。

  偶尔一些零星的箭矢射到唐军骑兵的队列中也因为射手的力道太弱,被唐军骑兵身上优质的盔甲远远的弹开了。

  三段弓弩放完,唐军骑兵还没冲击到突厥军大阵两百步远的地方。

  而大阵最前面负责掩护弓弩兵的枪兵和刀盾兵已经被唐军摧枯拉朽的气势吓得魂飞魄散开始溃退了。

  前阵的溃退引起了可怕的连锁反应,前面不顾一切向后奔逃的溃兵们立刻冲散了本来就非常不严整的中军。

  中军也开始恐慌的溃退,于是这场战斗开始还不到半个时辰,突厥军就全军都开始溃退了。

  百夫长们顾不上弹压自己手下的士卒也开始争相逃命。

  与此同时,一只隐蔽在左侧外一座丘陵背后的唐军骑兵趁乱在突厥军列阵的后方,开始冲锋攻击。

  突厥士兵们基本都已经被赶到前面据敌去了,后方防御薄弱。

  再加上前方士兵的迅速崩溃,使得后方防守的剩余突厥军根本就没有抵抗的心思。

  也顾不上提醒前面的友军了,顿时一哄而散,仓皇逃命去了。

  于是一场悲剧就发生了,杀气旺盛的唐军骑兵如同猛虎搏兔一般冲入了突厥军溃退的人流中,开始了疯狂的杀戮。

  一股股的血雾不停的激射而出,头颅被砍飞,胸膛后背被刺穿,惨嚎声哀求声不绝于耳。

  一个十人队的唐军骑兵砍杀了几十个突厥军的溃兵,十几个突厥军士兵觉得逃跑无望,扔掉兵器举起双手跪在地上投降,乞求饶命。

  几个唐军骑兵互相对视了一眼,嘴里嘀咕了几句,忽然扬起马蹄把这十几个突厥军全部踏死。

  咔嚓咔嚓人骨头碎裂的声音就是在这嘈杂的杀戮场上也清晰可闻。

  一个悍勇凶残的唐军校尉手握一柄铁锤接连砸碎了好几个突厥军士兵的头颅。

  他杀得兴起,咆哮着,狂笑着又飞起一锤把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突厥军骑兵连人头带马头一锤子砸得稀烂。

  红色白色的液体飞溅到他的脸上,让他扭曲的表情显得更加的狰狞恐怖。

  大批的突厥军溃兵想要逃跑,可惜后面的唐军紧追不舍,再加上人员拥挤,根本就不得寸进。

  被后面赶上的唐军一刀一个,犹如砍瓜切菜般容易,再加上混乱拥挤的人流,众人互相拥挤踩踏,顿时死伤无数。

  追上来的唐军骑兵又围着突厥军刀砍斧剁,箭射马踩肆意屠戮,不一会突厥逃兵周围就出现了一座座尸体堆积而成的小山。

  慢慢的突厥军的尸体淤积堆满了整个恶阳岭。

  阿史那咄苾望着周围惨绝人寰的情景精神已经崩溃了,短短不到一个时辰他的草原大军就彻底完了。

  唐军都是嗜血杀戮成性的魔鬼吗?

  头盔早已经脱落不知去向了,他披散着发髻,骑着马漫无目地的在混乱的人群中四处逃窜游荡。

  好在最后被亲卫士兵护送着逃出了恶阳岭。

  往碛口方向逃去。

  ……

  恶阳岭一役已接近尾声。

  唐军大胜之局已定。

  剩下的就是收尾的事了。

  一员突厥百夫长神情麻木且呆滞的游荡在战场上,他已经被吓破了心神,此时的他犹如行尸走肉般。

  忽然一名突唐军将领飞一般的掠过他的身旁,一柄布满尖刺的狼牙棒伸出,被它的使用者熟练的一抡!

  砰的一声闷响。

  突厥百夫长的头颅被砸成了一团四处飞散的肉块和血雾。

  “入娘的!蛮子的大将这么容易就我被杀掉了!?”这名唐军骑士喃喃的自言自语道。

  显然他觉得自己的战果来得有点太容易了,心中有一丝意犹未尽的感觉。

  另一个骑士笑着对他说:“可不是,杀蛮子真比宰杀羊羔还容易呢!”

  一串一串的突厥军俘虏被押解着,驱赶着到俘虏集中营去。

  面对如此凶残彪悍的强敌,突厥军已经彻底的胆寒了,没有人敢反抗甚至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只有哀嚎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

  当杀戮结束的时候,东方地平线之上已经隐隐出现一片红光。

  天要亮了!

  这一仗三千唐军击溃近万突厥军,除了有一部分人被充作随军奴隶之外,其他大多数人都没能幸免。

  尸体永远的留在了恶阳岭。

  而唐军骑兵只损失了不到二百人。

  李靖骑在马上对他身边的几名重要唐军将领沉声道。

  “如此软弱不堪一击的蛮子,我们居然被他们压了近十年,真真是颜面无存,看来原定计划应该改变一下了。

  我们这次攻略的目的不应该只是马邑,而是要继续冲击取得尽可能多的战果。”

  周围的将领们都纷纷赞同,于是几个人拿出羊皮地图商议了一下具体细节。

  最后定下基调,直取定襄!

  ……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