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当太子?

第28章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上学?

  太极殿,大朝会。

  李世民端坐于龙椅。

  丹墀之上,一内侍高声宣唱。

  “制曰:泾阳李牧,为君上分忧,献土豆祥瑞,解万民于水火,举国诚惠,功德无量,今御封李牧泾阳县男之爵,赏金三千,赐田百亩,钦哉!”

  殿下,李牧垂首接旨。

  然后胡乱说了几句吉祥话糊弄过去。

  老实说,他到现在都还有点懵。

  怎么突然间老李就成了李世民?

  老子接受不了这个画风好不好!

  以后还能不能吐槽他了?

  以后还能不能骂他秀逗了?

  唉,人生啊,还真是特么魔幻。

  接旨后,李牧偷偷看了一眼端坐在龙椅上的老李,哦不,现在应该叫李世民。

  李牧偷偷看了一眼李世民。

  宝相庄严,一脸严肃。

  感觉就像寺庙里的泥菩萨一样。

  高高在上!

  接完旨后,退回自己的位置。

  经过一众大臣身边的时候,每个人都在审视他。

  基本上绝大多数人的心理活动都是这样的:

  这憨批小子谁啊?他何德何能,弱冠之年得已封爵?入娘的,太没天理了吧!

  不过确实,十二岁的县男,听起来确实是太扯了一些。

  虽然在所有爵位排行榜当中,男爵是最低等的。

  但再怎么低等,那也是帝国男爵啊,搁长安是不怎么值钱,但放地方上,绝对是能吓死人的存在。

  结果就这么轻飘飘的送出去了?

  送给了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屁孩?

  简直是太魔幻了。

  大唐开国以来,独此一份了。

  当然,也有替他高兴的人,比如长孙无忌。

  “恭贺李泾阳!”

  李牧之前住的那个庄子就是位于长安城外的泾阳县,如今被封为泾阳县男,尊称的话,确实是应该称呼他为李泾阳。

  “谢啦老孙,哦不,谢啦长孙公!”

  李牧有模有样的回了一礼。

  特么乖乖,原来这位就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长孙无忌!

  李牧到现在还没能适应过来。

  魔幻,太踏马魔幻了。

  土豆粮种一事,现在还没有大范围公开,知情的人还比较少。

  所以,以土豆之功封爵,不服的人还是有很多的。

  但也有知道内情的。

  除了长孙无忌以外。

  刚从河南道回来的房玄龄也笑着对李牧拱了拱手。

  除此以外,还有工部尚书段纶,也笑眯眯的打了一声招呼。

  以及右武侯大将军尉迟恭,也咧着满嘴大白牙,十分友善的笑了一个。

  虽然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友善。

  因为他们知道,那个曲辕犁也是跟这位有关。

  而且据他们推测,这位年仅十二岁的县男,好像跟圣人关系不简单。

  很不简单!

  ……

  大朝会结束后,李牧跟着百官们打卡下班。

  然后回到家里。

  这个家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家了。

  而是李世民特地在长安城给他新建的府邸。

  说是新建,其实就是换个招牌,然后稍微装修了一下而已。

  这府邸原本是某位裴姓高官的府邸。

  不过好像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这府邸被充公了。

  现在就便宜了李牧。

  这宅子很大,比李牧之前的那个小别墅还大。

  不过现在那小别墅已经让天劫给劈成渣了。

  正在重建中。

  此时初春时分,雪还没完全化,春风也一点都不拂面,吹在脸上啪啪啪的打脸似的。

  但李牧好像不知寒冷一样,穿着一件白色单衣,就这么站在院子里抬头望天。

  福伯手里拿着大氅,一脸担忧的站在他身后。

  他本是要给李牧披上大氅的,但李牧拒绝了,挥了挥手,说他想静静。

  福伯虽然不知道静静是谁。

  但想来应该是一位好姑娘。

  可是再好的姑娘,也不能站在这里一想就是个把时辰吧?

  “公子,进去吧,天冷!”福伯再次劝道。

  冷?

  呵,能冷的过我的心吗?

  特么老李一家合起来演我,我心都快碎了你知道吗?

  其实这货就是仗着自己灵气护体,不怕冷,搁这装逼呢!

  李牧挥了挥手,“福伯你进去吧,我还想静静!”

  特么还想静静?

  这静静到底是何方神圣?

  福伯心中那个着急呀!

  实在是不急不行啊,怎么看这公子现在都很不正常的样子。

  甚至有点危险。

  福伯越想越担心,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找人来帮忙劝劝。

  就听见门外有人唱礼道,“皇后驾到,公主驾到!”

  福伯闻言顿时一喜,连忙说道,“公子,皇后和公主来了,我们快去迎接吧!”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傲娇。

  很明显的傲娇情绪。

  长孙无垢和李丽质倒是没什么架子,直接自己就进来了。

  “牧儿,你怎么穿这么点衣服,快快把大氅披上。”

  说完,接过福伯递过来的大氅,赶紧给李牧披上。

  你丽质也走了过来,甜甜的叫了一声,“牧哥哥日安!”

  李牧本来还想继续装逼的。

  结果见到长孙无垢这么热情,李丽质也很亲切的样子。

  唉,算了,被演了就演了呗,人家一家子都是牛逼人物,惹不起,惹不起。

  “皇后,你真是我姨母?这次没再演我了吧?”李牧一脸严肃的问道。

  “呃……没骗你,没骗你,真是你姨母。”

  长孙无垢也很无奈,总不能现在就告诉你我是你娘吧?

  特么这事公开出来的话,事情很大条的好不好,还是以后再说吧!

  “牧哥哥,你别怪阿娘和耶耶,他们也是有苦衷的。”

  有个寄吧苦衷,李牧刚想反驳,但想想还是算了。

  有时候,难得糊涂,也是一种境界。

  罢了。

  以后就安安心心的做一个混吃等死的皇亲国戚吧。

  顺便沾点光,混点功德。

  一边修炼升级,一边混功德。

  天劫来了就用功德抵消。

  挨过天劫后,增加寿命。

  美滋滋。

  啊!生活。

  也就是普通的躺着,普通的混,普通的阳光,普通的醉。

  接着奏乐,接着舞。

  这大概就是李牧以后的生活方式了。

  “对了,皇后姨母,公主表妹,你们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吗?”

  “确有一事。”

  “什么事?”

  “陛下说让你去进学。”

  噗!

  李牧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上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