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当太子?

第29章竖子,汝与曹贼何异?

  “上学?不去,打死不去!”

  对于上学这件事,李牧是拒绝的。

  但长孙无垢说了,这是伟大光明正确的皇帝陛下说的。

  你不去也得去。

  不然将来莫得公务员做。

  我特么……

  李牧差点没气的一口灵气喷死李世民。

  但一想到系统任务,还有那金光闪闪的功德点。

  李牧他忍了。

  不就是上个学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子九年义务都挺过来了,不差这一两年。

  “什么时候去上学啊?”

  “越快越好,最好在这两天。”

  “去哪上?”

  “国子监。”

  嗯?

  国子监?

  这名字听起来倒是挺高大上的。

  一听就是精英聚集的地方。

  估计类似于前世的北大、清华什么的吧!

  嗯,那可以有。

  “你这两天准备一下,到时带上束脩,然后去拜访一下孔祭酒。”

  “孔祭酒?谁啊?”

  “就是孔颖达孔学士,孔学士便是国子监祭酒。”

  哦,就是说这姓孔的是国子监校长呗。

  咦,等等,这货姓孔,不会跟孔子是同一个孔吧?

  “皇后姨母,这位孔祭酒和孔子有什么关系吗?”

  “孔祭酒正是孔圣血脉。”

  卧槽,还真是啊,那这家世可牛逼了。

  “好,我明天就去拜访孔祭酒。”

  李牧一脸期待的准备明天去强势围观一下这位传说中的孔圣血脉。

  另外,见识见识一下大唐精英学子们的聚集地。

  说不定到时受到国子监精英学子们的学术氛围熏陶和启发,思想境界一下就得到升华。

  搞不好能当场酝酿出一本《我在大唐建设精神文明》的畅销书出来。

  嗯,不错,不错!

  ......

  第二天。

  李牧一大早就起床,然后对着镜子,捣鼓了整整大半个时辰,把自己打扮的帅气逼人。

  就跟去参加婚礼一样隆重。

  打扮好后,拎起桌子上的猪肉条,便出门了。

  目的地,务本坊,国子监。

  此时,国子监校长办公室。

  孔颖达孔校长,看着办公桌上的猪肉条。

  嘴角抽了又抽。

  “这是你的束脩?”老孔瞪着眼睛问道。

  “对啊孔祭酒,这猪可是学生亲手养的呢,保证好吃!”

  在李牧有限的古装电视剧知识储备里,束脩这玩意儿不就是猪肉条么?

  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不过现在看老孔这副表情,李牧估计他可能不爱吃猪肉。

  孔颖达看着李牧一脸又傻又天真的表情,内心十分复杂。

  老夫假假的也是国子监祭酒,孔圣血脉,大唐十八学士之一。

  就算不靠这些名头,光是他“孔颖达”三个字,在大唐。

  它就是文化的代名词。

  是文曲星在地上的人形状态。

  是智慧的结晶。

  是活着的人形自走书库。

  是孔圣语录在世间最有权威解释权的人之一。

  总之牛逼不解释就对了。

  结果......特么就只值一条猪肉条?

  你特么看不起我孔某人?

  咬了咬牙,老孔深吸了一口气。

  老夫是文化人,不跟小子一般见识。

  怎么说这小子也是长孙皇后介绍来的,给点面子。

  于是,老孔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蔼亲切一些。

  “汝便是李牧?”

  “学生正是。”

  “汝可会作诗?”

  “学生愚钝,不擅诗道。”

  本来吧,作为一名优秀穿越者,抄诗什么的那都是基操。

  随随便便甩他个三百首唐诗什么的,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但!

  咱是一名有节操有底线的穿越者,抄诗什么的太low了。

  要诚实,要靠谱。

  所以,他直接承认了,俺不会!

  就在这时,站在旁边的福伯突然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来。

  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递给了孔颖达。

  “孔祭酒,我家公子谦逊,不敢在孔祭酒面前献丑,老奴代他呈上诗作。”

  嗯?

  嗯嗯??

  嗯嗯嗯???

  我什么时候有作诗了。

  福伯这“诗”哪里来的?

  “福伯,你这是哪里来的?”

  “公子忘了,前年公子在泾南之时,偶有提笔,所书之作老奴都都收集了起来。”

  卧槽!

  李牧当时就震惊了。

  特么当时刚穿过来的时候,有时候会拿起笔练一下字,学习一下大唐的先进姿势。

  但关键是,这些涂鸦之作,它有些是见不得人的啊卧槽!

  福伯不认识字,以为这些就是诗作。

  今天居然带了过来。

  李牧整个人都不好了,万一来一首老黄的“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什么的,那才叫赤几呢!

  “福伯,福伯,你等会,你给我等会,那不是诗,真不是诗。”

  李牧刚要把纸抢回来,可惜晚了一步,孔颖达已经接了过去。

  摊开来仔细看了起来。

  只见孔颖的脸色从一开始的云淡风轻,慢慢的变成了颇有兴趣,紧接着变成震惊,最后变成气愤。

  直到......老孔捂着胸口大吼了一句。

  “竖子,真真有辱斯文,你给老夫滚出克!”

  然后纸张被老孔揉成一团扔向李牧身上。

  李牧弱弱的捡起来,摊开一看。

  只见上面写着。

  “世人毁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当如何处之?

  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睡他老婆!”

  噗!

  看到最后一句,李牧自己都喷了。

  赶紧揣上纸张逃似的跑出校长室。

  待跑出好一段距离后,还隐约能听见孔校长摔茶杯的怒吼声。

  “竖子,汝与曹贼何异?”

  李牧表示自己很委屈,我跟曹老板真的不一样啊孔校长。

  我真没那方面的癖好好不好。

  你仔细看一下俺的眼睛。

  是不是......很纯真?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