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当太子?

第32章 开发大西北的先驱者,李奉诫!

    刚来长安没多久,就成了活力社团的扛把子。

  李牧现在的心情无疑就像是在日狗,还是日哈士奇的那种。

  尉迟宝琳和程处弼、李奉诫这三个逼,逢人就说李牧哥哥如何如何棒,如何如何牛逼。

  身怀逆天绝技“天马流星拳”,一拳能干爆一堵墙的那种。

  以至于李牧每次出门遇到同学,都尽量绕道走。

  因为十几岁的骚年对未知神奇的事物总是充满了好奇心。

  每次遇见国子监的同学,热情奔放的骚年们总会上前和他请教有关于“天马流星拳”的各种姿势问题。

  有的自信心爆棚的,还会现场表现一下。

  大吼一声“天马流星拳”,然后像傻逼一样就跑去砸墙。

  李牧觉得自己家的狗子已经快不行了。

  “哥哥,哥哥,你看我这天马流星拳练的如何?可有哥哥的三成实力?”尉迟宝琳一脸献宝似的跑来问道。

  “切,徒有其表,不得哥哥之万一。”程处弼一脸不屑的鄙视道。

  李牧一脸蛋疼别过头去,假装不认识这两个傻逼。

  “对了,奉诫呢,最近怎么都没见到他。”李牧突然问了一句。

  “哥哥有所不知,奉诫将要离开长安了,最近在家准备行装呢。”

  “嗯?离开长安,去哪里?”

  李奉诫此人比较低调,很少像尉迟宝琳和程处弼一样咋咋呼呼,所以存在感比较低。

  但李牧对这骚年还是挺有好感的。

  “他家大人要去凉州赴任,所以……”

  嗯?

  凉州?

  李牧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

  原史里李大亮这倒霉催的,刚从交州那里喂完蚊子,之后又被李世民赶去凉州开发大西北搞民族大团结去了。

  反正哪里条件艰苦就派他去哪里。

  明摆着李董看他不顺眼,但又想着废物利用。

  毕竟李大亮能力摆在那里,是个人才,不用可惜了。

  所以,即便李大亮兢兢业业,吃苦耐劳,任劳任怨……

  最后,依旧没得到什么实际好处,唯一的好处就是,死后得到了一个追赠的荣誉称号。

  不得不说,这样对他是不公平的。

  李牧对这个人还是挺佩服的,李大亮虽然死后照片没资格被挂在凌烟阁的墙上,但到底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手,至少李牧自己挺欣赏他的。

  再加上如今认了人家儿子当小弟。

  那怎么着也得拉人家一把啊。

  “三郎,找个时间把奉诫约出来,就说我有东西要给他。”

  “哥哥要给他什么东西,我们有没有?”

  “对啊,哥哥忒不公平,怎的奉诫有,俺们没有。”

  李牧对尉迟宝琳这个长的跟三十岁一样的早熟骚年,一口一句哥哥,真的是有点受不了。

  且不说尉迟宝琳十八岁,比他这个十二岁的骚年还要年长六岁。

  就说这三十岁长相,谁让他叫一句哥哥谁知道。

  心里不别扭那绝对都是心理素质贼强的牛人。

  具体画面请参考李逵喊你一句“欧尼酱”试试。

  ……

  春明楼。

  程处弼在这里安排了一个席面。

  在场人员有尉迟宝琳、程处弼、李奉诫和李牧四人。

  本来程处弼还想让人去平康坊找几个小姐姐过来吹拉弹唱一番,助助兴的。

  结果被李牧无情的拒绝了。

  修仙之人,第一要务,远离女人!

  女人,只会影响我修仙的速度!

  “奉诫,此番西行,为兄有几句话想跟你说一下。”

  “请哥哥示下。”

  “西北艰苦,但也有机遇,令尊非庸人,只是没遇到机遇而已,切记劝戒令尊莫要颓废。”

  李奉诫闻言顿时一阵哽咽,眼眶都红了。

  想他父亲一生兢兢业业,为大唐发光发热,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甚至没人记得他的功绩。

  如今从李牧口中得到赞许之辞,骚年多年压抑的内心瞬间决堤。

  “哥哥……哥哥知家父?”

  “李公之德行操守,牧甚是敬仰!”

  “奉诫替大人谢过哥哥体谅,哥哥的话奉诫一定带到。”李奉诫激动的站起身来行了一记大礼。

  李牧赶紧将他扶起。

  “自家兄弟,奉诫多礼了,吾还有一物相赠,奉诫届时将其送到李公手上,他自然知道如何使用。”

  说完,李牧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图纸。

  正是之前给过李世民的那张八牛重犁图纸。

  李世民对八牛重犁不甚看重,选择了优先推广曲辕犁。

  但实际上,八牛重犁更适合西北凉州的推广。

  毕竟西北那边的地质,普通犁具还真刚不下去。

  八牛重犁就刚刚好。

  唯一的缺陷,就是费牛。

  但这问题也不是很大。

  因为李牧知道,大唐集团离成功收购东突厥牧业有限公司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到时提高耕牛数量的计划也差不多该提上日程了。

  而前期缺牛的问题,完全可以先用人力解决嘛!

  反正西北那地,民族问题十分复杂。

  李大亮过去就是去搞民族大团结的。

  搞民族大团结的过程中,肯定有一些民族兄弟不那么团结的。

  这些人,人道毁灭什么的太浪费了。

  那怎么办呢?

  用来拉犁什么的不就刚刚好么!

  “奉诫尽管宽心,大唐不日将会对吐谷浑用兵,届时便是李公风云之际。”李牧拍拍李奉诫的肩膀说道。

  李奉诫顿时一脸震惊的表情。

  “哥哥说的是真的?”

  “嗯,千真万确!”

  李奉诫顿时满脸震惊的表情,如果大唐真的到时会发兵攻打吐谷浑,那对他爹来说,真的是一个难得的机遇。

  金鳞本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这话还真不是随便说说的。

  机遇这种事,错过了就没了。

  所以,李奉诫内心打定主意,此次一定要帮助他爹地起飞。

  化龙什么的不敢想,能把他爹的职称提一提就是最大的满足了。

  如果到时准备充分,在大战之中发光发彩。

  武阳县男提到武阳县公,甚至武阳郡公。

  也不是不可能的嘛!

  “这里还有一些土豆、红薯粮种,你且小心保管,到了凉州之后,此物会有大用。”

  土豆?红薯?

  李奉诫虽然对土豆和红薯的价值不是很清楚。

  但既然哥哥亲手将它们交到自己手里,想来定是珍贵之物。

  李奉诫接过后小心翼翼的放好。

  此时的李奉诫内心深处千百个念头翻转浮沉。

  最后,全部化为对李牧的感激之情。

  只见李奉诫对着李牧作了一个长长拱手作揖礼,久久不起身。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