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当太子?

第34章 人在平康坊,已经漂到失联!

  “哪里来的小郎,长的好生俊俏啊!”

  就在李牧暗暗吐槽尉迟宝琳老司机的时候,突然临街楼上传来一声银铃般的轻笑声。

  只见一名面容姣好年轻女子正看着李牧掩嘴轻笑着。

  李牧有点后知后觉。

  倒是旁边的尉迟宝琳和程处弼一听这话,顿时不约而同的同时挺了挺胸膛。

  自我感觉良好ing。

  “小郎,姐姐最是会疼人哩,来姐姐这里,姐姐好好疼惜你!”

  像这种调戏的言语,李牧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但多少也是有些无语。

  唉,都怪自己容颜太逆天,一切的罪过都要自己扛。

  只见那女郎说完还故意扔下一条手帕下来,按照落下的轨迹,应该会掉在李牧头上。

  李牧暗自运转灵力,一丝无形的灵气散发开来。

  手帕瞬间被震飞到了尉迟宝琳的脑袋上。

  “大郎好彩啊!”李牧笑着说道。

  尉迟宝琳拿下脑袋上的手帕,放在鼻下闻了一遍。

  香,真香!

  尉迟宝琳抬头向那女郎抛了一个媚眼,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手帕收进怀里。

  楼上的小姐姐,脸色瞬间一僵,然后掩面逃回楼里。

  当然,在尉迟宝琳眼里,这小姐姐是害羞。

  心中打定主意,改日一定要来和这位小姐姐聊一聊人生,谈一谈理想。

  最好是秉烛夜谈的那种。

  旁边的程处弼瞬间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李牧笑了笑,轻夹一下马肚,继续前行。

  走在路上,入眼之处,到处都是一片粉红色,简直不要太梦幻。

  莺莺燕燕的小姐姐们柔声细语的招呼声,差点没把尉迟宝琳和程处弼的魂给勾了。

  但!

  除非小姐姐们愿意让尉迟宝琳和程处弼白嫖。

  否则,以他们现在零用钱,嫖个锤子!

  快餐都不够。

  三人一路有惊无险的来到目的地。

  花锦楼。

  这是一间极具规模的会所。

  据说还有官方背景。

  总之绝对属于背景又粗又硬的那种。

  来这里的目的,卖诗。

  毕竟只有这种大规模会所才会有潜在客户。

  因为这里的客户非富即贵,装逼客更多。

  一掷千金什么的那都是基操。

  什么老铁火箭刷一波,飞机刷一波。

  那都不是一个级别的。

  而且这地方走高端路线,会所里的小姐姐都是包装得十分高大上的那种。

  虽然再怎么五颜六色高大上,也改变不了她们的真实身份。

  但至少卖的贵一点啊!

  **和**格,一字之差,价值天差地别。

  至于怎么包装?

  装文化人呗!

  搞几首过得去的诗出来宣传一下,不就分分分钟高大上了。

  再者,每隔一段距离搞个诗会什么的大型多人运动。

  活跃活跃一下气氛嘛!

  营销这种东西,又不是只有现代人有,古代人也是玩的很溜的。

  只要你在诗会里表现的好,搞出一手好湿出来,那恭喜你,你可以白嫖了。

  还是光明正大的白嫖,白嫖完后在场的老司机还得给你喊666。

  瞬间装逼的层次感就突现出来了。

  这可比花钱装逼高级多了。

  所以,一旦有什么诗会活动,这诗稿的标价瞬间就蹭蹭蹭的往上涨。

  李牧三人来到花锦楼后,把马交给小斯,然后交了入场费,开始进入楼内。

  此时楼内正在举办多人运动,也就是诗会。

  “哥哥,来的正是时候,今日花锦楼举办诗会,以春为题,若是写出好诗,可得美娇娘留宿。”尉迟宝琳一脸淫荡的笑道。

  “切,你会作诗吗?”程处弼表示强烈鄙视。

  “俺是不会,但哥哥会啊!”

  李牧之前夸下海口,说自己满肚子诗稿,随便吐出一篇都是流芳百世的佳作。

  当然,尉迟宝琳和程处弼也没全信他,吹牛嘛!哪个男人不吹牛逼?

  但只要能作出诗就行。

  “大郎,我的诗是要拿来赚钱的,给你,岂不是浪费了。”

  李牧斜了他一眼,要我干这种亏本买卖,门都没有。

  “哎,哥哥这话就见外了,自家兄弟,怎的这般计较?”

  “没钱免谈。”

  “那哥哥准备卖多少钱?”

  “怎么着也得十贯一首吧!”

  “啊?十贯?忒贵了哥哥!”

  “看在兄弟的面子上,给你打个五折,五贯,如何!”

  “五贯啊,还是贵啊哥哥。”

  “嫌贵就算了,我找别人去。”

  “别别别,要不哥哥你先把诗稿给俺看看先?”

  “可以。”

  李牧从怀里摸出厚厚的一叠稿子,然后翻了翻,“以春为题是不是?”

  “嗯嗯嗯……”

  “找到了,这首《相思》就不错,还算应景。”

  尉迟宝琳接过稿子展开一看。

  【红豆生南国】

  【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

  【此物最相思】

  “好诗,好诗。”

  尉迟宝琳虽然是一个大老粗,长的也很大老粗,但这并不影响他鉴赏诗文的能力。

  诗好不好,就跟人长的美不美差不多。

  一眼就能看出来。

  差别就在于好在哪里,和美在哪里。

  这种细微鉴赏,尉迟宝琳就看不出来了,但这不妨碍他知道这是一首好诗。

  “哥哥,这诗俺买了。”

  “钱呢?”

  “先欠着。”

  说完,尉迟宝琳撒腿就跑,就跟脱了缰的野狗一样,撒欢似的窜进了人堆里。

  程处弼见尉迟宝琳得了一首好诗,忍不住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哥哥,我也想……”

  “有钱吗?”

  “没钱。”

  “没钱免谈。”

  “……”

  “不过呢,三郎啊,如果你能帮我卖出三首,我就送你一首,如何?”

  程处弼一听这话,顿时眼睛一亮。

  “好,一言为定!”

  于是,程处弼也像脱了缰了野狗一样,跑进人堆里招揽生意去了。

  卖三首得一首,那卖六首岂不是就得两首,以此类推。

  程处弼顿时心潮澎湃,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无数小姐姐在朝着他挥手。

  人在平康坊,已经嫖到失联。——程处弼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