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当太子?

第35章 混世魔王,程咬金!

  此时,花锦楼内,一位风度翩翩的年轻公子哥正要上台装逼。

  却不料被某只脱了缰的野狗给抢了先。

  “失礼,失礼,俺先来,俺先来。”

  被抢了先机的公子哥顿时心中不爽。

  “哪里来的莽汉,诗文之道岂是你这粗鄙之人所会?”

  “嘿,哥们,小看人是不是,有本事,比比?”

  “比就比。”

  “那好,俺先来。”

  “吾倒要看看你这莽汉能作出什么诗作。”

  “最多就是小儿涂鸦之作,苏兄不必介怀。”那公子哥身边的朋友帮腔道。

  “是啊,粗鄙之徒,何来诗作,贻笑大方!”

  “兀那莽汉,快快下来,莫要惹人笑话!”

  “哈哈哈......”

  底下一大票自恃肚子里有几两墨水的选人顿时集体哄笑了起来。

  然后……这群人被打脸了。

  尉迟宝琳嘴角轻扯,邪魅一笑。

  好吧,一点都邪魅。

  但至少嘲笑意味是十分明显的。

  紧接着一首《相思》亮出来。

  【红豆生南国】

  【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

  【此物最相思】

  啪啪啪!

  鼓掌声顿时开始响起。

  花锦楼有专门点评诗作的士林宿老。

  一首《相思》顿时博得满堂喝彩。

  尉迟宝琳顿时一脸得意,暗道这钱花的值,太特么值了。

  “恭喜这位郎君大作通过,请移步二楼。”

  马上便有小斯前来请尉迟宝琳前往二楼选小姐姐去。

  “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马上便有人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

  “兄台有所不知,此人乃是吴国公府上的公子,尉迟宝琳。”

  等会,你给我等会。

  吴国公?

  尉迟家的崽?

  你特么逗我?

  姓尉迟的他家能出这种人才?

  你要说他尉迟家的崽能一拳干死一头牛我都不惊讶,特么你告诉尉迟家的崽能作诗?

  至于之前那位苏姓公子哥,直接掩面而逃。

  “嗯?敬德,那不是你家大郎么?”

  此时,一个风度翩翩,长相俊朗的中年男子惊讶道。

  此人叫张公谨,字弘慎,爵位定远郡公。

  乃是尉迟恭的好基友。

  张公谨因为这两天就要出发去前线干仗了,所以,几个好基友决定组团出来放松一下,俗称大保健。

  反正男人都懂的。

  一起来的还有最近刚提了职称的程知节。

  混世魔王程咬金的大名,没几个不知晓的。

  老程最近也是心情舒爽的一匹,因为他刚提了职称,从之前宿国公,提到了卢国公。

  虽说宿国公和卢国公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但这是表面上,作为一个优秀的公务员,看事不能只看表面,要学会看内在。

  宿国公和卢国公看上去是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但关键是宿国公是太上皇李渊封的,卢国公是新任董事长李世民封的。

  二者的区别说明什么,说明他老程混的开,新旧两代董事长都愿意带他一起玩。

  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我老程牛逼,而且是很牛逼的那种。

  所以,心情愉悦的他,今天破例出来和那个姓尉迟的朔州佬一起出来大保健。

  不过主要还是看在张公谨的面子上。

  张公谨这人不单长的帅,交际也有一手,勋贵之中,多是跟他交情不错的。

  而此时,作为尉迟宝琳他爹地的尉迟恭,在平康坊这种地方,居然看到了自家儿子,那是什么心情?

  尉迟恭突然嘴角一抽,脸色直接就黑了下来,虽然他自己本来就黑,但愣是当场更黑出了新高度。

  砂包大的拳头握得咔咔响。

  出来陪好基友大保健,居然遇到自个儿子跟自己逛同一间会所。

  这场面,多难堪啊卧槽!

  其实按照唐律,大唐公务员们是不可以来这种勾栏场所消费的。

  但!

  可以来视察民情。

  甚至不少长安城的父母官们,也都会时不时的过来给这些民营企业员工们送温暖。

  所以。

  尉迟恭等人现在是以视察民情的名义来的。

  这方面,尉迟恭也是老司机了。

  据不可靠消息称,李大亮刚来长安那会,曾经试图通过尉迟恭的关系进入长安城的官僚体系。

  于是就请尉迟恭到平康坊消费,结果尉迟恭专找高档会所,而且每次点小姐姐的数量都不低于两位数。

  然后……李大亮就破产了。

  本来,尉迟恭今天也是打算敲张公谨一笔的。

  结果,老司机遇上小司机,当场宕机!

  “哈哈哈,朔州佬,尉迟大郎可以啊,甚得你真传嘛!”程咬金当场就挖苦道。

  “姓程的,别幸灾乐祸,咋地,你家儿郎不会来平康坊?”

  “哼,我家儿郎要是回来这种地方,我当场打断他的狗腿!”

  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

  “耶耶……”

  程咬金猛的回头一看。

  卧槽,这不是我家那三崽子程处弼吗?

  “三……三郎,你怎的在这里?”

  “哈哈哈……”尉迟恭当场狂笑了起来。

  “姓程的,虎父无犬子啊,俺记得你家三郎好像才12岁吧!”

  程咬金气的吹胡子瞪眼,拳头握得咔咔响,眼看就要过去揍儿子。

  张公谨连忙拦住了他,“义贞且慢,且慢!”

  “弘慎莫要拦我,我今天定要打断这小兔崽子的狗腿。”

  “义贞,大庭广众之下,有损颜面啊!”

  老程仔细琢磨了一下,确实,现在这场面确实不适合揍儿子。

  “逆子,快说,你怎会在这里?”

  程处弼现在很慌,不知道该不该出卖李牧。

  “快说,不说打断你的腿!”

  程处弼顿时一个哆嗦,连忙说道,“孩儿是和哥哥一起来的。”

  “哥哥?哪个哥哥?”

  “就是李牧哥哥。”

  “李牧?”

  “就是那个年仅12得以封爵的李牧?”张公谨好奇道。

  “正是。”

  “好个李牧,竟敢蛊惑我儿来这种地方,速速带我去找他。”

  程处弼此时怂的跟一只鹌鹑似的,哪里敢反抗他老爹的话,只能乖乖带着他老爹去找李牧。

  李牧远远的就看见程处弼带着三个人走过,顿时心中一喜。

  哎呦我去,一次性来三个客户。

  好家伙,程处弼这小子业务能力不错嘛!

  李牧赶紧迎了上去,“三位,要买诗稿么?”

  三人一听,嘿,这小子还卖诗?

  真真是有辱斯文。

  “哥哥,他们不是来买诗稿的。”

  “嗯?那是来赣神魔的?”

  “入娘的,我是来揍你的。”

  说完程咬金一拳就砸向李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