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当太子?

第38章 颉利的悲伤,辣么大!

    草原。

  铁山一带。

  “弘慎,此物曰望远镜?”李靖看着张公谨手里那根又黑又长又硬的物件问道。

  张公谨点了点头说道,“此物乃是李泾阳所造,名曰望远镜,有眺望千里之能,堪称神器。”

  “当真?”

  李靖第一反应就是老张这货在吹牛逼,眺望千里?你咋不上天!?

  “陛下亲自试验过。”

  嗯?

  李靖一听是李老板亲自验过的货,那应该有一定的价值,出于对李老板的信任,他终究还是选择郑重对待。

  张公谨把那根又黑又硬又长的东西递过去。

  “药师公试试便知。”

  李靖带着疑惑的眼神接过张公谨手里的望远镜。

  然后把玩了一下。

  入手微沉,应该是铁制的。

  首尾两端,一大一小两个琉璃片镶入其中。

  铁管中空,还可伸缩长短。

  有意思。

  李靖按照张公谨的指导,满脸期待的举起望远镜,对着其中一只眼睛望去。

  嘶……

  李靖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变了变。

  如果按照张公谨吹的,千里远,那肯定是没有,但李靖估摸着至少也该有五六十里。

  而且关键不是远不远的问题。

  而是看的清不清楚的问题。

  他看到了对面山坡的石头和沙砾,甚至连停在石头上的鸟儿身上的鸟毛都看的一清二楚。

  李靖委实没想到世界竟有如此神奇的物件。

  堪称夺天地之造化啊!

  太不可思议了。

  随后转移了一下眺望目标。

  看向己方营寨。

  只见五六十里外营寨里士兵动作清晰的映入眼帘,就连音容笑貌都依稀可见。

  “弘慎,此神器也!”李靖忍不住感慨道。

  “嗯,这李泾阳年纪轻轻,却是了得!”

  “英雄出少年啊,改日回朝,吾定要会一会这位李泾阳。”

  李靖依依不舍的取下望远镜,递还给了张公谨,然后继续感慨道。

  “此物若能大量普及,用于探马身上,着实利器也。”

  张公谨闻言也点了点头,“嗯,对敌之时,我方探马可依此神器窥敌先机,于战事属实大利。”

  随后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药师公放心,李泾阳前日来信言明,新一批望远镜已快研制出来,且数量不少,届时军中探马应是能摊派一些。”

  “好好好!”李靖高兴的连连抚掌叫好。

  ……

  突厥营地。

  阿史那咄苾最近很忧伤很蛋疼。

  他觉得自己快要凉了。

  为什么每次派兵突袭或突围,都总会被提前发现?

  难道长生天爸爸不爱我了?

  就在阿史那咄苾一筹莫展之时,突然外面喧闹了起来。

  阿史那咄苾连忙站了起来,大吼道。

  “何事喧闹?”

  紧接着一个亲卫跑了进来,“不好了可汗,唐军来袭!”

  阿史那咄苾顿时虎躯一震,你特么逗我,我都躲到这深山老林里,他们是怎么发现我的?

  这不科学!

  “杀!”

  “给我杀!”

  “杀光这些突厥狗!”

  “杀杀杀!”

  看着如同蚁潮一般涌过来的唐军,突厥士兵们慌了。

  连日奔逃基本已经吓坏他们的心神,最近唐军总是能神知鬼不觉的冒出来偷袭他们,他们的心理防线已是几近崩溃。

  有些甚至直接弃械投降,不再做半点抵抗。

  而更多的是面对有如天降神兵般唐军,纷纷四散逃窜。

  总之,场面很混乱。

  突厥军官们正在四处弹压乱兵,可惜收效甚微。

  面对这潮水般的唐军,就连曾经威风凛凛的草原霸主阿史那咄苾,心中也首次升起一股难言的无力感。

  “可汗,快逃吧,我们被唐军伏击了,局势已经不利于我方,请可汗以大局为重。”

  “不!本汗乃是草原雄鹰,本汗……”

  阿史那咄苾话还没说完。

  咻的一声。

  一支利箭突然从他耳边飞过。

  顺带溅起一捧血花。

  “啊……”

  旁边的一个亲随应声而倒。

  阿史那咄苾顿时心中一凉。

  溜了溜了……

  这里太危险,还是汉人们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阿史那咄苾赶紧骑上快马。

  勒转马头。

  “驾……”

  溜了!

  而此时,李靖和张公谨正站在高处,用望远镜看着这一切。

  “弘慎,那颉利蛮子要跑。”

  张公谨微微一笑,“药师公勿虑。”

  然后一脸自信的又掏出了一根又黑又硬又长的东西出来

  “这是?”

  “药师公,这叫烟花。”

  “烟花?何谓烟花?”

  “也李泾阳所造,说是可以作为信号联络之用。”

  紧接着啪的一声,点起火。

  滋滋滋……

  张公谨点燃了那根长条形物件的引线。

  过了一会。

  咻……啪!

  一朵红色的烟花绽放。

  顿时,埋伏在铁山另一侧的李勣收到了信号。

  果断率军追击……

  ……

  “放箭--”

  嗖嗖嗖--

  无数箭矢飞向突厥大军之中,特别是大型硬弩所发射出去的巨箭,长矛一般的巨箭一旦射出,那些突厥骑兵瞬间连人带马直接来了个串连串。

  噗!噗!噗!

  利箭爆射,瞬间带走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雪花飘落,顿染片片殷红。

  空气之中到处弥漫着血色红雾。

  连铁山之上的白雪都被染成了红色。

  绝大多数突厥人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就一命呜呼了。

  噗噗噗声此起彼伏。

  一捧捧鲜血绽放在空中,成为涂料,为这苍茫天地染上一抹色彩。

  咔嚓!

  那些反应过来后赶紧寻找掩体躲避的突厥士兵,也并没有因此而获得幸运。

  一支支如矛利箭透胸而过,胸骨咔嚓咔嚓的应声而断。

  绝大多数突厥士兵并没有来得及躲避就已经倒下了。

  无论是健壮的还是瘦弱的突厥士兵,此刻都只能倒在地上,嘴里发出痛苦的“嗬”、“嗬”声,然后悄无声息的死去。

  阿史那咄苾此刻躲在中军位置,见自己这边损失了这么多人马,气的脸色铁青。

  “给我冲!冲过去!突破他们的包围圈!冲过去我们就赢了!”

  阿史那咄苾声嘶力竭,同时又很迷茫。

  为什么?

  为什么无论我跑到哪,这些可恶的唐军都能围堵到我?

  阿史那咄苾实在想不出原因。

  打了半辈子仗,从没遇到过这种让人无力的困境。

  冲锋依旧在继续,突厥人为了逃命,仿佛蚂蚁一般源源不断的冲了过去。

  唐军这边弩箭齐射,每一轮都有所斩获,突厥骑兵人马齐哀。

  “冲啊!”

  “唐军人少,我们只要冲杀过去,便能反败为胜……”

  “唐军必败!”

  “唐军必败!”

  ……

  阿史那咄苾手下的百夫长们不断鼓舞士气,那些被忽悠了突厥士兵顿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再度冲锋了起来。

  其实不过就是被用来正面吸引火力罢了。

  不过百夫长的话刚落音,又是一轮从天而降的箭矢袭来,好像大雨倾泻一般。

  噗!噗!噗!

  瞬间又是收割了诸多血肉之躯。

  呼呼呼……

  风雪交加,天地苍茫。

  战争依旧在继续……

  ……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