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当太子?

第58章 李世民,朕失眠了!

  在李牧的持续鞭策下,刘神威终于把药方给搞了出来。

  虽然中间试药的时候死了几个奴隶。

  但!

  这算是事吗?

  当然不算。

  按照李思摩同志的话说,这叫死得其所,死得光荣。

  为大唐医疗事业做出巨大贡献。

  无名英雄里有你们一个位置。

  伟大!

  “郡王,那无名英雄的尸体该怎么处理?”

  李思摩面无表情的指了指前面乱葬岗似的英烈冢。

  “丢那里,随便挖个坑埋了。”

  “......”

  埋完尸体后,李思摩屁颠屁颠的跑来找李牧。

  “小李公,小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牧看了他一眼,“郡王有话但说无妨。”

  “那小王就说啦!”

  “说呗。”

  “小王觉得,这治疗瘴气症的方子,它不能就这样平白交出去。”

  “那郡王以为当如何?”

  “小王以为,此乃心血之物,当换取价值之物。”

  “……”

  “小王的意思是,用此方子制成汤药后,售卖。”

  嗯?

  嗯嗯?

  可以啊卧槽,这货比我还死要钱。

  “那郡王以为,当售之几何?”

  只见李思摩伸出一根又粗又壮的手指头。

  “一贯。”

  卧槽卧槽,这货也太黑了吧?

  不过我喜欢。

  其实这药方值多少钱还不是李牧说了算,因为这玩意是他第一个整出来,拥有定价权。

  李牧仔细琢磨了一下,定价一贯也不是很贵嘛,毕竟能救命的玩意儿。

  咋地,你的命连一贯钱都不值?

  那你去死吧!

  然后第二天李牧就注入资金,打算开个连锁药店,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宝芝林”!

  “哥哥,这汤药真能治瘴气之症?”前来参与宝芝林筹备工作李奉诫一脸不可思议。

  “当然!”李牧一脸自信道。

  李奉诫看了一下药材分类,眉头微皱。

  “此方主药不过是一山花野草,当真是灵药?”李奉诫还是不太相信。

  李奉诫所说的主药,乃是一味叫红景天的药材。

  李牧之前把所有可能治疗高原反应的药物都一股脑儿的丢给了刘神威。

  速效救心丸或西洋参含片什么的,刘神威肯定是弄不出来了。

  但!

  这货居然试验出一剂以红景天为主药的配方。

  虽然没有速效救心丸和西洋参含片药效显著,但也足够牛逼了。

  但在李奉诫这些土著眼里,红景天这玩意儿,特么就是山花野草一样的东西嘛。

  扔地上狗都不吃。

  李牧说这玩意儿能治病,他们自然是不愿意相信的。

  “奉诫你有所不知,此物妙用甚多,若泡水服用,能预防瘴气症,且有提神醒脑之用,你不可小看此物。”

  “嗯?莫非哥哥你也懂药理?”

  “不是说了吗?是一个叫黄飞鸿的游医告诉我的。”

  李牧可不敢装这个逼,万一以后有人慕名找他医病,那可就坑爹了。

  一般人到还好,要是碰上李世民这种牛叉角色,万一没医好,岂不是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作为主药的红景天虽有妙用,但采摘也是不易,李牧之前让刘神威带人去采摘,结果就采了十几株。

  剩下的大多长在悬崖峭壁上,刘神威没敢冒险,采集了一些样本后就灰溜溜的跑回来了,说他采不了这玩意儿,让李牧找别人去。

  李牧本来也略感头疼,但李思摩听完后,嘴角轻扯,特么这也算是个事?

  这事就交给本王了,保证办的妥妥的。

  然后剩下的就交给李思摩了。

  李思摩当天就就带着一票亲兵,偷偷摸摸的又去偷抓契丹奴了,直接抓了对方几百人。

  气的大贺窟哥差点没和他拼命。

  然后这几百人就成了采药敢死队。

  据说第一天就掉下悬崖死了近百人。

  堪称惨烈!

  李牧和李思摩之前因为参与二万党项劳力的事,吓到了很多人,然后又被人爆出他们用奴隶制造水泥的事,而且还死了不少奴隶。

  现在整个大唐的御史们都咬着他们不放,天天上奏李世民,说李思摩和李牧两个都不是东西,道德品质有瑕疵。

  就连老魏都开喷了,说这两人“有类禽兽”。

  翻译过来就是,丫这两货就是畜生!

  至于李世民,挖了挖耳朵,左耳进右耳出,一点处罚李牧等人的意思都没有。

  废话,你丫要能每个月也给朕弄上百万贯外快,你也可以当禽兽。

  所以李思摩现在有恃无恐,不就是悬崖峭壁嘛!

  小意思。

  然后西北地区“宝芝林”开业了,正式售卖抗瘴气症灵药,红景天。

  并且李牧还大肆招工,招工要求就两个。

  一,学医的。

  二,识字的。

  招聘完后,还开了一间医学馆,就叫“西北地区宝芝林附属医学馆”。

  至于为什么是医学馆,而不是书院什么的。

  主要是书院什么的,朝廷不允许私人开,咋地,你想跟国家抢夺人才资源?

  但医学馆什么的就自由多了,只要不教四书五经,你要教其它什么技艺都行。

  就算是教吹箫都没人管你。

  所以,李牧就开了这个医学馆掩人耳目。

  反正我到时教点什么别的先进姿势,你们也阻止不了我。

  谁说医学馆就一定要学医学药理了,特么我学研究火药不行啊?

  你说火药不行?

  特么火药也是药啊!

  怎么就不行了?

  有了药方后,高原反应这个难题算是解决了,顺便还捞了一笔,美滋滋!

  然后接下来就是大力搞建设了,坞壁得赶紧建起来。

  和两汉时期用的夯土材料不同,李牧用的可是水泥,质量杠杠的。

  而水泥,现成的火山灰,简直就跟地上捡的一样。

  一点成本都不用。

  不过李牧可不会告诉李世民,这些水泥不用成本的。

  而是漫天要价,又讹了李世民一大笔材料费。

  美滋滋!

  所以青海是个神奇的地方,条件虽然艰苦了一点,但它资源丰富啊!

  李牧这边问题都解决了,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心情舒畅,接下来就是时间问题了。

  但他手下的建筑施工队们却纷纷表示,我们想回去做奴隶,我们真的想回去做奴隶啊!

  特么白天干活,晚上还要上课,我们是外族人好不好,你丫居然要我们学汉字,要不要这么强人所难?

  李牧表示,想要成为一个优质的人才,那就得学会认字,学会了认字,才能学习更加先进的姿势。

  然而,近四千人最后只有五百人坚持了下来,获得学习先进姿势的机会。

  同时这五百人也被李牧提高了待遇,获得了实习工程师的荣誉称号,将来还要继续深造。

  而那三千多失败了的家伙,那就继续搬砖咯!

  但愿即将到来的夏天不会太热,不然砖可能会烫手,毕竟李牧暂时还没有要发明手套的打算。

  看着那三千多苦逼搬砖工,李牧有时候不由的感慨。

  老子倒是有心想提高一下草原兄弟们的文化水平,顺便从民族兄弟里面发掘一些智力正常的牲口,奈何你们不争气啊!

  近四千人就出了五百个智力正常的?

  要不是中原那边智力正常的牲口,都被满口仁义道德的五门七望大地主们给忽悠光了,老子何至于此?

  唉!苍天不爱我啊!

  李牧虽然有心大力发展教育事业,奈何实力不允许,只能小规模运作,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壮大起来,再和五门七望的大地主们争一争市场份额。

  五门七望的大地主们怎么看他,李牧暂时还不知道,但李思摩这个大奴隶主怎么看他,李牧还是知道的。

  无非两个字,傻逼!

  出钱出力教奴隶认字学文,你丫不是傻逼是什么?

  不过李思摩不敢说出来。

  放在心里,烂在肚里。

  就在李牧全身心投入在改造大西北的伟大事业中时,长安那边出了点事。

  事情是这样的。

  伟大光明正确的太宗皇帝李世民同志,最近晚上经常做噩梦。

  梦见什么呢?

  梦见他那死鬼哥哥李建成和死鬼弟弟李元吉了。

  作为曾经的仇人,李建成和李元吉总不是半夜来找李世民斗地主的吧!

  更不是来聊人生和谈理想的。

  更多的是来讨命的。

  “李二,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按照传统台词,大约应该可能大概是这样的。

  李世民常常半夜惊醒,导致整个人都神经衰弱了,隔三差五的就要罢朝一下。

  百官们刚开始还没怎么在意,毕竟男人嘛!总有辣么几天会操劳过度的,完全可以理解的嘛!

  然而李世民最近频繁罢朝,搞得朝野上下人心惶惶。

  但大家又不好意思直接去问,外朝的人如果连这都要插手,信不信李世民分分钟灭了你。

  这时候就需要一个人出马了,大舅哥长孙无忌。

  带着满朝文武的期望,长孙无忌进宫了。

  他没有直接去找李世民,而是跑去找他妹妹长孙皇后。

  “阿妹,陛下近日可有在你宫中留宿?”

  长孙皇后一脸娇羞,特么我哥今天怎么问这么隐私的问题?

  “兄长,陛下最近不曾在此留宿。”

  长孙无忌一听,嘿!难不成去了小老婆那里?

  “可知陛下留宿于何处?”

  长孙皇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哥!这是你该问的吗?你想干什么?

  “兄长,慎言!”

  长孙无忌环顾了一下四周,轻轻说道:“此间无外人,自家兄妹无需顾忌,还请阿妹如实相告。”

  长孙皇后一看哥哥辣么严肃的表情,也不敢隐瞒,悄悄说道。

  “予闻二郎近来独睡书房,身边唯有近侍守护,兄长不妨找近侍打听打听。”

  长孙无忌一听,独守书房?这么神奇?要知道皇帝妹夫才三十出头,正值壮年啊!怎么可能去独守书房,该不会金屋藏娇了吧?

  于是长孙无忌急匆匆的就跑去找李世民身边的贴身太监。

  按理说外臣是不可以打听宫闱之事的,但长孙无忌作为李世民正牌老婆的兄长,平时没少干打听宫闱的事,太监们都习以为常了。

  当然了,他打听的事主要都是,皇帝有没有去他妹妹那里过夜这种事,其它事倒是极少插手。

  不过今天这事打听的就有点犯忌讳了。

  近侍支支吾吾了半天没敢说,这事说出去要是被李世民知道了,分分钟砍了他的头。

  李世民要是被人知道了他那死鬼哥哥和死鬼弟弟,每天晚上都跑来找他索命,那他这个皇位怕是要不稳了。

  要知道,古代人玩玄学可是玩的很溜的,而且这会太上皇李渊还在呢!

  你丫要让天下人知道你李世民半夜睡觉的时候,梦见被李建成和李元吉索命,你猜他们会不会觉得你只是失眠多梦而已?

  “王公,陛下究竟出了什么事,还请王公如实告知。”

  作为李世民的贴身太监,王德一脸为难,他作为李世民的忠仆,别的事都可以干,唯独出卖皇帝这事不能干。

  当然了,有时候他也会装模作样的假装说秃噜了嘴。

  但!

  那绝对是李世民授意的,有时候皇帝有些事不太好意思自己说,就会借身边太监的嘴透露出来。

  然后让一些外朝人员以为自己得到了第一手绝密消息,在那嗨的不行。

  其实那都是假象。

  然而今天这事,王德就有点为难了。

  李世民晚上做噩梦的事,他是知道的,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甚至他还知道,李世民在梦里念还偶尔叨起李牧的名字。

  这就很神奇了,你丫作为一个皇帝,做噩梦要死要活的时候,紧急情况以为自己要驾崩了,不应该惦记着太子吗?

  怎么惦记着一个无足轻重的李牧?

  这不科学啊!

  所以,王德心中隐隐间有种特别的想法。

  特么别人你不提起,偏偏只提起李牧,几个意思?

  难道说那李牧是……

  一念及此,王德不敢再继续深思下去。

  所以在长孙无忌打听李世民的隐私时,王德支支吾吾的有点犹豫。

  不过最后他还是决定了,借长孙无忌之口,把话传给李牧。

  “长孙公,你附耳过来,杂家与你细说细说。”

  长孙无忌连忙把耳朵凑过去。

  “什么?王公此话当真?”长孙无忌一脸你丫逗我的表情。

  “怎么?长孙公不信?杂家事君多年,陛下潜龙在渊之时,杂家就已经跟随多时。”

  长孙无忌连忙拱手赔罪,得得得!您老老前辈老资格得了吧!

  “王公之言,某谨记,这就动身前往青海。”

  然后当天下午,长孙无忌直接一人双马,亲自前往青海找李牧。

  很多人都以为长孙无忌只是一个文官,特么大隋右骁卫将军长孙晟的儿子,会是个弱鸡?

  你怕是没有被长孙无忌的拳头亲密接触过。

  史书说他聪明鉴悟,雅有武略。

  看清楚了,雅有武略!

  没点真功夫他敢随李世民拎着刀片到处砍人?还主动参与了玄武门流血事件。

  换你你敢不敢?

  所以长孙无忌一人双马就敢只身前往青海找李牧,这完全是很科学很合理的嘛!

  ……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