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都快成仙了,你说让我当太子?

第66章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不信也得信!

    战场之上。

  “斛薛术,本王命你速领本部一千人马,随本王围歼叛军。”李思摩厉声喝道。

  “喏!”

  斛薛术领命而去。

  虽说斛薛术是自己一个人逃跑出来的,但作为合法继承人,还是有一些族人愿意跟随他的。

  这一千人,有一些是自己跑来投奔他的,有些是战场上投降的。

  李思摩给予他很大自主权,让他拥有本部人马的指挥权。

  而斛薛术也很识相,每战必先请,身先士卒,带领本部人马冲锋陷阵。

  安排完斛薛术后,只听得李思摩又是喝道:“传令,全军上马备战,随本王杀!”

  “杀!”

  “杀!”

  “杀!”

  ——

  随着李思摩一声令下,三千多骑兵齐声高呼,气势如虹。

  “咚咚咚......咚咚咚......“

  战鼓擂动,号角声起。

  三千多灵州轻骑,浩浩荡荡的朝敌人的营地而去。

   李思摩端坐于战马之上,手中拿着马鞭指向斛薛部营地。

  虎目之中闪过一道狰狞的杀气。

  别看李思摩平时跟在李牧身后跟狗子一样。

  但仔细回想一下他的身份,这货曾经也是草原上大名鼎鼎的牛逼人物。

  岂是无能之辈?

  只是这货识大局,知道突厥已经没落了。

  为了保存自己族人的延续和实力,他果断放下面子给李世民当狗。

  这也是各人的选择罢了,无关对错!

  平原之上,战马发疯般的狂奔,朝敌人所在的营帐奔去。

  “大汗!大汗!唐军来袭!唐军来袭!“

  此时,斛薛勒营帐外传来了一阵惊恐的喊叫声。

  “怎么回事?“斛薛勒皱眉问道。

  “启禀大汗,唐军不知从何处杀来,如今朝着营寨方向杀来,请大汗定夺!”

   斛薛勒听罢,抬头朝远处眺望,果然看到远处一股黑色洪流正在在急速冲来。

  “是灵州骑兵?“斛薛勒喃喃说道。

  “大汗,如何是好?”

  按照之前惯例,这时候斛薛勒应该会下令赶紧逃命。

  但这次斛薛勒貌似表现的有点不一样。

  只见他面色狰狞,手中拳头握的咔咔响,咬牙切齿的说道,“好你个阿史那思摩,既然你想置我于死地,那我就陪你玩玩!”

  随即对来报讯的百夫长说道:“快去通知其余各营,让他们立刻做好迎战的准备!“

  “喏!“来报讯的百夫长应诺后,转身而去。“传令,速召大军集合!“斛薛勒沉声吼道。

  “喏!“周边百夫长赶紧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三千多骑兵便迅速集合完毕。

  “众儿郎们,唐军来犯,此番本汗不再退却,尔等可愿随本汗上阵杀敌?”

  尽管斛薛勒说的很慷慨激昂,但响应者寥寥。

  毕竟,明知必败,此仗本就毫无意义。

  斛薛勒见众人无响应者,心中冷笑。

  随后语气冰寒的继续说道,“尔等莫要以为投了唐军就能活命,若是不能将敌人击退,不单尔等性命不保,就是尔等妻女子孙也会被人当成豚犬般奴役,所以,由不得你们!“

  众将听完后,顿时脸色一变。

  斛薛勒说完后,也不管众人的反应。

  独自策马离开,准备上阵杀敌。

  不一会,一阵嘹亮的喊杀声逐渐接近。

  呐喊之声响彻云霄。

  一队队骑兵迅速向前方冲去。

  “杀啊~!“

  “杀!“

  “随本汗冲杀啊!“

  “给本王往死里冲——“

  ......

  双方喊杀声交织在一起,已经快分不清彼此了。

  “嘭嘭嘭~!“

  两股洪流撞击在了一起。

  随着战斗的进行,双方人马在空旷的战场上厮杀在了一起。

  双方互相交战,战况激烈无比。

  由于此次人马数量相差不大,让斛薛勒生出了侥幸的心理。

  况且他也确实需要一场胜利来激励人心和吸引盟友。

  就在斛薛勒心中浮起些许信心之时。

  突然。

  “轰~!”

  “轰——轰——轰!”

  四声极具冲击力的轰隆声响起。

  紧接着斛薛部营寨范围猛的火光冲天,爆炸冲击力瞬间把斛薛部的人炸的人仰马翻。

  “发生了什么事?”斛薛勒怒吼道。

  但没人回答的了他。

  斛薛部的人都被吓的六神无主。

  这轰炸声有如天雷般炸起。

  瞬间把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土鳖们吓破了胆。

  一个两个只顾得四散逃跑。

  哪里还有人去回答斛薛勒的问题。

  四声巨响过后。

  斛薛部营寨大门轰然倒塌。

  不少斛薛部士兵被活埋在了营寨大门之下。

  相对斛薛部这边死伤惨重的场面而言,对面唐军则猛的士气大振。

  一个个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嗷嗷叫的尽自己的最大力量进行着厮杀。

  “轰......轰......轰......“

  又是三声巨响响起。

  斛薛部再次陷入混乱。

  “噗嗤~!“

  鲜血喷涌而出,一员唐军士兵挥舞着朴刀,十分轻松的就将对面士气全无的斛薛部士兵砍翻在地。

  尸体从马上掉落下来,然后淹没在铁蹄之下。

  “哈哈哈,怀远城的兵器不错,比灵州那边发放的兵器强多了!“

  那名砍翻了斛薛部士兵的唐军士兵高兴的感慨道。

  只见他趁势又挥舞了一下武器,越看越喜欢。

  兵器之上隐隐间还能看的见“天上人间贞观三年造”的字样。

  而像这样的兵器,唐军人手一件。

  “噗噗~!“

  又是两名斛薛部士兵被他砍翻在地。

  倒地的斛薛部士兵手中还握着一把断了一截的弯刀。

  而且纵观全场,不少斛薛部士兵都是手中弯刀都莫名其妙的就被唐军士兵砍断了一截。

  眼前这名挂掉的斛薛部士兵并非个例。

  “杀~!”

  “兄弟们杀啊,斛薛部蛮子不过土鸡瓦狗。”

  “冲啊!杀蛮子啦!“

  “杀蛮子啦~!“

  ......

  一个个战争号角声在空气中回荡,响彻天际。

  一队队的骑兵在空旷的平原上驰骋,战刀挥舞。

  一条条鲜红的生命被带走,死状狰狞。

  唐军大后方。

  李思摩的身影出现在了这片空旷的草原上。只见他脸庞冷峻异常,双目炯炯,目光扫视四方,眼神冷漠,前方被杀戮的斛薛部士兵,在他眼里仿佛草芥一般。

  一点让他情绪波动的征兆都没有。

  “郡王,火炮已用完!”

  “嗯。”

  李思摩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虽然只有不到十发的火炮。

  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而这火炮,自然是来自穿越狗的馈赠。

  李牧之前就得到过系统奖励的青铜大**纸。

  按照图纸依样画葫芦,搞出一两门低配版的大炮,还是没问题的。

  看着前方斛薛部的狼狈样,李思摩嘴角微微向上扬起。

  他已经断定,这一局,稳了!

  ……

  另一边,斛薛部大后方。

  “敌人在哪里?敌军在哪里?“

  斛薛勒慌张的看着周围的混乱场景。

  可惜看不到一个唐军的身影。

  为什么明明唐军还没冲过来,自己后方就已经损失惨重。

  究竟是为什么?

  可惜没有人能回答他。

  ……

  “郡王,敌军已乱,我们是否要全军出击?“一名副将问道。

  只见李思摩再次举起鞭子,大声吼道。

  “全军——出击!“

  话音刚落,身后一直隐藏的精锐骑兵猛的狂奔了起来。

  “杀呀!“

  又是三千多名骑兵加入了战场。

  “杀~!“

  三千余名精锐骑兵策马扬刀,挥舞着武器冲入了敌军的阵中。

  这三千余名骑兵犹如一柄尖锐的长矛,分别在两翼狠狠的插进了敌军薄弱位置。

  一时之间,喊杀声震天。

  一匹匹的战马踏碎土壤,踩碎草木。

  一个个的士兵在战场上奋勇向前,手中的兵器挥洒的满天都是。

  血腥味充斥着整个战场。

  “啊啊~!啊啊啊~!“

  无数斛薛部士兵被击杀落地。

  呼喊声此起彼伏。

  在这些骑兵中,有一半是由灵州那边的轻骑组成。

  另外一半则是来自怀远城的骑兵,这些骑兵比之灵州士兵,装备上优质了不少。

  不光兵器质量略好一些,甚至每人胸前还有一块质量极好的胸甲保护。

  就连身下马匹都是优质良马中的良马。

  跟关键是这些人骑术都十分了得。

  不单单是像普通骑兵那样,骑在马背上,有时以双腿站立都毫无压力。

  他们胯下的马,不少还是从西域运来的骏马,全身都覆盖了厚重的毛皮,战斗起来,防护力非常强劲。

  至于为何会有这么多的西域骏马,别问,问就是羊毛交易而来。

  这些精锐骑兵不断地在战场中间纵横驰骋,不断地将挡路的敌人斩杀。

  双方的将士彼此厮杀着,不时的爆发出一阵阵惨烈的喊叫之声。

  这场战争,注定是一场残酷而激烈的厮杀!“啊~!“

  一名斛薛部士兵被砍中了胸口,倒飞出去,摔落在了地上。

  “嚯嚯嚯……”

  这名斛薛部士兵还没断气,挣扎着要爬起来。

  而这个时候,一杆长枪也猛地扎进了那士兵的胸膛。

  那士兵低头看了一眼插入胸口的长枪,嘴巴一张,鲜血狂吐而出,他挣扎了几下,终于还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而一枪扎死敌人后的唐军骑兵继续冲锋前进,一点停顿都没有。

  仿佛杀戮机器一般。

  “噗嗤~!噗嗤~!噗嗤~!“

  又是好几个人中枪,他们纷纷倒在了地上,身体抽搐了一下,再没有起来了。

  “哼,土鸡瓦狗!”

  ……

  此时日头已开始偏西。

  随着时间的推移,斛薛部溃败已成了事实,士兵们被撵的跟兔子似的,到处逃窜。

  “传令诸军,围住他们,不可再让他们逃跑,此次,必诛斛薛勒!”

  按照之前安排好的计划,围杀斛薛部后故意放出一条生路。

  那生路所往,乃是一条河流,那里水流甚急且宽阔,一侧又是临山的道路,李思摩已提前在山中埋下一支伏兵。

  只等那敌军通过山道时,便从山上冲下,断其所有退路。

  唯一的后路就只有后面那条宽阔湍急的河流。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那斛薛部叛军有背水一战的决心的。

  但在实力悬殊的对比下,有的只能是大败。

  所以,斛薛术的任务就是堵住他叔叔的其它退路,逼迫他从安排好的陷阱里窜。

  假如斛薛部叛军从此路逃生,必定面临绝境,正是绝杀之机。

  只见斛薛术手持钢刀,策马奔腾,带领本部人马浴血奋战。

  浑身是血的斛薛术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杀神,狰狞恐怖。

  斛薛勒看见他大侄子一脸愤恨的样子,也是心中犯怵,生怕被一刀砍死。

  赶紧调转马头夺路而逃。

  李思摩登高而望,只见两军人马正在厮杀,唐军已占据绝对优势。

  只见李思摩大声下令道,“全军军听令,推进!”

  踏踏踏!

  占人数优势的唐军开始向前推进,一点一点压缩敌方的活动空间。

  而左右两侧各一千五轻骑兵快速加入战局后,斛薛部只能是待宰的羔羊了。

  斛薛勒目眦尽裂,满脸怒容喝道:“儿郎们,杀光他们,杀!”

  留下一部分士兵断后后,斛薛勒继续逃窜,看方向,竟是唐军事先安排好的那处陷阱。

  李思摩嘴角微微一笑,“斛薛勒,你插翅也难飞了!”

  狭窄的山道上,斛薛部叛军且战且退。

  就在这时,山腰之上一声呼啸。

  猛的一阵冲杀声突兀的响起。

  斛薛勒整个人都吓尿了。

  卧槽,中埋伏了!

  “快退,快退啊!”

  斛薛勒调转马头,退向另一边。

  可惜,退了一段路后。

  发现,尼玛前面是一条河!

  斛薛勒整个人都不好了,想死的都有了!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他大侄子提着钢刀朝他冲了过来……

  斛薛术一脸狰狞的冲了过来。

  钢刀血迹还在不断滴落。

  斛薛勒满脸惊恐,回头一望,后面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湍急河流。

  只见他钢牙一咬,拼了!

  抡起弯刀就迎了上去。

  “斛薛勒,受死吧!”斛薛术怒吼道。

  “吾虽死,必先杀尔小贼,无耻家贼!”

  “你忘恩老贼!”

  双方各执一词,很快便拼杀在了一起。

  叮叮当当……

  双方兵器交接,金属碰撞声不绝于耳。

  斛薛术越杀越勇,扯着喉咙吼道:“誓杀尔老贼!”

  当的一声。

  斛薛勒的弯刀竟是被一刀崩断。

  断了兵器的斛薛勒顿时心中一惊,并且节节败退。

  斛薛术举刀大喝:“杀!”

  话音落下,身后骑军闷喝一声,“杀!”

  近千骑兵马速不停,直向慌乱的斛薛部叛军军阵中冲去。

  斛薛勒见状惊恐万分,夺过身边士兵的兵器后高喝道:“杀啊,杀死斛薛术者,赏牛羊万匹!”

  说罢也是发狠一咬牙继续直奔斛薛术而去,明显是死了也要拉个垫背的。

  看着迎面而来的斛薛勒,斛薛术冷笑一声,一刀砍死身前挡路的斛薛部叛军士兵。

  迎面上前,二人已经是清晰可见对方眼中厉色了。

  斛薛勒断喝一声手腕一拧,手中弯刀迎着斛薛术的脑门就砍下去。

  如同当头棒喝一般,快若闪电,只见得寒光一闪,刀锋便是已经到了眼前。

  斛薛术速度也不慢,抡起钢刀便是打在了弯刀刀刃之上。

  只听得当的一声巨响。

  那弯刀竟是再次被崩断了。

  斛薛勒一脸不可思议。

  之前一次兵器崩断以为只是巧合,如今看来这小子手上之刀乃是神兵啊!

  斛薛勒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这么莽撞。

  这次他可是卯足了劲,一点余力也没留。

  所以,这次他栽了。

  斛薛勒面露惊恐。

  忍不住大声呼喊道,“饶我一命!”

  斛薛术哪里会留他性命,只见他大喝一声,“老贼纳命来!”

  噗嗤一声。

  血染长空。

  一颗头颅冲天而起。

  然后滚落在地。

  斛薛术抓起头颅,仰天长啸,心中仇恨之气得以宣泄。

  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阿塔,儿大仇已报,儿大仇已报,哈哈哈哈!”

  ……

  长安城。

  “圣人,圣人……河套大捷,大捷啊!”

  王德一大早上的跑来李世民的狗窝里报喜。

  “嗯?这么快?”李世民一脸怀疑的表情。

  “恭喜圣人,贺喜圣人,灵州军勇猛精进,一举聚歼斛薛部,敌酋斛薛勒已被斛薛部特勤斛薛术阵斩于前。”

  “好好好!”李世民高兴的直呼三个好字。

  ……

  半个月后,斛薛部彻底玩完的消息已经确定,连俘虏都送到长安城了。

  李世民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不得不承认李思摩等人的功劳。

  依照旧例,朱雀大街遛一圈,装一装逼。

  这个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大唐国力强盛还是需要彰显一下的嘛!

  然后李世民站在五凤楼上发表重要讲话。

  大唐将士们辛苦了!

  大唐子民们辛苦了!

  大唐臣工们辛苦了!

  翻译过来大概就是这样。

  然后表彰有功之臣,李道宗作为一把手,当然居首功啦!

  李世民夸李道宗国之栋梁,社稷肱骨,大家要向李道宗同志学习。

  虽然李道宗在这场大战里,全程划水。

  但!

  这不妨碍他是首功。

  天朝文化,向来如此。

  另外斛薛部特勤斛薛术弃暗投明,觉悟很高,李世民给予了高度表扬,称他是民族兄弟的楷模,同时表示我们大唐欢迎你。

  然后斛薛术十分识相的表示,“伟大的天可汗陛下啊,我愿意成为大唐臣民,同时将我的领土和部落全权交给天可汗发落。”

  然后,斛薛部就被大唐合法圈养了。

  全程一点事先安排的迹象都没有。

  很科学,很合理。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不信也得信。

  装完逼后,最后环节就是献俘环节,首恶斛薛勒已经被斛薛术剁了,这个是交易的一部分,所以只能拿他的人头出来遛一圈,意思意思一下就是。

  至于从犯,随便砍他百十来个脑袋,砍完后给他们定个恶贯满盈的罪名就是了。

  反正人都死,怎么说都行,说你有罪你就有罪,除非你能起死回生表示反对。

  最后最后最重要的环节,所有人山呼伟大光明正确英明神武威武霸气感天动地的皇帝陛下牛逼牛逼牛牛逼……

  ……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