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山里的云朵

第十四章

山里的云朵 何志进 4598 2021-05-13 21:18:33

  一

  白云告诉两千,她爸汲取了老板的教训,于是把那本本上记载的方法步骤默记了下来,无奈那些药材太多又冷门,总是记不全。所以一直不敢销毁那开馆秘笈,突然想到每次老师吩咐他监督白云背文言文古诗词,那些词句既生僻又拗口,白云都会背得滚瓜烂熟。于是试着拿出红本本让女儿帮着记一记,白云天赋异禀记忆异常,顺背倒背从中间抽背,好像这秘笈打印在她脑海里一般。

  一直到白云记牢本上秘方如背乘法口诀一般,想都不用想,张口即来。白日鬼才放心把那本秘笈丢进火炉子里,盯着,直到连封面都化成了灰,他才彻底放心,从此夜夜睡得鼾声如雷,惊天地泣鬼神,再也不用翻来覆去地默记那些名字取得稀奇古怪的药材了。

  两千还是半信半疑,直到白云躲进自己小房间里把那秘笈默写出来,看了上面的内容才相信白云所言非假。而且从内心深处崇拜她,天下竟有如此聪明的人。那秘笈上记载:

  汤汁药包药材配方:肉桂50克,小茴40克,肉扣30克,陈皮20克,草果20克,云苓20克,砂仁20克,桂子20克,碧波20克,公丁20克,母丁20克,白扣20克,白芷15克,甘草15克,甘松15克,山奈10克,辛夷10克,孑然20克……注:草果和肉扣须敲碎入药。

  牛肉汤做法:生姜片,桂皮,八角,花椒用纱布包成小包放进水中烧开锅,再放入药材包,5至10分钟后捞起药材包放入牛肉,下牛肉后20分钟左右开始捞泡沫,直到没有泡沫为止,45分钟左右用铁爪钉打牛肉,检查有无血水浸出,刚熟即捞出,另加水熬10分钟即可。注:牛肉汤使用过程始终保持高温。

  其它诸如猪肉汤酸辣汤的熬制,红烧牛肉麻辣牛肉牛杂,清淡肉丝榨菜肉丝清淡排骨红烧排骨,猪脚猪大肠以及鸡蛋煎饼蒸蛋绿豆沙的制作方法步骤。整整写了半个日记本交给两千,乡下人称丫头都亏本货只会倒贴是有理由的。也许白云只是想在两千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超强记忆力罢了。也许她实在太想摆脱父母的束缚,去山里玩一个无拘无束痛痛快快,忘掉每天上课下课的重复与枯燥。也许……

  白杨见姐姐和两千哥哥要走,哭着哀求带上她,还赖在地上撒泼打滚。无奈爹妈不肯,白云和两千也嫌她小是个累赘,趁她顾着打滚不留神,两人偷偷从旁边溜了。

  菊花见了白云,喜欢得不得了,丫头丫头叫个不停。白云毕竟是在镇上面长大的,虽说读书是这个镇上读两年那个镇上读一年,因为要随他爸的粉馆战略转移,可并没有因此耽误学业。去的地方多接触人也多,算是见多识广。

  对菊花也是姑姑前姑姑后叫得清脆响亮,一点也不腼腆扭扭捏捏,把菊花当成自己的亲妈一般。对村里那些不认识的人,她也老的叫爷爷婆婆,年长的称伯伯姑姑,稍年轻的唤叔叔婶婶,比自大的叫哥哥姐姐,小的叫弟弟妹妹。

  比起乡下那些见了生人就害羞低头不语的小孩子们真是天壤之别,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朵朵刚开始还对她保持戒心,又见白云对每个人都有热情开朗,慢慢放下心来喜欢上这个什么都好奇的女伴。

  有时候又害怕她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比如草狗大伯怎么起这么俗的名字?为什么菊花姑姑一再强调不能去他家里?大公鸡怎么一下子踩到这个小母鸡背上一下子又踩到那个母鸡背上,两条狗怎么尾巴对尾巴连在一起了?……

  诸多为什么弄得朵朵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白云又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迫不得已甩锅给自己的哥哥秋儿。对白云说:

  “我哥哥是高中生,什么都懂,你去问他……”

  秋儿暑假在家协助伯父杨哑巴干点力所能及的农活,读书眼睛也读近视了,带着眼镜倒也文质彬彬。对白云这些无聊的问题不但不好意思解惑而且相当反感,语文数学英语课本上有那么多的知识你不问,偏偏提些羞死先人的乱七八糟的问题。

  面对白云锲而不舍的追问,他要么想方设法转移话题,要么找借口逃之夭夭。白云有一种不解疑惑不罢休的精神,有事没事去找秋儿提问。秋儿总是想尽办法转移她的刁钻的思维:

  “我唱歌给你听吧。”白云说你唱的歌难听死了。他又提议:

  “我吹口琴给你听!”

  说罢连忙从口袋里掏出口琴自顾自地吹起来,琴声悠雅。白云也觉得好听,忘了自己的那些疑问。一曲吹完问秋儿刚才吹的是什么歌?秋儿说:

  “风中有朵朵雨做的云”

  二

  此后白云总是找秋儿给她吹口琴听,朵朵说:

  “我哥的口琴没有两千哥的笛子吹得好听。”白云一脸嫌弃:

  “拉倒吧,两千哥吹笛子跟吹灰似的,噗噗噗,又尖又沙哑。”

  两人为此争翻脸了,两天之内你看我不舒服我瞧你不开心。第三天白云忍不住了,主动找朵朵和解,两人冰释前嫌和好如初。

  秋儿因是贫困户,学费全免,以前菊花开会时候对族人只说要保证秋儿兄妹俩的基本吃饭问题,也没想到秋儿读书这么有出息,成了村里解放以来第一个考入县一中的高中生,更没料到秋生会出事故。那几个人又异口同声只认旧约儿继续出米出油,至于钱的问题菊花自己想办法。

  菊花无奈去找朱书记,朱书记说没钱还读什么鬼的书。于是厚着脸皮去找镇长总算给秋儿争取了寄宿费生活费补助。

  这些秋儿心里是有数的,平时放假回家总是主动帮菊花做点力所能及的事。这天又要去帮菊花扯猪草,菊花怕他到处乱寻就告诉他,学校操坪上长满了蒿子和野蕨菜。

  白云听到了追出来说要跟着去看看这里的学校是什么样子?秋儿拗不过她,两人来到学校,果见操场上长满了野菜野草。连教室房顶上瓦片上也长了茅草,这里一丛那里一簇,学校走廊上铺满了厚厚一层青苔。教室玻璃窗也不知是风吹还是人为,大敞四开,玻璃没一片是完整的。教室门倒是紧锁着,门板变形扭曲,风一吹嘎嘎作响。

  秋儿自从去镇上读书后就没来过学校,见曾经坐过的课桌因屋顶漏水而腐朽,有的木板上面还长着黑木耳和黑蘑菇,心里一阵阵难受。

  白云很好奇一再向他确定:

  “这真的是你们的学校?”

  秋儿无语,催她快点扯猪草。白云好奇心重,这个教室瞧一瞧,那个教室望一望,又见学校旁边池塘边坡上长着一株木芙蓉,开着碗口大的花,嫣红嫣红煞是好看。于是大声叫唤秋儿帮她摘几朵下来看看,秋儿说那树枝都伸到水上面了,不好摘,弄不好会掉进池塘里。白云很好奇:

  “你不会玩水吗?掉进去了不会游上来吗。”秋儿说塘里曾经淹死过一个老师了的,没有人敢在这里玩水。白云认为他不想帮自己摘找理由骗她,生气了,蹲下身子连扯带搂,野菜野草一把抓恨恨地丢在竹篮子里。

  秋儿心里说不出的压抑,也不吭声,任由她耍小性子。一会儿功夫两人扯了满满一篮,回去路上一前一后谁也不说话。白云回头望了望那些美艳动人的芙蓉花,心里满是失望,秋儿哥今天是怎么啦?这么小气!帮忙摘几朵花也不肯……

  三

  白云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总有各种各样奇思怪想,晚上大家在晒坪里乘凉,她见萤火虫飞在草丛里飞来飞去,便用蒲扇把它们拍落下来,装进小玻璃瓶里。于是一盏莹光灯便做成了,放在枕头下面,夜里上厕所也用不着拉电灯。她为你研究癞蛤蟆到底会不会象青蛙一样捉蚊子,偷偷捉了一只藏在床上。晚上蛤蟆钻出来一下蹦到朵朵脸上,朵朵吓得大呼小叫,跳下床跑到两千的房里连声叫唤他去打蛇,忘了自己只穿内衣内裤。两千睁眼一瞧,腾地一下脸红齐耳后根了,干脆把头蒙进被窝里,装作没听见。

  白云笑嘻嘻地倒提着癞蛤蟆给朵朵看:

  “这个是蛇吗?胆小鬼。”

  朵朵很生气,又开始赌气不理白云,无论白云怎么找她搭讪,她也不理不睬。白云说:

  “学校里一株树上开了好大一朵朵的花,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我们去摘几朵好不好?”见朵朵还是不理她也生气了:

  “你不去,我自己去摘。”

  三

  这年夏天二十七号注定是一个让村里人痛心而难忘的日子,那天中午太阳晒得地面发烫,几只蝉躲在树叶下面聒噪不休,天上的几团云似乎也被太阳晒昏了头,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朵朵正在闹别扭,躺在凉席上睡午觉,也不去搭理白云。白云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一会儿倒下去,一会竖起身来瞧一瞧朵朵是不是真睡着了,还用手轻轻挠了挠朵朵的脚板,朵朵强忍着笑,一动也不动。白云无趣,就跑去屋外了,没了骚扰,朵朵很快就睡着了。

  当她迷迷糊糊被菊花妈妈摇醒问她白云去哪里了?她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说自己不清楚。菊花慌了急忙叫来两千和秋儿一起去找,边走边喊,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被他们几个焦急的呼喊声惊动,纷纷加入了寻找白云的队伍,山上河边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

  后来大家又逼问朵朵,中午到底发生了什么?朵朵满脸委屈也说不出所以然来,突然想起白云曾邀自己去学校摘花。

  菊花听了,嘴里天啦天啦叫着发疯地往学校跑。

  白云脸朝下浮在校边池塘的水面上,一动不动,手里还握着一枝芙蓉花。

  菊花哭天喊地跳进水里把白云抱了起来,平放在岸上浑身发抖掐白云人中按她的胸部,往她嘴里吹气,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白云就这样走了。乡下人说淹死的人都会给自己找个替身,不然他无法转世投胎,白云不幸成了王招妹校长的替身。

  朵朵哭得心痛,懊恼自己赌气几天都不理白云,没有陪她一起来摘花。

  秋儿也心痛,为什么那天不摘几朵花给白云呢,当时摘了,她就不会惦记独自一人跑来摘了,就不会掉水里了……

  两千更心如刀割,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白云白晰的脸上的几点雀斑其实很好看,就象芙蓉花中间的花蕊……

  杨结巴也很懊恼,自己中午去村广播室还经过这池塘,怎么就不朝塘里望一望呢!……

  张寡妇也说中午她在睡椅上迷迷糊糊打瞌睡,突然梦见一朵白云飘到她门外停住不动了,云朵上面好像有人在向她招手。她急忙跑了出去,天上马上变得伸手不见五指,一个炸雷把她给炸醒了。这一定是云朵在向自己暗示……

  菊花视白云如己出,肝肠寸断哭得死去活来。其余之人念及白云碰到自己伯伯长婶婶短地叫得那么亲昵嘴甜,无一不泪流满面。

  杨二狗自告奋勇去镇上叫来了白云父母,小白杨也抱着妈妈哭着吵着要姐姐……

  事己至此,再怨别人也没什么意义,白老板虽然也伤心,但骨子里是重男轻女,劝自己泣不成声的老婆说:

  “人生有地方死也有地方,寿命有多长阎王爷早就注册了的,丫头命里只有这么长的阳寿……”

  他不肯把白云拉回老家埋葬,说是女儿不进祖坟,暴死的丫头更不能进祖坟……

  朱书记出面,村支部花钱把锹队长为自己准备的棺材买了,菊花提出把灵堂设在她家,就当白云是自己的女儿。

  天热尸体不能久放,加上是未成年暴死,一般人家都是草草埋葬了事,尽量少在家停放。在菊花的强求下,至少要停放一夜。这是有教训的,因为很多溺水身亡的人是假死。

  刘艳花老师的大儿子三岁时掉在水里淹死了,捞上来一看没气了,当时就装进木匣子挖个坑埋了。傍晚时分,有个过路人从那坟头经过,隐隐约约听到小孩子的啼哭声,吓得不轻,落荒而逃。

  第二天向别人提起这件事,传来传去传到刘艳花夫妻耳朵里,两人急急忙忙把那坟挖开,撬开那木匣子,但见她们可怜的儿子,头发凌乱脸上还有汗渍,衣服领口也扯乱了,鞋子也蹬掉了……

  溺水而亡又是未成年,是凶事,是不能打书或请道士的,但还是来了很多人,有看热闹的,有惋惜的,有心痛的……非正常死亡的女人和未成年人是不能进祖坟的,只能埋在挨近祖坟的外围,称之血坟。

  杨德海的老婆生产大出血而死,尽量杨德海一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是一样埋在外围。常德保卫战前夕,杨德海的老婆怀了孕,他托信给二弟杨德奎去县城把他老婆接回老家待产。他老婆是他那无线电班的学生,听说还是戴校长做的媒,至于是哪里人氏,大家也不太清,听说是一个川军少将的女儿,衣着打扮说话走路的气质如果把她比成天上的凤凰,村里的那些小媳妇只能当山麻雀了。

  杨德海常德保卫战后就随部队向桂林方向转移了,留下了他年少的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孤伶伶地在家乡的后山上守候着他归来。

  白云是唯一一个与杨氏家族无任何亲缘关系但葬进杨氏祖坟外围的人,尽管她尚未成年,又是一个异乡女子。就象外面飘到村上空的一朵白云,舍不得再走了,变成了一朵乌云,化作倾盆大雨拥抱这里的土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