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兽世风家有女

第五章 最爱你的颜色

兽世风家有女 红糖姜枣儿 3003 2021-03-26 23:50:00

  有赤火的空间,风安找东西更加尽兴了,不用考虑东西的大小、数量、重量,反正不会存在带不走的问题。

  不同于现代社会被钢筋水泥充斥,天生天养的植物才是这个兽人世界的主基调。才走了不算远的距离就收获颇丰,筒粗的嫩竹笋、长得跟椰子一般模样的酱油果、小生姜仔儿、盐草。

  风安醒来后一直没有进食,现在也着实饿得慌,眼看着也采集了不少东西,于是放弃了继续采集的想法,打算跟赤火回去做点东西吃。赤火一心就是小雌性,自然小雌性说什么就是什么。等二人回到山洞前,没有在赤火怀里时的视线遮挡,风安这发现山洞周围是一片结着红色果子的植物,隐隐约约跟上辈子认识的植物有些像,心里有些小雀跃,打算就近认证一下。她现在只要手指触摸到植物,自然就有植物的相关信息,行走的“百晓生。”

  心里琢磨着去辩这些植物的风安没注意到她在打量这些植物的时候,他身边的赤火的表情很不安,又好似有一种意料中让他不期待的事最终发生的绝望落定感。

  在风安的手快触碰到红色果子时,他猛地抓住了风安的手。

  “别碰,这些都是魔鬼植物,你不怕吗?”声音里有着些古怪的落寞。

  “怎么就是魔鬼植物呢?赤火你放开我的手,我要确认一下,这可能是我知道的几种特别好吃的东西。相信我!”

  “真的会是好吃的东西吗?这些东西吃进肚子里会很难受的。曾经有兽人吃这些东西死亡了,再也没人敢碰这些了。”

  看着赤火还拉着自己的手不放,风安不由地疑惑地看向赤火,待看到赤火凝重的脸色才发觉有些奇怪。“赤火,你……”

  赤火反常的不等风安说完就打断了风安的话,将风安紧紧搂抱在怀里,像是怕怀中的人他一松手就会消失般,也似乎是对最后一点点时间能拥有的真爱之人的不舍。风安的脸贴着男人硬挺的胸膛,能清晰感觉到男人轻微的颤抖和不安的心跳。风安也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她不就是想摘几个果子嘛,怎么搞得像他俩要生离,不复相见似的。风安想打破这种怪异的气氛,不等她开口,耳边传来男人有点脆弱的低语。

  “安安,如果我有一些让你不喜欢的地方,你会不会不要我?”赤火打算开始坦白的时候鼓足了好一番勇气。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为了一个雌性如此患得患失,直到他遇到了风安。他瞧不起那些为了雌性要死要活,丧失头脑的雄性兽人们,可他遇到的风安这个跟他生命至此以来见过的雌性都不一样的小雌性时,他甘愿沉沦。可……一出生就被部落的人视为魔鬼的他配拥有这么好的雌性吗?

  自从遇见小雌性他变得脆弱敏感,像一个捂着谎言,步步谨慎的小偷,生怕有一天他想隐瞒的事爆发,他就会失去他的珍宝。可看着眼前这满目的红,他忍不住了,他想跟小雌性坦白,一个愿意跟他在山洞生活的好雌性不该被他这个兽人眼里的魔鬼欺骗,他不能因为小雌性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就一直不提及。他强压住想将小雌性禁锢一辈子的邪恶欲望,主动向小雌性陈述,等待着小雌性对他的宣判。

  他想要是小雌性厌恶他,抛弃他了,他会找个远远的地方默默等死回归兽神的怀抱吧!

  感受到赤火言语里的认真,风安思索了下。“你有别的喜欢的女人……额……不,雌性?”

  “没有。风安,我只喜欢你一个雌性,我也只跟你一个雌性交配过。真的,我刚成年不久,遇到你之前,我还是个纯情的兽人。再说,我们结契了,雌性能通过契纹感受到雄性的爱与忠臣度的。”知道小雌性现在不记得以前了,知道的事情很少,赤火为了小雌性以后过得更好,总想让她多知道一点。“安安,兽世,兽人结契后只会有一个雌性,雄性很少会背叛雌性的,代价太大,很容易丧命的。这里雌性大都跋扈,后面又有自己的雄性们簇拥,你不要跟这些雌性过近接触,会有雌性嫉妒你的,容易发生不好的事。”

  风安听出不对了,这家伙怎么有一种要离开她的架势。“赤火,你想做什么?你说你喜欢我,结契的雄性忠于自己的雌性,你不该是会一直陪着我吗?怎么想离开我?”

  赤火的头埋在风安的脖颈窝里,风安都能感受到皮肤上传来的湿意。风安不清楚赤火这是怎么了,想问也找不到什么头绪,只能等赤火自己说出,风安只是下意识的回抱住赤火,安抚性摸了摸头。

  感受着小雌性的温暖,赤火又想退却了,想着他也许可以再瞒着一段时间,他太沉迷小雌性了。可射出的武器哪里能半途收回?

  赤火隐忍地闭了闭眼,还是交给小雌性做选择吧,他就算是被小雌性抛弃了他也不会怪他。只是担心,小雌性娇弱貌美在这里一个人不好存活,他多希望他能有资格一直陪着小雌性。

  “安安,在这兽世红色是不讨喜的颜色,许许多多漫长的太阳日里都会被恐怖、邪恶联系到一起,被认为是魔鬼的颜色。所有跟红色有关的东西都被认为是坏的,不好的。好比这眼前的红色果子吃下去就会让身体难受,传闻往往会让事情更加妖魔化,现在兽人很怕遇到这种植物,怕一不小心碰到,会中毒死去。”

  赤火停顿了一小会,像是平稳情绪,又像是做心里建设,过了一小会儿复又开口。

  “安安,我……我的本体是红色,蛇灵部落传说是腾蛇的后代,虽然现在还没出现什么返祖的后人但他们的兽身都是与绿相关的颜色,各种绿色,偶有几个变异的白色和黑色,但,从未有过红色。我自幼通体深红,部落传闻是地狱焰火的颜色,被视为恶魔般的不详兽人,对我充满畏惧。从小被人远远躲着,后来大一些我自己就找了个远离部落,周边长满红色的山洞住了进来。”

  在风安以为赤火说完话的时候,耳边又有若无的传来了,“恶魔跟恶魔果为伍才是应该。”

  风安顿时心里酸涩无比,这是多深的痛才让一个强大的兽人如此脆弱。要不是赤火克制住自己,很容易彻底黑化成真正的恶魔吧。

  其实,听赤火第一次谈及蛇灵部落和兽化的时候,因着有着自己身子被缠绕的印象,加上兽世就是个兽人的世界,人跟兽脱离不了关系。在接受跟赤火就这样顺意地在一起时,其实也就有准备赤火的兽身是蛇。现在赤火说兽身是蛇的时候,风安没什么排斥的,在她的概念里就是品种不一样而已,很正常的小事罢了。搞不懂因为这,赤火就得被迫承受这么多。

  风安一向爱憎分明又护短,赤火现在是自己的男人,不可否认风安心疼了。

  赤火久久未等到风安的回应,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冷冻结冰。他果然不配得到爱吧!缓缓放开怀里的娇人儿,想直接默默离开,又实在不放心风安。

  “安安,你接受不了我,我可以离开,可比一个人太危险了。我可以在你身边保护你,等你找到一个强大的能保护你的兽人,我再离开,好不好?你别害怕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风安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副邪肆彪悍像的傻男人,在这么一会时间,自己一下子脑补这么多,真是让人又心疼又无奈。

  “赤火,我有你了为什么还要找别的雄性?你是不想对我好了?傻瓜,你们部落人说什么你都信,他们把你当恶魔,那是他们见识短浅,你们就是种族不一样罢了。相信我,我虽然不记得我是哪个部落的了,又发生过什么事,但血脉的原因,我还是知晓一些的事的。我可以肯定你是来自一个神秘强大的种族。”风安先给赤火一颗定心丸。

  果然,赤火听完后整个人如得到救赎般重新焕发了生机。重新拉住风安的手,不确定地问:“安安,你的意思是还会跟我在一起,不嫌弃我,不抛弃我,对吗?”眼神满满的期待。

  “当然,你这么好看我怎会舍得不要你?再说,我最喜欢红色了,这些果子可是好东西,特别好吃,你们不会吃罢了,我待会儿做好吃的一起吃。”

  然而此刻赤火的注意力全在风安说的喜欢红色上面,耳根又泛上了粉色,似有点期许般看着风安。

  “安安喜欢红色?”

  看着赤火羞赧又期待的模样,风安忽然起了坏心思。将赤火的身子拉低,在她垂涎已久的招人耳垂上舔了一口,手下摩挲着男人腰间的皮肤,凑着赤火的耳蜗低喃:“对啊,我喜欢红色,最爱赤火你的颜色了。”

红糖姜枣儿

赤火:“安安,你喜欢什么颜色?”   风安:“我喜欢你的颜色。”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