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板更村往事

13-为了躲老师连妈妈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板更村往事 江笑2019 3322 2021-04-04 15:02:00

  单白来到村里,一下子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先回家还是先去别人家躲着,等老师走了再回去。就在单白犹豫不决的时候,肖理刚好从山上回来,肩上还扛着一捆柴,到单白身边时他停下来,把柴从左肩换到右肩扛,同时也提醒单白让开:“让一下,单白,不然碰到你。”单白不但没让开,还伸手接:“来来来,肖理,我帮你扛到家,一会你也帮我一个忙!”肖理不想答应,但是单白已经抢了过去。

  两个人到了肖理家,肖理让单白把柴放在指定的地方。单白放下柴以后,一边拍手上的尘土一边说:“看不出来呀,肖理,你这瘦猴力气还挺大。我扛了不到一百米就累得够呛,你居然能从四里地以外扛到村里,真是厉害!”肖理笑说:“没什么,都是假期在家练的。对了单白,你刚才让我帮你一个忙,到底是什么事啊?”单白说:“我今天去…去外面追账!回来时碰到了小学班主任吴老师,她看出了我有事,但问我我什么也没说。可是跟我一起的陈霖那个傻子,居然老师问他什么他说什么,还带老师过来了!”

  这让肖理听得一头雾水:“那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单白继续:“我想在你家躲一下,顺便再蹭顿饭,等老师从我家走了我再回去。”

  肖理这才知道单白帮自己的目的,想拒绝又不好拒绝,只能答应他:“好吧,就知道你没憋好屁!”就在单白露出得意的笑容时,肖理又继续说:“不过单白,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你可以躲在我家,也可以在我家吃饭,但是不管老师走不走你晚上都必须回家,不能在我家过夜!”单白搭着肖理的肩膀,笑说:“就这么定了!走,兄弟,帮我找吃的吧,我一天没吃饭都饿死了。”

  吴老师和陈霖来到单白家,只见单红和单芳蹲在门口哭,她们的爸爸在里面大吼大叫,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陈霖从门口把头探进去看了看,没看见单白,也没听到他的声音,这才问单红和单芳:“两位姐姐,你们这是怎么了?单白呢?”单芳抽泣着说:“我爸回家没看见单白,他问我们单白去哪了,我们看他脸色铁青就知道他要找单白算账,所以什么也没说,他就去骂我妈,结果…结果我妈就…死了!”说到这,眼泪再次失控。

  吴老师已经走上楼梯,来到了单芳身边,见她这样才知道单白刚才为什么没认出来自己,也知道了单白为什么不愿意跟自己多说话。

  看见单芳哭,吴老师就蹲下来,把她搂在怀里:“好了单芳,别哭了。”单红突然站起来打陈霖:“不是让你去找单白吗,你怎么把老师带回来了!你告诉我单白到底在哪!”陈霖解释说:“我找到单白了,他先回来的。还有,老师不是我叫来的,是……”说到这吴老师接过了话茬:“是我在路上碰见他们俩,我看单白不太对劲,所以过来看看。”

  单芳又指责陈霖:“你说单白先回来了,那他人呢?我找了整个村子都找不到他,你告诉我他在哪!”这就让陈霖觉得很奇怪了,他明明看见单白过桥了,也进村了,为什么单芳却说找遍整个村子也找不到呢?

  这时候他们听到单白的爸爸又大吼几声,陈霖意识到情况不妙,就对吴老师说:“老师,我在这守着他们几个,必要时可以劝劝单伯父;你去找单白,看见他就抓回来,他不敢反抗你。”吴老师马上拒绝:“不行不行!陈霖,你一个孩子在这不行,还是我留下吧,我是大人,跟单白的爸爸也好说话。你去找单白吧,他跟你年纪相仿,你叫他回来比我容易。”陈霖答应着就走了。

  吴老师安慰好单红和单芳,告诉她们:“你们听着啊,一会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进来,不然谁受伤都不好。”两姐妹点头了她才进去。

  吴老师走到单白爸爸的身边,对他说:“别激动好吗?再大的困难我们一起想办法,像现在这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单白的爸爸转过身来,一脸怀疑的看着吴老师:“想办法?好,你已经看见我家的困难了,你来想个办法吧!”说完又冷笑一声:“说句难听的,我儿子单白就是受了你们这些女人的影响才变成这样。”吴老师听到了很不高兴:“你说什么?什么叫单白受了影响才这样?你说清楚,刚才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这话刺激了单白的爸爸,他挽起袖子,摆出一副要打架的姿势:“没听明白?那我再说一次。我说:单白还没上学的时候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上学了,受了影响,开始变得不听我话了,而这些都是拜你所赐!”

  这让吴老师很震惊,但更多的是生气,她本想辩解,但是看现在这样,多说只会让矛盾升级,所以只能一忍再忍……

  肖理家,单白和肖理的家人正在吃饭,陈霖突然闯进来:“单白你别躲了,快出来!找遍了村子都找不到你,我敢肯定你就在这!”

  单白正想放下碗筷去看看陈霖到底怎么回事时,陈霖已经来到了他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你小子行啊,家里出了这么大事你居然在这吃饭?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是不是!”

  单白放下碗筷,站起来挣脱陈霖:“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看不出来我在桥头不跟老师说话是什么意思啊!你可倒好,不帮我拦住老师就算了,还把我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她,最可气的是你还把老师带过来!你这么干是几个意思?是不是想看我出丑!”陈霖注意到还有肖理的家人在场,不好说话,所以示意单白跟自己出去再解释。

  单白跟陈霖走了,肖理看家人一脸疑惑就解释说:“来找单白的这个人是我们的同学,他从小学开始就跟单白很要好,现在到了初中我没能跟他们一个班,所以不经常来我们家。”家人知道了还是什么都不说。肖理瞬间感觉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味道,也不说什么了,就埋头吃饭。

  两个人来到外面,单白说:“我跟你出来了,说吧,还有什么要狡辩的。”陈霖苦笑着解释:“单白,你误会了,老师不是我叫来的,是肖忠。”看见单白又生气又疑惑的表情,他继续说:“我白天问过吴老师为什么在这出现,她说是肖忠去找过她,还说了你家的事,所以她才过来的。”单白还是不太相信:“你说的是真的?”陈霖跟他再三确认:“是真的,不信你回家自己问老师!”说到这他想起了重要的事:“单白,你快回家,你家真出大事了!”

  单白看陈霖表情严肃,觉得不会是假的,所以赶紧往家跑,一路上让陈霖告诉自己到底是什么大事。

  陈霖一边跑一边告诉单白事情的经过,说到妈妈死了的时候单白突然停下来,猛摇陈霖:“你说什么!你刚才是不是说我妈死了?”陈霖点头:“是。”单白放开陈霖,刚才陈霖说的话一直在他脑子里回荡:“妈妈死了,妈妈死了,妈妈死了……”让单白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为什么!陈霖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见陈霖不说话,单白就自己跑回家一探究竟。

  单白家,他爸爸还在跟吴老师吵,准确的说是在数落吴老师,太过分了老师也回一两句。就在吴老师忍无可忍,站起来想动手的时候,单白推开了家门:“你们别吵了!”他走向爸爸:“你太不像话了!这可是老师,你怎么能这么对她!”这时候单白注意到吴老师脸上有泪痕,没有再多说什么。

  单白来到妈妈身边,叫几声妈妈都没有回应,他伸手摸到妈妈左手的那一刻眼泪就下来了:“妈!你醒醒啊!你说过,害怕我上学你见不到我,所以我不上了。但是你也答应过我,说只要儿子身边,就是再难也撑着,直到把病治好。现在呢?你说话不算数!”单白用双手捧着妈妈的左手贴在自己的左脸上,脑子里都是以前和妈妈在一起的画面。

  单白本来已经哭得很伤心了,想到妈妈帮自己做书包时,眼睛刚好看见妈妈的右手还抓着即将掉进火坑的书包,他立刻把书包拉过来。单白看着书包,瞬间嚎啕大哭:“为什么!”

  就在单白哭得声嘶力竭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单白看着手,再往上看却看见吴老师。吴老师安慰他:“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单白,你妈妈虽然去世了,但你还有老师,我会像以前一样照顾你的。”这话戳中了单白心里最脆弱的地方,他立刻扑到吴老师怀里:“老师!我没有想到妈妈临死前还想着我,还抓着以前为我做的书包。而我却…妈妈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她身边!老师,我是不是很不孝……”老师打断他的话:“你说什么呢,单白,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这时候爸爸走过来:“你个臭小子,去卖树林的时候怎么没想到陪你妈?现在就知道在这哭!你去外面一整天,钱呢!拿到没有?”单白把钱拿出来扔给爸爸:“拿去!今晚我出去住,你叫那些酒肉朋友来陪你大吃大喝吧!”

  吴老师想劝他们父子,可是正想说话就被单白阻止了:“老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没有用,我说走就走。”说完就拉上老师往外走,到了门口再拉上单红和单芳:“大姐二姐,我们走,在这个家待不下去了!”单芳问他:“我们能去哪?你是男的,去同学家住一晚倒没什么;可我和大姐是女的,多少有点不方便。”这让单白犯了难。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