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板更村往事

23-再见已经不是忆中人

板更村往事 江笑2019 3165 2021-04-14 12:41:00

  在吴老师的帮助下,单白终于当上了老师,尽管新上任的老师工资很低,但是单白不在意,没有什么事是比实现理想更让人开心的。

  单白教了一个学期,还有一个星期就结束的时候,那天下午单芳就到学校来找他:“单白,你今晚回家一趟,有事要跟你商量。”单白问她:“什么事啊,二姐?”单芳刚想说就有学生过来,只好先走了:“晚上再说,现在你先忙。”

  一个女学生抱着书走到单白身边,看见他发呆就问:“单老师?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刚才那个人是谁呀?”单白猛的反应过来,他笑说:“没什么。”然后又问:“江月,都下课这么久了,天也快黑了,你现在才从教室出来?”江月看了看手上的书,笑说:“对呀,老师,在班里我是最穷的学生,只有好好学习才对得起你给我的帮助!”

  听到这,再看江月开心的表情,单白想起了自己刚上学的样子,也体会到了那时候自己带给吴老师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嘴角微微上扬:“好了江月,只要你用心学,老师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快回家吧。”江月说:“好,单老师再见!”

  单白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忆着自己上学时候的事,想到陈霖、肖忠、吴老师,还有跟他们打打闹闹的日子,吴老师一次次的帮助也在脑海里浮现出来……走到板更村口的时候,单白才想起单芳到学校跟自己说的话,他赶紧加快脚步跑回家。

  单白气喘吁吁的跑到家,却看见单芳和爸爸坐在桌边,桌上摆好了饭菜,还有单白的位置。看到这,单白一脸疑惑的走过去:“爸、二姐,你们这是…专门等我回来吃饭?”说着就坐下了。单芳说:“对,有事要跟你商量。”

  本来单白已经拿起饭碗吃了两口,听到单芳这么说,他停了一下,然后把碗筷放下,问他们:“到底什么事啊,非要搞得这么神秘?”这时候爸说话了:“你不要当老师了,那点工资根本养不起家,还是找一个挣钱多的活干吧。”

  现在单白才明白他们这么做的用意,他站起来,露出诡异的笑容说:“我说怎么这么神秘呢,原来是这样!爸,其实你说的这个我想过。但这是我上任的第一个学期,还有一个星期就考试,这几天我要督促学生复习,根本走不开!”单芳突然插一句:“后天我们就断顿了你说怎么办!”爸爸也说:“是啊单白,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跟你开这个口。学校那边非要你才行吗?难道就不能找一个人替你几天?”

  听到单芳说断顿,单白才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他努力克制住自己:“这个…我倒是可以请假,但是学校里的老师本来就少,我走了肯定没人替我。除非从外面找人,再把我不在的这几天工资给他。”这时候单芳说:“有人,肖辉刚从部队回来几天,我今天找他谈过了,他说可以替你一个星期,不过他要拿你的那份工资。”

  尽管单白听到这话很生气,但无论他说什么都不管用,只好坐下继续吃饭:“事情说完了就吃饭吧,明天我先带肖辉去学校交接工作。”

  跟肖辉交接完工作以后,单白去了一个非法煤矿跟人打工,因为这是非法开采的煤矿,所以给工人的钱比合法的更多,工资一天一结。

  干了一上午,中午休息时单白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走过去看清楚那个人的脸以后突然大笑。对方一脸不屑:“有什么好笑的,你的脸比我还黑呢。”单白笑说:“你误会了,我不是笑你脸黑,是没想到能在这看见你林翔。”这话引起了林翔的注意:“你认识我?”说话的同时也仔细辨认眼前这个黑脸小子:“这么黑家人都不一定认识,你小子居然认得出我?你是…你是那个谁来着?前不久才改行当老师的那个?”其实他已经认出来是谁了,就是说不出名字,过了十几二十秒,两个人才同时说出来:“单白!”这让林翔很高兴。

  过一会林翔问单白:“你不是去学校当老师了吗?怎么,不好干?”单白苦笑说:“不是,而是…工资太低养不起家,再不出来挣点外快,家人就断顿了。”然后转移话题:“不说我了,你怎么会来这里的?林飞和飞翔之瑛的兄弟们怎么样,肖龙有没有找过你们?”林翔叹了一口气:“说了你可能不信,我会到这来都是拜肖龙所赐,飞翔之瑛也是因为他才解散的。”刚说完就听到上班铃响了。林翔告诉单白:“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想问,不过现在先干活,晚上我再慢慢跟你说。”

  傍晚下班以后,所有工人去河里洗澡,然后去找老板要钱,一路上林翔跟单白讲了这几个月的事:

  在单白离开飞翔之瑛三天以后,肖龙就出狱了,他一出来就听到有人说林飞跟单白闹了矛盾,还把单白从帮派里赶了出来,所以肖龙出狱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林飞确认传言的真假。肖龙找到林飞,问了以后林飞说这不是真的,单白是自己走的,不是他赶走的,还说了单白离开的原因。但是肖龙不信,他让林飞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如果拿不出来就说明单白是被赶走的,两个人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

  出人意料的是肖龙收买了警察,他来找林飞就有警察在暗中保护,一旦打起来就出手帮肖龙,所以林飞只是觉得自己倒霉才被抓,完全不知道这是肖龙早就计划好的。解决了林飞以后,肖龙就去找林翔,不出三句话就打起来,林翔打不过就跑。俗话说,树倒猢狲散,林飞和林翔这两个主心骨,一个被抓,一个失踪,飞翔之瑛的几十号人自然就散了。

  单白听完后很震惊,他怀疑林翔嘴里说的不是当年自己认识的肖龙。这时候林翔说:“单白,本来我以为躲到这来肖龙就找不到了,没想到他居然比我先到这!你说可笑不可笑。”说到这他苦笑两声:“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冤家路窄。”单白拍两下林翔的肩膀:“好了林翔,你能不能带我去找肖龙?”林翔说:“不用找,到老板那里就看见他了。”

  单白刚要走就被叫住:“单白,你别指望能把误会解释清楚,肖龙不会听你的。”单白不听,只管往前走:“不试试怎么知道!”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什么,就停下脚步,返回来找林翔:“林翔,我们才几年不见,难道变化真的这么大?”看见林翔不说话,单白直接走了,他坚信所有问题都能在找到肖龙的时候得到解答。

  他们到老板那里拿到钱以后,单白正想走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单老师,你怎么到这来了?”单白循着声音看过去,江月就站在老板身边,跟他一起给工人们发工资。

  一听江月叫单老师,老板马上把钱塞到她手上:“拿着,我去跟老师打个招呼,这个钱由你发给大家。”说完就跑向单白:“单老师等等,我有话要跟你说!”单白停下来,转身的时候老板就来到了他身边:“你就是江月说的单老师吧?”

  单白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兴奋的人:“是啊,不过今天我不是老师。”然后就问:“对了老板,刚才我看见江月跟你一起发钱给大家,她是你请的助理?”老板笑说:“不是,她是我女儿,周末回来帮点忙。单老师有所不知,刚开学的时候我被小人出卖,进了公安局,拘留二十天,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江月。等我出来以后,江月跟我说有一个姓单的老师帮了她很多,我想好好感谢单老师,但是约几次也约不上他。今天巧了,招新工人招到了你,我必须当面跟你说一声:谢谢老师!”说着就给单白鞠了一躬。

  知道江月是老板的女儿,单白很意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老板就说后面的话,单白更说不了话了,直到鞠躬的时候才找到机会:“江老板不用这样,我是江月的老师,帮她都是应该的。”说话的同时扶住江老板。这时候单白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看起来像肖龙,他赶紧跟江老板道别:“江老板,太晚了,我要赶紧回家了,明天再来!”说完就朝那个像肖龙的人跑过去。

  单白跟上了肖龙,边走边把自己从林翔嘴里听到的告诉他,然后问他这是不是真的。肖龙听完后淡然一笑:“是真的。”这让单白很疑惑:“为什么?肖龙你这几年怎么变成这样了!我们四个好歹兄弟一场,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肖龙突然停下来,一脸严肃的说:“因为我上学的时候被他们欺负过!所以现在我要报仇!”他的情绪开始激动:“还有,单白,你刚才在老板面前说的我都听到了,坦白告诉你,我这边的钱比林翔那边更多,干活也更累,你…自己选择吧!”说完拍两下单白的肩膀才走。

  单白一个人走在路上,林翔、肖龙的话一直在他脑子里重复,听他们的语气,两个人不可能做回朋友了,而且听肖龙的意思,明天单白必须在他和林翔之间选一个做兄弟,再跟另一个分道扬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