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三章 我想修仙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224 2021-03-24 08:30:00

  青流峰以前是一座荒山,而且也不是青霄剑门的山,而是属于青霄剑门周围一个附属宗门的。

  当初长榕来到青霄剑门,本来是提剑找麻烦来的,没想被掌门给留下了,还要让她做峰主,收徒弟。

  掌门带她逛遍了整个青霄剑门,结果没有一座山头合长榕眼缘,直到她看到了青流峰。

  于是长榕就去跟那个宗门商洽,买下了青流峰以及周围数百里的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青流峰这一块地界,全都是长榕的私人地盘。

  长榕刚进青霄剑门的那几年,青霄剑门没有收弟子,青流峰自然也没有弟子,掌门想要拨一些杂役弟子来照顾她的起居,被长榕拒绝了。

  先前说了,青流峰原本是一座荒山。

  孤身一人在青流峰的长榕,每天干的事就是种树、种树、种树。

  等开始收弟子后,就是种树、指导弟子、让弟子种树。

  原本的荒山在长榕的整理下,变成了如今郁郁葱葱,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只是长榕一边种树的同时,也顺手布下了各种法阵。

  长榕并不是单纯的剑修,一开始她是想做一个单纯的剑修的,可是在历练的时候,总是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法阵,让她吃了不少亏,于是便去钻研法术,学习法阵,后来就变成了剑法双修。

  青霄剑门虽然叫做青霄剑门,但也不是所有的仙尊都是剑修,比如华容仙尊就是药修,池陵仙尊就是纯法修。

  长榕底下也有几个弟子是跟她学法术的,这青流峰周围森林里的法阵,除了长榕自己布下的,也有弟子的练手之作。

  “小师弟,这周围的森林里法阵多得很,我今天只先带你认认路,等你熟悉了青流峰,我再带你认认一些偏僻的小道,那些小路只有咱们青流峰的弟子才知道,外人要是乱入了咱们的地界,肯定会误入法阵的。”

  长榕的亲传弟子溯风御剑带着胥辰,指着一边跟胥辰说道。

  溯风是长榕第一个徒弟,也是唯一的亲传弟子。

  “谢谢师兄。”胥辰被溯风抱在怀里,小手紧揪着溯风的衣服。

  他第一次被人御剑带着,溯风御剑的速度控制在能让他感受不到异常的程度,但是周围不断变幻的景色还是让他有点眼晕。

  他偏头看着底下那一片林海,这茫茫无尽的绿色,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景色。

  溯风控制着剑朝青流峰峰顶飞去,面上一片认真,可是心里也对身后的小师弟好奇的很。

  他是长榕的大弟子,跟着长榕修行已经有一百六十年,可从未见过长榕身边有什么异性。

  他拜师到师尊门下,就没见过师尊下过山,就算是有人上山,师尊也都让自己跟随招待。按理说不可能有他不知道的人上山。

  难道师尊背着自己……

  不不不,师尊光风霁月,光明磊落,光明正大,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

  如果这孩子不是师尊的私生子,那是什么人呢?

  莫非是师尊的亲戚?

  可是跟在师尊身边修行了这么多年,也没听师尊讲过过往……

  溯风心里嘀咕半天,可是脸上依旧一片正色,让人想不到他心里竟然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他低头偷偷看了一眼胥辰,小小的男孩,脸上的虚弱显示出他的无力,溯风抱着他,七八岁的孩子,却轻的可怜。

  这么小的孩子,究竟遭遇了什么。

  片刻,便到了青流峰。

  青流峰的峰顶是长榕居住的小楼,叫做小叶楼,再往下一些是弟子们的住处的院落,叫做青流居。溯风停在小叶楼前,和胥辰一起在这里等长榕回来。

  “师尊去药峰给你拿药了,想必不出片刻就能回来,我们且在这里等上一会。”

  “谢谢溯风师兄。”胥辰摇摇晃晃下了飞剑,溯风担忧的看着他,就怕他下一刻就要倒下。

  “你这身体真是……”

  溯风话还没说完,就感受到长榕地气息,下一刻身边就出现长榕的身影。

  “师尊。”溯风后退一步,给长榕行礼。

  胥辰虽然身体虚弱,却也也学着拱手给长榕行礼。

  “师尊。”

  长榕视线在胥辰身上打量了片刻,将手中的淬体固元液扔给溯风,淡声吩咐道,“去准备药浴,把这个滴进去,一滴就可。”顿了顿,又补充道,“再拿一件衣服来。”

  掌门的清尘诀虽然会清理身上的污垢,但是却不能清理伤口和破碎的衣服。

  胥辰脸上以及因为衣服破碎露出的胳膊上,散布着大小不一的伤痕。

  长榕看着那些伤口,闭了闭眼,以往平静无波的心湖里漾起几分。

  “是。”溯风知道长榕是要跟胥辰单独说些什么了,拿着淬体固元液就下去准备了。

  他虽然是亲传弟子,但是青流峰没有杂役弟子,长榕身边的一些琐事一直都是他在做。

  溯风一走,胥辰就像是力竭了一样一下子倒在地上。看他满头的大汗,才知道原来他刚刚一直是在强撑站着。

  长榕听他微弱的呼吸声,竟然是连呼吸都没有足够力气了。

  灵根太好,给身体造成的负担太大,又没有修习功法,导致灵力堵塞在身体里,消耗精气。

  “你想修仙?”长榕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孩,问。

  她的声音如同她的人一样,就像从雪山流下的流水,清冷泠然,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又有些冷漠。

  她就像看不到对方遍体鳞伤、命悬一线一样。

  “是。”

  他艰难的翻过身,躺在地上,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着长榕。

  “弟子想要修仙。”

  长榕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胥辰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发晕,听到长榕的问话,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去回答,可是在长榕听起来,就像是喃喃自语。

  他仰头看着长榕。

  “我想修仙,我想跟你一样。”

  他的嗓子嘶哑,说出的话就像是一个绝望的人最后的挣扎一样,无力到了极点。

  长榕就站在那里看他。

  胥辰一开始还有意识,后来直接昏迷过去了。

  溯风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奇怪的场面。

  “……师尊?”

  长榕就像恍然发现一样,她别过眼,挥挥手,“把他带去泡药浴吧。”

  溯风从长榕的声音里听出了疲惫。

  他不在多问,应道。

  “是。”

  溯风抱起胥辰,带到去泡药浴,留长榕一个人站在原地。

  风萧瑟吹过,长榕的衣袍随着风发出飒飒的声音,落下的树叶被风吹着摇摇摆摆落到她的脚边。

  本来以为修仙就能斩断俗缘,现在看来,竟是斩不断的么。

  那个孩子……

  她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原地,留下若有若无的叹息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