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五章 长榕公主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113 2021-03-25 18:31:05

  胥辰清醒时,就看见白色的雾气和紫色的烟雾交织在眼前,还有一个人影。

  那人抵着门,眼帘垂着,似乎在看向地面。

  好像是他的大师兄,胥辰记得长榕叫过他的名字,好像是……溯风。

  胥辰身体都泡在水里,他微微动了动,身体中不再有那种渗入骨髓的疼痛,让他有些恍然。

  好舒服。

  水热热的,他倚着浴桶,闭上眼。

  他居然真的来到的青霄剑门,还见到了姐姐。

  姐姐。

  胥辰在心中默念。

  现在应该要叫师尊了。

  就像是做梦一样。

  其实在胥辰见到池陵仙尊的时候,精神就有些崩溃了。

  在金华莲台里温养了几日,才有了力气强撑着拜了师。

  想起在求道台的事,胥辰身体往下沉了沉,感觉脸颊隐隐发热。

  想来一定会水太热了。

  他透过水能看见自己的身体,那些伤痕好像都不见了。

  其实对于修仙者来说,如果不是什么罕见的毒,伤疤什么的几乎不可能留下,胥辰看着自己光滑粉嫩的肌肤,握了握拳头。

  这就是修仙吗。

  胥辰以前并不知道自己有个姐姐,是教他的太傅告诉他的。

  太傅说,这延续了三百多年的昌乐皇室,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长榕长公主,就是他的姐姐。

  长榕长公主与陛下祭祖时遇刺,为救陛下引开刺客跳下悬崖,从此下落不明。

  他的曾祖父年轻时在外游历,恰好碰上瘟疫,被困在城中。

  曾祖父,也染上了瘟疫。

  太傅说这话时神情哀婉。

  周围的人都在陆陆续续的死去,曾祖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自己,每日躺在病床上,思念远方的家人,静待死亡的到来。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拿出了治瘟疫的药。

  当所有的病人都被那人治好后,在所有人的感激中,那人身上冒出一阵功德金光。

  城中百姓以为是神仙显灵,跪下叩拜。

  等他们再抬头时,人已经不见了。

  彼时太傅的曾祖父正在城门口,他病体未愈,可思家心切,等城主允许开城门后,立马就准备好东西归家。

  他坐在马车里,等下人给守卫看通行证明,一阵风吹过,马车上的窗帘掀起一个角。

  他看见两名女子款步而来。

  两位女子,一位是救了全城百姓的神医,一位他不认识,却又觉得很熟悉。

  “没想到竟是你来接我。”

  “祝贺你晋升化神。”

  “青霄剑门没了我,你是不是感到无趣了?”

  “并没有。”

  “我就当你想我了。”

  ……

  听到她们的交谈,曾祖父恍然大悟,原来救他们与水火之中的竟是修仙之人。

  曾祖父想下车好好感谢那位神医,可等他下车再看去,两人都已经没了踪迹。

  等曾祖父归家,入宫做了史官,在整理史书时发现了已故长榕长公主的画像。

  画像上的人,与跟神医同行的女子十分相像。

  他心中明白了,长榕长公主没有死。

  按理说,他应该将这发现禀告给陛下,可是为什么长公主在逃脱刺客的追杀后没有回到昌乐?

  他不明白。

  鬼使神差的,他没有将这件事禀告给陛下,但是他记载在了家传的传记中。

  传到太傅这一辈,他看了那本传记,他也知道了长榕长公主的事情。

  他选择告诉胥辰。

  或许是他眼中不时的落寂,又或许是他无意间在小臂上发现的伤痕,又或许是陛下皇后对他的奇怪态度,又或许因为他除了太子这个身份一无所有。

  青霄剑门,长榕。

  这两个词就这么印在了他的心里。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身体上的疼痛难养,胥辰就会在心中默念长榕的名字,似乎这样就有了力气去面对明天。

  前不久,胥辰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他可能真的要死了,因为他们把他一个人丢在房间里,一天一夜无人问津。

  昌乐太子胥辰跟随陛下皇后去皇陵祭祖。

  宫人们不知道自己还在皇宫,没有人照顾,他身上的伤口很快就发了炎。

  他没想到,就在他的意识快要消散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要不要跟我走?”

  走?去哪呢?

  他从来没有走出去过。

  “我是青霄剑门……”

  他似乎看到那个人嘴唇微动,青霄剑门四个字传入耳中,让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抓住了那个人的衣角。

  胥辰想起带他来青霄剑门的池陵仙尊。

  在金华莲台中温养的时候,他能听不到外界的声音,等他从莲台中出来的时候,听到他要收他为徒。

  他……他不想做别人的徒弟。

  他环视一周,看见了长榕。

  他没有见过长榕,可他就是觉得,那个站在最后面,似乎一切与她无关的人,就是自己的姐姐。

  “谢过仙尊好意,但是我不能答应。”

  “我自然愿意拜入青霄剑门,但……”

  “我想拜入的,是长榕仙尊门下。”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她是自己活着的执念,如果能成为姐姐的徒弟,肯定能跟姐姐更亲近一点吧。

  后来……姐姐居然真的答应了自己!

  胥辰想起长榕,想起昏迷前看到对方那双淡漠的眸子。

  情绪又一下子低落了下来。

  听说修仙要斩俗尘,斩血缘。或许自己对于她,就是一个陌生人吧。

  只是真是对不起池陵仙尊了。

  是他把自己带到青霄剑门,可是自己却没有做他的徒弟。

  胥辰乱糟糟的想着,溯风察觉胥辰周围气息变得驳杂,抬眼才发觉胥辰已经醒了。

  他揉揉太阳穴。

  师尊在浴桶下面布下的法阵太精妙了,他刚刚居然一时看的入神,都疏忽了小师弟。

  “小师弟,你醒了。”溯风走上前,看了看浴桶里的水,“淬体固元液的药力已经吸收干净了,小师弟,你身体虚弱,泡久了承受不住,还是出来吧。”

  溯风想要抱他出来,胥辰摇摇头,“谢谢师兄,我现在有力气了,可以自己出去。”

  “好,衣服在那边。”溯风点点头,指了指搭在后面屏风上的内门弟子的衣服。

  他刚刚替胥辰领了内门弟子的制服。

  他转过身,让胥辰自在一些。

  小师弟性格倒是倔强。

  只是小师弟,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是神识依旧能看到房间内发生的事情。

  溯风摸了摸鼻子。

  小师弟现在这么虚弱,他开着神识只是怕出现什么问题罢了。

  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