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六章想忘记的过去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3064 2021-03-25 18:32:04

  片刻后,胥辰穿戴完毕,溯风转身,见他头发还湿着,捏了个诀让胥辰的头发干掉。

  “小师弟,看你身体好了不少。”溯风上下打量了打量胥辰,“没想到固元液居然会这么有用。”

  修仙之徒有灵丹妙药相助会顺途不少,但是师尊常说,丹药是靠不住的,有时候不会成为助力还会成为阻力。因此清流峰的人从来不会用丹药帮助自己修行,就算受了伤也很少用伤药。

  胥辰不知道固元液只是体修一开始入门拿来健体的,见效果这么好还以为长榕给他用了多么珍贵的丹药。

  他面色忐忑,刚想说什么,就见长榕推门进来。

  “师尊。”溯风向长榕行礼。

  胥辰也有模有样的学着。

  “师尊。”

  长榕颔首,她看向胥辰。

  身上的伤口都愈合了,看着精神也好了不少。

  只是眉目间还有一丝虚弱。

  排掉精血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用的次数多了反而更加伤身。

  华容说的没错,如果不快些让胥辰修心法,不过两三日身体就会因为承受不住灵气暴毙而亡。

  青霄剑门选址的地方是一块宝地,周围灵气充足,比凡间高出好几倍,虽然她的青流峰本来不是青霄剑门的地界,但是在她这几百年的侍弄下,灵气比以前也高了不少。

  池陵的灵根,让他在呼吸之间就不停吸收天地灵气,现在来了青霄剑门,如果不加以控制,死的只会更早。

  “溯风,你把这收拾一下。”长榕挥挥手,布在浴桶下面的法阵立刻消失。

  溯风一脸惋惜的看着法阵消失的地方。

  “是。”

  “至于你,跟我来。”这句话是对胥辰说的。

  胥辰乖乖跟上长榕的脚步。

  他跟在长榕身后,低着头,没有四处张望,也不知走到了哪,等长榕停下脚步,胥辰发现是在一片竹林里。

  长榕低头,细细端详着胥辰。

  胥辰现在八岁,身高比同岁的弟子矮了不少,还没到长榕的腰部。

  看面相,少时坎坷艰难,但如果能抓住机遇,便能化险为夷,此后只要守心养性,以后便能一帆风顺。

  机遇?

  或许来青霄剑门,就是他的机遇吧。

  大道无情,修仙乃是凡人逆天行事之举,艰难非凡。

  单是有了机遇,若是自己不努力修行,也不过是比凡人活得久了些罢了。

  “修仙没有凡人想的那么容易。”

  长榕顿了顿,看向胥辰。

  对方眼神清澈,毫无畏惧。

  “修仙者先要学会引气入体,感受天地灵气,吸收到体内为自己所用。你是体质特殊,灵气会主动涌入你的体内,可是如果无法控制它们,就算不上真正的引气入体。达到引气入体便是入道了,入道之后先炼气,当你炼气圆满到达筑基境界时,你才算真正踏上了修仙之途。”

  长榕抬手在胥辰额头一点,胥辰便感受到脑中突然多了很多东西。

  “刚刚我传入你识海中的是青霄剑门的统一心法,青霄诀。你且盘腿坐下,用心听我讲解。”

  胥辰依言盘腿坐下,闭眼用心去领会。

  “青霄诀乃是青霄剑门传承几千年的心法,此心法适用于所有灵根的修者,且根据天赋的不同,所能激发出的效果也不同。接下来,我会控制灵气按照心法在你体内循环三个周天,你要记住灵气流转的路径,仔细体会这种感觉,知道吗?”

  胥辰点点头。

  修仙者一生只能修习一部心法,长榕入道时还不是青霄剑门的人,修习的心法不是青霄诀,但最基本的灵气运转她还是了解的。

  长榕控制着灵气在胥辰体内循环了三个周天,然后就让他按照心法配合口诀自己尝试。

  竹林里有一石桌,感受胥辰运行的路线没有什么错误,长榕见胥辰彻底熟悉心法还需要些时间,拂袖一挥,桌上就出现了一壶酒和一个小蛊。

  她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

  她没有立刻喝,指腹摩挲着杯沿,眼睛半闭,似乎是在想些什么。

  或许是因为见到了胥辰,长榕很难得的回忆起了小时候的事。

  近五百年过去了,记忆其实并没有那么清晰了。

  但那些事,想彻底忘记也不是容易的。

  长榕还没有修仙之前,是凡间昌乐国的公主。

  她的父亲成礼繁,是一代明君,是体贴的夫君。

  但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昌乐国祚昌盛,明君有帝王之气加持,百姓的信仰之力,也让他半只脚迈入了修仙之路。

  她的母亲,申瑜,是一个落魄修仙世家的大小姐,那个世家因为得罪了人,被人屠尽满门,家主为了保住最后的血脉,利用不知从哪里学到的禁术,醍醐灌顶之术将自己的功力全部传到了自己当时只有17岁的小女儿身上。

  但是醍醐灌顶之术对于承受者的伤害极大,接受此术的人只能接受灌溉者四成功力,却终身难以有所进益。

  申瑜接受了醍醐灌顶,境界从炼气迈入了金丹,可她害怕仇家继续寻仇,辗转沦落俗世,不敢再踏入修仙界一步。

  可她又记得父亲的夙愿,传承申家血脉。

  申瑜是申家那一代最出色的弟子,拥有万中挑一的天灵根,是全族的期望。从小在族人千娇百宠下长大,却不想经历灭族之事。依靠的宗族被灭,又醍醐灌顶坏了根基,自己修炼无法增进,唯一能传承血脉的办法就是,与男子结合生子。

  一般来说,孩子会继承父母中天赋更好的那一个的体质,申瑜与人结合,有极大概率生下怀有天灵根的孩子。

  她来到凡间后,被成礼繁所救,两人朝夕相处产生了感情,于是申瑜成为了昌乐国的皇后。

  她爱成礼繁,凡间的帝王,也是她最好的选择。

  两人婚后十分恩爱,一年之后便有了长榕。

  申瑜怀胎十月,好不容易诞下长榕。

  纵然风光如一国皇后,可修仙界的种种过往,在夜深人静时总让她辗转反侧。

  若没有灭族之事,修仙界的顶峰,定会有她一席之地。

  可现在,全都没了。

  富丽堂皇的皇宫,玉石珍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更何况,她曾经拥有过,知道那滋味有多美好。

  有一晚,申瑜看着襁褓中的长榕,目光爱怜,指尖在空中划动。她能看出孩子的资质正是继承了她的天灵根,这就是她想要的,她想凭借长榕回到修仙界。

  申瑜想象了一下修仙界顶峰的风光,想着想着,变成了自己站在那里。

  她呼吸一窒。

  甩甩头将那想法遗忘。

  不可能了,她一生,修为再无精进可能。

  可种子已经种下,它会汲取心中的不甘作为养分,悄悄长大。

  长榕一天天长大,身具天灵根,天地间的灵气会主动地往她的身体里涌去。

  申瑜感受到本就稀薄的灵气被长榕吸收,都是天灵根,可她经受过醍醐灌顶之术,天灵根体质已经不完全了。

  一股怨愤之情,突然涌上心头。

  为什么她的亲人被人杀光,为什么她终身修为不能有所增进。纵使金丹有七百年的生命,可若她能正常修行,绝不止步于金丹之境。

  她本来是天骄之子,是修仙界峥嵘之辈,可现在,只能在俗世做一个皇后。

  她开始怨愤,开始嫉妒自己的孩子,这个一下生就有着无限未来的孩子。

  她看长榕的眼神变了。

  为什么她要依靠孩子才能回到修仙界,为什么她自己不能。

  她也,曾拥有无限未来啊。

  成礼繁发现申瑜看向长榕的目光越来越复杂,里面的东西让他感觉沉重。

  成礼繁把孩子交给乳母抚养,离开申瑜的眼前。

  他给了长榕公主的待遇,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千娇万宠。

  可申瑜却不能再给她母爱了。

  随着长榕逐渐长大,申瑜内心的扭曲越来越严重,当初的种子,就快要长成参天大树。

  申瑜一次又一次想要修炼,可身体就像一个筛子一样,根本留不住灵气,她知道,这是醍醐灌顶的后遗症。

  终于有一天,申瑜控制不住心中的野兽了。

  成礼繁差一点没有拦住申瑜杀死长榕。

  面对疯狂的申瑜和瑟瑟发抖的长榕,成礼繁陷入了为难。

  他与申瑜之间有很深的感情,在妻子与孩子之间,这位明智的帝王却选择了前者。

  他要求申瑜答应他不能杀死长榕,但不会过问申瑜对长榕做什么,而申瑜也发现,比起杀死长榕,她似乎喜欢上了那种凌虐的感觉。

  而长榕的生活,也在那一天,天翻地覆。

  想到这里,长榕睫毛微颤,她弹了弹酒杯,杯中酒漾起一圈圈涟漪。

  这之后的生活就很苦了。

  明面上她是长乐公主,可私底下,只不过是申瑜的泄愤工具吧。

  作恶作多了,也就成了恶人。

  风光无比的皇后,做过的恶却让人畏惧。

  长榕被铁链拴着,申瑜的鞭子落在她的身上,她连躲都不能躲,那时的她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变成这样,一向尊重爱戴的父亲也会默许这样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长榕听到申瑜一边鞭打她,一边诉说她心底最阴暗的部分。

  她才明白,原来,这是嫉妒。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