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七章 重新开始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763 2021-03-26 08:30:00

  嫉妒,让人生心魔。

  改变,是在长榕十岁的时候。

  作为唯一的公主,长榕跟着成礼繁去皇陵祭祖,却不想路上遇到刺客刺杀,当时申瑜没有跟着,成礼繁也只带了普通的侍卫。

  当时的场面很混乱,长榕知道这是绝佳的逃跑机会。

  长榕故意让侍卫们去保护成礼繁,她骑上马,大声说自己为他引开刺客。

  她想赌一把,如果能逃过刺客,便再也不会回去了,如果她逃不过,那就死去,获得解脱。

  没有申瑜的监视,她想求死,很容易。

  长榕的运气很不好。

  她穿着厚重的礼服在林间奔驰,身后是五名刺客。

  长榕没有骑过马,只知道挥鞭子让马儿奋力跑,她也不知道该去哪个方向,最后马儿带她来到一处悬崖边。

  紧追不舍的刺客们也到了悬崖,围了上去。

  长榕丝毫没有犹豫,下马跳下了悬崖。

  如果落入刺客手里,恐怕没有什么好的下场,还不如一死。

  并没有像话本中那样的,悬崖边会长着什么植物或者石台接住她,或者掉入一个山洞。

  但是在崖底却有一位仙人。

  那仙人便是青元掌门。

  当时还是出窍期的青元掌门来下界游历,在崖底救了从天而降的长榕。

  纵然几百年过去了,长榕还记得那天的场景。

  她穿着祭祖的礼服跳下了悬崖,就像一只蝴蝶一样美丽的赴死。那一日天很蓝,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由。

  即便这个自由也是死亡。

  万丈悬崖,风声呼啸,崖底没有湖,布满荆棘,青元掌门一身白衣站在荆棘之中,伸手接住了只有十岁的长榕。

  青元仙尊帮她治好了礼服下申瑜留下的伤痕,还给她指明了出去的方向。

  当时年仅十岁的长榕,抬头仰望着这个救了自己的仙人。

  “你是神仙吗?”

  “不是,我只是修仙者。”

  “修仙难吗?”

  “没有什么事是简单的。”

  “我能修仙吗?”

  “你很有天赋。”

  “那你可以收我为徒吗?”

  当时掌门是怎么说的?

  长榕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我不收心底有仇恨的人。”

  青元掌门给了一本心法,“或许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不过那个时候,你应该已经放下心中的仇恨了。”

  当时只有十岁的长榕除了那一本心法,一无所有。

  那一天,长榕抛弃了过去的身份,抛弃了过去的仇恨,开始了修仙之途。

  大道无情,尤其对她这种一头热血莽撞修仙的。

  纵然有天灵根的天赋,可是没有足够的资源供给,长榕也不愿意加入修仙宗门,只做个散修,就更加艰难了。

  索性筑基之前是靠天赋,长榕用了两年就筑基成功,算是有了自保之力。

  只是筑基之后便不是天赋二字可以决定的了。

  长榕一百岁才结丹,又花了一百年到元婴,一百年到出窍,一百年到化神。

  酒壶已经空了,长榕看胥辰周围的气息也已经稳定下来了。

  她拂袖一挥,桌子上的东西就消失不见。

  刚刚喝的酒不过是凡间普通的酒,体内灵气一运转,酒气就消失不见了。

  胥辰睁开眼,就对上长榕清明的眸子。

  “……师尊。”

  “不错,已经达到了青霄诀的入门。”长榕探了探他的气息,点点头,

  “接下来的十日,你每日至少修习两个时辰的心法,然后用淬体固元液淬体,等什么时候你的身体彻底稳定下来了,再开始修炼。”

  长榕看向胥辰,“明白了吗?”

  “弟子明白了。”胥辰点头。

  他大约明白,自己目前就像一个有裂纹的杯子,灵气就像是水,如果只倒入水而不修缮杯子,那杯子早晚有一天会碎掉。

  长榕察觉到溯风在院外等待,捏了个诀就凌空离开了。

  溯风在院外感受到长榕离开,端着饭菜走进来。

  “小师弟,快来吃饭吧。”

  虽然青流峰的弟子们都辟谷了,但是有位师妹修的道乃是食道。

  人以食为天,修仙者却不需要进食,但那位师妹却偏偏以食入道,一个人包揽了整个青流峰的饭菜。

  一开始辟谷久了的溯风等人还不习惯吃饭,但是无奈师妹做的饭菜太香了,师尊也纵容她,让她用青流峰上的富含灵气的灵植做饭,时间久了他们也就习惯吃饭了。

  “这是你宛师姐做的,她知道你不能食用含有灵气的食物,便把饭菜中的灵气都去掉了。”溯风从食盒中拿出三菜一汤放在院中的石桌上,又拿出两双筷子。

  “劳烦师兄陪我吃饭了。”胥辰有些过意不去。

  师兄吃惯了含有灵气的饭菜,现在吃没有灵气的,想必难以入口,可是为了陪他,就勉强了自己。

  溯风摆摆手,“不碍事。小师弟,等吃完我带你在青流峰逛逛,给你讲一讲青霄剑门的规矩。”

  他是青流峰的大师兄,每次来了新弟子都是这么过来的。

  师尊不爱管事,平时就待在小叶楼修炼,青流峰上大大小小的杂事都是他来管。

  虽然他一个亲传弟子去管这些事简直是大材小用,但是青流峰上的弟子不过,师弟师妹们也都是十分独立自主的人,更何况,溯风觉得自己作为师兄,照顾一下师弟师妹们是应该的。

  胥辰被饿了好几天,淬体固元液虽然温养了他的身体,但是却更饿了,顾及着溯风在这里,他硬是强迫自己慢下来吃饭。

  一口汤喝下,胥辰眼眶有些发红。

  溯风吃饭慢条斯理的,心中想着事情,没有注意到胥辰的异常。

  他取菜的时候跟宛师妹说好了,等他带小师弟熟悉完青流峰,就去她那开个小灶。

  没有灵气的食物,当真是食之乏味啊。

  --

  青流峰很大,单靠脚恐怕能走上好几天,于是溯风便遇见带着胥辰。

  “那边是师尊的小叶楼,我们就住在下面一点的青流居里,青流居挺大的,你的房间师兄已经为你收拾好了,就在隔壁,若有事便可来找我。”

  溯风指了指峰顶的几处小楼,又指了指下面的院落。

  “师尊来了青霄剑门二百年,总共收了十二名弟子,加上你就是十三名了。有三名师兄跟我一样是元婴修为,两位师兄和两位师姐金丹修为,其余人都是筑基。有两位师兄去去历练了,其余人都在青流峰上修炼,以后你会见到的。”

  师尊刚来青霄剑门只是出窍,所以一开始没有弟子愿意拜入青流峰。

  直到他那年来青霄剑门。

  小时候的溯风有点傻。

  小时候的溯风喜欢看话本,尤其爱看修仙之人的情爱故事。

  比如什么风靡修仙界的仙尊师傅跟小徒弟的二三事。

  他本来是想拜入华容仙尊的药峰的,但是谁想求道台上左右一看,发现青霄剑门竟然还有一个比华容仙尊还要美的仙尊。

  于是立即改主意拜入了青流峰,心中想着说不定他与长榕说不定会成为一桩美谈。

  不堪回首,不堪回首啊。

  现在的溯风对外的说法一直是他被长榕孤傲清冷的气质以及出神入化的剑法所折服。

  有些事,只要自己明白就好。

  溯风来到青流峰后的三十年都没有新的弟子,青流峰上也只有他跟长榕两个人。

  当初长榕担任青霄剑门一峰峰主,接受了很大的质疑,尤其长榕之前还是散修。

  出窍修为,散修。

  两个词组在一起,让人很难重视她。

  但溯风没有辜负长榕的教导,在一百年一次的修仙界宗门大比中取得了第五的好成绩。

  当时他不过入道修炼三十年,第五已经是他拼了命得到的成绩。

  而长榕也在那次宗门大比后晋升化神。

  也是因为这件事,青霄剑门青流峰长榕仙尊的名头才逐渐响了开来,陆陆续续的有弟子们拜入,青流峰这才热闹了起来。

  “这是青流峰的后山,有你宛师姐养的灵兽,筑基之前你最好不要来这里,那些灵兽可不是说笑的。”

  “那边是你龙师兄练剑的亭子,你筑基之前尽量不要过去,那边有他练剑留下的罡气。”

  “这个小树林里有很多你安师姐练手的法阵,也不要去。”

  ……

  青流峰大是大,但是值得去看的地方也就那么几处,溯风带他逛了一个时辰,发现最安全的地方似乎就是青流居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