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九章 池陵仙尊不死心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3253 2021-03-27 08:30:00

  修仙界的食物都含有或多或少的灵气,宛晚平时都是想方设法锁住食材里的灵气,可是胥辰如今的身体,光是青流峰这空气中比俗尘界浓郁数倍的灵气就够他受的了,若是再从食材中获取灵气,恐怕师尊做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因此,宛晚要去掉食材里的灵气,还要尽量保持住食材本身的味道,对她而言可是一个新的挑战。宛晚断定,等她给小师弟做一个月的菜,修为肯定会精进不少。

  宛晚送完饭菜就走了,胥辰在房间内翻看了会书。

  师尊说每日至少要修炼心法两个时辰,却没有说最多修炼多少,想来应该是修炼的越久越好了。

  胥辰从床上坐起来,按照心法里说的修炼。

  修炼的过程是十分枯燥的,运转心法,吸收灵气,感受灵气一遍又一遍冲刷自己的身体,在经脉之间流转。

  可是胥辰却一点也不觉得枯燥。

  体内灵气冲刷,反而让他原本感觉疲惫无力的身躯舒坦了许多,就像整个人泡在温泉里一样,温热的水流漾着,心神都放松下来。

  等他睁开眼时,发现外面的天色大亮,他居然修炼了一个晚上!

  明明自己是坐着修炼的,一晚上一动不动,四肢却不酸麻,反而觉得比昨天好了许多。

  胥辰惊奇的下床伸展四肢,在屋子里走了走,又去院子里打了一套五禽戏。

  这是太傅闲暇之余教他的。

  来找胥辰的溯风看见院子里的他,出声打断,“小师弟,师尊找你。”

  “大师兄。”胥辰擦擦额头上的薄汗,“师尊叫我?我……我用不用去换件衣服。”

  刚刚运动了半个时辰,感觉里衣已经被汗浸湿了,这样去见师尊恐怕于礼不合。

  胥辰虽说不收申瑜的喜欢,但他毕竟是太子,成礼繁给他面上的待遇是做足了的。胥辰自小受到宫中礼仪嬷嬷的教习,见人之前总会沐浴焚香,尽量让自己处于最好的状态。

  这样汗淋淋的去见人,是胥辰从来没有过的。

  更别说,要见的人还是长榕。

  “不必了,修仙之人不讲究这些繁文缛节。”溯风召出自己的飞剑,“另外,小师弟,池陵仙尊也来了。”

  胥辰愣了愣。

  “池陵仙尊从来没来过咱们青流峰,这次来,师尊又让我带你过去,恐怕池陵仙尊就是冲你来的。”

  溯风看他呆愣愣的样子,心中一软,抬手摸摸他的头,“这位池陵仙尊听说并不是不好相与的人,再说,就算他为难你,咱们师尊最护短了,不用怕。”

  胥辰跟着溯风上了飞剑,听到溯风的话,问,“那池陵仙尊会为难师尊吗?”

  “这……”溯风犹豫了。

  池陵仙尊想收小师弟做亲传,可小师弟却拜入了师尊门下,池陵仙尊肯定心里不舒服,这一大早来了青流峰,看着就像是来找麻烦的……

  胥辰眉眼耷拉下来。

  他不想给师尊添麻烦。

  池陵仙尊好像比师尊厉害很多的样子。

  胥辰想起青霄剑门传上池陵仙尊那一页上数不清的荣誉头衔,心中就担忧起来。

  从青流居到小叶楼,御剑连半柱香不到的时间就到了。

  -

  长榕从胥辰这边回去之后,也没了修炼的心情,就去青流峰峰顶看风景。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站在青流峰的峰顶,下方的景色一览无余。

  即便神识能蔓延千里,可是眼睛看到的景色却更加壮观。

  浩瀚无垠的林海,蜿蜒起伏的山巅,飘渺如烟的叠云,是长榕看了几百年也不腻的景色。

  她注定不能像对待其他弟子一样对待胥辰。

  长榕是昌乐的长公主,在申瑜虐待她之前,她一直接受的正统的皇室继承人的培养。修仙者不易有后代,所以即便她是公主,也是被成礼繁当做继承人培养的。

  天地君亲师。

  母慈子孝,兄友弟恭。

  几百年过去了,她心中对申瑜的仇恨几乎已经淡化了,如果不是因为胥辰的出现,她恐怕都不会再去回想这件事情。

  曾经的苦难像潮水一般重新涌上来。

  被潮水拍上岸的,除了她,还有胥辰。

  孩子是没有罪的。

  就如同青元掌门当时看待自己一样,那孩子心中也有恨。

  恨命运不公,亦或恨自己弱小无力。

  长榕叹了口气。

  像青元掌门一样,带胥辰踏上修炼之路,等几百年过去后,想必他应该也会放下吧。

  放下并不代表不去恨,但如果一直沉溺于仇恨之中,那迟早会养成心魔。

  长榕心中打定主意,便感觉舒畅了不少,今日微微掀起波澜的心湖也平静下来。

  原本停滞的境界似乎有些松动。

  长榕闭着眼,站在山巅上感悟起来。

  再次睁开眼时,天色已然破晓。

  长榕便就着朝霞练起了剑。

  她是剑法双修,不过更偏向剑一些,她修炼了五百年,这把剑就陪了她三百年,原本还有一把,只是后来因为些缘故,断了,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把。

  本命剑放在丹田里温养了几百年,孕养出了剑灵,不过剑灵灵智还没有全开,就如同孩提一样,平日里还是待在剑里。

  又一套剑法收势,长榕收了剑,抬眼看向一处。

  “池陵仙尊。”她淡淡道。

  她和池陵一个是青流峰一个是宸机峰的峰主,但是年纪却差了二百年,她成为青流峰峰主的时候池陵还是青霄剑门的一个元婴修士。后来池陵的师尊,也就是原本宸机峰的峰主仙去,池陵接任了宸机峰,这也不过是近百年来的事情。

  长榕甚少下山,而听说这位池陵仙尊接受宸机峰后却经常去处云游历练,两人碰面的机会几乎没有,也只是偶尔在某些重要场合上见过。因此,两人之间毫无交情,顶多也就是见了面互相打声招呼。

  池陵在云巅之上看长榕练了一个时辰的剑。

  昨日回去之后,越想心中越是堵着一口气放不下。

  他在修炼之路上鲜少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

  他天赋极好,万中无一的天灵根让他在修炼的起点就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不过三百年就到了化神,成为了修仙界顶尖战力之一,也是近千年来修行最优异的。

  曾经和他同行的人,都落在了他的身后。

  修为到了瓶颈,闭关修炼修炼就晋升了,出去历练也不会少了灵石法宝,他是宸机峰峰主的亲传弟子,资源都是顶尖的。

  出门在外,有着青霄剑门宸机峰峰主和化神仙尊的身份,谁敢让他不顺心。

  有时他也不得不困扰,自己修炼太快,心境跟不上,不得不放慢修炼脚步,下山去历练一番,巩固修为。

  但是这一小点点的困扰跟他无比顺遂的人生来说,简直就是芝麻跟大海的区别。

  鲜花,掌声,荣誉,他从来不缺。他从来都是天骄之子,众人抬头仰望的存在。

  因此,当胥辰拒绝了自己的时候,池陵仙尊一时无法接受,不说拂袖离开了求道台,就是回了自己的宸机峰,也是觉得心里有口气堵着,做什么都不顺心。

  他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个好苗子想收做徒弟,为什么这个苗子宁愿做一个内门弟子也要去青流峰?

  就像长榕对池陵没有什么印象一样,池陵对长榕也没什么印象。

  长榕来青霄剑门的时候,他正在为了冲击元婴境界而闭关,等出关了,就听闻青霄剑门又多了一位仙尊,那位长榕仙尊本来是寻仇的,但是却被掌门留了下来,其中的缘由很少有人知道。

  那位长榕仙尊深居简出,有许多凑热闹的弟子想去青流峰看一看,可是去了都被抓做苦力种树去了,久而久之,就没人想去青流峰了。

  池陵不是爱凑热闹的人,因此与长榕一直无缘得见。后来池陵成了宸机峰峰主,两人倒是见过几次,但是交流也只限于“长榕仙尊”、“池陵仙尊”这样礼貌的招呼。

  池陵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长榕究竟有哪一点让胥辰甘愿拜在她的门下。

  血脉之情?

  可是修仙一途,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修成大道,得道成仙,耽于感情只会怠慢了修炼。

  池陵觉得或许胥辰是年龄小,所以渴望血脉亲情,才会选择长榕。

  可是不管原因如何,胥辰已经是长榕的弟子了。

  修仙界极重传承,师徒之情甚至比血缘亲情还更加亲密,夺人弟子之事,他做不出。

  长榕仙尊能教好他吗?

  池陵是正统的仙门弟子,心中对于长榕这种散修出门的修仙者并不放心。

  散修大多都是天资、心性不足,又或者是自身桀骜不驯、不愿受师门束缚的人,长榕仙尊入青霄剑门二百年,座下除了亲传弟子溯风好像也没教出什么出色的弟子。

  她能教好胥辰,教好这个百年不遇的好苗子吗?

  池陵仙尊的爱才之心升起。

  虽然胥辰不是自己的弟子,但也是青霄剑门的弟子,自己作为师叔,去看一看他的情况似乎也没什么可指摘的。

  于是池陵一大早便来到了青流峰。

  却不想看到长榕在顶峰练剑。

  池陵是法修,但也不是不会用剑,毕竟他加入的是青霄剑门。

  青衣女修单手执剑,一招一式行云流水,池陵能感觉到周围的灵气顺着她的剑流动。

  池陵虽然剑法不深,却也看得懂剑中的杀伐之气。

  即便已经在压制了。

  看起来风轻云淡的剑招下,隐藏着浓郁的杀机,每一次出剑都有若干种变化,池陵想象了一下若是自己单纯的与她对剑。

  恐怕不出半个时辰就会败下阵来。

  不过自己并不精于剑道,也犯不着拿着个与别人比,池陵想得很开,自己在道法上已经足够优秀了,若是在剑术上还超出常人,恐怕天道都容不下自己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