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十章 月寒髓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3057 2021-03-27 09:27:00

  10月寒髓

  见对方注意到了自己,池陵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长榕默了默,没想到池陵仙尊竟然对胥辰如此上心,即便没有收为徒弟也挂心对方修炼。

  她收剑淡笑回应,“自然可以。”

  峰顶高寒,不是谈话的好地方,长榕邀请池陵去小叶楼一坐,又捏了个诀让溯风带胥辰到小叶楼来。

  小叶楼只是几座竹楼,没有专门待客的地方,实在是这青流峰鲜少有人来,长榕也没有想到这一点。

  最后两人在小叶楼前转了一下,拐了个弯把池陵带去了昨日跟胥辰去的那片小竹林。

  建造小叶楼的竹子就是从这砍的。

  青流峰鲜少有人来,唯二的常客就是华容仙尊和青元掌门。

  而一旦两人来,都是由溯风在一旁招待的。

  在长榕的指导下,溯风泡得一手好茶,毕竟也是泡了一百多年了。

  此时溯风不在,长榕又不好用灵酒来招待池陵,她泡茶技术经过百年荒废如今已经没有了,想了想便从袖里乾坤中拿出一壶灵露甘棠,灵露甘棠是华容送她的果酿,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喝了之后灵台清明,提神醒脑的。

  虽然有些简陋,但也是没法子的事了。

  看到长榕拿出的灵露甘棠,池陵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

  “胥辰体质特殊,因此我昨日只教了他心法,让他每日修炼两个时辰。”长榕边抬手给池陵面前的杯中斟满灵露甘棠,边说道。

  虽然不知道修炼心法有什么好看的,但是池陵仙尊说要看胥辰的修炼进度……

  就让胥辰在池陵仙尊面前修炼一下心法好了。

  “心法?”

  长榕放下灵露甘棠,抬眼看向池陵。

  有什么问题吗?

  “长榕仙尊……”池陵顿了顿,似乎是在心中措辞,“你只教了胥辰心法吗?”

  长榕颔首。

  胥辰身体亏空,先用淬体固元液养着,长榕想着等什么时候他能控制好吸入体内的灵气了,再教他其他的。

  “胥辰如今已经八岁了,我当初五岁拿剑,十岁入道……即便胥辰做不到如此,普通孩子也是在七岁的时候开始接触修炼……”

  长榕抬手止住他的话,“池陵仙尊,胥辰跟正常孩子不一样,我认为他现在不适合立刻修炼。”

  池陵仙尊不赞同的道,“大道艰难,胥辰现在是修炼的最好时期,他身体亏空,更是应该修炼炼体之术,而不是只用药物辅佐、修炼心法,若是仅仅如此,他要耗费多少时间才能养好身体?”

  他来之前去过药峰,向华容仙尊询问是如何救治胥辰的。

  淬体固元液不过是辅助之物,想要彻底恢复胥辰的身体还是需要他控制灵气去温养肉体,这是一个长久的过程。

  “半年吧。”长榕估计道。

  修仙漫漫路,不过半年而已。

  “半年?你可知以他天灵根的天赋,半年都足够他入道了。”

  显然池陵仙尊并不这么想。

  “那又如何。”长榕无所谓道。

  “长榕仙尊,你这是在蹉跎一个天才。”池陵皱眉。

  “这是我的徒弟。”

  池陵还欲再说些什么,但是神识察觉到溯风已经带着胥辰来到竹林了,只能将话咽下去,但心头的怒火是压不下去了。

  他拿起酒杯看了看又放下,冷呵一声。

  也是,她长榕仙尊都用这等不入流的灵露甘棠待客,自己又怎么能期待她教好徒弟。

  果然散修出身就是不行,修炼散漫懈怠,根本不知道抓住入门修炼的关键期,白白浪费了胥辰的天赋。

  溯风与胥辰到竹林时,就见石桌前的两人,一个一脸怒容,一个闲逸舒适。

  两人对视一眼,皆看见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就……就很摸不着头脑。

  师尊和池陵仙尊之间发生什么了?

  溯风带胥辰上前,“师尊,池陵仙尊。弟子将胥辰带来了。”

  长榕嗯了一声。

  她今早练的剑法之中有杀伐之意,刚刚又与池陵争执,眉间已隐隐浮上不耐。

  溯风在长榕身边百年,见她的表情就能察觉到长榕如今的心情不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想来一定是与池陵仙尊有关的。

  师尊与池陵仙尊之前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两人之间要是发生了什么,那肯定是跟胥辰有关的。

  莫非池陵仙尊记恨昨日收徒失败之仇,来青流峰找麻烦了?

  池陵看着胥辰就觉得惋惜。

  相比于昨日奄奄一息的狼狈,今日的胥辰只是脸色苍白了些,身形单薄了些,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病弱的孩子,但脸上的精气神却好得很。

  这么好的苗子,怎么就不是自己徒弟呢。

  池陵救胥辰的时候就发现对方的天赋甚至胜过自己,自己五岁拿剑,十岁入道,若是在自己门下,池陵能保证胥辰九岁的时候就入道,这可是修仙界千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事!

  如今却听到长榕要胥辰耗费半年的时间来温养身体,池陵觉得对方真是不可理喻。

  只用药物辅助和心法控制是最慢的方法,明明有更快速的方法调理胥辰的身体。

  “胥辰。”

  长榕开口,指尖不耐烦的敲打杯沿。

  她以前是散修,又或是小时候在皇宫受的约束的多了,骨子里藏得叛逆一下子爆发出来,做事不爱受人拘束。后来来了青霄剑门性子养的温和了些,可根本的性子还是没变的。

  胥辰身体虚弱,长榕不知道他在昌乐受了什么罪,但想来只能比自己当初严重。比起身体上的亏损,精神上的亏损更需要修复。

  长榕不想让胥辰一下子投入高强度的修炼中。

  他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经历的已经够多了。

  可是这些缘由又不能和池陵说。

  只能听他在这里絮絮叨叨。

  她已经很久没有听人指责她了。

  不自觉的,指尖敲打杯沿的速度越来越快。

  没想到这池陵仙尊如此烦人。

  “池陵仙尊挂念你,特意来青流峰看你身体恢复的如何。”

  池陵心中对长榕的评价已经打了个最低分,但是对待胥辰依旧和颜悦色,甚至还放柔了声音。

  “听说你已经在修习青霄诀了,如何?在修习中可遇到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胥辰也看出长榕和池陵之间的气氛并不是很融洽。

  他在心底暗想是否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听到池陵的问话,他低头乖顺的回答,“谢池陵仙尊挂念,修行之中并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他停顿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若是遇到什么问题,师尊会教我的。”

  “你是想修炼剑法还是法术?法术方面有何不懂尽可以来找我。”

  “弟子还未曾想过这些。”

  “那你在青流峰可还适应?”

  “师尊还有师兄师姐都很照顾弟子。”胥辰道,“池陵仙尊的救命之恩,弟子没齿难忘,来日必定报答仙尊。”

  这就是想结束话题了。

  长榕在心底轻笑。

  池陵仙尊的亲近都被胥辰不动声色的挡了下来。

  不过八岁而已,倒是挺鬼灵精的。

  有一点胥辰倒是提醒他了,池陵仙尊对胥辰有救命之恩。

  修仙者都讲究因果报应。

  “胥辰如今是我的弟子,他的救命之恩,我便替他还了。“长榕从袖里乾坤中拿出一个琉璃小瓶,瓶中冰蓝色的液体流淌,散发出阵阵寒气,长榕刚拿出,自她脚下起方圆三丈就结了冰霜。

  ”这是月寒髓,池陵仙尊的冰系法术闻名修仙界,想来有了这月寒髓,定能再上一层楼。”

  月寒髓乃是极寒之地的冰脉中蕴含冰系灵力最多的冰髓,吸收夜晚月光中的寒气,经过百年才能凝结出一滴的珍宝,无论是炼器还是入药,甚至直接饮用都可以。

  一滴月寒髓就能让修仙者们趋之若鹜,而长榕这里,有近一瓶的月寒髓。

  池陵仙尊在长榕拿出月寒髓的那一刻视线就从胥辰身上移开了。

  他能感受到长榕拿出的东西中有多么精纯而又庞大的冰系灵气。

  听到月寒髓的名字,他的呼吸又是一窒。

  月寒髓并不是什么至宝,但极其难得,所以每次出世都会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

  他在修仙界游历百年,也听到过有关月寒髓的消息。

  一滴月寒髓曾被拍出三千万灵石的天价。

  池陵当时在闭关修炼,出关后听说有月寒髓拍卖,还惋惜没有参加拍卖会。

  池陵看了一眼长榕,艰难开口,“你竟然会有月寒髓”

  住着普普通通的小竹屋,浑身上下没有一件法器,待客用的也是普通不过的灵露甘棠,大弟子也是素的除了衣服上的清洁术外没有一个刻法阵。再想想自己宸机峰的楼阁殿宇、奇珍异树,随便一个弟子都是满身的法器,自从他踏上青流峰起就觉得,整个青流峰最值钱的恐怕就是长榕在峰顶练的那套剑法了。

  浑山上下、连山带人都透露出一丝贫穷之气,可是拿出了一瓶月寒髓。

  想必这瓶月寒髓,是她身上最珍贵的物品了吧。

  为了偿还弟子的救命之恩,竟然耗尽身家,虽然长榕仙尊不会教徒弟,但是有一颗疼爱徒弟的心,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可取之处。

  “用这瓶月寒髓,来抵了那救命之恩,池陵仙尊意下如何?”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