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十一章 艰难拒绝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645 2021-03-28 21:11:53

  胥辰虽然不知道这月寒髓究竟价值几何,但是看池陵仙尊的面色便知道一定是稀世珍宝。

  能让化神仙尊都动容的东西,来替自己偿还救命之恩。

  胥辰只感觉自己身上背上一座大山。

  又在心底有些不可言说的感动。

  原来他的命,竟得师尊如此看重。

  师尊究竟还有多少月寒髓?

  溯风默默的想。

  当初自己拿了宗门大比的第五名后,师尊也是奖励了自己一瓶月寒髓。

  溯风是长榕的亲传弟子,在修炼的偏向上也跟长榕一样,以剑法为主,辅修法术。

  溯风修炼的剑是一往无前的剑。

  当初他入道时,长榕便告诉他,他的冰灵根更适合修炼法术,若是修炼剑法,那一定比常人要困难数倍。

  但修炼,本就是克服一个又一个难关,逆天而行之举。

  溯风喜欢剑,他喜欢拿剑的感觉。

  溯风是长榕的亲传弟子,也是第一个弟子。他拜入青流峰,所要承担的责任也跟普通弟子不一样。

  当时外界与门内,对于长榕一介出窍期担任一峰峰主大有议论,他必须尽快做出一些成绩,来替长榕证明。

  所以他的剑意是一往无前。

  他是长榕的亲传弟子,他代表的就是长榕,他和长榕,都没有退路。

  溯风的法袍上只有一个清洁术,并没有其他防御法阵,正是受他剑意的影响。

  以攻为守,一往无前。

  抛弃防御,没有退路,才能心无旁骛的战斗。

  当时长榕给了溯风一瓶月寒髓,是让他用来淬炼自己的本命剑的。月寒髓不愧是至宝,一瓶月寒髓浇筑下去,硬是把剑灵雏形给催生出来了。

  剑灵能够帮剑主更好的修炼剑意,也能参加战斗,溯风的剑本来只有剑意没有剑灵,现在有了剑灵,虽然只是雏形,但战力一下子增加了不少,等到剑灵彻底成型,实力便是翻倍的提升。

  一瓶月寒髓,让在场的几人心思转了又转。

  长榕两指捏着瓶子,不甚在意的摇了摇。

  这月寒髓确实是至宝,是她做散修时在一处秘境中所得的,虽然过程十分惊险,但是得到了这宝物却没什么用。

  她不喜欢寒飕飕的东西。

  池陵仙尊冰火术法最为擅长,明明是两极相克的灵力,却被他拿捏住一个很好地平衡,这也是他闻名修仙界的一个原因。

  “池陵仙尊,意下如何?”

  池陵将目光从月寒髓上收回。

  他半阖着眼,呼了口气。

  月寒髓确实是难得的至宝,若是能拿到月寒髓,让华容仙尊练成丹药,以后每次修炼前吃一颗,修炼效果估计能翻几倍。

  “不如何。”

  池陵拒绝道。

  刚刚对长榕的怒气被内心的纠结占据,最后还是放弃了。

  “这月寒髓,我不能拿。”

  长榕仙尊得到这月寒髓怕是不易,他不能夺人所爱。

  况且,要是拿了,他跟胥辰就只有一个同门师叔侄的关系了。

  他好不容易看上的苗子,虽然栽到别人家的田里去了,但是他至少能时不时来看看苗子长势如何,歪没歪。

  要是他接了这月寒髓,两人之间的因果就抹的一干二净。

  他就没有立场来了。

  长榕仙尊是个不靠谱的,根本不懂得如何教徒弟。

  纵然有一颗爱徒之心,但是教徒弟光有心意可不行。

  来了青霄剑门二百多年,他都从宸机峰大师兄做成峰主了,可长榕仙尊教出来的学生,有些名气的也不过是亲传弟子溯风。

  可见她并不适合做师尊。

  池陵在心底艰难想道。

  散修毕竟没有受过正统的宗门培养,对于修仙也不过是摸索着来。

  他敬佩长榕仙尊能以散修之身修炼到化神。

  虽然从出窍到化神是她来青霄剑门后突破的。

  但毕竟出身还是个散修。

  他尊重长榕的出身,但并不能赞同她教徒弟的方法。

  苗子虽然长在别人田里了,但是结出来的果子是整个修仙界的。

  他不能让这个好苗子坏在长榕田里。

  他需要时刻看着。

  池陵不接受,长榕脸上并没有意外的神色。

  因为她并没有考虑池陵到底接不接这个事情。

  等池陵拒绝了,才烦恼的叹了口气,思考起来。

  没要啊。

  就看池陵仙尊今天这样式,以后怕是少不了来自己这青流峰了。

  长榕不喜欢别人对自己指手画脚。

  将他打出青流峰?

  不现实。

  两人境界相同,若是打起来,又不能下死手,结果定是伯仲不分,打个十天十日都是有可能的。

  更何况,青霄剑门讲究同门和睦相处,不能一言不合便与人打打杀杀,不能给弟子们起一个良好的示范作用。

  怕不是这月寒髓吸引力不够?

  长榕回想了一下自己还有什么宝贝适合池陵。

  精美法袍?还是灵宠灵药?

  长榕在袖里乾坤里翻找着,想问问池陵有什么需要的,一抬头发现却他已经不在了。

  “走了?”

  长榕神识查看了一下,青流峰已经没有他的身影了。

  竹林里还剩下两个小徒弟。

  长榕看着一大一小,心中漾开一道涟漪。

  一个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大弟子,一个是与她有血脉之情的弟弟。

  她挥挥手让两人坐下。

  “刚刚池陵仙尊来打听了一下你的身体,胥辰,你想快些修炼吗?”

  她以前从未督促过弟子修炼。

  她只督促过她自己。

  她是散修出身。

  散修二字的苦,是宗门子弟们永远体会不到的。

  每天并不是只有修炼,更多的时候,是要想着怎么活下去。

  她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待了四年,进去的时候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娇公主,出来的时候已经手上半钝的铁剑上已经沾了很多血。

  森林是个好地方。

  有食物。

  不管你是什么实力,总有东西能让你吃。

  一开始她吃果子,吃野菜。

  后来就吃兔子,野鸟。

  再后来,捡到了一把被丢弃的铁剑,就能杀鹿杀野猪了。

  没有人教她,只有青元掌门当时留下的一本心法。

  她的剑,是生死之剑,所以杀伐之气甚重。

  森林里,弱肉强食才是通用法则。要么吃食物,要么成为食物,如果不想死,就提起剑来战斗。

  长榕不想死。

  没有人督促她修炼。

  不,应该是有的吧,是死亡。

  往前不一定是生路,但后退一步一定是死亡。

  昌乐是修仙界与世俗界的交界处,她穿过那片森林,成为了筑基修士。

  筑基的那一刻,长榕感受到了。

  感受到在修仙者看来,凡人是那么的弱小。

  她动一动手指,就可以将一个成年男子击飞。

  申瑜是什么境界呢……

  好像是金丹吧。

  那她至少要比金丹强吧。

  这样才能杀回去。

  当时的长榕,心底弥漫着复仇的火焰,可是现在想来,复仇又有什么用呢。

  她曾经受过的苦就是受过了,申瑜现在也不过是她动动手指就能击飞的人了。再千里迢迢回到昌乐,打她?杀她?

  无趣啊。

  还不如清晨在青流峰练一遍剑法。

  正是因为曾经被仇恨左右过,长榕更不愿自己再被往事蒙蔽双眼,耽于复仇。

  往事如潮水,涌上来又退去不过是瞬间的事。

  她垂眸看着不过自己腰际的胥辰。

  修仙界,就像是一个放大版的森林,弱肉强食同样是这里的法则。

  可是,或许正是因为知道修炼的苦,她反而不愿去勉强弟子们修炼。如果想变强,不用她催促,如果志不在修为,她也有足够的实力护住他们。

  “你刚来青霄剑门,依我之见是让你先调养半年身体再去修炼。但池陵仙尊觉得,以你的天赋,这半年的调养太浪费时间了。”

  她想让胥辰把路走的舒坦一些,却更想让他走他想走的路。

  “但这终究是你的修炼之路,还是需要你来选择。”

  长榕问胥辰想选择哪一条路。

  “师尊,我想修炼。”胥辰目光灼灼。

  变强,应该是所有修仙者的渴望。

  他亦然。

  “好。”长榕放柔声音,“那就让你师兄们教你。”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