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十三章 师姐师兄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4311 2021-03-29 09:59:43

  江桐旻江师兄回来了。

  所以今天青流峰的伙食上了个档次。

  江师兄是青流峰内门弟子的大弟子,也就是长榕继溯风之后收的第二个徒弟。

  青流峰上下一心,所以他们就把江师兄往大师兄下面挪了个排行,叫做二师兄。

  于是,青流峰内门弟子大师兄就成了青流峰二师兄。

  江师兄外出执行任务,回来之后先去小竹楼找师尊汇报情况了,其余的弟子在青流居准备膳食。

  “江师兄可真厉害,出去了月余,竟然突破到了元婴中期,如今修为跟大师兄不分伯仲了。”

  “是呀是呀,没想到江师兄晋升的这么快。”

  “刚好前日我习得一篇剑法,到时候让江师兄指点指点我。”

  膳房里宛晚跟安球球热火朝天的做饭,两人动作麻利,一道道精心烹饪的菜肴端上了桌。

  “江师兄怎么还没回来?”

  摆放完碗筷的六成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垂涎欲滴。

  可是江师兄没回来,就不能吃。

  六成在青流峰排行第六。

  “江师兄不是去见师尊了吗?莫不是在师尊那里耽搁了?”安球球站在门口,手搭在眉间朝小竹楼的方向望去。

  “半个时辰前我好像看见池陵仙尊离开青流峰了。”六师兄百无聊赖的用筷子戳着碗,宛晚看到了伸手打了他一下,后者悻悻的收回了手。

  “池陵仙尊?他来咱们青流峰干什么?”安球球从门口回来,兴冲冲的坐到宛晚旁边,“是不是因为刚来的小师弟?宛师姐,昨日你是不是给小师弟送饭了?”

  宛晚睨了她一眼,“你这不是明知故问,那饭盒还是你给我找出来的呢。”

  安球球嘿嘿一笑,讨好的蹭了蹭宛晚的胳膊,“宛师姐,听说小师弟长得跟师尊很像,传言还说是师尊的私生子……”

  宛晚没好气的敲了敲她的额头,“不可妄议师尊,你也说了是传言。”

  “师尊光风霁月,师尊威武霸气。”安球球连忙表示自己忠心。

  六成撇撇嘴。

  打他就这么用力,打师妹就不用力,宛师姐的心也太偏了,他也是需要关怀的好不好。

  摆正了师妹的思想态度,就可以继续八卦了。

  “小师弟眉清目秀,可爱的很。不过除了眉眼跟嘴巴,也没有那么像师尊。”她拍手,“要不然待会你去给小师弟送午饭好了。”

  “为什么不让小师弟跟咱们一起吃饭啊。”六成好奇的问。

  以往若是有了新弟子,师尊都是会介绍给他们认识的,可如今小师弟入门两天了,也没见师尊有给他们见见的意思。

  他也想见见小师弟的好不好。

  “昨日你不在青流峰不知道,大师兄说了,不让我们去打扰小师弟。”安球球回答,“听说小师弟来青霄剑门前受了很重的伤,若不是池陵仙尊用金华莲台护他性命,恐怕还没到青霄剑门就一命呜呼了。”

  “啊?”六成讶然。

  身受重伤这个开头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小师弟不会跟龙师兄一样,也是个刺头吧?”

  龙师兄当初也是身受重伤被师尊捡到,后来嘴上说着要报答师尊救命之恩拜入青流峰,是个桀骜不驯的主,也就师尊能让他乖乖听话。

  “不能。”宛晚肯定道,“小师弟看起来可乖了。”

  “说不定是装出来的呢。”

  “咳咳。”

  大谈特谈的三人没有注意到门口多了三个身影。

  溯风带着江桐旻跟胥辰一进门就听到如此对话。

  他略微尴尬又不动声色的瞄了瞄胥辰,发现后者似乎比自己还要尴尬。

  那这样他就不尴尬了。

  “啊大师兄,江师兄,你们来了!”六成一下子从座位上窜起来,给溯风和江桐旻一人一个熊抱。

  也没有落下胥辰。

  “哎呀这是小师弟吧,欢迎欢迎。”

  六成身强体壮,胥辰又是个孩子,他这一把直接把人腾空甩来甩去。

  不过他顾及宛晚说胥辰身体不好,动作看着惊险了些,可却实际上是轻柔的很。

  溯风看不过眼,扶额,“六师弟,你快放下小师弟,他身体虚弱。”

  胥辰也从来没被人这么热情的熊抱过,原本的尴尬被害羞替代。

  “这身子骨确实虚点,没事,以后让你宛师姐多做点好吃的补补。”六成嘿嘿一笑,见溯风没提刚刚背后说人这事,心也就放下了,热情的招呼三人吃饭。

  还是他机智。

  “哎江师兄,这是宛师姐和安师姐特意给你做的接风宴,正好也当咱们青流峰第一次聚餐了。”

  青流峰十三名弟子,七名不在峰上,有出去做任务的,有闭关的,峰上就只有他们六个人,现在是齐了。

  “有劳两位师妹了。”江桐旻真诚道谢。

  他们青流峰一向很团结,说是师兄姐弟妹,但其实更像是一家人。

  六人落座,溯风让胥辰坐在自己身边。

  饭桌上好谈事,这是青流峰一贯的原则。

  溯风怕胥辰够不到远处的菜,不停地往他碗里舔。“小师弟你们都见过了,他身体虚弱,师尊说了,接下来咱们的任务呢,就是帮助小师弟恢复身体健康。”

  青流峰之前十二个徒弟,说到底也只有溯风是长榕一个人带出来的。

  等溯风学的差不多了,就让他去教下一个弟子,下下个弟子就是他跟下个一弟子一起教,就这样一个一个教下去。

  基础的东西说白了就那些,况且她也怕自己说的新弟子会听不懂,当时教溯风可真是废了她好大些力。

  虽然每个人修的道并不完全是一样的,但是总有些重复的地方。

  溯风是大师兄,江桐旻是二师兄,宛晚、安球球、六成分别排行三、四、六,五个人对于带师弟师妹已经有一定的经验了。

  “这次主要由小江带小师弟,咱们辅助,饭后小江你快定一个计划表出来。”溯风一边扒饭一边吩咐道。

  江桐旻是专门的剑修,修的时候对于炼体也颇有心得,胥辰现在不适合修炼法术,先把身体素质搞起来才是最重要的。

  “对了,小师弟是咱们师尊的弟弟,以后别胡说八道了。”溯风暗点安球球。

  虽然他没用耳朵听到,但是神识听到了。

  安球球吐吐舌头,示好的给溯风夹了筷子菜,又给胥辰夹了快肉。

  “小师弟,这红烧肉我做的,鲜嫩多汁,你多吃,多吃。”

  胥辰老老实实道谢,从他坐上桌起,碗里的东西就没少过。先是坐在他身边的大师兄不住地给他夹菜,后来两位师兄和两位师姐也开始给他夹。

  他还是个孩子,真的吃不了这么多啊。

  他看着碗里摞成小山的菜,心叹真是幸福的烦恼。

  以往在昌乐皇宫,一大桌子菜却只有他一个人吃,但凡一道饭菜他多吃几口,就会被身边的侍从撤下去。

  身为皇太子,他不能表露出自己的喜好,否则会被有心人有机可趁。

  做皇太子有什么好的,还不如修仙呢。

  修仙有师尊,有师兄师姐。

  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周围人的善意让胥辰感觉身上心里都热乎乎的。

  ----

  时间倒退到半个时辰前。

  池陵离开,竹林里就剩下长榕跟溯风胥辰。

  胥辰对于池陵仙尊的情感很矛盾。

  生死之际,是池陵仙尊救了他,不仅带他离开了昌乐皇宫,更让他见到了师尊,还成为了师尊的徒弟。

  池陵仙尊对他有再造之恩。但当池陵仙尊提出要收他为徒时,自己拒绝了。

  这让胥辰对池陵仙尊除了感激之外又有了愧疚之情。

  就算长榕之前不知道胥辰,胥辰也没有见过长榕,但他就是想跟对方的关系再近一点,成为长榕的徒弟就是最好的选择。

  胥辰本来以为只要自己修炼有成,再找机会报答池陵仙尊就可以了,却没想到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池陵仙尊想要插手自己的修炼。

  虽然师尊说的隐晦,但他能听出来。池陵仙尊不赞同师尊,甚至还专门来了青流峰。

  因为有着救命之恩这层关系,他和师尊都没有立场去过于指责池陵仙尊,即便池陵仙尊的做法于理不合,即便师尊并不喜欢池陵仙尊这样做。

  他好像给师尊添麻烦了。

  这个认知让胥辰很自责。

  但他谁也怪不了,只能怪他自己。

  在长榕提出要用月寒髓抵消这份恩情的时候,胥辰是希望池陵仙尊答应的。

  他能理解师尊希望自己养好身体再接触修炼的想法,也能理解池陵仙尊想要自己一边修炼一边养身体的想法。

  但他不想要师尊为难,师尊希望他如何就如何。

  但是,如果是让自己选择……

  “师尊,我想修炼。”胥辰坚定道。

  因为弱小而受的苦,他不想再经历了。他想快点变强大,想摆脱过去的阴影,想快点偿还池陵仙尊的恩情。

  “好。”长榕应道。

  “那就让你师兄……们教你。”神识感受到自家二徒弟正往这边走,长榕的话一转。

  二徒弟是个纯剑修,在炼体方面也颇有心得,但性格却耿直又无趣的很,正好让他来教胥辰,既省了自己的力又能增进师兄弟之间的感情。

  但是光让二徒弟教自己也不放心,也得让大徒弟在旁边看着。

  江桐旻突破元婴中期才回青霄剑门,气势相比走之前凛冽了不少。

  他是修仙界郾城修仙世家江家的的幼子,江家是剑修世家,传承深厚,江家本来本来是未曾想让江桐旻拜入修仙宗门的,别人能教的自家也能教,那干嘛让孩子出去受苦呢。

  溯风参加的那一届宗门大比,江桐旻跟着哥哥去观赛长见识,却把魂丢在了那里。

  身为长榕的亲传弟子,溯风的一身剑法深得其真传,宗门大比八进四的时候,溯风用的一套垂柳剑法让江桐旻看得如痴如醉,当天晚上就让他哥哥走后门见了长榕,宗门大比一结束就去青霄剑门举行了拜师仪式。

  江桐旻的剑道可以说是集江家剑法与长榕剑法之长,再加一点点自己的奇思妙想,融合形成的一门剑法。

  也是青流峰剑道基础的扛把子。

  长榕是个散修,学习的剑道并不系统完善,全是从实战中得来的,教溯风的时候也是通过每天对练让他从中学习,甚至还求助了青元掌门。而江桐旻一来,直接填补上了剑道基础的空缺,此后青流峰上的每一个弟子剑法上都有江师兄剑法的影子。

  “师尊。”风尘仆仆江师兄回到青霄剑门首先来见了他的师尊。“弟子回来了。”

  “做的不错。”长榕感受了一下二弟子身上的气势,欣慰道。不过五年时间,就从元婴前期突破到了中期,更重要的是对剑道的理解又有所增进。

  “这是师尊新收的弟子,胥辰。”长榕点点下巴,“也是我的弟弟。”

  反正胥辰与自己的关系早晚会被知道,告诉他们也无妨。

  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溯风露出恍然的表情,江桐旻脸上则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一般像江家这样的世家大族比较注重血缘传承,但是在修仙宗门里更注重师徒传承。

  虽然师尊突然多了个弟弟这件事确实让他惊讶,但是江师兄纵然内心惊涛骇浪,面上永远稳重如山。

  “我看你虽然剑意增进,却不掩锋芒,这与你所修的剑道相违背。正好,接下来你跟溯风带你小师弟修炼,沉淀沉淀。”长榕拿出一方长木盒,“溯风金丹后期就有了自己的本命剑,你如今已经元婴中期,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家族那边已经在寻找材料了。”江桐旻道。

  一般来说,本命剑最好在元婴之前获得,这样到时候可以与自己的元婴一起成长,更容易孕育出剑灵。

  但江桐旻金丹后期时发生了些事,导致道心不稳,于是长榕让他先不要着急本命剑,把道心稳定下来才是当务之急。

  如今他道心已稳,本命剑该提上日程了。

  “我知道江家自然不会怠慢你,不过我这做师傅的也不能全然撒手不管,这盒子中是我为你准备的一些材料,你送回江家吧。”

  溯风当时的本命剑是她找焰峰峰主锻造的,但是江桐旻的身份特殊,本命剑交给江家锻造,长榕便把当初早就准备好的东西给他。

  师徒之间,也没有那么多虚礼,江桐旻道了声谢,从长榕手中接过木盒。

  长榕准备的东西,自然是好的,江桐旻接过的时候,就感觉手上一沉,微微有些心悸。

  他错愕。

  这盒中的东西……有灵。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他能感觉出与自己十分契合。

  天材地宝有很多,但是能找到与他相契的东西,师尊一定费了好大的力气。

  江桐旻一向没有表情的脸上浮上一丝极淡的笑意,“谢师尊,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

  纵然笑意只有一丝,长榕还是抓到了,她也漾起笑,“行了,你们回去吧,好好照顾你们小师弟。”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