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十四章 修炼不易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071 2021-03-29 10:02:04

  “每日绕青流峰跑一圈,每十日之后加三圈,回来之后挥剑一个时辰,扎马步一个时辰,先练着,什么时候做完这些还有力气跟我对打的时候,再进行下一个阶段。”

  江师兄一直是个很认真的人,说到做到。

  次日天色未亮,他就把胥辰给叫起来了。

  “你身体太弱了,不早起一天下来怕是完不成训练。”江师兄认真解释道。

  睡意朦胧的胥辰看到不苟言笑的江师兄,一下子清醒了。

  “好的师兄。”

  等其余弟子醒的时候,就能远远看到江师兄御剑陪着小师弟跑步。

  “江师兄给小师弟设立的目标是不是有点难啊。”安球球揪揪宛晚的衣角,担忧的问。

  她跟宛晚入门时虽然也被江师兄操练,但是强度连胥辰一半都没有。

  宛晚拍掉她的手,拎起给圈养灵兽加的餐往后山走。

  “江师兄是个有分寸的人,这些任务都是在小师弟的极限上。”

  江师兄昨天说了,小师弟是因为身体负荷不住灵根才会虚弱的,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不用修炼,光是待在青流峰,周围的灵气就足以让他死了。

  “再说,有大师兄看着呢,你瞎担心什么。”

  她顿了顿,看向峰顶小竹楼的方向,“希望小师弟能坚持下来吧。”

  别让师尊失望了。

  “……哦”安球球看着宛晚往后山走的北影,又看看山脚下的二师兄和小师弟,挠了挠头,去做自己的事了。

  青流峰之大,一上午跑不完。

  胥辰中午是跟江师兄在峰底等着溯风送饭下来的。

  “小师弟,还能坚持吗?”溯风看着大汗淋漓的胥辰,有些担心。

  胥辰苍白着脸,坐在地上,累的拿着碗的手都在抖。

  青流峰太大了,昨日大师兄御剑带他来没有感觉到,可等自己跑的时候感觉就像永远跑不完一样。

  一开始江师兄还是御剑跟着他,后来就是陪着自己走。

  自己跑的速度还没有江师兄走得快。

  胥辰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累晕过去,可再感觉一下,自己还能坚持下去。

  跑了一上午,还是没有跑完。

  胥辰抬头望天。

  跑完还要挥剑、扎马步,他今天真的能坚持下来吗?

  抱着这个疑问,胥辰从早上跑到了黄昏。

  饭后又两个时辰的训练,才去泡了药浴。

  “小师弟今天表现不错。”胥辰累的不行,扎完马步直接累瘫在地上,是溯风抱他去泡药浴的。

  溯风帮他解开头发,欣慰的说,“小江跟我说,你今天没有一句抱怨。”

  哪有力气抱怨啊。

  自己之前最大的运动就是从寝宫走到国子监。

  药浴中淬体固元液的药力起效,胥辰感觉四肢百骸中有热流涌动,疲惫不堪的身体也有了力气。

  “小江看着比较严肃,其实只是不大爱说话,你跟他多接触接触就好了。”溯风舀着热水浇在溯风背上,又挽起袖子给胥辰洗头。

  胥辰明白,江师兄今天尽心尽责监督自己训练了一天,都没有自己修炼的时间,而且自己每次快要跌倒时江师兄立刻就会扶住自己。

  虽然跟江师兄的交流很少,甚至没说几句话,但是胥辰觉得对方十分可靠。

  “对了,师尊今天看你修炼了。”

  “什么!”胥辰一下子从浴桶里站起来,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师尊,师尊她……”

  想想自己今天汗流浃背,衣衫不整,十分狼狈的样子,胥辰痛苦抱头。

  “惊讶什么,老老实实坐着。”溯风把他摁回去坐着,又从旁边的盒子里拿了些药粉撒进去,

  其实师尊并没有看,是自己去找师尊的时候提了几句。

  “本来淬体固元液只是给你温养身体用的,既然你跟着小江练体,师尊又去向华容仙尊要了些辅助的药物来。”

  其实是师尊跟自己说了,让自己去向华容仙尊讨要的。

  “真、真的吗。”胥辰受宠若惊。

  “自然是真的。”溯风认真的说。

  “小师弟,你今天表现的很好了。想当初你六师兄被小江操练的时候,每天都偷奸耍滑,被抓住了死皮赖脸的不想修炼,可让我们操心透了。”

  来自大师兄的夸奖让胥辰有些害羞。

  作为皇太子的时候,连走路坐姿都要守规矩,他从未像今天这样肆意的奔跑过。

  以往白日要去听太傅讲课,晚上要面对母后的怨恨,日复一日没有一点变化,生活就如同一潭死水。

  哪像如今。

  修仙真好,胥辰再一次感慨。

  “哦对了,师尊今天也夸你表现的好呢。”

  没有,师尊听到自己夸小师弟就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反正小师弟又不能像师尊求证,怎么说还不是自己的事,自己这样说也是为了增进两个人的感情嘛。

  胥辰顿时感觉自己明天可以表现的更好。

  “呵。”神识从青流居收回,长榕嗤笑一声。

  自己这个大弟子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长榕与溯风朝夕相处了近二百年,两人之间的师徒之情浓厚,长榕对于溯风也很是放纵。一开始溯风做事还有些拘谨,后来就经常长榕的底线上不停跳动。

  表面成熟稳重的青流峰大师兄其实只是表面上成熟稳重。

  长榕今天其实关注了胥辰许久。

  虽然打定主意把对方当做徒弟去对待,但说到底还是有一点点特别的。

  她本是想看看自己这个便宜弟弟是个什么性子。

  比起好逸恶劳的弟弟,长榕更想要一个积极向长合她口味的弟弟。

  并不是所有的徒弟都要炼体,比如六成,自己的六徒弟修炼到现在,不御剑半个时辰内都爬不到青流峰峰顶。

  但是胥辰体质特殊,想要活下来,必须经历这些。

  让过盛的精血去滋润疲惫的身体,这才是治本的方法。

  说简单,也很简单,但是过程很累。

  越累,好的越快。

  昨日江桐旻将自己为胥辰制定的计划禀告了长榕,长榕算了算,差不多是胥辰可以承受的极限。

  如果胥辰能坚持下来的话,再好不过。

  如果坚持不下来……

  坚持下来第一天,不代表能坚持下来第二天。坚持下来第二天,也不代表能一直坚持下去。

  不过就今天的表现看来。

  长榕轻笑。

  不愧是她的弟弟。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