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十五章 偶遇师尊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054 2021-03-30 15:42:30

  一个月对于修仙之人来说,不过是眨眼的事情。

  现在胥辰每天可以在黄昏之前跑完绕着青流峰跑完七圈并且完成一个时辰的马步和一个时辰的基础挥剑。

  吃完晚饭,江桐旻终于松口带他进行下一阶段的训练。

  一个月的体能训练,胥辰感觉自己已经脱胎换骨了。

  不同于一个月之前的羸弱无力,现在的胥辰精神饱满,从一只小弱鸡变成了一只健康鸡。

  每日训练完都会用加强版淬体固元液药浴滋养身体,晚上还会冥想修炼心法,胥辰现在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灵力流畅运转了。

  拥有健康的身体,真的是太好了。

  胥辰还记得曾经在昌乐皇宫,躺在床上等待太阳落下时的死寂,但是再也体会不到那样的感觉了。

  每天日复一日的训练,筋疲力尽的被大师兄从浴桶里抱回房间,根本没有时间伤春感秋、顾影自怜。

  复仇是什么,他只想在床上多瘫一会。

  时刻都想偷懒,但该做的是不可能落下的。

  当江桐旻提出可以开始下一个阶段的时候,胥辰以为终于可以放松了。

  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

  “第二阶段加强训练,每日绕青流峰跑五圈,扎马步一个时辰,跟六成对练一个时辰,练剑一个时辰。”江桐旻给他一本自己整理的剑谱,“明天可以休息一天,你提前预习一下剑谱,明天我开始教你上面的剑法。”

  胥辰颤抖着手接过剑谱。

  “怎么啦小师弟,对江师兄的安排有什么意见吗?”蹲在一旁的六成挤眉弄眼。

  “没有。”胥辰嫩嫩的小脸耷拉着,“我以为可以修炼法术了。”

  一个月,他已经跟几位师兄师姐有了进一步的亲密关系。

  一直陪自己训练的江师兄虽然看着古板严肃,但只是不爱说话罢了,并且除了剑,很少有什么事物能引起他的注意,自己训练的时候,江师兄都在旁边板着脸,看起来在想什么的样子。

  六成师兄坏坏的,似乎是青流峰最闲的人,经常会来看自己跑步,还特别喜欢说风凉话。

  宛师姐似乎是青流峰最忙的人,除了三餐根本见不到人。但宛师姐做的营养餐真的很好吃。

  哦对,他现在可以吃含少量灵力的灵植了。

  安师姐下山历练去了,已经出发小半月了,听六成师兄说,是安师姐的家人找到了一个宝地,想让安师姐去闭关突破。

  最亲近当然是大师兄了。

  大师兄每日操劳峰上的大小事务,还要留出自己修炼的时间,还要每天晚上把累瘫的自己抱去泡药浴,泡完又抱回房间修炼。

  已经八岁并且自认为很独立的胥辰对于大师兄的贴心十分害羞,可恨他每次训练完真的是一份力气也没有了。而每次自己觉得适应了当下的训练强度甚至还有余力的时候,就正好到了十日该提高训练强度的时候。

  于是他只能麻烦了大师兄整整一个月。

  “我不负责教你法术。”江师兄淡淡的瞥了一眼两人,“你还不行。”

  胥·不行·辰抱着剑谱叹气,旁边的六成捧腹大笑。

  笑完了的六成给胥辰出坏主意,“小师弟你放心,到时候对练师兄我会放水的。”

  胥辰摇头拒绝,“六师兄,你可千万别放水。”

  “为何?你难不成还喜欢挨打?”六成眯眼笑。

  “自然是不喜欢挨打的,但这也是修炼的一部分,那当然要认真对待了。”胥辰抱紧手中的剑谱,朝两位师兄招招手,回自己房间了。

  六成从地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小师弟人不大,倒是挺懂事。”

  从修炼的第一天到现在,没听他嘴里喊过一句累。

  即便总是一副我不行了的表情,但江师兄的要求都完美做到了。

  江师兄轻呵一声,“你有脸说这话?”

  六成简直是青流峰修炼最懈怠的一个了,当初江桐旻带他炼体,偷奸耍滑,见缝插针的偷懒,气的江桐旻直接离开青霄剑门不想再管他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

  六成摊摊手,“唉,师兄你就是喜欢较真。”

  爱较真的江师兄甩袖离去。

  自己又双叒叕把江师兄气走了。

  六成无辜的摸摸鼻子。

  没办法,他跟江师兄气场真的不合适。

  --

  胥辰睁眼的时候,天色还未亮。

  习惯了早起跑步,江师兄突然要放自己一天假期,胥辰一下子突然不知道做什么好。

  睡意已经消了,觉得再躺下也睡不着了,胥辰穿好衣服推开门。

  青流居静悄悄的,师兄师姐们都还在休息。

  胥辰顺着路往峰顶走。

  他平日一直在山脚跑,还没有来过山顶呢。

  他想看看日出。

  天边微光渐渐,胥辰小跑起来。

  等到了峰顶,日出还没有,倒是有个师尊。

  长榕又在练剑。

  最近一月,依旧是平淡的一月。

  小徒弟交给二徒弟带,峰内峰外大小事务又是由大徒弟管的,她这个师傅,成了青流峰最闲的一个了。

  长榕打发时间的方法有很多,练剑也是其中之一。

  尤其是清晨天色未亮的时候练剑。

  从天黑练到天亮,会给她一种自己练了很久的感觉,十分有成就感。

  长榕今天练的剑,剑势平和了很多,她没有运转灵气,单纯的在练剑招,一招一式收放自如,举手抬足如行云流水,让躲在一边看的胥辰惊叹不已。

  没错,就是躲。

  看清楚长榕身影的瞬间,胥辰下意识的躲在了树后。

  师尊在练剑。

  胥辰小手攀着树干,探出脑袋偷看。

  越看眼睛越亮。

  他见过江师兄练剑,也见过大师兄练剑。

  江师兄练剑的时候特别凶,让人见了害怕。

  大师兄的剑招看起来很简单,但是江师兄总是打不赢大师兄。

  至于师尊……

  胥辰眼睛看着,却不知道如何用语言去形容心里的感觉。

  感觉师尊练剑,就像……做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胥辰挠挠头,准备再仔细观察观察,可是再抬眼,那边练剑的人影就不见了。

  嗯?

  师尊呢?

  胥辰探出脑袋往那边瞧,突然感觉领口一紧。

  他被人揪着领子提起来了。

  “师、师尊……”

  胥辰讨好的朝长榕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