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第十七章 日出

那个仙尊总想收我弟弟为徒 沈小马 2476 2021-03-31 08:30:00

  刚刚还拿在手里的剑被长榕用灵力控制,勾着胥辰的衣领把他吊在了半空中。

  长榕感受了一下胥辰体内的灵力,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你江师兄教的不错。”

  体内灵力凝实,四肢百骸中的灵力在筋脉中流淌时的阻塞感也减少了,精血也没有以往旺盛了,看来小江没少操练他。

  除了一开始看了看胥辰的修炼,后来长榕便没有关注了。

  二徒弟是个负责任的,有什么情况会及时来告诉自己的。

  长榕对胥辰的修炼并没有过高的要求,只要后者性子正,别长歪了就行。胥辰想要修炼,她便让人指导她修炼,若是想好好修炼,自己就努力上进了,若是不想,别人强迫着反而不好。

  她六徒弟就是个再好不过的例子。

  也就较真的二徒弟对于六徒弟懒惰不上进的性子耿耿于怀。

  长榕一直认为,修仙修的是心的自在,修的大道是心之所向。

  心中无道,若是硬是拉着他走,只会走错了路。

  更何况,六徒弟心中有他的道。

  长榕挥挥手,吊着胥辰的剑把他放下,又回到长榕手中。

  “一大早来顶峰作何?”

  二徒弟昨日来找她汇报,说胥辰可以进行下一阶段的训练了,因此给他让他休息一天,没想到后者居然一大早跑来顶峰。

  “弟子睡不着了,六师兄说顶峰的日出很好看,便想来看日出。”胥辰偷偷看了一眼长榕,背着手低着头老实的回答。

  长榕挑眉,侧了侧身子,“既是要看日出,便来吧。”

  她常在顶峰练剑,徒弟们都知道这一点。

  师尊这是要与自己一起看日出?

  胥辰抬头,看着前方长榕的身影。

  纤细的身躯,并不高大,却让人无比安心。

  “愣着做什么,过来。”

  “是,师尊。”

  嘴角不自觉的勾起,胥辰抬脚跟上长榕的脚步。

  天色刚刚破晓,旭日还未升起。清晨露水浓重,青草香混着微凉的风掠过两人的衣袍。

  青霄剑门的内门弟子服是青蓝色的,胸口绣着青霄剑门的门徽,一把长剑从祥云中穿过。衣领对襟则是青流峰独特的花纹,用来区别每个峰的弟子。

  恰好长榕今日穿的是一件藏青色的长袍,一高一矮站在崖边,两人衣袂在风中交织在一起,胥辰出神地看着。

  长榕无奈一笑。

  胥辰一上顶峰她就注意到了,却没想到对方居然躲在树后看她练剑。

  被她揪出来又一言不发。

  长榕反思,其余徒弟也没有像胥辰这般的,莫非是她在胥辰面前表现的太凶了?

  没有吧……

  徒弟们都是很活泼的,就算是沉默寡言的二徒弟在自己面前话也比往常多。平时来往的华容仙尊也是个能说话的,一般来说,长榕只需要被动接话就可以了,已经很久没有主动去提起什么话题与人交谈了。

  长榕余光往胥辰身上瞄。

  什么话题适合跟八岁的小孩子聊?

  胥辰不知道长榕的内心活动,站在长榕的身边,他又开始紧张起来。

  每次都是这样,如果身边有别人,比如大师兄,或者池陵仙尊,他就正常的很。可是一旦只有他与师尊两个人,他就忍不住紧张起来。

  手捏着衣袍,整个人紧绷着。

  他到底在紧张什么啊!

  现在只有他跟师尊,不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单独相处的时刻吗,要抓住机会跟师尊亲近啊!

  胥辰偷偷抬头去看长榕。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在一起。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六成跟他说过的话。

  而且师尊看起来不好说话,看其实特别宽和,你想亲近师尊就去大胆去,说不定师尊也希望你亲近她呢。

  胥辰松开捏着衣袍的手,鼓起勇气开口。

  “师尊的剑真好看。”他夸赞道。

  长榕的本命剑名唤君蛰,剑身细长,剑柄看起来如玉质般温润有泽,银白色的剑刃上刻着金红色的纹路,两者交相映辉。

  剑是长榕在一处秘境中寻得的,铸剑者集天地瑰宝锻造出了这把剑,谁知灵剑有灵,出世的一刻竟将自己封印,沉浸在岁月长河中,直至长榕唤醒。

  “不过是把趁手的剑罢了。”长榕不甚在意的说。

  君蛰,君子未强,自当蛰伏。

  她当初机缘巧合得到君蛰,本来不想收下,毕竟当时她修为尚浅,得到君蛰这样的灵剑只会为自己惹来祸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可谁知这开了灵智的剑极其不要脸,在秘境里追着自己跑。

  长榕怕它再高调行事下去,引来他人觊觎,会针对自己,便无奈收下君蛰。

  还好她用着趁手。

  君蛰听到自己的剑主如此评价自己,嗡鸣几声。

  胥辰从嗡鸣声中听出了君蛰剑的喜悦。

  他默了默。

  师尊刚刚的形容,是……夸奖吗?

  长榕见胥辰看着君蛰剑不语,以为他喜欢,将君蛰递给他。

  “这把剑名为君蛰。”

  胥辰眨眨眼,他可以吗?

  长榕往前递了递,胥辰这才接过来,爱不释手。

  他在青霄剑门传上看见过衡重仙尊的骁雷剑,骁雷剑是把重剑,刃宽,通体雷霆环绕,听说细听还有雷鸣之声。相比于骁雷剑,师尊的君蛰剑看起来内敛多了。

  “你想做剑修?”长榕眉眼微垂,看着抱着君蛰双眼发亮的胥辰。

  胥辰犹豫,“弟子还没有想好。”

  “不急,你年龄还小,先把基础打好。”长榕顿了顿,语气软了些,“你我之间不必如此拘束,你是我的弟弟,这是事实。”

  “见到你,我确实很惊讶。我知道你一定经历过很多痛苦,我也亦然。”长榕弯下腰,伸手将胥辰搂入怀中。“或许我不能立刻做到你想要的样子,或许永远也达不到,但无论是作为姐姐,还是师尊,你都可以相信我,依靠我。”

  “这一个月来,你很努力,我知道。”长榕柔声道,“辛苦了。”

  胥辰眼眶微红。

  他能感受到长榕尽力表露出的淡淡温情。

  他将头抵在长榕的颈窝上,双手紧紧揪着长榕的衣襟。

  自从知道长榕的存在后,见到她,一直是胥辰的执念。因为父亲的冷漠,母亲的迫害,他更加渴望亲情,渴望可以在长榕身上得到慰藉。

  可当他真的来到了青霄剑门,见到了长榕,却又畏畏缩缩,不知道如何去相处。

  他们虽有血缘,可也是陌生人。

  胥辰有时候也会想,自己对于长榕,是否是一份多余的责任。

  一个突然出现的弟弟,非要拜入自己门下,会不会让她不喜。

  他一厢情愿想与长榕亲近,可是又不知该如何去做,往日的岁月,他从未感受到一丝亲情,父不父,母不母。太傅指导他课业,却没有教会他如何去与亲人相处。

  习惯了人与人的冷漠,来到青流峰,也是师兄师姐们主动与他交好。

  “师尊……”胥辰讷讷。

  他想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想要喊一声姐姐,可是又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

  他只能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明明只有八岁,明明是无忧无虑的年龄,却经受了太多磨难。不过还好,他终于找到了归属。

  “看日出吧。”长榕拍拍胥辰的后背,松开了他。后者扭过头偷偷抹眼泪,她装作不知道没有去看。

  胥辰看向东方。

  云卷云舒,自下而上弥漫,细细的云雾挟着寒气腾空,天边有一线朝霞,颜色逐渐加深。

  一轮红日魏巍而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